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神奇的洪都防禦戰:2萬對60萬,堅守85天,朱文正一戰拖垮陳友諒,徹底改變元末天下局勢!

神奇的洪都防禦戰:2萬對60萬,堅守85天,朱文正一戰拖垮陳友諒,徹底改變元末天下局勢!
2022/10/22
2022/10/22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1363年,朱元璋派侄子朱文正鎮守洪都。

在此之前,人們對他的評價都是「紈絝子弟」,不明白鎮守洪都這麼重要的任務,為什麼要讓朱文正擔任。

朱文正進入洪都之後的所作所為,也讓所有人無比無語。

他每天都留戀于煙花柳巷,醉的不省人事。洪都的工作人員看了直搖頭,真是個大爺,看來是指望不上他了。

可西邊的陳友諒決定結束他的好日子:拿下洪都,北上應天,一統江山。

陳友諒:  60萬水軍;勢在必得的洪都

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已建漢稱帝的陳友諒趁朱元璋出兵安豐,應天兵力空虛之際,乘著新造的數百艘大艦,記載中  「艦高數丈,外飾以丹漆,上下三級,級置走馬棚,下設板房為蔽,置櫓數十其中」,載著家小百官,傾國而出,號稱大軍60萬,想要拿下應天,切斷朱元璋的歸路,讓他進退失據,自取敗亡。

如果要計算實力,  朱元璋這時已與陳友諒不相上下,奈何他救援小明王所在的安豐確實是步險棋。

劉伯溫曾極力阻止,原因正是怕陳友諒在背後出兵,一旦友諒來攻,應天幾乎是必破,風險確實極大。

朱元璋決定搏一搏,他認為安豐是應天遮罩,救安豐就是救應天,況且還有小明王在,于情于理不得不救。

至于陳友諒,那只能壓他坐失良機,不來攻應天。

但陳友諒也不是易與之輩,  哪能看不到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不光出兵,而且幾乎帶出所有兵力,目的正是一戰而畢其功,徹底了斷朱元璋。

形勢可稱兇險,漢軍順利佔領吉安、臨江、無為,並團團圍困洪都,  等把洪都收入囊中,大軍就能順江而下,直抵應天。

拿下洪都在陳友諒看來是順理成章。  洪都臨水,就在上次,漢軍就趁著水漲船高,直接從船上攀附登城,輕鬆攻入城中。

洪都:2萬守軍;步步爲營的戰前部署

陳友諒空國而來,號稱大軍60萬,即使有水分,三四十萬戰兵也是有的。

雙方的兵力比是1:20左右。

雖然陳友諒來勢洶洶,但是朱元璋這邊也不是坐以待斃。

1.改築城牆

江南多水澤,而城多沿水道而築,過去幾次攻城,  漢軍將巨艦駛入河中,利用水勢升高艦體,將船上架梯攀附城牆,一舉蹬牆而入,取得戰鬥勝利!

此後朱元璋收復了洪都,吸取教訓,  將舊城牆推倒,重築新城遠離水澤河流——下令把城牆改築,改為去江岸三十步。

如此一來,從船上登城已不可能,但這並不妨礙陳友諒的心情,  數十萬大軍拿個洪都莫非還有什麼懸念不成。

2.大將雲集

此時洪都守城的主帥是朱文正,麾下還有參政  鄧愈、元帥趙德勝、牛海龍、指揮薛顯等將領,總共有大約兩萬人馬。

鄧愈、趙德勝是朱元璋老部下,都有大將之才,即使牛海龍、薛顯,後來也被朱元璋與傅友德並稱,可見也不是泛泛之輩。

洪都的主心骨,卻是主帥朱文正。

朱文正是朱元璋親侄,只比他小幾歲,年幼時一起長大,關係極為親密。

兩人分別十多年後,才得以重新相認,此後朱文正立功卓著,也被飛速提拔,到了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朱文正已成為大都督,節制諸軍,成為朱元璋軍中最高軍事統帥。  這也並不奇怪,李文忠還年齡幼小,朱元璋並沒有太多可用的親戚,朱文正這樣的至親得到重用,也是信任使然。

長久以來流傳的朱文正花天酒地,不務正業的說法,多半是來自野史,並不足以採信。恰恰相反,  朱文正之前早就表現出了過人的軍事能力,克太平、取建康,多有戰功,否則既算是朱元璋之侄,把他強行安排到這個職位,也難以服眾。

