首頁 » 長平之戰后,白起為什麼寧死也不帶兵打趙國,只因范雎使壞嗎?

長平之戰后,白起為什麼寧死也不帶兵打趙國,只因范雎使壞嗎?
2023/01/03
2023/01/03

取得長平之戰的勝利,白起走上了人生的巔峰,數十年縱橫沙場的白起,在長平之戰后,自然有更進一步,進而攻破趙國,建立不世之功的想法。

然而,白起的這個想法最終還是沒能如愿,當他要大舉率兵攻滅趙國時,趙國和韓國恐懼,派蘇代攜帶重禮前去游說范雎。范雎隨后向秦昭王進諫,建議秦昭王退兵,秦昭王采納了范雎的建議,在此關鍵時刻下令收兵。

白起之死

當然,秦國此次退兵也并非全無收獲,韓國和趙國為了換取喘息之機,承諾向秦國割地賠償,這才如愿。

「割韓垣雍、趙六城」

原本此事如此結束,也還算是圓滿,但在事后韓國如約割地垣雍給秦國,趙國卻拒不履行約定,不僅沒有割地給秦國,還積極與齊國聯合,要出兵伐秦。戰國禮樂崩壞,雖然遠不如春秋時期,但趙國此舉也著實罕見,是出爾反爾的不齒之舉,令秦昭王怒不可遏。

秦昭王因此決定,再次發兵伐趙,遂命白起率兵出征。但白起托病不出,秦昭王親自去請,又吃了閉門羹。白起的態度很堅決,向秦昭王表達兩個信息:

第一,我生病了,無法帶兵出征;

第二,此時的趙國已經不是長平之戰剛剛結束時的趙國,當年一鼓作氣可以滅趙,但現在已經不適合攻趙。一來趙國得到了喘息之機,此時邯鄲的防守能力今非昔比;二來趙國現在有了援軍,若急攻不下,容易腹背受敵,不是進攻的好時機。

秦昭王聽了白起的話,并未與白起討論當前形勢,反而語重心長地說出了一番解釋的話來。

他對白起說,長平之戰獲勝后,白起向秦昭王請兵要糧,打算一舉攻滅趙國時,秦國內部饑民遍地,難以為繼。如今秦國經過休養生息,兵精糧足,比之前富足近一倍,你為何又說不可伐趙呢?

三軍之俸,有倍于前,而曰不可,其說何也?

可見,秦昭王是了解白起的,他知道白起不率兵出征的真正原因,是放不下當年撤兵的事情,對秦昭王和范雎有氣。所以,秦昭王這番話中,前半段是在向白起解釋,當年為何沒有給他兵馬,支持他攻滅趙國。后半段則是希望白起能夠釋懷,放下成見,重新率兵立功,攻滅趙國。

秦昭王是君,白起是臣,秦昭王說出這番頗具示弱意味的話來,白起于情于理都應該奉命率兵出征。但事實上,他卻并沒有給秦昭王面子,堅決稱病不出,又堅決反對此時伐趙,令秦昭王騎虎難下。

秦昭王是一代雄主,自然不會被白起逼迫到改變主意的地步,無奈之下只能派王陵率兵伐趙。王陵統軍的能力自然不如白起,久攻邯鄲不下,反而受其所累,傷亡頗多,陷入困境。

為了成就大業,秦昭王只能再去請白起,秦昭王這次沒有親自去,而是派范雎當說客。秦昭王此舉可謂用心良苦,他自然知道,當年他采納了范雎的建議撤兵,令白起對范雎十分怨恨,此次派范雎當說客,可謂誠意十足。

范雎見白起時,持何種態度,史料中并無明確記載,但他奉秦昭王之命,勸白起掛帥出征,態度應該不會太強硬,否則就違背了秦昭王的意愿。

范雎勸白起,趙國經長平之戰后國內空虛,而秦國如今兵強馬壯,白起將軍又一向以寡擊眾,如果率領眾攻寡,必然勝券在握。從這番話來看,范雎簡單地分析了當年的形勢,甚至還奉承白起一句,可見是誠心勸白起出征的,否則他又何必如此呢?

白起是聰明人,自然會看出秦昭王派范雎前來求他出征的用意,是希望范雎低頭,白起出口氣,冰釋前嫌,將相和睦,一同替秦國建功。可惜,秦昭王的一番好意再次落了空,白起依然堅持己見,拒絕出征。

「君嘗以寡擊眾,取勝如神,況以強擊弱,以眾擊寡乎?」

接連遭到白起拒絕,秦昭王也覺得顏面有些掛不住,盛怒之下,決定再派王龁接替王陵,繼續攻打趙國。可惜,王龁也沒能帶回好消息,他率兵攻打邯鄲持續大半年,卻始終沒法攻破邯鄲,令秦軍進退維谷,陷入苦戰之中。

壞消息傳至白起耳中,白起仍沒有替秦昭王分憂的打算,反而表現得有些隔岸觀火看笑話的意思,說了句:

