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唐帝國最后的榮耀!殺胡山之戰:3000勇士覆滅50萬回鶻汗國,大唐名相李德裕的奇襲之策

大唐帝國最后的榮耀!殺胡山之戰:3000勇士覆滅50萬回鶻汗國,大唐名相李德裕的奇襲之策
2022/11/18
2022/11/18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編者按:公元843年(唐武宗會昌三年),在殺胡山之戰的狂風當中,擁兵十萬的回鶻汗國在晚唐鐵騎的打擊下轟然覆滅。

作為大唐帝國最后的榮耀之一,此戰卻少有人關注。

筆者就利用已有的資料結合地理進行復盤,盡可能為大家撥開歷史的迷霧。

回鶻內部分裂,烏介可汗崛起

會昌元年(841年),曾經雄踞漠北、不可一世的回鶻汗國已經因為大風雪、疾疫與內戰被嚴重削弱。

在前一年,由于回鶻內部的斗爭, 別將句錄莫賀勾結新崛起的黠戛斯汗國入侵,出其不意擊殺了㕎馺可汗,回鶻部眾離散

新被擁立的烏介可汗率領殘部數十萬人,南下到錯子山(今內蒙古河套北烏拉特中旗北境)游牧,距離唐朝在河套地區的振武、天德二節度區已經非常接近了。

事實上,開成五年(840年)十月十四日,天德軍就已經奏報奏報大量回鶻人在西城(唐西受降城,今內蒙河套地區)附近活動,引起邊民震恐。

▲河套地區的天德軍

當然,這些活動的回鶻人并不都是烏介可汗的人馬。

會昌元年(841年)八月,回紇特勤(官名)嗢沒斯率領十余萬人到天德軍請求內附。

天德軍使田牟、監軍韋仲平貪求邊功,想聯合吐谷渾、沙陀、黨項等部落,乘勢出擊,朝臣大多贊同, 因為回鶻人這些年雖然與唐朝互為盟友,卻實在不是個東西。

安史之亂時, 回鶻出兵4000幫助平亂,就洗劫了洛陽城做回報。

此后協助唐朝與吐蕃在西域作戰,卻也殺了大唐北庭都護楊襲古。

回鶻可汗名義接受唐朝皇帝冊封,其實亦常有倨傲無禮之舉。

回鶻人以摩尼教國教,便強求唐朝在中原各州府都建立摩尼寺,允許摩尼教法師自由傳教。

兩國長期進行的絹馬貿易, 回鶻人也常以劣馬充當良駒,換取上好的唐絹。

但是朝臣的主戰呼聲,卻被宰相李德裕給否了。

李德裕是慫包嗎?當然不是。

但李德裕看得很清楚, 嗢沒斯與回鶻烏介可汗不是一個派系的。

現在如果打了嗢沒斯,逼迫嗢沒斯和野心勃勃的烏介可汗合流怎麼辦?

晚唐軍隊戰斗力雖然仍然很強,但畢竟藩鎮割據,國力削弱。

因此, 李德裕勸說唐武宗賜給嗢沒斯部糧食二萬斛,接受其內附。

對于要求借糧的烏介可汗,唐朝也首先表示善意,先后借給其糧食4萬斛。

然而烏介可汗狼子野心,希望得到振武軍(治所在今內蒙古和林格爾縣西北土城子)和天德軍安置部眾①, 就相當于要唐朝把整個前套和后套交給回鶻,這樣的要求,唐朝怎可能答應?