朱文正面對漢軍壓境,只有歿守一途,惟有拖住漢軍主力,寄望于朱元璋回援才是唯一生路,  否則洪都一破,應天也旦夕可危。

洪都共有八門,朱文正安排諸將防守,自己親率2000精銳作為預備隊,居中調度。

4月23日,洪都之戰開始。

陳友諒的大型戰船數百隻,有的大船「高數丈」,可載2、3000人,與城垣等高,試圖由船登城,一舉破城。

無奈,直到江邊,才知巨艦不能接近城垣,只好登陸上岸,圍城。

1.首戰最薄弱的撫州門;守將:鄧愈

漢軍首先選擇撫州門攻擊,撫州門,是當時城防上的薄弱環節。

當時,洪都城的東、西二面城牆,都使用了青磚和紅磚,而北面城牆,則使用了重達十餘斤的城牆磚,非常堅固。

而南城牆,則主要是普通的柴燒石磚。

因此,  撫州門方向,是敵人最可能通過破壞城垣實施突破的薄弱環節

守這樣的地方,最需要的是過硬的心理素質和縝密的工程組織能力。

(鄧愈,  以簡重縝密著稱,同時還有兩個特長:包工能力、擅守「爛城」。)

下船登岸的士兵們推著攻城錘之類的破門裝備黑壓壓直沖城牆,水面又有戰艦上投石機發石相助,  城牆很快被打開缺口

防守撫州門的是鄧愈,開國名將眼見勢急,  火速調來一隊火銃兵,以強大火力壓制住漢軍並搶修城牆。

朱文正得到報告,立即調牛海龍等前往增援,並親自帶領預備隊到撫州門督戰,同時調配人手修復城墻。

激戰持續了一整天,漢軍終于無法攻下撫州門。

次日天明,城牆下屍骨累累,缺口卻已被堵住。

守軍也付出巨大代價,總管李繼先、元帥牛海龍、趙國旺、許珪、萬戶程國勝等都告陣亡。

2.第二戰場:新城門;守將:薛顯。

第二天,陳友諒看撫州門是塊硬骨頭,下令改換防線,攻擊新城門。

章江、新城二門,在城西,也就是原先臨江,後撤回30步的這一側。

這一側,最大的威脅是火力壓制+為所欲為。

城牆去江30步,敵船雖無法靠近,但仍然可以以遠端武器壓制城牆守軍。

當然,對守城方來說,優勢也是明顯的:登陸地帶狹窄,是典型的「狹路相逢勇者」的地形。

薛顯,正是勇者。

新城門的守將薛顯有點不同,他並不全是防守。

漢軍仗著人多,氣焰驕橫,只知進攻而完全沒考慮防禦。

薛顯抓住這點,  突然沖出城外,打了漢軍個措手不及,斬敵平章劉進昭、擒其副樞密趙祥等,攻城受挫還被突襲,漢軍為之氣奪,攻勢又告退卻。

雙方打打停停,這樣的情形經常都在上演。在朱文正指揮下,守軍以一當十歿守不退,漢軍遺屍累累卻無所進展,空有大軍的陳友諒無法拿下洪都城,氣得他暴跳如雷。

突擊戰變持久戰;雙方的心理博弈

1.陳友諒的難處

或許有人問,既然拿不下,何必全軍被牽制在此,為何不留下部分兵力圍困,自己率領主力直取應天,畢竟應天才是最重要的目標。

對陳友諒來說,也有他的難處。

一是性格上。

陳友諒是一時梟雄,性格狐疑多變。他本就是弒主之人,先誅倪文俊,後誅徐壽輝;

