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陸遜兩次戰略決戰都獲勝,為何軍事成就無法與諸葛亮相提并論?

陸遜兩次戰略決戰都獲勝,為何軍事成就無法與諸葛亮相提并論?
2022/11/17
2022/11/17

陸遜,是吳國的定海神針。此人一生參與兩次重大戰略決戰: 襄樊之戰和夷陵之戰。

襄樊之戰中,他和呂蒙聯手, 偷襲荊州,擊敗名將關羽并奪取荊州,讓東吳取得了對蜀漢的戰略優勢。

陸遜

夷陵之戰中,他作為主將,正面擊敗劉備,從此,三國版圖基本劃定。而夷陵之戰也成為三國三次大戰中的最后一戰,和官渡之戰、赤壁之戰相媲美。戰略意義極為重大。

而作為兩大戰略戰役的重要參與者或主將,陸遜的軍事成就卻被后世認為無法和諸葛亮相媲美。

眾所周知,諸葛亮后期五次北伐,勝仗打了一些,但取得的地盤都失去了。三國志的作者陳壽還在諸葛亮傳中寫道: 然亮才,于治戎為長,奇謀為短,理民之幹,優于將略。

認為諸葛亮的軍事能力不如他的治政能力。

而諸葛亮的戰績和陸遜的戰績相比,并不那麼出彩,為什麼后輩厚此薄彼呢?

其實,只看結果,我們能輕松得出陸遜遠勝諸葛亮的結論。但如果我們仔細審視過程和意義。我們會發現,后人為何如此推崇諸葛亮。

一、意義不一樣

1、戰略上失敗的襄樊之戰

呂蒙陸遜的襄樊之戰,雖然取得了戰役的勝利,但戰略上打破了兩弱聯盟的態勢。斷絕了吳國和蜀國在長江上合作的可能。吳國雖然通過取得長江中游核心要地荊州,在蜀國身上獲得了短暫的安全感,但卻不得不獨自面對強大的魏國北面的壓力。將自己置身于不利的境地。而隨后為了應對劉備的反撲,孫權甚至不得不向魏國稱臣。

當然,荊州地處長江中游,天生對下游的江東有壓制,東吳對其始終耿耿于懷是可以理解的。但戰前,湘水劃界,雙方平分荊州的格局,對雙方其實是最優解:蜀漢集團保留了攻擊魏國的戰略通道;東吳集團保留了對長江中游的共同控制能力。

雙方有矛盾,但屬于大聯盟的內部矛盾,因為兩國國力即使加起來也只是天下十分之三罷了。三國主要矛盾還是兩國與魏之間的矛盾。

在襄樊之戰后,蜀國喪失了荊州地盤和糧草,喪失了關羽的荊州軍團,也喪失了從荊州進取中原的途徑。從此以后,諸葛亮也只能從漢中出發,在極其不利的地理環境下北伐。可以說,北伐成功的希望已微乎其微了。

而作為戰勝國之一的吳國,雖然取得了荊州,占據了長江以南的地區。卻由于自身陸軍的無力,以荊州為主攻方向的北伐再也沒有出現。而之前的荊州兵團,在關羽手中可以水路并進,圍困襄陽,打得曹操差點遷都的戰績再也無法重現。

孫權失算

荊州,反而分去了吳國很多兵力防守北方,取得荊州的吳國,沒有變得更加強大,反而卻始終沒有辦法在長江到淮河一線取得有力的據點。由于沒有淮河的掩護和戰略縱深。雖然占據長江天險,由于長江沿線很多河流平緩適合渡江的區域,最終,晉朝滅吳時六路大軍全線突破,長江天險形同虛設。

可以說,襄樊之戰,作為單獨戰役吳國是勝利的,戰略上,吳蜀雙輸。唯一得利的就是魏國。作為指揮者的呂蒙后世評價也不高,作為重要參與者的陸遜,雖然過程做得很漂亮,但戰術上的勝利無法掩蓋戰略上的失敗。難怪后世評價不高。

與之相比,諸葛亮北伐,雖然沒取得太大的成果,但北伐的意義不同尋常。

2、蜀漢北伐的戰略意義

諸葛亮北伐是有明確的戰略目的,那就是避免蜀、魏兩國的國力差距越來越大。為了達到此目的,諸葛亮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當時曹叡對蜀國的戰略是采取據險固守的方法來消耗蜀軍,以達到「 數年之間,中國日盛,吳蜀二虜必自罷弊」的目的。所以,諸葛亮才針鋒相對:

