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晉陽之戰:趙無恤的絕地反擊,拉開了戰國的帷幕

晉陽之戰:趙無恤的絕地反擊,拉開了戰國的帷幕
2022/06/28
2022/06/28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前言:晉陽之戰是春秋末期晉國的四大家族之間的戰爭。交戰雙方是智氏、魏氏和韓氏三家軍團與趙氏。在這之前,晉國一直由趙氏掌權。在趙鞅去世后,國家大權落在了智襄子(智瑤)手上。智瑤因此身心膨脹,不斷借口鞏固國家實力而向魏、趙、韓三家索要城池土地。由此引發了這次戰爭。

戰前態勢

春秋末期,周王國日趨衰落。

周王朝制定的「嫡長子」制,嚴重地約束了優秀人才的發展。這些人怎麼辦?

作為國君,他們就不斷地吞噬周邊小國。作為諸侯國里的家族,就不斷地侵蝕國內其它家族。整個周王朝以下犯上的現象層出不窮。(僅在春秋時期,就有四十多名君主被弒或被敵國所殺)

由于大行其道的「霸主」思想,諸侯國之間的戰爭不斷,導致了兩個結果:小國被滅、弱國依附大國而生存;諸侯國里的家族為國作戰,越來越強大。

春秋初期與后期地圖對比晉國,除了與其它諸侯國之間的戰爭,由于地處周王朝的西北邊,長期以來為了保衛周王朝還不斷與北方蠻夷作戰,導致國內各大家族的實力越來越大,甚至大過還活著的那些中小諸侯國。

在外面的小國基本上被大國吞并完后,各大國的小家族也同樣也被大家族兼并完了。諸侯國內部開始發生急劇的變化,家族與國君、家族與家族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尖銳。于是,各大國為尋找出路,改革的改革,內訌的內訌。

晉國內部,直接就干起來了。

戰爭導因

積怨

《夏書》說:「一人三失,怨豈在明,不見是圖」。

大概意思就是:一個人老是犯過失,就會結下很多怨恨,如果在怨恨還沒有爆發的時候不加以處理,等怨恨爆發了就晚了。

智瑤沒有看過《夏書》,他也不相信這些道理。在他看來,他不帶給別人災難就好了,還有誰敢給他臉色看?

他這麼自信,是有原因的。因為他是晉國公認的優秀青年領袖。他一表人才,精于騎射,通曉各項技能,文章流利,堅決果斷,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文武雙全的典范。

在他眼里,根本沒有別人。

在酒席上,他要趙襄子(趙無恤,趙鞅之子,趙氏族長)喝酒,趙襄子不喝。他發怒把酒器扔向無恤,「無恤面傷出血……至此,與智伯有隙。」

同樣在酒席上,他直呼韓康子(韓氏家族族長)的名字「韓虎」。這在當時是非常侮辱人的舉動。韓康子的謀臣段規見狀坐不住了,就說:「對別人直呼名字是沒有禮貌的行為。你這樣對我的族長太過分了」。 由于段規身材矮小,站著才到智瑤的胸口,智瑤就用手拍著他的頭說:「小兒何知,亦來饒舌。」 說完拍手大笑。

接二連三地侮辱別人,自己卻洋洋得意。埋下了怨恨的種子而不自知,這種人注定失敗。

古畫:三家分晉導火索上天要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這句話說的就是智瑤這種人。自己這麼囂張而別人卻一聲都不敢吭,智瑤越發自以為是起來了。他想將晉國國君取而代之。他最終的目標或許還是周天子呢,他夢里的自己儼然已經是九五之尊了。

他的謀士絺疵(chi ci)于是出謀劃策:「我們四家現在勢均力敵,我們一家先對國君發難,其它三家必然抗拒。如果想取代國君,就一定要先削弱三家的勢力。」

氏族的強大,除了族長的能力之外,謀士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甚至可以說謀士決定了一個氏族的興衰,就像一個氏族決定了一個諸侯國的興衰一樣。

絺疵是一個不錯的謀士,只可惜智瑤太剛愎自用了,只隨自己的喜好來選擇是否要聽取謀士的意見。

絺疵提出可以用晉國國君想與越國爭霸的借口,假傳晉侯命令:

「令韓、趙、魏三家各獻地百里,率其賦以為軍資,三家若從命割地,我坐而增三百里之封,智氏益強,而三家日削矣,有不從者,矯晉侯之命,率大軍先除滅之,此‘食果去皮‘之法也!」

這種撈好處的計策,智瑤聽了當然拍手稱快。

絺疵繼續說:「我們智氏與韓、魏較和睦,跟趙有點小裂隙,可以先跟韓再跟魏提出要求,韓、魏如果答應了,趙就不好不答應了!」

智瑤于是馬上就行動起來。

......

