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清澗戰役:西野打垮整36師,師長事后臭罵胡宗南,彭老總:民心

清澗戰役:西野打垮整36師,師長事后臭罵胡宗南,彭老總:民心
2022/12/05
2022/12/05

岔口戰役打完了,按照我軍的優秀傳統,咱是時候進行戰后總結、自我批評了。

但因當時戰局緊張,岔口戰役的及時總結要推遲三個月。

彭德懷在戰后總結中寫道:

「岔口一仗,開始以為敵人只有一個旅,結果越打越多,打出來五個旅。

二縱隊又想一口吞,生怕敵人跑了,把敵人出路一堵,結果啃不動,只好放開一個缺口,讓他跑掉。如果此次實行各個擊破,則劉戡、董釗都有可能活捉。」

此時的西野,基本已經擺脫了被國軍合圍包抄的危險,更為宏大戰略目標開始執行。

一、陜北分兵

國軍延安以北的兵力南撤后,延安北部、東部地區的國軍駐防力量大為減弱,十分利于南下的西野主力開辟新的戰場。

1947年,9月23日。

彭德懷召開軍事會議,部署下一步的作戰計劃。

第一、第三縱隊和教導旅、新編第4旅繼續在 陜北內線作戰,各個殲滅延川、延長、清澗等孤立據點之敵;

第二縱隊 南下轉入外線,與王世泰部合力開辟 黃龍山區,擴大解放區,解決糧食困難,配合主力在內線作戰。

9月,24日。

西野陜北分兵作戰的計劃命令正式向各縱隊、各旅發布:

(一)軍委批準野戰軍六個旅留內線作戰一個月,并指示王(震)部由甘(泉)、鹿(縣)、洛(川),節節擊敵,逐漸轉向關中,與王世泰部靠攏,吸引敵人一部南退。

(二)根據軍委指示及你敬子(24日23—1時)電,天雨、無糧,請移臨真。如能克服糧食困難,即留甘(泉)、洛(川)線以東作戰,執行引敵向南。如糧食無法克服,出牛武鎮、洛生鎮、仙姑鎮地區,與黃龍取得聯系,即在洛(川)、(關)中、宜(川)、周(至)以東、黃河間地區活動,或者照來電移臨真休息三天補糧,準備奪取宜川、集義,向韓城推進,開辟黃龍地區工作,與呂梁聯成一片。

同時,西北野戰軍進行了大規模的整編。第一縱隊司令員 張宗遜進入西野司令部擔任副司令員,原第一縱隊副司令員 賀炳炎接替張宗遜擔任 第一縱隊司令員

作為關中地區 游擊縱隊的王世泰部也被編入 西野戰斗序列,由 警備第1旅、第3旅及騎兵第6師組成 西北野戰軍第四縱隊,縱隊司令王世泰,配合 第二縱隊在外線作戰。

原戰斗力強悍的 教導旅、新4旅合并編制,編入 西北野戰軍第六縱隊,縱隊司令羅元發,在清澗東南的 梁家岔、雙廟河地區配合 第一、第三縱隊進行內線作戰。

二、胡宗南自創釣魚戰術

胡宗南在西野轉戰陜北期間并不好受,因為解放軍幾乎放棄了所有的據點,在國軍行進中尋找戰機。

只有發現戰機,一邊圍點,一邊打援。

高超的圍點打援戰術,使得胡宗南損失慘重,卻又無可奈何。

經過幾次失敗的教訓,一向輕視我軍的胡宗南,也開始嘗試學習我軍戰法,并自創了「釣魚戰術」。

所謂的「釣魚戰術」,即是「設餌釣魚,聚眾圍殲」。他嘗試以兵力較少的駐防點為誘餌,然后調動各處駐防國軍群起圍攻,達到圍殲目的。

但在實際應用中,胡宗南的這套戰術,玩的不僅是心跳,還有國軍幾十萬將士的性命。

兩種戰術相比,圍點打援在于率先出擊,屬于主動型戰術,而胡宗南的釣魚戰術則是在被動防御過程中,形成的戰術,屬于被動型戰術。

胡宗南的戰術首次用于 清澗。

至于效果如何,真的一言難盡。

或許,胡宗南太高估自己,也太高估國軍的機動救援能力。

清澗地區,駐防國軍為 整編第76師,師長廖昂。(隸屬于整第29軍,軍長劉戡)。下轄整第24旅(第70團、第72團)、整第144旅(第430團、第431團)、新1旅(第1團、第2團),

胡宗南大舉進攻延安后,整76師奉命分別防守延長、延川、清澗地區。

整24旅(第70團、第72團)、新1旅(第1團、第2團)防守清澗 整144旅防守延長、延川 整135旅防守瓦窯堡(注:第135旅為外調旅部)

彭德懷轉戰陜北期間,整135旅被殲。廖昂又奉命調撥 整24旅72團填防瓦窯堡地區。

胡宗南下令兩大主力兵團北上清剿時,廖昂的 整144旅被劃撥至整29軍,整24旅第 70團第二營承擔起延長防務。

新1旅被調往關中,后又調往河南靈寶,清澗地區的國軍兵力變得更加薄弱。

一時間,以清澗為核心的防御圈,其實際兵力尚不足一個旅。

西野主力尚在榆林時,廖昂曾經給胡宗南發電,因延安與清澗各地距離長達60里,以如此兵力守衛 瓦窯堡、清澗、延長地區,不僅不能作為延安東部的屏障,還有可能因為增援距離太長容易被一舉殲滅。

他希望將 清澗、延長兵力撤至延安外郊。

胡宗南一心想玩自己獨創的釣魚戰術,你廖昂不是成心添亂嗎?

