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陽之戰的千古疑問,秦軍八日而至即八日奔襲千里到底是怎麼回事

華陽之戰的千古疑問,秦軍八日而至即八日奔襲千里到底是怎麼回事
2023/01/07
2023/01/07

鄢郢之戰后,秦國的戰略出擊方向共有三個。

一個是從原楚地東進繼續攻打楚國,一個是從西、南兩個方向對韓魏兩國發起鉗形攻勢,最后一個則是北上進攻趙國。

經過前283-前280年這一階段攻趙還是攻楚的戰略爭議,尤其是攻楚鄢郢之戰的巨大勝利,秦國不僅嘗到了甜頭,也獲得了理論自信,走上了「一統六合」的正確戰略軌道。

究其實質,便是結合地緣因素的「以迂為直」、「循序漸進」,盡量避免后顧之憂和多線作戰的戰略風險。

說白了,就是先占邊角,穩步推進,「遠交近攻」戰略已經呼之欲出了。

進攻趙國屬于一頭扎進三晉的懷中,勢必遭到趙國和韓魏的南北聯合夾擊。而進攻楚國,則面臨著隨時被韓魏切斷后路的風險。

由此,進攻韓魏便成了唯一明智的選擇,這個戰略研判實在不難,歷史上的秦國也是這麼選的。

▲前276年戰國大勢圖,感謝布哈林先生精美地圖

有意思的是,這個戰略抉擇,和后世一般所說的穰侯的「私心」,即打通「咸陽—陶邑通道」,不謀而合。

穰侯恰恰一直是秦國內部主張攻打韓魏的堅定派,既然要打韓魏,當然要用穰侯,因此這次戰爭前,他又當上丞相了。歷史上發生的事情,一般都是有切實邏輯的,只是限于史料完整度,有的我們能看出因果關系,有的則不能完全證實、只能推測。

為了支持「伯樂」的復出和追求,白起當然要有所表現。

前276年,鄢郢之戰剛剛結束不過一年,白起就馬不停蹄地北上,「秦武安君伐魏,拔兩城」,掀開了攻打韓魏的序幕。

之后,穰侯親自出馬,估計是想證明自己也會打仗。

他初戰的對手,是韓國名將暴鳶。

這一戰原本沒有韓國什麼事,但魏國向韓國求援,韓國就出兵了。

究其實質,鄢郢之戰的巨大勝利和秦國的戰略轉向,讓韓國意識到了「滅頂之災」,只能改變立場投靠魏國,寄望兩國聯手可以保住韓國的生存。

很多人可能會奇怪,韓國的軍事實力不是已經在伊闕之戰中被打光了麼,它又哪來的軍隊?很簡單,現在是前275年,距離伊闕之戰已經過去了18年,又一代韓國人長大了,可以參軍了。

對于這批鮮嫩的「韭菜」,穰侯沒有客氣,尤其是韓國有外交「背叛」秦國之嫌,秦軍的戰斗力更加旺盛,盡情「收割」,「斬首四萬,暴鳶走開封」。

韓國和秦軍先交戰,應該是有向魏國納投名狀的意思,只是沒想到,一戰送了。(綜合韓國戰史,韓國下一次再憋出「五萬人」,是11年后,只是又被白起「一勺燴」,此后韓國就徹底成了偽軍。)

從戰果來看,穰侯的軍事水平相當不錯,至少勝過暴鳶。而暴鳶,我們都知道,垂沙之戰、伊闕之戰都有他的身影,應該是韓國頭號名將,但卻不是穰侯的對手。

有鑒于此,魏國一開始是不愿意打的,打算「納八城以和」。《資治通鑒》認為穰侯笑納了八城然后又撕破協議,「復伐魏」,這個可能性應該不大,實際應是穰侯拒絕了魏國的求和,將攻魏進行到底,這才和他的一貫主張相符合。