▲唐代騎兵壁畫

只是烏介可汗手上畢竟還有大幾十萬部眾,十萬大軍,唐廷也只能先與之虛與委蛇,委婉拒絕其借城要求,但允諾幫助回鶻人尋回在混亂中被吐谷渾、黨項掠奪走的回鶻人口。

烏介可汗希望唐朝將嗢沒斯和嗢沒斯的部眾交給他,也被拒絕。

會昌二年(842年)三月, 嗢沒斯殺死自己的政敵宰相赤心、仆固二人,正式歸順唐朝

但此事激怒了赤心的部下那頡啜特勤。

那頡啜帶著赤心部下7000余賬,近十萬人東走, 跑到幽州盧龍節度使旁邊活動

▲前套地區的振武軍與后套地區的天德軍互相呼應

這下嗢沒斯只剩下數萬部眾,帶著2000多名貴族歸順大唐,被任命為左金吾大將軍、懷化郡王。

好在這也減輕了唐朝的安置壓力。

而那頡啜顯然并不服氣烏介可汗,沒有與烏介可汗合流。

幽州盧龍鎮,是著名的河朔三鎮之一,對于朝廷一向聽調不聽宣。

但那頡啜流竄到盧龍以北之后,手腳馬上不干凈,出兵犯邊。

盧龍節度使張仲武馬上命其弟張仲至及裨將游奉寰、王如清等率軍三萬予以反擊。

▲河朔三鎮,盧龍轄區最大

那頡啜所部算上老弱病殘也不過十萬人,戰兵不過一兩萬,如何是盧龍驕兵對手?

此人不知天高地厚,選擇與盧龍軍正面決戰,結果被 「殺戮收擒老小近九萬人」,7000賬部落都被報銷和俘虜,那頡啜中箭孤身逃走,路過烏介可汗的活動區域被捉。

烏介可汗一看 你把這麼多人馬全部送了,我要你一個光桿司令何用,馬上推出去殺了祭旗。

挾戰勝余威,張仲武又派大將石公緒兵進契丹、奚族兩部,盡殺回鶻監使八百余人,從而恢復了唐王朝對兩個部落民族的管轄。

漁陽之戰更是對回鶻部眾形成了很大威懾, 不附于烏介可汗的回鶻公主密羯可敦等七支回鶻部族十余萬人(勝兵三萬余),在此戰之后向幽州鎮投降。

但活動在河套正上方的烏介可汗所部數十萬人(以游牧民族極限動員5人出一兵計算,烏介可汗麾下仍有50萬左右人口),依然是一柄達摩克里斯利劍。

無疑, 邊境上任何一個單獨的節度使,都不是烏介可汗對手。

要對付烏介可汗,就必須要打一場國戰。

烏介可汗率兵南下

掠奪唐朝恢復國力

此時,烏介可汗已經決意大肆掠奪唐朝,來恢復實力,聚集流散的部眾,把唐朝當做了可以隨意拿捏的軟柿子。

烏介可汗將 牙賬轉移到了大同軍(今朔州)以北的閶門山,[插·入]前套的振武軍和桑干河流域的大同軍(今朔州)、云州(治云中,今山西大同)之間,深入唐朝邊境。

而由于集結兵力需要時間,唐廷竟對此無可奈何。

會昌二年(842年)八月,烏介可汗率兵南下,突然進入大同川(桑干河流域),掠奪雜居在河東的戎狄各族牛馬數萬頭,轉戰至云州(治云中,今山西大同)城下,殺掠百姓無數,云州刺史張獻節閉城自守,不敢出擊,被唐朝倚重的吐谷渾、黨項部落也不敢與回鶻交戰,紛紛走避。

②除了洗劫山西北部的云州、朔州,回鶻騎兵還分兵至河套,在振武、天德軍轄區劫掠。

▲蔡州之役

這對于剛上任的河東節度使劉沔而言, 簡直是大大地打了他的臉

劉沔早年在憲宗朝追隨名將李光顏平定蔡州,素有戰功。

開成五年(840年),劉沔擔任振武節度使,當時接近天德軍的回鶻人就開始手腳不干凈試圖劫掠,朝廷命令劉沔率兵據守云伽關,回鶻才被嚇退。

然而這一次, 烏介可汗自恃部眾已經聚集,兵力雄厚,完全不把剛剛調任河東節度使的劉沔放在眼里

▲河東鎮是北方大鎮

河東節度使治太原府(今山西太原西南晉源鎮),統轄天兵軍、大同軍、橫野軍、岢嵐軍、云中守捉及忻州(定襄郡,今山西忻州)、代州(雁門郡,今山西代縣)、嵐州(樓煩郡,今山西嵐縣北)三州郡兵,管兵五萬五千人。

整個山西北部都是劉沔的轄區,軍力也算強盛。

然而聚集兵力畢竟需要時間, 當劉沔調集軍隊出雁門關出擊時,只擊殺了回鶻裨將七人,終究讓烏介可汗從容退去

▲杜牧

這次寇鈔造成了很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邊民紛紛逃亡。

大詩人杜牧聞訊,作詩《早雁》以傷之:

金河秋半虜弦開,云外驚飛四散哀。

仙掌月明孤影過,長門燈暗數聲來。

須知胡騎紛紛在,豈逐春風一一回?

