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以弱勝強大敗楚軍:九國參戰,奇計百出,晉楚城濮之戰到底有多精彩?

以弱勝強大敗楚軍:九國參戰,奇計百出,晉楚城濮之戰到底有多精彩?
2022/06/15
2022/06/15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公元前634年,齊孝公趁魯國饑荒,率軍親征,妄圖延續齊桓公霸業。魯僖公派名士展喜游說齊侯,齊國退軍。同年,魯國結連楚國,進攻齊國,攻占齊國陽谷。

公元前633年,楚成王為報泓水之仇,命成德臣(字子玉,曾在宋楚泓水之戰中大敗春秋五霸之一宋襄公)為令尹,會合陳、蔡、鄭、許四國諸侯,共領五國之兵,殺奔宋國而來,宋成公自知不敵,急派大司馬公孫固往晉國告急。

晉楚兩大強國之戰拉開序幕。誰勝,誰就是春秋霸主!

春秋五霸雕像

晉文公伐衛破曹

公孫固心憂宋國旦夕將破,日夜兼程來到晉國。晉文公聽聞楚軍大舉伐宋,徘徊不已!為何?文公在外流亡時,宋襄公曾盛情款待于他,如今宋國臨危,不可坐視不管?然而楚成王也曾對文公恩禮有加,關懷備至,救宋即為伐楚!

如此兩難局面,文公該如何自處?

當正面處理問題很棘手時,就該轉換思維從側面切入。在晉國的東南方向有兩個楚國的鐵桿粉絲——衛國和曹國,如果攻打他們,楚國必然撤兵前來救援,從而宋國之危可解,而又沒有直接對戰楚國,并且這還是個一舉兩得的好辦法。

早在文公流亡時,衛國曾對他們一行人閉門不納,而曹國國君更是對文公羞辱至極。救宋雪恥,稱霸中原,在此一舉。因此,文公在大臣狐偃的建議下,以郤縠為元帥,趙衰(cui)(三家分晉后趙國的先祖)為司馬,盡起全國兵馬,討伐曹衛。

戰略地形示意圖春秋之戰,必須師出有名。衛國說實話也只是沒有款待文公,因為這事大打出手自然于理不合。而曹國卻是對文公極盡羞辱之能事,打他一點也不冤。但問題是曹在衛的南方,要攻打曹國必須先經由衛國。因此討伐曹衛,就要先打衛國,可打衛國的理由又不夠。

這樣問題又來了!

一場心理博弈開始了!既然不能打,那就先向衛國借路就好了。元帥郤縠料定衛國必定不會同意借路的請求,如此一來就有攻打衛國的理由了。只是衛國到底會怎麼想,真的會落入這個圈套嗎?

事實上,這由不得衛成公做主。不借路,自然還有楚國罩著自己。而衛國一旦同意借路,那就是公然背叛楚國,而自己早就得罪晉國在先,如此兩方都不討好的事兒,換做誰也不會做。

衛成公想到了這一點,果斷拒絕了晉國的請求,同時整兵備戰,意圖對抗晉國。這樣的決策是沒問題的,但他低估了晉國此時的軍事實力。

春秋之時,周王室規定大國制三軍,中國制二軍,小國制一軍。自晉文公繼位以來,破格組建三軍,戰車千乘,甲士6萬!而齊桓公稱霸時軍隊都只有3萬人。在這種軍威下,晉國大將先軫(一生謀略百出,從無敗績,被后世稱為戰神)、魏犨(chong)(魏武子,三家分晉魏國的始祖)不費吹灰之力先攻破衛國五鹿,進軍斂盂,直逼衛國都城楚丘。

先軫像——春秋戰神衛成公不料晉軍如此生猛,心膽俱裂,急忙派寧俞前來求和。文公怒衛國無禮在先,拒絕借道在后,自然不許。衛成公不得已,棄國而逃,避居襄牛(地名)。

國君出逃,意味著衛國上下已放棄抵抗,文公只需驅兵直進,衛國唾手可得。然而,文公卻抵擋住了這巨大的誘惑,丟下眼前這塊肥肉,全軍穿過衛境,直抵曹國。

曹共工本就荒淫無度,更不料晉軍如此神速,曹國防線頃刻間被撕裂,大將魏犨神勇無敵,一躍登上城樓,可憐曹共公,前一秒還是一方諸侯,須臾間成為階下囚。

但讀者們看到這里,可能會有疑問,為何不趁機先把衛國徹底滅了,再攻打曹國呢?按常理,一般人都無法拒絕這樣的誘惑。但這就是晉國群臣的智慧。

衛成公與楚成王是什麼關系?早在衛成公繼位之初,就將自己的妹妹嫁給了成王,因此成公算得上成王的大舅子。而晉國攻破五鹿時,衛成公就已經派人前去向楚成王告急。此時,晉國若在衛國糾纏不下,一旦楚軍前來,必有一番惡戰,如此宋國之危沒解決,自己倒惹了一身騷。而放棄衛國,直奔曹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借勝衛之威,曹國一鼓可下。

趙衰之妻——趙姬,晉文公之女果然,楚成王聽聞衛國危急,連忙說道:吾舅甚危,不可不救。于是命成得臣率軍繼續圍攻宋國都城睢陽,自領中軍直奔衛國解圍。不料行至半途,聽得衛成公已經出逃,而晉軍已經兵臨曹國。正待往曹國馳援,探馬來報,曹國已破!