晉陽古城段規勸韓康子說:「智瑤這個人剛愎自用,喜歡占小便宜。如果拒絕他的要求,他一定會向我們發起攻擊。不如把地給他,他嘗到甜頭就必然會對其它家族如法炮制。總會有人不愿意給而會發生戰爭,我們到時坐山觀虎斗,靜觀其變在作打算」。韓康子于是答應了智瑤的要求。

智瑤的頭更驕傲地抬了起來。

無獨有偶,魏氏的謀臣任章也這樣對魏桓子(魏駒)說:「為什麼不把地給他?他沒有理由強迫我們割地,我們答應他,他就會認為自己不可一世,不可一世就會輕敵。一旦遇到不答應他要求的,他就會怒而興師,到時,我們再暗中動手。而我們被迫害的幾家如果精誠相待團結一致對付智瑤,他的性命不會長久的」。魏桓子于是也答應了智瑤的無理要求。

智瑤的頭驕傲地抬得更高了。脖子露得也越來越多了。他不知道脖子伸得越長越容易挨刀子。

韓氏有段規,魏家有任章,而趙無恤身邊的張孟談此時不知道去了哪里。

趙無恤直接就懟了回去:不給。

(我懷疑魏趙韓三家早就知道了智氏的陰謀,并且已經達成了由趙無恤出頭的協議。因為三家中只有趙氏的晉陽可以抵抗智氏的進攻。此時張孟談可能正在與段規、任章密謀。)

興頭上的智瑤這下怒火中燒了:你不給,我就打你。就像小孩子發脾氣一樣幼稚可笑。

可惜那個時候《孫子兵法》還沒有出來,「主不可怒而興師」 的話智瑤沒有讀過。

春秋時期戰爭圖

戰爭過程

公元前455年,智瑤率領韓魏兩家軍隊,準備進攻趙襄子。

第一階段:追擊包圍。

趙襄子聽到消息后,還是有點慌張的。

他想起他爹臨終前對他說過:「異日晉國有難,惟晉陽可恃」。于是帶領家族便直奔晉陽而去。

當初,趙鞅任命尹鐸鎮守趙姓家族的根據地晉陽,尹鐸問說:「你是讓我去搜括財富?還是讓我使晉陽成為你可靠的退路?」 趙鞅說:「當然要使晉陽成為我可靠的退路。」尹鐸到職之后,立刻減輕賦稅,使民安居樂業。

這邊趙襄子才決定投奔晉陽,那邊就有人報告了智瑤。智瑤以智氏為中軍,韓右魏左為側翼,迅速尾隨而至。

趙無恤慌歸慌,思路卻還是清晰,并沒有亂了陣腳。

他讓高赫快馬加鞭先回晉陽布防,再命家臣原過殿后對三家軍團進行干擾,同時派出張孟談與韓魏兩家進行聯絡。

......

安全抵達晉陽后,趙無恤第一件事情就是檢查裝備。這一檢查,他差點暈厥過去:刀槍都是鈍的,箭還不到一千支。

幸好當初董安于建造晉陽時,宮殿的墻垣里填了大量的蘆葦桿,堂室里的柱子全部是用精銅煉鑄的。于是,趙無恤馬上派人拆除宮殿,得到大量制造武器和箭支的材料,連夜趕制。

沒過幾天,智瑤率領的三家軍就追上來了。連續進攻了幾天以,都沒有辦法攻破晉陽城。于是大軍采取包圍之勢,完全隔絕晉陽與外界的聯系。

智瑤三家軍追擊趙無恤 第二階段:掘渠淹城。

晉陽城里,軍民一心。智瑤這邊卻是同床異夢。

晉陽城里,每天群情激動,人人樂于生產勇于作戰。智瑤這邊三家卻整天為糧草兵器而摩擦,攻城也只有智氏軍隊積極些,魏韓兩家只是做個樣子。

這樣一對峙,兩個月過去了。

智瑤整日抱怨魏韓不盡力。卻也不想想自己的為人。

就在他唉聲嘆氣,感嘆晉陽如此堅固,不知道該怎樣才能攻破的時候,他的智囊團再次發揮了作用。

絺疵這個人,還真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軍師。在這兩個月里,他把晉陽城方圓幾十里的地方全走了一遍。他發現晉陽城西十多里的地方有座山,山上有很多山泉水,是晉水河與汾水河的源頭。

智瑤聽說后,異常興奮。馬上組織人馬,把幾處泉水筑壩攔住讓它們改向東流,同時在山的東邊挖了一個水庫,讓泉水注入。(智瑤的智商還是可以的)

泉水雖然涓流不斷,可是水庫里的水還是沒有多少。大伙對于智瑤的做法實在不解。

智瑤不理會眾人的疑惑,命令三家士兵在營寨與晉陽城之間筑起了一個高過城墻的大壩。

又過了幾個月,春雨季節來了。智瑤邀上魏桓子和韓康子登高遠眺。魏韓兩家哪有什麼看風景的興致,何況大雨已經足足下了大半個月。但迫于智瑤的淫威,他們還是跟隨智瑤登上了山頂。

智瑤對他們說:「今天,我們就把晉陽拿下。」

望著山腰上已經蓄得滿滿的水庫,魏韓兩人不知道智瑤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只見智瑤舉起中軍大旗,朝晉陽方向一指,山腰上的兵士迅速地掘開了水庫的大壩。滾滾的山洪水,波濤洶涌地朝晉陽城奔騰而去。

晉陽城霎時被大水淹沒。

然而,晉陽城異常堅固。山洪水并沒能把晉陽的城墻沖倒塌。智瑤失望地帶著魏韓兩人從山上下來,登上了城寨之間的大壩。

只見洪水雖然未能沖垮城墻,但水從四面八方不斷地滲入城里。晉陽城里亂成了一鍋粥。

不過,晉陽城里的民心比城墻還堅固。房屋毀壞、爐灶崩塌、遍地魚蛙,人民生活艱苦異常卻沒有一個人想到投降。

任何時候,人都是第一生產力!