「不聽臣計,今果何如?」

顯然,這句話是白起對秦昭王所說的。秦昭王得知后,勃然大怒,準備強行命令白起掛帥出征。原本這是秦昭王給白起台階下,但白起卻在這個生死攸關的緊要關頭,寧死不肯率兵出征。

白起對秦昭王明確表示,自知出征會無功但不會有罪,而不去雖無罪卻難免要伏誅。可見,白起對自己的處境是很明白的,但他依然選擇不帶兵伐趙,寧愿一死。

「臣知行雖無功,得免于罪。雖不行無罪,不免于誅。臣寧伏受重誅而死,不忍為辱軍之將,愿大王察之。」

白起接連違背秦昭王的命令,又將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秦昭王若再不處置他,恐怕王權都要受到影響。于是,秦昭王削去白起的爵位,貶為士伍,隨后又將他賜死在流放的路上。

寧死不為「辱軍之將」

從白起最后與秦昭王的對話來看,他為什麼寧死也不愿意帶兵伐趙的原因,應該是「臣知行雖無功……」也就是他依然固執地認為,目前形勢已經變了,即便是他掛帥也會無功而返。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無論秦昭王還是范雎,都已經接連說明當下的情況,秦國的軍隊和糧草充足,且兵力遠高于趙國,并非沒有取勝可能。但白起寧死也「不忍為辱軍之將」,這樣的做法其實是不想破了自己的不敗金身,寧死也不要保全自己的「晚節」。

后世許多人,乃至史學家都認定,白起之死的罪魁禍首,是范雎無疑。包括《史記》、《漢書》在內,包括著《秦史稿》的林劍鳴先生,也都沿襲此說法。但筆者卻還是認為,白起之死,他自己才占了主要責任。

其一,筆者以為司馬遷評價范雎是「一飯之德必償,睚眥之怨必報」的人,這樣的評價不準確。當年范雎落難,瀕臨絕境,若非王稽和鄭安平鼎力相助,他必死無疑,更無法到秦國任相,這是大恩大德,而絕非「一飯之德」;

其二,范雎當年落入絕境,就是因為須賈的告密,後來范雎得勢,羞辱須賈,這又怎麼能算是「睚眥必報」呢?試問,一個人羞辱當年差點害死自己的人,雖然不是什麼值得歌頌的行為,但也不至于有罪,更不至于被稱為「睚眥必報」吧?

其三,長平之戰大勝后,成為載入史冊的輝煌戰役,白起因此站到了一個歷史高位上。但此刻真的適合滅亡趙國,繼續用兵嗎?

要知道,彼時的趙國雖被坑殺降卒40萬,但秦軍也是苦戰獲勝,傷亡過半。長平之戰不僅是趙國賭上國運的一戰,又何嘗不是秦國賭上國運的一戰?秦國雖然獲勝,國內卻已經疲敝,甚至百姓吃飯都成了問題,甚至到了需要發放存糧救濟百姓的地步,又如何增兵添糧支援白起滅趙呢?

「秦雖破長平軍,而秦卒死者過半,國內空」

「當長平戰后,秦大饑」——《戰國策》

范睢勸說秦昭王:五苑之草著、蔬菜、橡果、棗栗足以活民,請發之

其四,白起當時發兵進攻趙國,此舉從全局考慮,明顯是不妥之舉。因為經過長平之戰,趙國元氣大傷,秦國滅趙已經是大勢所趨,只要暫緩數年,休養生息,便可穩妥達成目標。即便當時強行發起滅趙之戰,就真的能夠一鼓作氣拿下嗎?

秦軍占據邯鄲,滅掉趙國,看似戰績輝煌,實則強弩之末,其他強大的諸侯國如果此時聯軍來攻,秦軍又如何應對呢?

范雎不是導致白起死亡的主因

所以,白起堅持滅趙,考慮得更多的是自己的成敗,他後來寧死不出征,考慮的也是以自己的榮譽為主,而非替秦昭王分憂。這實在不是一個臣子應有的行為,無論何時何地,臣子都應當忠君愛國,以國家利益為重。

反觀范雎,他身為秦相,雖然在收受賄賂后向秦昭王提出建議收兵。這個建議雖然是他在收受賄賂以后提出,卻是符合當時秦國處境的,否則秦昭王又如何會采納呢?而且,范雎向秦昭王提建議,是他身為秦相的職責所在,不能全都理解為「構陷」之言。

或許范雎也擔憂白起功高,位列三公,未來會威脅自己的地位。但長平之戰后秦軍不適合繼續作戰是事實,否則攻滅趙國是白起之功,更是秦昭王之功,范雎的建議又怎麼會得到秦昭王的采納呢?他不是一位昏庸之主。

白起之死,范雎固然有些因素在,但也不能全都怪在范雎頭上。秦昭王數次請白起出征,哪怕有一次白起奉命也不至于被賜死,這是白起自己都看清的事實。所以,白起之死最主要的原因,是白起自己求死,而不是范雎構陷導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