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太原之戰:明蒙遲來的大決戰,徐達重擊王保保,大明騎兵與蒙古鐵騎的巔峰對決!

太原之戰:明蒙遲來的大決戰,徐達重擊王保保,大明騎兵與蒙古鐵騎的巔峰對決!
2022/11/14
2022/11/14

明朝洪武元年的北伐是非凡的成功,最大的收獲就是收復了離開漢人懷抱400余年的幽云十六州。

但是大都雖然攻克,北伐并沒完全成功,這個計劃只執行了一半而已,接下來才是最艱苦的戰斗。

元順帝遠遁,他的機構和班子還在,西北和遼東元軍主力尚存,隨時可能卷土重來。

只有徹底擊垮這個政權,消滅他們的軍隊,摧毀他們的斗志,才能讓大明邊疆安定,為子孫和人民留下一個穩定的江山,這才是北伐的終極目標。

明軍此時斗志昂揚,徐達決定采取攻勢。他首先派出了兩支部隊: 常遇春、傅友德為先鋒,從保定-真定一線進擊太原;另一路以湯和為主將、馮勝為副將,從河南渡河,翻越太行山。這兩路人馬一南一北,形成兩路夾擊太原之勢。

至于徐達本人,他將親統主力,稍晚從北平出發,與常遇春合兵,進行最后的決戰。

整個計劃有兩大目標,一是攻取山西,二是捕捉到王保保的主力進行決戰。

常遇春在1368年9月出發,連克保定、中山,直抵真定。湯和比常遇春晚出發一個月,行動卻更快。湯和的資歷比徐達、常遇春還老,此前卻一直受命在明州造船,負責從海路向北伐軍供應糧草。雖然后勤保障也很重要,可湯和此前一直是領兵的主官,這段時間可把他憋壞了。

這回一下子又擔任了主將,他的勁頭又上來了,湯和一心想要表現一下,率領部隊迅速翻過太行山,攻占了澤州、潞州。

徐達也在11月統御大軍離開北平,來到真定與常遇春合兵一處,明軍合圍太原之勢已成。

進展如此順利,大家高興之余也有些納悶。這就是傳說中的名將王保保的實力嗎,山西元軍與北伐時遇到的元軍并沒什麼不同,稍作抵抗便引兵遁去。如此看來,王保保也只是吹出來的名將,實力也不過平平。

然則,兵法虛虛實實,作為同時代將領中的佼佼者,王保保征戰已久,并非浪得虛名。他認為,自己被徐達牽著鼻子走到處救火是沒有前途的,要掌握戰場主動,就要出奇兵,為此他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得到潞州失守的消息,王保保不怒反喜,這正好給自己的奇計增加一道保險。他現在心情很輕松,徐達正按照他的意圖,一步步走入自己的陷阱。

為了給明軍制造假象,王保保又下令部下平章韓扎兒領兵反攻澤州,做出寸土必爭的樣子。韓扎兒手下只有2000多騎兵,本來給他的命令只是佯援,做一下樣子就行。哪知湯和這路明軍過于托大,又以步兵為主,缺少對陣蒙古騎兵的經驗,絲毫沒有預料到韓扎兒竟會反攻。兩軍在韓店大戰一場,毫無準備的明軍慘遭殺戮,死傷數千,不得不后撤待援。

這場意料之外的勝利讓王保保更加自信了,既然湯和能被區區韓扎兒擊敗,那麼自己擊敗徐達就更加順理成章。之前的內斗讓你們這幫蠻子占了大便宜,竟敢視我大元于無物!想到義父察罕帖木兒當年橫掃天下紅巾軍如無物,現在我要復制他的功績,中興大元,非我莫屬!

王保保這時早已不在太原,他正胸有成竹地催動大軍繼續趕路,率領著自己的十余萬精銳在山路中潛行。

徐達想的是合圍太原,王保保的對策是放棄太原。徐達想在太原決戰,我偏不!明軍主力傾巢而出,北平必然空虛,我可以出奇兵直取北平,和徐達來個換家。

為此,他抽調分散于山西各地的精銳,由自己親自率領,避開明軍主力,取道雁門關、居庸關直撲北平,這才是幾路明軍進展如此順利的原因。

正如王保保預料的一樣,此時北平只留下孫興祖帶著不多的兵力防御,要想擋住王保保的進攻,困難很大,徐達該如何應對呢?