成王大驚:晉之用兵,何神速乃爾?于是心有忌憚之意,一方面派人前往齊國,退還去年攻占的陽谷,好言求和。一面派人往宋國,召回成得臣。而文公此時大仇得報,只待楚國撤兵,一切似乎都很完美。

如果事情按此發展,似乎就結束了。但歷史之所以精彩,就是她充滿了變數。

斗智斗勇

成王和文公都看錯了一個人,那就是成得臣!這位楚國甚至當時最為出色的軍事天才,心藏謀略又初為令尹,一心只想立功,況且宋國也已大限將至。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楚國君臣成得臣一面派人往楚王處陳明厲害,一面全力進攻宋國。而宋成公見楚軍未撤,反而攻城愈急,心想滅國在即,再也沒什麼舍不得。于是清空國庫,派門尹般、華秀老攜帶珍寶玉器,突圍而出,再次向晉文公告急。

文公不料成得臣如此固執,躊躇不決。因為再搞下去。就必定要與楚國一決雌雄。楚軍有多厲害?當年齊桓公率八國之兵,進逼楚國,都不敢主動出擊,只得在城下徘徊。更何況此時以一晉之力?

因此欲與楚國交戰,必先聯合大國,齊秦乃是首選。只是齊楚剛才交好,秦國向來不問中原之事,兩者于楚已無瓜葛,如何可得二國為助呢?文公用元帥先軫(卻轂不久前病逝)之言,打出了第一張牌,將宋國送來財物,分做兩份,徑直送往齊秦兩國,請求二國替宋國說情,以解宋危。

不過話說回來,一旦楚國同意齊秦之請,那麼齊秦必定會讓宋國臣服于楚,這樣一來晉國忙前忙后,幾乎沒有得到好處。于是先軫打出了第二張牌,文公私下將曹衛兩國靠近宋國邊境之地,全部劃給宋國,并派人以宋國名義,驅逐曹衛將士。

出逃的曹衛守軍來到楚軍大營,備述宋國狐假虎威,以背后有晉國撐腰,肆虐二國百姓,侵占田土。成得臣一聽,怒火中燒,此時恰逢齊國使者與秦國使者先后趕來替宋國求情。這種情況下,成得臣哪里肯聽,可憐齊秦二使不遠千里而來,無功而返,內心憤憤不平。

趁此機會,先軫打出第三張牌。半路派人將齊秦二使請回軍營,好酒好菜款待,殷勤不輟。然后歷數楚國恃強凌弱,本為蠻荒之人,卻不斷侵擾中原,借機請求齊秦二國出兵,共除蠻夷。齊秦二君聽得成得臣無禮,又有收取宋國賄賂在先,遂派兵來會,協助晉國。

秦穆公劇照話分兩頭,成得臣見宋人突圍而出,料定必是前往晉國求援。兩國從未交戰,自然成得臣也擔心晉國真來救援,使得自己兩面受敵。于是他派謀士宛春前去晉國談判:如果晉國放棄曹衛,自己就從宋國撤圍!

很簡單的一句話,不是嗎?

不過凡事認真思考一下,就會發現大有貓膩。文公如果同意成得臣的要求,那麼也就意味著楚國用一個未破之宋來換兩個已滅之國,可謂大賺特賺,同時,宋曹衛肯定會對楚國感恩戴德,名聲全歸了楚國。如果不同意呢?不僅曹衛會怨恨晉國,連宋國也同樣會痛恨晉國。這就是標準的陽謀,意思是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但你不得不聽!

既然如此,那還想什麼?一個字:打!

文公直接將宛春給抓了,并讓他的仆人返回楚營回話:宛春無禮,已行囚禁,待捉拿令尹,一起問罪。兩國交戰,不罪來使,成得臣聽聞此語,心頭無名火起。

文公本來就想激怒他,又私下派人去見曹共公與衛成公,大意為:我并不是因為你們之前羞辱于我,才來攻打你們。真正的原因是,你們身為中原諸侯,卻依附楚國這等蠻夷。如果你們能與楚絕交,我便同意為你們復國。

曹衛二君聽得此語,高興不已,馬上修書告與成得臣,自此與楚國斷交。宋國未破,曹衛又失,成得臣哪里還有理智,大罵道:重耳老賊,當初流亡我出國,不過是我砧板上一塊肉,如今恩將仇報,不殺你,誓不為人!于是撤掉宋國之圍,率五國來衛地尋文公決戰,得臣之子成大心,盡起族人前來助戰!

這邊是晉文公領著晉齊秦宋四國兵馬,戰車一千二百乘,甲士十萬,嚴陣以待!那邊是成得臣率楚陳蔡鄭許五國兵馬,戰車一千五百乘,蜂擁而來!