莫厭瀟湘少人處,水多菰米岸莓苔。

▲唐武宗

邊民生靈塗炭,

剿滅回鶻勢在必行!

這次寇掠, 堅定了唐廷徹底消滅烏介可汗的決心

要打,就必須打個徹底!唐武宗征調許州、蔡州、汴州、滑州等六鎮兵馬,任命劉沔為回紇南面招討使,張仲武為東面招討使,李思忠(即之前投靠唐朝的嗢沒斯)為西南面招討使,命幾方兵力在太原會師,由劉沔統籌指揮,討伐烏介可汗。

自此,聚集在河東鎮的兵馬已經達到十萬之眾!

然而如此龐大的兵力, 所消耗的糧餉自然不可估量,晚唐財政狀況又不佳,使得唐廷必須速戰速決。

只是,唐軍大部分是步兵,機動力有限, 要獲得與回鶻的主力決戰機會,就必須要使用精心籌備的策略

▲李德裕雕像

大唐宰相李德裕乃一代名相,通曉兵事。

他知道劉沔雖然是老將,但決斷之力終究不足, 因此親自制定了奇襲烏介可汗的計劃,交給當時協助劉沔防守云州的大唐頭號猛將——石雄來執行。

說起來,烏介可汗之所以如此囂張,還在于他手里有唐朝和親到回鶻的公主—— 唐憲宗之女太和公主作為人質。

本來黠戛斯擊破回鶻時,已經救出了公主。

黠戛斯自稱漢將李陵后人,認為與唐皇室都出自隴西李氏,是唐朝的親戚,便派人送公主返鄉。

然而,會昌元年(公元841年)十一月,烏介可汗帶兵劫殺了送唐太和公主南歸的十名達干(官名)等人, 公主又落到回鶻手里。

如果烏介可汗狗急跳墻,殺害公主,那對于唐朝顏面將會造成很大損害。

因此石雄、劉沔的任務, 不僅要消滅烏介可汗,還要完好無損地救出公主。

殺胡山之戰

3000勇士覆滅回鶻汗國

烏介可汗真可謂「不解偷生求速死」。

會昌三年(843年)正月,他又把牙賬遷移到河套以北,率領回鶻軍隊兵臨振武城,在城邊大肆殺掠。

此時,石雄、劉沔早已商定了奇襲計劃。

石雄選擇 漢軍精騎及沙陀李國昌部、黨項拓跋部、鐵勒契苾部騎兵,總共3000人,都是能以一當十的勇士。

▲奔襲殺胡山

石雄與都知兵馬使王逢率軍出發,迅速抵達振武城附近,不出聲息間入城,而后連夜挖地道十道,3000勇士驅趕牛馬,自地道殺出,直抵早已由間諜偵知的烏介可汗營賬。

烏介可汗只見牛馬狂奔卷起塵沙飛揚,不知來敵多少,且他的大軍已經分散擄掠和攻城,倉促難以聚集。

大唐戰士個個奮勇,如同天神降世,戈矛雷動, 此戰不惟復近日寇鈔邊境之仇,更為雪家國百年之恥

烏介可汗被唐軍勇士射傷,不敢抵御,跨上駿馬率領數百騎兵逃走,石雄率3000勇士配合振武軍本身的駐軍,一路剿殺,不僅救出公主,更是追殺烏介可汗越過陰山到內蒙古北部的殺胡山,以寡擊眾,所向披靡,殲敵萬人,俘虜5000人,繳獲牛羊車馬不計其數。③