得到王保保放棄太原,要與自己換家的情報,徐達陷入了思考。軍事會議上,部將紛紛建議徐達回救北平,被他一口拒絕。相反,他下令全軍加速,按原計劃直奔太原。明軍騎兵快馬加鞭,一路殺到太原城下。

此時,傻眼的成了王保保。

徐達并不是真的要放棄北平,他準確地判斷出了王保保的真實意圖。

太原是王保保經營已久的地方,多年積攢的軍械糧食都在太原。更關鍵的是,王保保麾下大多將士的家眷都在太原城內。元順帝能接受北平換太原,王保保無論如何不能接受,將士們家小一旦落入敵人手中,他這支人馬便立刻軍無斗志。

相比之下,明軍才攻克北平不久,在軍事上,丟失北平并沒有太大影響。失掉北平,明軍可以調集河南、河北、山東乃至整個南方的資源再來一次反擊。王保保的根據地卻只有山西,太原被占,大軍的吃穿立馬都成問題,還怎麼打仗。

王保保的戰略正是圍魏救趙,進攻北平只是假象,意在逼迫徐達回救。自己正好以逸待勞,棄北平不顧,返身在半路設伏狠咬徐達一口。只要將徐達主力擊潰,形勢將立即倒轉,到時太原之圍既解,北平也是囊中之物。

王保保這手一石二鳥著實毒辣,如果是常遇春、湯和這些將領,中計的可能性很大,遺憾的是,這次他的對手是徐達。

王保保本意是「圍魏救趙」,哪知徐達「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反用「圍魏救趙」,將了王保保一軍。

而且,徐達的速度比他更快。王保保為了避開河北的明軍主力,繞道而來,這樣就多走了不少路。當徐達的騎兵兵臨太原時,他才抵達保安(今河北懷來)。

現在輪到王保保接招了,太原報警。王保保是揮師強攻居庸關,進而圍攻北平,還是緊急回師太原?

重兵之下,居庸關不難突破。但是,就算接下來如愿占領了北平又如何。太原失陷,資源被奪,家眷被擒,后勤被斷,將士人心浮動,自己還有多少戰斗力。

王保保的換家大招只是虛招,一旦被識破,只好乖乖地跟著徐達的意圖走。為今之計只有在太原被攻破前返身而回,與徐達進行決戰,讓明軍陷于前有堅城后有大軍的尷尬境地。

雙方此前一系列虛虛實實的招數,為的都是最后的決戰。不管是在北平還是在太原,決戰,遲早總是要來的。

徐達破解了王保保的換家虛招,他也不會真正去啃城墻。只需做出攻城的樣子,厚集明軍于太原城外,待王保保趕到,利用其急于救援太原的心理,一舉擊破之,太原不攻自破。

計劃很完美,徐達卻沒能準確判斷出,蒙古鐵騎的速度有多快。

在描述清朝八旗軍隊生活的《晚清述聞》一書中,記錄了順治初年派遣八旗兵從北京駐防西安的形成,書中這麼寫道:

當時由北京至西安要經過山西省全境,路程約為1800華里,分為十八馬站,若按驛站行軍每日百路計算,每日須行十八天。為了行軍迅速以爭取據點,換馬不換人,計約行五日許,即可由北京到達西安。

換馬不換人,五天能走1800里,一天能走360里。

當然,這是輕裝前進,不是行軍速度。蒙古騎兵的行軍速度比這個要慢一點,根據記載,蒙古鐵騎的進攻速度如下:

它(蒙古騎兵)突擊攻占北俄羅斯,只用了 2個月零5天時間,每天的平均速度達到85至90公里;攻占南俄羅斯,只用了2個月零10天時間,每天進攻速度達到55 到60公里;攻占匈亞利和波蘭,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每天進攻速度達到58到62公里。

