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咒水之難:壓垮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被三千緬軍團團包圍,數十位官員被誅,皇帝被獻清朝

咒水之難:壓垮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被三千緬軍團團包圍,數十位官員被誅,皇帝被獻清朝
2022/11/21
2022/11/21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永歷帝朱由榔是南明最后一帝,在位十六年,曾長期與清朝相持,他的結局令人唏噓。

1659年,朱由榔在清軍入滇后逃入緬甸。

緬甸政府的態度,隨著明軍數次發兵入境和清朝態度的日趨強硬而逐漸倒向清朝。但在這段時間,永歷君臣雖然缺衣少食,還不時要受到嘲笑與侮辱,但總體上關系沒有破裂,生命還是有保障的,但1661年五月份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他們的命運。

1661年(順治十八年,永歷十五年)五月二十三日,緬甸發生一起宮廷政變,國王莽達被弟弟莽白所ㄕㄚ,莽白控制了緬甸。

莽白自立為新任緬王,如同所有篡位者所做的一樣,他迫切需要得到承認以鞏固自己的地位,比如宗主國大明。

永歷雖然失魂落魄,但名義上畢竟還是大明天子,得到他的承認對莽白有很大政治影響。

對于寄人籬下的永歷來說,正式冊封莽白為緬甸國王不過是承認既成事實,也沒什麼損失。

可是永歷君臣卻以 「其事不正」而拒絕了莽白。

莽白勃然大怒。如此落魄,處于我保護之下的落難皇帝都敢拒絕我,以后他要是失去控制,一聲令下,他散布在邊境的數萬大軍來找我麻煩,豈不是更不得了。

客觀來看,莽白要求永歷承認算是較為客氣的外交行為,說明這時他還沒決心與清朝合作,但永歷君臣這個騷操作,無疑把他推向了清朝。

莽白被拒絕后,已下定決心鏟除永歷君臣。這些人已不能給他帶來任何好處,除了永歷帝本人還算奇貨可居,其他人留著除了浪費糧食也沒什麼作用,更可能帶來不確定因素。

留個朱由榔就夠了,其他皆可ㄕㄚ。

莽白行動很快,七月十八日,他派人通知永歷的大臣們過江議事。

在緬甸待了一年多,緬王從沒什麼事需要跟永歷商量,之前連見一面也不得。如今卻不請永歷,只通知大臣們前往卻不要永歷去,何況莽白剛碰了釘子沒多久。

傻子也能看出來,席無好席,宴無好宴,這更像是一出鴻門宴。

緬甸使者早有說辭,這次請大家去,是一起去喝咒水盟誓,這是我們這的風俗,大家千萬別多想。不去喝咒水,以后我們來往就不方便了,你們吃啥喝啥?

黔國公沐天波答復:我們是天朝上邦,緬甸原來也只是大明的一個宣慰司,按照禮數應該你們國王前來才是。我們如今雖然落難,好歹也是天朝君臣,最多一ㄙˇ而已,不用使這種奸計,我們ㄙˇ后自有人替我們報仇。

然而人在屋檐下,嘴上的抗辯終究是無用的,一切還是要憑實力說話。

在緬方堅持下,眾人不得不同意,但要求要由黔國公沐天波一同前去。

沐天波原來并不在緬甸計劃之中,黔國公世鎮云南,在西南各邦和土司間有著崇高威望,即使沐天波已寄人籬下,緬甸原本還是打算留下他性命,但在眾官員堅持下,緬甸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第二天,文武官員在馬吉翔帶領下渡河,永歷的臨時行在只留下十幾名太監看守。

眾人到達盟誓地點后,就知道不妙,周圍全都是全副武裝的緬兵,四下團團未定,ㄕㄚ氣騰騰,哪有一絲和平的味道。

緬方還是想留沐天波一命,指揮官下令先把沐天波拖出人群,這是為了避免之后的屠ㄕㄚ誤傷到他。

沐天波這位末代黔國公,要說能力差祖先沐英遠矣,鎮守的云南先是被沙普之亂禍害,隨后被孫可望奪權,早已是個光桿司令,在明末他在云南就是個符號,基本沒發揮什麼作用。但要說氣節,沐天波不愧是名門之后,沐家世受皇恩,沒有大明也就沒有沐英,更沒有延續整個明朝的沐家,這點他認識得相當清楚。