這一仗的結果是「走芒卯,入北宅,遂圍大梁」,在外圍打敗了魏將芒卯率領的魏軍,攻占一個叫北宅的城邑,從而圍攻魏國國都大梁。

「魏人割溫以和」,這次求和穰侯同意了。究其原因應該是大梁城堅固,打了一階段沒打下,經過綜合判斷認為終究拿不下來,于是退兵。

前274年,魏國想找回場子,與東面的齊國合縱,準備進攻秦國。秦國「先下手為強」,穰侯再次出馬,「伐魏,拔四城,斬首四萬」,給了魏國當頭一棒。

魏國仍然沒有屈服,繼續折騰。這一次它拉來了一個強悍的助手,便是趙國。

大概是對趙國比較忌憚吧,秦國此次沒有立刻做出反應,魏趙聯軍于是先拿韓國這個狗腿子開刀,進攻韓國的華陽,著名的「華陽之戰」就此爆發。時為前273年。

專門說下韓國。韓國這個國家一般被算作是「戰國七雄」之一,然而它的「成色」在七雄中大概最差,尤其是韓國的軍事實力,早在伊闕之戰中就基本損失殆盡,此時距離六合一統還有八十年呢,相當于打了八十年醬油。

然而韓國的「優勢」在于它的地理位置,它正好位于天下之中(包括周王室在內),是銜接東西方的必經之地,又是東方各國阻抗秦國東出的第一線,所以東方各國不會坐視它被秦國滅掉,這是韓國能夠活到最后的外部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而韓國的「特長」則在于它的左右逢源,展示出了豐富、靈活的外交策略。秦國有滅掉它的想法時,它就投靠東方,借力生存;而東方強勢的時候,它就投靠秦國茍延殘喘。這是內因。

往好聽了說,韓國是聰明靈活,往難聽了說,就是墻頭草。包括秦國在內的六國實際都反感它,但又只能容忍它,畢竟不能徹底吃掉嘛。

后期的韓國,大概也死豬不怕開水燙,沉醉于別人看它不順眼又拿它沒辦法的嫌棄又無奈表情。

然而吃不掉不代表不會出手教訓,華陽之戰韓國先期的挨揍,便是這一時期「朝秦暮魏」的咎由自取。

韓國現在的實力我們都知道,過去十八年攢出的「四萬」大軍已經在前275年送了,若非華陽城堅固,又占了守城戰的優勢,韓國估計早就躺平了。

即使如此,韓國也知道自己危在旦夕,只能向秦國緊急求援,據說「冠蓋相望」,使者派出了一波又一波。

然而秦國不排除「坐山觀虎斗」尤其是討厭韓國的心理,一直不答應,一定要等韓國被揍到不能自理。

韓桓惠王也不知道是真不明白還是臉皮厚,請求當時已經生病的國家元老陳筮(《戰國策》稱田苓)抱病出使。

這個陳筮應該是韓國的親秦派,在秦國有很深的人脈。果然他一到達,穰侯就親自接待,很客氣地說:「哎呀,你老人家都來了,看來韓國肯定是很危急了吧?」

陳筮明明是來求人,卻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架勢:「沒啥危急的啊,穰侯怎麼這麼說?」

穰侯心想這老頭子狡猾狡猾的,故作生氣:「明明使者一個接一個,連你都來了,怎麼還說不急?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陳筮就說:「確實不急啊,如果真急,我們就直接投降魏趙兩國了,還用向秦國來求救麼?」

當時就流行這種「外交縱橫辭令」,陳筮能夠在秦韓兩國之間如魚得水,自然深通此道,估計也是一枚縱橫家。

但他說的確實有道理,同時也委婉地指出秦國的不講究,明明不愿放棄韓國,卻又任由韓國和魏趙徹底兩敗俱傷后才出手。

此外,陳筮這番話也暗含威脅的成分,就是秦國再不同意救援,韓國就真投降了。這個話才是他不好說在當面的,但意思已經傳達到了。

正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陳筮的確厲害。穰侯也是個中高手,立刻作出反饋:「你老人家不用見我們秦王了,我這就去請求發兵救援。」事情就算拍板了。

自此,整個戰局因為秦軍的加入而急遽加速,因為秦軍「八日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大敗魏趙聯軍,取得壓倒性勝利。

在后世,所有人都傾向于認為秦軍是「八日而至」即八日奔襲千里,從咸陽奔襲到華陽(即從今天的西安到鄭州北,大概500公里以上),從而得出白起「長途奔襲」、「兵貴神速」、「出其不意突然襲擊」、「先發制人」等用兵特點。

在我看來,最終道理是如此,但這些道理的實際呈現卻和慣常認知大有不同,值得細說。

比如很多人都懷疑,秦軍八天奔襲千里,一天幾乎要達到120里,這還不僅僅是趕路,趕到后還要作戰,從戰果來看,秦軍還是大勝,這中間秦軍體現出來的體力和執行力匪夷所思,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因此,有人別出心裁,提出:秦軍是不是走的黃河水路呢?