至于他們的行軍速度,要比這個更快—— 「每天平均行軍速度達到90至95公里。」

在蒙古西征時,通常情況是: 對方剛剛接到國境上出現蒙古騎兵的報告,還沒來得及召開作戰會議,一抬眼,對方已經在城下開始圍城了。

只有一個詞能形容:狂飆突進。

王保保手下的騎兵,我不確定還能否達到成吉思汗時期的速度。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當敵人兵臨城下,老婆孩子被包圍時,就算平時只知道混吃等死的人,也會爆發出可怕的勇氣。

何況,這還是王保保手下的精銳元軍。

明軍以步兵為主,為了盡早抵達太原,只有派出騎兵先行出發,各路明軍步兵還排成長長的行軍隊列在路上陸續趕來。

徐達現時兵力不多,攻城只能做做樣子,他要等待主力步兵到來,結下陣型才能對抗騎兵,這是最穩妥的戰術。王保保更狠,為了搶時間,他先行抽調一萬精騎快馬加鞭奔赴太原,出發前他下了一道命令: 不要理睬掉隊的馬匹,寧肯累死戰馬,也不準勒韁繩,務必保持全速前進!

更瘋狂的是這道命令的下半部分: 抵達之后,人不解甲馬不卸鞍,立即向明軍發起攻擊!

王保保瘋了嗎,就算戰馬的性命可以不顧,手下士兵長途奔襲而來,也不讓他們休息一下就要求馬上作戰,這是不是太不人道了。

兩軍交戰,從沒有人道可講,王保保不是把手下當機器人,而是形勢逼迫他不得不這樣做。

多年的戰場經驗,讓他不難判斷出徐達速度如此之快,意味著明軍主力步兵尚未集結,殺到太原的很可能是騎兵為主的先鋒。

元軍的機會出現了,只要速度夠快,擊潰乃至消滅明軍的主力騎兵,接下來的仗至少好打一半。

論騎兵,王保保可一點不怵徐達,大元以騎射立國,鐵蹄所到之處,滅國無數。就算時隔近百年,這群成吉思汗的子孫也認為,孱弱的漢人騎兵怎可能是自己對手,只要奮起一點余威,來一次沖刺,就足以讓對手膽寒。

自然,王保保軍隊的血統純正性值得懷疑,它包含著蒙漢色目等各色人等,并不是純粹意義上的蒙古騎兵。不過這已經夠了,徐達手下的騎兵更菜,他們的素質參差不齊,既有淮西舊部、又有陳友諒、張士誠處收編來的降兵、更有北伐時新近投降的原元軍騎兵。戰馬也是矮小羸弱,無法與高大精壯的蒙古戰馬相比。

萬騎排山倒海而至,足以將他們壓垮,王保保本人將帶領大軍隨后趕到,完全接管戰場。

從這個角度看,王保保絕非浪得虛名,他的調整果斷又正確,這一手應對是步妙棋,壓力又甩給了徐達。

徐達算到了王保保必將回救太原,卻算不到蒙古騎兵速度如此之快,這也怪不得徐達,這種奔襲方式只存在于遙遠的回憶,沒人想到如今還會重現人間。徐達還有什麼妙招呢?

沒有了,撤退就等于失敗,徐達只能選擇死扛。他一面派出傳令兵,下令南路和北路步兵丟下輜重,急行軍趕赴太原,一面下令,利用手上所有資源堆積起簡易工事,準備應對蒙古騎兵的沖擊。

接近黃昏的時候,明軍感受到了不同尋常的異樣。腳下堅實的大地開始微微震動起來,綿綿密密的野草顫動也越來越劇烈。很快,震動變成了轟鳴聲,那是萬馬奔騰的蹄聲。黑壓壓的蒙古騎兵在地平線上出現,在他們身后,滾滾的煙塵遮天蔽日。同時傳來的是令人色變的凄厲號角聲,那是沖鋒的號角,元軍果然一刻也不停歇,如同一陣狂暴的颶風向明軍席卷而來。

明軍并沒有被嚇倒,他們明白在蒙古鐵騎之下,逃跑只能像兔子一樣被射倒,或是像木頭一樣被砍倒。他們先是依托工事,射出一排排箭雨,阻滯元軍的速度。待到距離被拉近,明軍騎兵躍馬沖出壁壘,以騎對騎進行反沖擊。