收到廖昂的電報,胡宗南也很認真地回復: 好的收到,希望你按照原部署進行守備,發現敵情立即上報。

廖昂不甘心,再次發電胡宗南。這一次的他降低了要求,只是希望將 瓦窯堡第72團調回清澗,以便增強防守力量。

胡宗南再度回復:收到,已經調撥72團 一個營填防清澗。

西野的重拳

9月30日。

廖昂收到延長方面傳來電報,延長一帶發現解放軍約一個團,請速增援。

第二天,該地 營長傅瑞光再度急電,延長已經被解放軍一個旅包圍,進攻已經開始,速請增援。

這一刻,廖昂也急了。

因為他所在的清澗駐地距離延長較遠,相比之下,延安的距離最近。

他馬上給胡宗南發電,報告敵情,并且希望胡宗南能夠調撥延安兵力緊急馳援延長。胡宗南給廖昂回電后,廖昂簡直吐了一口老血。

胡宗南的電報上面寫著:

「著飭該營堅守,并繼續查明敵軍行動具報。」

10月2日。

延長營長傅瑞光已經頂不住了,匯報三天沒能等來援軍,最終全軍覆沒。

在延長發生戰斗之際,整36師師長廖昂曾派出一個輜重兵營偵察敵情,沒想到該營在三十里鋪拐角處剛剛發現解放軍,馬上選擇退回了清澗。

廖昂氣的大罵,一群貪生怕死的無能之輩。

10月3日。

廖昂收到具體消息后,清澗東西兩面已發現了我軍 第一、第三縱隊番號。廖昂再度給胡宗南去電,希望將清澗部隊 北撤至綏德,誘敵深入,或者將綏德 整165旅、瓦窯堡第72團調往清澗,加強清澗防御力量。

十月陜北,不冷不熱。

十月的胡宗南,電報不溫不火。

胡宗南故伎重演,一心想著實現自己偉大的「釣魚戰術」,十分冷靜地給廖昂發去一封電報。

「加強工事,準備殲滅來犯之敵,請繼續查明情況具報。」

廖昂氣壞了,但對于胡宗南的這番操作,真的是沒有一點辦法。

10月4日。

西野第一、第三縱隊順利完成了對于清澗的包圍。

廖昂再度電令胡宗南,趕緊來救。胡宗南還是以往的腔調,繼續耐心地給廖昂回電:

「據偵察清澗外圍僅有敵一旅之眾,并非主力,著再詳查具報。」

那時候,廖昂才明白過來,這胡宗南就是要打光他的旅部以便實現釣魚戰術。

10月6日。

在偵查好清澗附近地形后,彭德懷給毛主席去電:

(一)清澗敵守兵工事不弱于蟠龍,我大部已有相當充分準備,班排以上干部均看好了地 形,討論攻擊辦法,均有信心。因天雨、時間關系,小部準備仍不充分,不便延遲,決于六日黃昏攻擊,估計三天可得手。

(二)一、三兩縱東西夾攻,教導旅位置于二十里鋪、駱駝鋪,打綏德南援之敵及清澗北退 之敵;新四旅一個團、主力在河家山岔(位置不明,應在永坪一帶),一個營在拐峁東北, 爭取時間;旅直及另一個團,于清澗南三十里鋪。

黃昏時分,總攻開始。

清澗城非常不好打,在城西部的筆架山、東北部九里山分別配置有兩個高地火力點,城外并設50多個大小不一的梅花樁碉堡,絕對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10月7日,當西野主力在艱難進攻清澗城時,胡宗南終于下了救援的命令。

10月8日,劉戡、陳武帶領整編第1師2個旅、整編第90師2個旅、整編第27師第47旅、整編第76師第144旅第430團共5個半旅,從延安出發,向東救援。

顯然,胡宗南對于此次救援計劃,十分樂觀。他自信獨創的「釣魚戰術」,在清澗可以得到完美的發揮,進攻清澗的西野主力很危險!

然而,紛紜徑途,不得其美。

胡宗南還是敗了。

胡宗南的援救大軍向東疾馳的時候,彭德懷已經在 永坪、岔口地區,為他準備好了打援的新四旅、教導旅。

根據以往國軍的行軍速度,國軍的馳援有著巨大的時間差。而這時間差就是西野主力拿下清澗城的最好機會。

10月10日。

攻打清澗城西野主力取得重大突破,我軍深夜組織了一支小隊,偷偷爬上了城西的強悍據點 筆架山,筆架山上空瞬間不斷傳來「繳槍不殺」的呼喊聲,敵人大驚,干脆放棄了此處重要陣地,瘋狂潰逃。

彭老總聽到筆架山被突破的消息,更是大喜,當天就給前線部隊下了進攻命令。

「一鼓作氣,今夜攻城。」

及至10月11日黎明,清澗攻破,我軍俘虜整76師師長廖昂、參謀長劉學超,整24旅旅長張新、參謀長李錚,第70團團長朱冕群、彭曉棠。

而那時的援軍,仍舊距離清澗城西南20多里,始終無法順利推進戰線。

廖昂被俘后,彭德懷親自接待他,廖昂還是忍不住發牢騷,臭罵了胡宗南:

「清澗工事雖多而堅固,但胡宗南竟拿我一個整編師部和一個旅部來守據點,簡直是和我開玩笑。」

彭老總答:我們不厲害,主要是民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