對部下也不信任,勇將趙普勝被他自己所誅,這樣的性子讓他很難真正信任別人做出分兵的選擇,一旦分兵,就是削弱自己力量。

況且,傾全國之力拿不下一個洪都,皇帝陳友諒顏面何存,豈不是被人笑話。

第二個原因更為實際——糧草。

漢軍勞師糜餉,糧草耗費巨大,供應是個問題。

洪都位于鄱陽湖與贛江交匯處,自古即稱為「襟三江而帶五湖」,戰略價值極大。

如果不能拿下洪都,給朱文正以喘息之機,難保他不會出奇兵斷漢軍糧道。

對陳友諒來說,拿下洪都能確保沿途糧草供應無虞,棄之不理可能成為禍害。

因此,從臉面上、性格上、糧草問題上,陳友諒都不能置洪都于不理。

2.朱文正的拖延戰術

對朱文正來說,雖然一時擋住了攻勢,己方也是損失慘重,漢軍畢竟勢大,一味硬扛無法持久,為了拖延,他也使用了其他手段。

假投降很管用,這招在戰爭中屢試不爽。能減少損失早日拿下洪都,固然是陳友諒所願,朱文正正是利用的這種心理。

朱文正以假投降拖延時間,到了約定投降的日子,還遵照約定換上漢軍旗幟,  誰知陳友諒等到晚上城裡卻無一個人出降,時間卻又被拖了不少。

不得不說,朱元璋重用朱文正是正確的,在這生歿存亡之時,血緣的聯繫無比重要,有朱文正坐鎮,城內無人敢說個降字。

朱文正又派出千戶張子明突圍而出,趕赴應天向朱元璋求援,得到的答覆是再堅守一個月,援兵必到。

張子明返回途中被漢軍抓獲,他假意答應到城下勸降,卻向城上朱文正等人大喊:  「大軍且至,但固守以待!」

陳皇帝大怒,喝令立斬張子明。

在來回攻守和糾纏下,洪都固守了85天未被攻陷。

雖然如此,守軍已經難以為繼,守城器具早已耗盡,將士傷亡過半,總管李繼先、趙國旺都戰歿、連後翼元帥元帥趙德勝也中箭陣亡。

對漢軍來說也不容易,傷亡慘重之下動搖了軍隊必勝的信心。

洪都之戰打到現在,考驗的是雙方的意志和決心。

可以説,張子明這一嗓子,叫醒了洪都守衛軍的鬥志,叫得陳皇帝的漢軍更不想打仗了。

朱元璋的態度:放棄  洪都,決戰鄱陽湖

到了7月,朱元璋終于親自統帥20萬大軍來救,漢軍不得已,只得解圍洪都,返過身去與朱元璋決戰,鄱陽湖大戰由此爆發。

洪都防禦戰在歷史上被稱為守城奇跡,敵眾我寡的惡劣局面下,朱文正等憑藉頑強的信念堅守住了城池,為朱元璋調動兵力爭取了寶貴的時間,成為鄱陽湖大戰擊敗陳友諒的基礎。

可以說,沒有洪都的成功防禦,就沒有鄱陽湖之戰,洪都早淪陷一天,應天的危險就增加一分。

從朱元璋的角度看,洪都之戰還有些其他思考。

陳友諒在進軍,可也別把朱元璋當成木頭人。

漢軍圍困洪都,不需要等到張子明報信,朱元璋必定早已了解。

雖說這時他的主力還沒有全部調回,但如果真要救洪都,就近也能調集兵力以緩解洪都局面。

為何要再等一個月,朱元璋必定要從戰略角度考慮。

這時洪都已堅持了兩個月,達到了挫漢軍銳氣,為朱元璋爭取時間的目的。

但是還不夠,如果沒有與陳友諒決戰的把握,救援洪都在戰略上意義不大。

對朱元璋來說,張子明突圍的更大意義,在于給他傳遞情報而不在于請求援兵。

張子明向朱元璋彙報:  漢軍兵力雖盛,卻在洪都城下折損不少。並且現在江水日漸乾涸,陳友諒的巨艦難以施展,加上出師日久,糧食供應估計已經困難。如果主公派出援兵,一定可以打敗敵人!

來自前線的第一手情報讓朱元璋能審時度勢,是否要主動出擊同陳友諒決戰,敵我雙方實力對比如何,張子明的情報為他提供了重要參考。

即使如此,他也沒有馬上派兵救援洪都,而是給出一個月的期限,這說明他已下決心,  調集主力前往江西決戰陳友諒而不是計較洪都一城一地的得失。

依靠洪都的堅守和情報,朱元璋贏得了時間做出決策,  最後在鄱陽湖一戰擊潰陳友諒,擊倒了最強大的一個對手

洪都之戰,成為推動朱元璋與陳友諒兩大勢力決戰之最重要原因,也成為朱文正巔峰一戰,更在歷史上成為守城戰役中的奇跡,對元末明初天下大勢產生重要影響。

洪都的成功防禦,是明朝真正開始冉冉興起的起始,洪都防禦戰和主將朱文正,也因此名垂史冊。

悲劇的是,洪都之戰的主角,立下不世之功的朱文正,此後經歷卻讓人唏噓,沒能善始善終。

具體內容,篇幅所限,此文不再詳述,對他故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評論區討論,書君改日再敘!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