這是漢人騎兵與蒙古鐵騎一次遲到的對決,雙方幾乎都沒有步兵。漢蒙騎兵就像一波波浪花一樣不斷拍打到一起,前浪被拍碎,后浪更加洶涌地拍上來。沒人會在意倒地的馬匹,哀嚎的傷兵,沒有人肯后退一步,這里就是決戰的地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局勢在慢慢發生變化,蒙古鐵騎遠道而來卻絲毫看不出疲憊,他們猶如大海漲潮,一浪高過一浪。明軍在沖擊下逐漸顯露出疲態,開始逐漸被吞沒。王保保的自信是有道理的,祖先的血性猶然尚存,當它們被喚醒,仍然無人敢小看蒙古鐵騎。

這時是考驗指揮官臨陣指揮的時候,徐達身邊留有預備隊,這是他的精銳重裝騎兵。眼見形勢不利,拱衛著主將的驍將們再三請戰,徐達卻置之不理,他在捕捉著一樣東西。

常遇春首先醒悟過來,徐達在尋找蒙古騎兵的指揮中樞,傾聽那不斷傳來的牛角號聲從何而來。還沒等到常遇春開口,徐達已下令揮動領旗,早已急不可耐的傅友德、薛顯各自帶著數十名騎兵直沖而下,一左一右從元軍側背直插進去。

他們的目標,正是蒙古前鋒的指揮官。正如張定邊在鄱陽湖中所做的那樣,敵人雖眾,只要擊殺其首領,全軍指揮頓時癱瘓。

傅友德、薛顯并沒有成功,他們沖刺的距離過遠,元軍指揮官意識到危險,立即伏倒旗幟、停止吹號,轉移了陣地。但被這麼一折騰,正在沖殺的蒙古騎兵一時失去了指揮,動作慢了下來。

傅友德、薛顯趁機從后掩殺,他們并不戀戰,只是制造出明軍從側面發起反擊的樣子。指揮系統失靈,元軍變得無所適從,方向變得紊亂,戰斗力大減。

這時才是發起反擊的時候,徐達不失時機投入了最后的預備隊,常遇春親自領兵沖鋒,得到增援的明軍士氣大振,穩定住了局勢。

但也就是這樣了,明軍已無力反擊,長途奔襲的元軍和他們的戰馬也已經無法繼續。天邊最后一抹斜陽落下,雄鷹振翅過處,地面的戰士們都已血染鎧甲。漫天的煙塵逐漸消散,黑夜籠罩大地,戰斗終于告一段落。

激戰良久,靠著謹慎的指揮和一絲絲幸運,徐達在這場騎兵對決中穩住了陣腳,為自己爭取到了時間。入夜,走得較快的一部分明軍步兵趕到,他們立即開始挖掘壕溝,扎下壘柵,以防這群狂暴的蒙古騎兵更猛烈的沖擊。

元軍也需要休息,他們退到了城西扎營。他們等來了主將王保保,聽完戰況匯報,王保保并沒有責怪部下,他下令全軍舉炊,盡快休息,由城內的太原指揮使豁鼻馬所部負責警戒。

明軍主力在陸續趕到,元軍也是一樣。接下來三天,誰也沒有發動大規模進攻。既然沒能一口氣吃掉徐達,現在明軍修筑了大量工事,列營已有二十余里,不是能隨便沖垮了。背靠太原城,王保保并不著急,徐達若要野戰,自己的機動力足以保證進退自如;明軍如要攻城,更不能視他城外這支大軍為無物。自己現在還是處于進可攻退可守的有利境地。

按照目前的形勢來看,這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對決。不過,這一切被一個人打破了。

太原指揮使豁鼻馬,這個名字有點搞笑,源于明朝史料對蒙古名的翻譯問題,在其中隨處可見馬啊驢啊這類名字。徐達正在苦苦思索破敵之計,常遇春提出,我們步兵還沒全部集結完畢,正面交戰傷亡必定慘重,還未必能擊敗王保保,不如趁夜劫營。徐達熟讀兵書,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可讓他犯愁的是,王保保也是名將,大營不會疏于防范,蒙古包層層疊疊,貿然沖進去,連個東南西北都分不清,如何能保證成功呢。