智瑤滿以為有了山洪水,一天就可以拿下的晉陽城,就這樣又堅挺了兩年。

兩年啊!這是一個漫長而煎熬的過程。

晉陽古城汾河故道 第三階段:絕地反殺眼看還差三塊板的高度,山洪水就能漫進城里,趙無恤心里焦急異常。

在城外高地上的智瑤,俯視著晉陽城,心里得意洋洋,每天都覺得明天趙無恤就撐不下去了。喜不自勝的他對魏韓兩人說:到今天我才知道,水可以亡人之國。

聽了這話,魏駒用手肘輕輕碰了一下韓虎,韓虎用腳也輕輕碰了一下魏駒,他們驚懼的是,汾水可以灌安邑(山西省夏縣,魏姓家族根據地),絳水可以灌平陽(山西省臨汾市,韓姓家族根據地)。

他們的驚懼,智瑤沒有看到。絺疵看到了,張孟談也看到了。

絺疵對智瑤說:「魏韓兩家,可能會叛變。」

智瑤說:「你怎麼知道?」

絺疵說:「我只是靠常情判斷。我們跟二家約定,消滅趙家之后,三家共同瓜分趙家領土。晉陽城內現在人民饑餓,互相格殺吞食,陷落只在旦夕,他們應該高興才是,可是二人卻憂形于色。很顯然的,他們一定會想到,趙家滅亡后就會輪到他們了。他們如果沒有陰謀,那才奇怪。」

智瑤不相信。

第二天,智瑤把絺疵的話告訴韓虎、魏駒。兩人委屈萬狀,指天發誓說:「這一定是趙家的反間之計,挑撥盟友間的感情,使你因懷疑并防備我們二家,而松懈了攻擊晉陽的軍事行動。試想一想,我們再傻,也不至傻到舍棄已經到口的趙家領土,而去干危險萬狀必不可成的荒唐勾當。」

等到二人告辭,絺疵進來,質問智瑤說:「怎麼回事,你把我昨天說的話告訴了他們?」

智瑤吃驚說:「咦,你怎麼曉得?」

絺疵說:「我發現他們抬頭向我凝視了一下,腳下踉蹌,加速腳步,低頭走掉。很顯然的,他們已知道我看穿了他們的肺腑。」

智瑤不肯承認自己觀察錯誤。他的驕傲自大最終葬送了整個家族。

晉陽古城圖絺疵在提醒智瑤的時候,張孟談同時也在提醒魏桓子和韓康子。

張孟談代表趙無恤,只用一句話就把兩人說服了:「智瑤貪得無厭,趙氏滅亡了,下一個就是你們。」

魏桓子和韓康子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很快就與張孟談達成了結盟協議。

張孟談,生卒不詳。因為司馬遷的爹叫司馬談,司馬遷愣是在《史記》里把張孟談改成了「張孟同」。古人這種因避諱而把人名改來改去的做法,真讓人惱火!

到了約定日期,趙無恤派出精銳部隊,突擊智家守軍,反決堤防,大水洶涌,倒灌智家軍陣地,智家軍倉卒救水,軍營大亂,韓、魏兩家部隊,乘勢從兩翼夾攻,趙無恤親率勁旅,奮勇直前,生擒智瑤,立即斬首。

至此,晉陽之戰結束。魏趙韓三家接著把智姓家族全部屠滅。晉國國家大權從此掌握在三家手里。

三家分晉圖

戰爭分析。

晉陽之戰,只是晉國國內的一場小規模戰爭。但是,這場戰爭的結果卻意義深遠。

此役之后,晉國三大家族勢力越來越大,國君無法控制。公元前403年,周天子(三十八任威烈王)姬午,下令擢升三大家族族長:魏斯當魏國國君、趙籍當趙國國君、韓虔當韓國國君。這等于變相支持氏族以下犯上。周天子對各諸侯國的管理,已經失控了。

晉國被三國瓜分后,只剩下一小片國土。公元前376年(晉靜公二年),趙、韓、魏瓜分了公室僅存的土地,廢晉靜公為平民,晉國最終滅亡。

趙國,由于「北有代,南并智氏」而成為了戰國時期的軍事強國。

晉陽之戰導致的三家分晉,是中國從春秋時期進入戰國時期的標志性事件。

本文參考書目:《資治通鑒》《資治通鑒本末》《三家注史記》《戰國策 趙策》《左傳》《東周列國志》《智囊》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