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劉唐,你這赤發鬼,算是把晁蓋給坑苦了

劉唐,你這赤發鬼,算是把晁蓋給坑苦了
2022/11/08
2022/11/08

一、到晁蓋家吃點心去

雷橫是《水滸傳》中鄆城縣的都頭。這天他帶著幾位兄弟,在靈官殿上發現了一個陌生大漢,此人便是劉唐。一看就不像啥好人。沒啥好說的,綁了!

這種操作,如今看很不講武德,但在過去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別忘了人家雷橫是干啥的,這業務能力,顯然是合格的。

但問題是綁了就算完了嗎?這個地方叫東溪村,當地的保正叫晁蓋,端是好漢一條,江湖名氣很響亮,還跟衙門里多有配合,想讓這個地頭安穩,顯然是不能繞開晁蓋的。

這時,雷橫的人精本色閃現而出,道:「 我們且押這廝去晁保正莊上,討些點心吃了,卻解去縣里取問。 」(出自《水滸傳》)

話不說透,卻誰都明白:這不像好人的家伙,萬一是晁蓋的人呢?所以雷橫去晁蓋家吃點心去,就是讓晁蓋確認一下罷了。若真是晁蓋的人,那就哈哈一笑,誤會一場,不打不相識。

晁蓋撈人,倍兒有面子,雷橫放人,能得里子——各取所需,合作愉快!江湖之于晁蓋,就是打名氣,江湖之于雷橫,則是搞儲蓄。

若雷橫不這樣做,會是啥結果?假設一下,他二話不說就押回縣衙一審問,人家清清白白的,還真跟晁蓋有關系,那時他再處理會是啥難度?彼此還能哈哈大笑,一團和氣的表示:誤會、誤會嗎?江湖,從來就不是打打殺殺。

二、別認為雷橫沒見過銀子

就這樣雷橫押著劉唐來了。一見面就對晁蓋說:「 奉知縣相公鈞旨,著我與朱仝兩個引了部下土兵,分投下鄉村各處巡捕賊盜。因走得力乏,欲得少歇,徑投貴莊暫息。有驚保正安寢。

雷橫上來就點題,表面意思是:我是公干,累了,咱哥倆關系好,所以來你這歇腳。潛台詞卻是:我可有貨,看看是不是你的人。

晁蓋心領神會,一面安排招待一面問:「 敝村曾拿得個把小賊麼?

晁蓋是保正,對本村治安這事有職責,這話貌似也是算公干。但他卻明白,雷橫是都頭,不拿到貨,是不會跑你這要吃要喝——以為雷橫沒見過銀子?

還不理解?好,那看宋江,他美名及時雨,最是仗義疏財,他的銀子是咋來的?反正不是從他老爸宋太公那里要的。你總不會認為,是他當押司的薪水吧……

雷橫笑了,道:「 卻才前面是靈官殿上,有個大漢睡著在那里。我看那廝不是良善君子,以定是醉了,就便睡著。我們把索子縛綁了。本待便解去縣里見官,一者忒早些,二者也要教保正知道,恐日后父母官問時,保正也好答應。見今吊在貴莊門房里 。」(出自《水滸傳》)

現在是不是明白了,雷橫為何這麼話嘮了吧——地點、人物、理由、押在哪兒等等,清清楚楚。

晁蓋聽了,記在心 ——自然心領神會,你們吃著,我有事。雷橫也心領神會,好說,你忙……

三、劉唐,你在開玩笑嗎?

就這樣晁蓋獨自找到劉唐,一看果然不認識。但萬一是村里其他人家的呢?晁蓋必須要問,保正不能白當。

這一問,出現情況了,劉唐竟然是投奔他而來,而且還說道:「 有一套富貴來與他說知。

晁蓋立馬表示:好了,現在不是說事的時候,我先撈你出來。你就當我外甥投奔我來,務必把戲演真點。

如今出現了個問題,既然晁蓋和雷橫,都心照不宣,為何晁蓋還非要讓劉唐演戲配合?

其一:彼此有台階,所謂順坡下驢,誤會,從來都是最好的潤滑劑或下墻梯。

其二:晁蓋對劉唐不熟,萬一劉唐是個江湖菜鳥呢?所以必須要考察他的「江湖演技」,這是混任何江湖的必備技能。過關了,才能一起愉快玩耍,省去許多麻煩。就如雷橫和晁蓋,這戲演得如何?若是菜鳥,能演出了才怪!

果然,劉唐演技一流,是老江湖本色。晁蓋大致確信了,應該有富貴,所以抬手就給雷橫十兩銀子,這可是大數目。以為僅僅是給雷橫的?錯了,還是讓劉唐看的。潛台詞就是,為了撈你劉唐,我可下血本了!你那富貴,該說了吧。

果然送走雷橫后,晁蓋一點都不客氣,劈頭就問:「 你且說送一套富貴與我,見在何處? 」下了大本錢,才有如此底氣——這就是送雷橫十兩銀子的作用之一。

結果劉唐卻表示:劫持十萬生辰綱。然后大贊晁蓋是真男兒,江湖名氣響亮,我呢,也是條好漢,「 休道三五個漢子,便是一二千軍馬隊中,拿條槍也不懼他 」,所以我才特來告知。

再看晁蓋,立馬吼道:「 壯哉!且再計較 。」隨后就命手下莊客,給劉唐安排一個屋,那「 莊客引到房中,也自去干事了 」。

劉唐說完富貴后,被晁蓋直接涼起來了,既沒給吃喝,就更別提好酒好肉,晁蓋也是沒有多余一句話,就走了!

啥意思?清楚得很,就兩個字——逐客!須知劉唐被吊了一夜,如今他富貴說了,卻吃喝不給,扔他老哥一人在屋里沒人搭理,主人晁蓋也不見了,這不是逐客是啥?

晁蓋為何如此?只因劉唐這富貴純屬不靠譜!潛台詞就是:劉唐,你在開玩笑嗎?送的什麼富貴,分明是讓我去搶劫,還是當朝太師的東西!

四、劉唐,你算把晁蓋坑苦了

至此晁蓋都清醒異常,處理得也既講了武德,又不失分寸。但奈何他還是錯看了劉唐。

眼見遭了冷遇,劉唐卻想歪了:「 我著甚來由苦惱這遭,多虧晁蓋完成,解脫了這件事。只叵奈雷橫那廝,平白騙了晁保正十兩銀子,又吊我一夜。想那廝去未遠,我不如拿了條棒趕上去,齊打翻了那廝們,卻奪回那銀子,送還晁蓋,他必然敬我。此計大妙! 」(出自《水滸傳》)

劉唐果然是「天異星」,腦回路清奇的異于常人!十萬生辰綱的富貴,和十兩人情的銀子,在劉唐這里奇異的畫上了等號。

由此劉唐追擊雷橫,餓著肚皮,跟雷橫大戰五十余合,不分勝敗,引發了吳用出手阻止,一眼就識破了劉唐跟晁蓋之間,必有蹊蹺。

如今劉唐得罪了雷橫,又被吳用發現了蹊蹺,晁蓋能咋辦?想瞞是瞞不住了,只能把這事告知了吳用,而隨著吳用的加入,晁蓋就再也回頭不得了,最終劫持了生辰綱,燒了家園上了梁山。

所以才說,劉唐,你算把晁蓋給坑苦了。人家晁蓋本來綽號叫托塔天王,結果這鎮妖的塔內,卻閃出你這個赤發鬼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