正在這時,天上掉下了塊大餡餅。 名字不怎麼正經的豁鼻馬派人帶來個很正經的情報。原來這位豁鼻馬本是孛羅帖木兒親信,曾長期與王保保作戰。孛羅帖木兒死后,王保保收其部眾,形勢所迫,豁鼻馬只得棲身王保保軍中。如今,機會來了,眼看元朝氣數已盡,加上對仇人王保保的痛恨,豁鼻馬愿意火線反正,率部歸降,為徐達作內應。

天賜良機,時不我待。 徐達立即升賬點兵,他下令全軍出動,由郭英先率300精騎作為踏營敢死隊,又派50騎埋伏在城東十里之外,點火舉炮作為全軍進攻信號。

部署很簡單,考慮卻很周全。郭英的300騎是撒出去的敢死隊,由他們率先突入敵營,既是接應豁鼻馬,也是試探。萬一投降有詐,主力未入圈套,可保全軍而還。

繞遠路到城東放炮更是一手妙招。王保保遇襲的第一反應會是啥,必定是組織抵抗。可是大營已亂,明軍又在遠處放炮,慌亂之中鬧不清明軍里外到底有多少,蒙古兵很難組織起有效的抵抗,這正是徐達的意圖。

正巧,擔任大營警戒的是豁鼻馬和他的部下。三更時分,郭英帶人潛行到敵營附近,豁鼻馬如約大開寨門,放入明軍。有了帶路黨,事情就好辦得多,郭英分散部下,四下放起火來。元軍大營頓時火光炎炎,士兵們從睡夢中驚醒,一片慌亂,還來不及上馬,又聽到城東遠處號炮連天,抬頭卻見徐達已帶領大軍四處砍殺。元軍懵了,怎麼到處都有敵軍,這仗還怎麼打。

王保保是個愛學習的人,有效仿關羽夜讀兵書的習慣,這個習慣救了他一命。他正在賬中秉燭而坐,忽聞營外喊殺連天,直覺告訴他大事不妙。王保保急忙推案而起,只來得及穿了一只靴子就跑出賬外,跨馬沖出,身后只有十八名親兵跟隨。

常遇春下令「降者免死」,失去指揮官,營內元軍紛紛丟下武器,舉手投降。天亮后清點,共計獲得四萬降卒,更重要的是,得到了四萬余匹蒙古駿馬,極大補充了明軍的騎兵力量。

一場絕大戰役以慘烈開局,竟然以如此戲劇性收場,太原城也不攻自破。漢人騎兵與蒙古騎兵的生死對決,卻是這麼不可思議地分出了不合情理的勝負。

是徐達太幸運嗎?也是也不是。夜襲這種戰術經常在演義里出現,真正發生的機會卻不多。古代營養不良,很多人都有夜盲癥,敵人看不見,自己也看不見,掉壕溝里摔死都很有可能。就算打起來,也約等于兩個瞎子干仗,很容易瞎打一氣。

而且,夜戰中非常難于指揮,古代軍隊最重要的指揮手段旗語,在夜戰中完全無用,這要求指揮官平時極強的治軍能力,能讓軍隊在夜襲時步調一致,進退有序。

不是什麼人都敢打夜仗的,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徐達治軍嚴謹,部下訓練有素。雖然有豁鼻馬幫了個大忙,尋常統帥也無法做到。

尤其令人驚嘆的,是明軍將領的水準。常遇春、傅友德、薛顯、郭英這些開國名將,指揮起騎兵來也是游刃有余。他們表現非凡,撐起了明軍的骨架。否則,王保保的戰術可能第一波就成功了。

大明鐵騎,此戰過后,終于可以在歷史上如此稱呼他們。

王保保確實很強,他賬下也不是沒有勇將。不過要顧及到整個山西的防守,王保保兵團的賀宗哲、脫因帖木兒、竹貞這些得力干將都分散駐守在各地,并沒有參加太原之戰。 在太原最出彩的元將是帶路黨豁鼻馬,將官的整體水平比明軍差了不是一點。

總體來看,太原之戰王保保輸得不冤。 主力被擊潰后,山西再也不可能守住,三個月不到后,明軍完全控制了山西,達到了戰前的目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