▲效力于唐朝的沙陀騎兵戰斗力很強

之所以3000唐軍騎兵能夠如此橫行,是由于石雄一路追打烏介可汗,使其指揮系統失靈,無法有效集結軍隊。

而當烏介可汗終于逃脫追殺,有可能集結軍隊時, 劉沔也率領十萬大軍數路分兵趕到,烏介可汗早已膽落,見唐軍勢大,不敢迎戰,與部眾分散逃竄。

回鶻宰相、尚書等五支回鶻部族,向振武鎮投降。

經過這場如同神兵天降般的奇襲,回鶻內部的凝聚力徹底崩潰。

烏介可汗東逃至黑車子室韋(今蒙古高原東部) ,部眾不斷離散逃亡,很快只剩數萬人口,3000以下兵力。

▲大唐騎兵攻戰如神

投奔唐朝的回鶻國相愛邪勿派人以財物引誘室韋,室韋人就與回鶻宰相逸隱啜一同謀殺了烏介可汗,將其首級獻給大唐,傳首長安。

而20年后,吐蕃帝國最后一位權臣論恐熱的首級也會被送到長安,裝點大唐最后的榮耀。

回鶻人還不甘心帝國滅亡。

逸隱啜立烏介之弟葛捻為可汗,向活動在燕山以北的奚王碩舍朗索取糧食供給。

流散的回鶻牧民聞訊開始來投奔,兵力恢復到5000以上。

但幽州節度使張仲武并不打算放過這群最后的回鶻遺民。

他發兵攻打奚人,使得回鶻失去了糧食供給,進一步離散,只剩下500多人(一說是名王、貴族500余人,部眾數千人)。

張仲武又派人到室韋索取葛捻可汗,葛捻大驚,連夜與妻子葛祿、兒子特勤毒斯等九騎西逃,不知去向。

這時黠戛斯又發兵攻打室韋, 把回鶻僅剩的一點部眾如同大灰狼抓小白兔一樣抓走了,回鶻汗國徹底滅亡,當真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凈,凄慘如斯。⑤至于隨后在西北建立的小國高昌回鶻、甘州回鶻,都不過是煙花之后剩下的余燼罷了。

①《資治通鑒》:烏介又使其相頡干伽斯等上表,借振武一城以居公主、可汗。

《資治通鑒》:烏介可汗復遣其相上表,借兵助復國,又借天德城,詔不許。

②《舊唐書·回鶻傳》:烏介諸部猶稱十萬眾,駐牙大同軍北閭門山,時會昌二年秋,頻劫東陜已北,天德、振武、云朔,比罹俘戮。

③《新唐書·李德裕傳》:轉戰云州,刺史張獻節嬰城不出。回鶻乃大掠,黨項、退渾皆保險莫敢拒。帝益知向不許田牟用二部兵之效,乃復問以計,德裕曰:「杷頭峰北皆大磧,利用騎,不可以步當之。今烏介所恃,公主爾,得健將出奇奪還之,王師急擊,彼必走。今銳將無易石雄者,請以藩渾勁卒與漢兵銜枚夜擊之,勢必得。」帝即以方略授劉沔,令雄邀擊可汗于殺胡山,敗之,迎公主還,回鶻遂敗。進位司徒。

④《舊唐書·石雄傳》:時虜賬逼振武,雄既入城,登堞視其眾寡。見氈車數十,從者皆衣硃碧,類華人服飾。雄令諜者訊之:「此何大人?」虜曰:「此公主賬也。」雄喻其人曰:「國家兵馬欲取可汗。公主至此,家國也,須謀歸路。俟兵合時不得動賬幕。」雄乃大率城內牛馬雜畜及大鼓,夜穴城為十余門。遲明,城上立旗幟炬火,乃于諸門縱其牛畜,鼓噪從之,直犯烏介牙賬。炬火燭天,鼓噪動地,可汗惶駭莫測,率騎而奔。雄率勁騎追至殺胡山,急擊之。斬首萬級,生擒五千,羊馬車賬皆委之而去。遂迎公主還太原。以功加檢校左散騎常侍、豐州刺名、兼御史大夫、天德防御等使。

⑤《舊唐書·回鶻傳》:張仲武因賀正室韋經過幽州,仲武卻令還蕃,遣送遏捻等來向幽州,遏捻等懼,是夜與妻葛祿、子特勒毒斯等九騎西走,余眾奔之不及,回鶻諸相達官老幼大哭。室韋分回鶻余眾為七分,七姓室韋各占一分。經三宿,黠戛斯相阿播領諸蕃兵稱七萬,從西南天德北界來取遏捻及諸回鶻,大敗室韋。回鶻在室韋者,阿播皆收歸磧北。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