這個想法猛一看很有道理,水路快啊,通過水路不僅節省時間,更節省了體力。

然而這個說法可以予以排除,因為當時的黃河沿線是韓魏趙三國的共同地盤,秦軍若是大軍通過黃河,如此行動,魏趙兩國不可能發現不了,而一旦發現,華陽當面的魏趙兩軍就會得到秦軍轉運的消息,「突襲戰」就打不起來了。

那問題到底出在哪里呢?又怎麼解釋這個「八日千里」呢?

原因其實很簡單,一句話就可以解釋:絕大多數參加「華陽之戰」的秦軍根本不是從咸陽出發的!

我們先來估計一下參戰秦軍的總兵力。這塊史書沒有記載,但是魏趙聯軍的兵力是有記載的,從戰果來看,魏軍至少在13萬以上,趙軍至少在2萬以上,總兵力15萬以上。

我們知道,華陽是平原開闊之地,周邊幾乎無險可用,在這樣的地形條件下,秦軍能夠打出殲滅魏軍13萬和趙軍2萬的戰績,自身總兵力肯定不少于15萬,實際上多數是占據優勢。

我們假設這個數字在15-20萬,大家來想想,如此規模的大軍,連年對外征戰的秦國會把它全部放在咸陽麼?這是其一。

其二,秦國會把各地的軍隊先調到咸陽再統一出發麼?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也不需要。比如布防在函谷關的軍隊,如果調它參戰,會讓它先跑到咸陽,再返身向東麼?傻子才這麼干。

因此,這一點原本不該是個問題,只是后世絕大多數時候都盲目地以為秦軍是從咸陽出發,這才有了「八日奔襲千里」的誤會。

實際上,秦軍不是「八日奔襲千里」,而是在八日內完成了所有參戰軍隊的調動。至于在這八天之中,是否有部隊真的因為位置調動,奔襲了長達千里,可能有,但肯定不會太多。

比如,肯定有一些部隊是從咸陽出發,尤其是,作為此戰的主要指揮員,穰侯和白起等人應該是從咸陽火速趕到的前線。

他們花的時間肯定不到8天,因為他們還要騰出了解部隊調動情況、開會公布戰役計劃的時間。(小分隊行動,速度就快了。)

也就是說,這個「八日而至」,實際是指從決定出兵到發起戰爭的時間只有八天間隔。從來沒有過大規模的秦軍花了八天從咸陽火速趕到華陽,這是「憑空而生」的誤會。

接下來的內容純屬筆者個人推測,因為沒有任何史書會記載這些東西。

我們要解決的問題是,此戰秦軍到底調動了哪些部隊參戰。從秦國的大勢看,當時全國大概可以分成秦川戰區(主要對付西北義渠等國)、河東戰區(主要對付趙國)、巴蜀戰區(后勤基地和對付楚國)、鄢郢戰區(主要對付楚國和韓魏)和崤函戰區(即函谷關-宜陽新城,主要對付韓魏)。如下圖:

很顯然,距離華陽最近的是崤函戰區和鄢郢戰區,尤其是之前幾年攻打魏國,相關秦軍的主力部隊應該主要分布在崤函戰區的宜陽、新城,鄢郢戰區的原楚國方城等地。

它們本來就駐軍在當地,因此這些軍隊實際上不需要做過多的調動,而它們與華陽的距離,大家可以看到,實際上最遠的也就一百里左右。

我們不確定這兩個戰區秦軍的總兵力是否達到15-20萬,考慮到這是當時秦國方面的主要戰略方向,就算差也不會差多少,而如果抽調,也只是少部兵力,這個調動速度是可以得到保證的。