城濮之戰

春秋最大規模、也是最強大的兩個集團之間,終于開始了正面對抗。自楚國進軍中原以來,連齊桓公都不敢望其項背,年逾六十的晉文公,要在這里一試鋒芒。

戰爭還未打響,晉文公假意遵守之前與楚成王的約定,退避三舍(退軍90里),以君避臣,這是對成得臣最好的褒獎。如果此時撤退,面子至少保住了。

但成得臣為人恃才傲物,自以為天下無敵。連夜追擊,雙方在城濮(今山東鄄juan城西南)。以臣迫君,成得臣在道義上先輸一成。

公元前632年四月初六,雙方立陣完畢。楚國方面:成得臣自領中軍,陳蔡組成右軍,鄭許組成左軍。晉國方面:元帥先軫領中軍,狐毛同秦軍為上軍,欒枝、胥臣與齊軍為下軍,魏犨獨領一軍包抄楚軍后路,戰事一觸即發。

劇照——晉楚之爭欒枝率先出車,進攻楚國右師,陳蔡二國兵馬一心想立戰功,起兵來戰,欒枝大開陣門,卻見胥臣領著戰馬殺來,戰馬全部以虎皮蒙面,陳蔡戰馬頓時嚇退,齊軍再從側面殺出,楚右師大敗,尸橫遍野。欒枝卻令晉軍穿上楚軍衣服,前往告知得臣,右師已勝,速速出兵。

馮夢龍有詩贊曰:

臨機何用陣堂堂?先軫奇謀不可當。

只用虎皮蒙馬計,楚軍左右盡奔亡得臣大喜,命鄭許二軍出戰,卻說狐毛前來應戰,不到三回,大退而走,鄭許更加驕傲,左師全軍追擊。不料卻是狐毛佯敗,先軫早安排中軍堅守不出,自領一軍在側面埋伏,待楚左師追來,從斜刺里殺出,狐毛率秦軍反攻,左師大敗。

話說得臣在中軍望見晉上軍別退,急忙令中軍出戰,不料左師不到半個時辰已全線潰敗,晉中軍從正面迎戰,右側欒枝、胥臣趕來,左側狐毛、先軫殺來,將楚軍分作十余隊團團圍住。

成得臣見大勢已去,傳令退兵。此時,成得臣之子成大心,年方十五,卻靠一把方天畫戟,萬夫莫敵,更加族人勇猛果敢,盡然無人敢向前。大心遂突出重圍,卻不見其父,于是再殺將進去,尋得父親,再出重圍,所過之處,無人能擋。

得臣便領眾人奪路而逃,大心自恃勇武,一馬當先。文公望見楚軍已潰,及時止住眾人,莫添殺戮。于是得臣一行人沿路順睢水而下,來到空桑之地,正欲休整。

圖片來源于網絡 突聞四面戰鼓齊鳴,大旗上飄著一個魏字,一人橫刀立馬,擋住去路,卻是何人?晉國大將魏犨是也!

眾人見得魏犨,面如死灰,為何?早在文公流亡至楚國時,一日與楚王外出狩獵,魏犨一人獨挑神獸,楚國無人不知其勇,而成大心在陣中左沖右突,如入無人之境,只不過是魏犨不在罷了。

不料卻在這里碰見,大心回過頭對得臣說道:事急矣!遂聯合斗越椒、斗申、斗勃四人一起對戰魏犨,魏犨以一敵四,滴水不漏。正在僵持間,背面先軫率軍趕到,楚國眾人如入地獄,已無活路。不料先軫大喊道:奉主公之命,放楚將生還,以報流亡時款待之恩!魏犨這才罷手,大喝道:饒你去!

城濮之戰,是楚國進軍中原以來,第一次失利。晉國群臣流亡十九年,至此,可謂大愿得償矣!縱觀此次戰爭,晉國思路十分清晰。

先是從側面出擊,速戰速決,解決曹衛,牽扯楚國前來救援;其后在外交方面,謀略百出,聯合齊秦,共抗楚軍;其后再利用成得臣為人傲嬌易怒的缺點,激怒于他,使其撤圍前來決戰;再后假裝退避三舍,誘敵深入,后發制人;而最后在戰場上又是各種陰謀詭計層出不窮!楚軍之敗,也不足為怪,對手確實夠強!

晉文公像文公勝楚后,威名大震,周襄王親自來到踐土,大合天下諸侯,賜文公為「方伯」,統領諸侯,登上霸主之位,而中原有晉這個超級大國的存在,外族再不敢入侵,得已享受一時安寧。

而成得臣此人,其實也算得上一代名將,一時失利,在所難免。況且此人堅韌不屈,而楚雖大敗,但軍士十存六七,并沒有元氣大傷,日后再戰,勝負難料。文公放回成得臣后,也是非常擔憂。

可惜成得臣退回連谷,直接被楚成王賜死!

文公聽聞,喜上眉梢:「寡人無憂矣!」

嗚呼哀哉!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