早在入緬之前,除了小兒子沐忠亮,沐天波已把其他兒子們入贅給了當地的土司,沐家香火有人繼承了。

他已沒有什麼可怕的,也沒什麼可失去的,除了以身殉國,無以報答。

沐天波奪刀、反抗、ㄕㄚ敵,一氣呵成,九名緬兵ㄙˇ于他刀下,隨即他被緬兵擊ㄕㄚ。

沐天波本可以偷生,他不愿忍辱,末代黔國公以氣節成全了沐家的英名。

沐天波發動時,眾官員也紛紛發起反抗,但眾人手無寸鐵又被重重包圍,寡不敵眾,包括馬吉翔父子在內的數十名文武官員全部被害。

堅決入緬的馬吉翔用自己的生命獻祭,還捎帶上了所有人。

清除眾官員后,緬兵突入永歷的行在,把朱由榔太后、皇后、太子等二十五人集中在一所小屋里,其余內官、家屬們要麼自縊,要麼被ㄕㄚ,ㄙˇ者百余人。至于其他數百名護軍,當然也被一起清除。

這就是咒水之難,此難以后,原來還有千把人的永歷君臣還殘存下200多人,都是婦女和內官,所謂朝廷已不復存在。

事后,莽白派人來解釋: 緬王實無此意,蓋以晉、鞏兩藩ㄕㄚ害地方,緬民恨入骨髓,因而報仇爾。

這是指的李定國和白文選為了迎回永歷帝,率兵進入緬甸,遭緬軍阻攔而發生的交戰。

這當然只是說辭,為了讓雙方面子上好看點而已。哪怕這時莽白聲稱是朱元璋托夢讓他這樣做的,朱由榔又能說什麼呢。

咒水之難可悲可嘆,篡位的緬王莽白心狠手辣,但從政治上看,這只是小國的自保策略。莽白是劊子手,把自己變成魚肉的卻是朱由榔君臣自己。

清軍入滇后進展迅速,永歷君臣在李定國護衛下棄守昆明退往滇西,由于吳三桂在后面緊追不舍,李定國不得不親自留下斷后,在磨盤山部署伏擊戰,由此和永歷分開。

永歷君臣一行先行出發,到達中緬邊境。

這時他們完全不必進入緬甸,永歷身邊有李定國派遣的平陽侯靳統武統領兩千多軍隊負責保護他安全,附近沒有清軍,大可以駐扎在邊境等待李定國消息。

事實上是李定國很快就在磨盤山擊退了吳三桂,清軍撤回昆明。

永歷本來也沒想入緬,但權臣馬吉翔為了自己和家族利益,先是慫恿平陽侯孫崇雅在深夜縱兵搶劫官員,隨后趁機進言邊境不安全,緬甸是臣屬國,進入緬甸安全才有保證。

這樣一鬧,永歷相信了馬吉翔的說法,下令手下按照緬方要求,解除武裝后進入緬甸。

靳統武不敢讓自己手下放下武器進入緬甸,那樣等于任人魚肉,他又不敢阻攔永歷帝,只得目送文武官員解除武裝走進緬甸邊境。

同時他派人緊急向李定國請示下一步動作。

李定國得報大驚,進緬甸容易,要是緬方有什麼壞主意,再要出來可就難了。

他立即派手下將領高允臣趕往邊境,試圖追回永歷帝一行。

可惜晚了,在馬吉翔主持下,永歷君臣已解除武裝進入了緬甸,只剩下靳統武和部下在關口焦急徘徊。高允臣追駕心切,不顧一切馳入緬境,旋即遭緬軍射ㄕㄚ。

永歷君臣入緬后就遭到控制,李定國、白文選多次帶兵進入緬甸想要迎回永歷帝,都被緬王以朱由榔為人質下旨意退兵。

緬甸這樣個小國來了永歷這個燙手山芋,做出這樣的政治選擇不難理解。朱由榔名義上還是大明天子,拒絕他違反禮制,萬一李定國發兵攻打如何是好;接納朱由榔是權宜之計,但必須保持距離,也不能把朱由榔交還李定國,萬一清軍以此為借口進攻緬甸又如何是好。

妥帖的辦法是扣留永歷帝,暫時觀望,看動向如何再作決定。

平西王吳三桂在順治十七年(1660)十一月帶兵進入緬甸境內,十二月逼近緬甸都城阿瓦,致書緬王要求交出永歷帝,否則就發兵攻打。十二月初二,緬甸被莽白獻給吳三桂,不久與其太子等三人絞ㄙˇ于昆明篦子坡。

不進緬甸,對朱由榔的復國大業雖然于事無補,但他至少還能選擇體面的生而不是這般窩囊的ㄙˇ,各地的抗清力量還多少有些盼頭。進了緬甸,就是把自己變成了刀俎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朱元璋最后一點血脈,至此煙消云散。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