更重要的是,這是在秦國、韓國國境范圍內的調動,以秦軍的軍紀,做到保密是沒有問題的。

魏趙知道秦國會出兵,但想不到秦軍會這麼快的完成調動、迅速出兵,而白起打的就是這個想不到。

事實上,在白起趕往前線的時候,他就已經形成了戰役計劃,并發布調動命令,讓傳令兵火速趕往各地,爭搶時間,在白起到達前線的時候,所有參戰部隊也已經完成調動,到達指定位置。

接下來的問題才是根本,那就是,白起這一仗的戰役計劃到底是怎麼樣的。

從後來的戰局看,這一仗首先是突襲戰、破擊戰,然而它很大的可能也是殲滅戰,因為趙軍的下場是「沈其卒二萬人于河」。

關于這一點,我看過的最搞笑的理解是:「把趙軍兩萬人的手腳都綁上扔到黃河里」,這是對于軍事和人性的雙重無知(可以和後來長平之戰中認為趙軍會乖乖趟到坑里被活埋「有一拼」),也太高估了秦軍「虎狼之師」的仁慈程度。

最合理的解釋,應該是趙軍被秦軍追擊、包圍在了黃河南岸,走投無路,只能搶渡黃河、多數死在黃河之中。

由此反推,再結合白起一貫的用兵風格,「華陽之戰」的實際戰役計劃應該是這樣的:

其中,最重要也最「精彩」的,是秦軍右翼主力的「橫空出世」,長途奔襲、穿插迂回,直接強力穿插到魏趙聯軍的東方側后,堵死其撤退的路線,反向攻擊,再結合西側、南側的秦軍偏師和北方的黃河,在韓國境內以華陽為中心,構筑了一個大包圍圈。

而在這個包圍圈基本形成尤其是右翼主力穿插到位后,秦軍才突然全面出擊,從東、南、西三個方向向著華陽發起突襲,如潮水般涌向華陽。

很顯然,從右翼出擊穿插,哪怕是穿插到黃河邊,也不過是一二百里的路程,大軍一日內完全可以完成。

最重要的是,這一動作肯定是強力而突然的,完全出乎魏趙聯軍的意料,一來他們想不到秦軍會這麼快參戰,二來他們更想不到,秦軍方面的指揮官已然是白起,而且已經下了將它們一鍋端的戰役決心!

以上。我們來總結一下華陽之戰真正的精髓以及過往常見認知的誤區——

八日而至、出其不意:這是白起、穰侯以及少數部隊的「神兵天降」,尤其是白起,他就是要打敵人的一個想不到,想不到他會這麼快地親臨前線,秦軍會這麼快地發起突襲。這是此戰最大的亮點。

兵貴神速、千里調動:包括少數部隊的千里調動,但主要是指崤函戰區多數軍隊向鄢郢戰區北方韓國境內的調動,促成秦軍右翼的兵力集中。實際上也就是「百里」吧,基本沒有「千里」這麼夸張。尤其是大軍八天從咸陽「奔」到華陽根本不存在。

千里奔襲:主要是指秦軍右翼的「右勾拳」動作,穿插到魏趙聯軍的東方側后,但這大概算不上千里,百里吧。

先發制人:相比一般名將的「因敵制勝」,等敵人出錯再出擊,白起更厲害的是他一向主動出招,而等他出招后,對方就基本沒有了生機。

比如魏國這次13萬大軍就全軍覆沒,這幾年前后加起來,魏國幾乎損失共20萬左右的部隊,這應該是魏國僅有的家底。

由此,華陽之戰是魏國徹底被削弱的戰役。

自此以后,魏國雖然在魏安釐王尤其是信陵君的帶領下,有過「回光返照」,但也已經大去不遠了。

前293年的伊闕之戰干翻韓國、前284年的五國伐齊干翻齊國,前279年的鄢郢之戰干翻楚國,前273年的華陽之戰干翻魏國,二十年間,「戰國七雄」已經倒下去了四個,而燕國又「躲藏」在趙國的身后,因此,誰都知道,接下來的戰國歷史已經毫無疑問,那就是——

秦趙大決戰!

從下一篇文章起,我們將邁入戰國軍事史上最輝煌也最慘烈的篇章,去追尋那個在我看來是「三千年戰史第一戰」的「千古之戰」的歷史全景。

(全文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