諸葛亮明知敵強我弱,但他還是堅持北伐。因為不北伐就只能「 惟坐而待亡」了。

3、有信仰的人總是讓人仰望

蜀漢雖然后世我們稱之為蜀漢,但當時,無論是創立者劉備,還是追隨者諸葛亮,都是將其作為漢朝的延續。他們一生心血在于 光復漢室

而諸葛亮面對的魏國,曹丕已經公然篡漢稱帝。蜀漢和曹魏,是理念之爭。所謂「 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歷史上所有四川割據勢力,只有蜀漢是執著于北伐光復漢室的,其余所有四川割據勢力都是一心偏安,割據一方是他們最大的理想。甚至奪得了長江南岸大部分地盤,占據長江中游下游的吳國,也從來都沒想過什麼北伐統一全國,只是搶地盤,割據地方而已。兩相比較,高下立顯。

有理想的人總是格外與眾不同。更何況這種理想是先主劉備和諸葛亮共同的心愿。忠于漢室、忠于先主,無疑這也是后人追思諸葛亮的重要原因。

這種精神流傳千古,甚至豐富了中華文化,這首詩正是說出了諸葛這種精神才流傳千古: 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這種理想主義,這種信仰的力量,無疑為諸葛亮的形象加分。而反觀吳國,一心偏安,對魏稱臣也在所不惜。作為東吳大都督的陸遜,雖然軍事上的主動權和國內的權威不及諸葛亮,但他出身江東世家,對北伐毫無興趣,除開上述兩次大戰,石亭之戰勝曹休,卻未趁機攻取合肥,可見根本沒有做過北伐的準備,被動迎戰。

而策應孫權兩次進攻曹魏,稍有不順,立刻撤兵。守成有余,進取不足。作為當代割據勢力的名將無可厚非,流傳后世則魅力略有不足。

二、對手不一樣

1、陸遜無擊敗一流名將的記錄

陸遜兩次大戰,對手分別是關羽和劉備。關羽號稱蜀國唯一的名將。成色十足。但可惜關羽的主要精力被曹魏牽制在襄樊一帶。荊州只留了糜芳、傅士仁等等,這些人什麼成色,不用多說。

呂蒙陸遜奪荊州

雖然無論是呂蒙還是陸遜,在戰役執行過程中都做得十分到位,無論是陸遜的寫信麻痹關羽、呂蒙的白衣過江,還是得到荊州后的安撫民心從而讓關羽軍心大亂,都最小代價獲取荊州。表現得很好。但是,對手還是弱了一點。

而夷陵之戰,劉備則是陸遜軍事生涯中戰敗的最強對手了。

不同于演繹上的無能,劉備,雖然不是三國時期一流的軍事統帥,但也絕對稱得上經驗豐富。在漢中還有領兵逼退曹操的戰績。

這次的夷陵之戰,劉備領兵四萬,對陣陸遜的五萬大軍,兵力上劉備不占優勢。劉備遠出益州,陸遜本土作戰,劉備人和上不占優勢。劉備要從遙遠的益州運糧,穿越群山抵達前線,而陸遜可以從荊州其它地方就近獲取糧草,后勤上劉備不占優勢。

2、劉備為何一定要攻吳?

經過以上對比,可以很清楚看到,劉備幾方面都不占優,那劉備到底為啥非要打這場夷陵之戰呢?單純地為了給關羽報仇?

不是的,當時關羽已經死了一年多了,劉備再怎麼仇恨,情緒上也已經平靜了。他其實是從戰略角度出發考慮問題——自己出兵吳國,是一個姿態: 邀請魏國,夾擊吳國,共分吳國地盤。

當然,這個謀略的前提是曹操已死,曹操尚在,對吳、蜀壓力極大,他出兵攻吳,劉備可搶不過他,利益大頭被曹操分食,劉備反而更危險。劉備是不敢這麼玩火的。

這是一招險棋,考慮到劉備歲數不小,應該是想做最后一搏。可惜,此時曹丕剛篡漢,兩國是敵國,劉備無法明說,只希望于曹丕能明白他出兵的深意。

曹丕

他足足在荊州和陸遜對峙了半年之久,魏國始終沒有出兵。難道魏國內部就沒有明白人嘛?還是有人看出了端倪。

原來是因為孫權在曹丕面前很恭順,同時曹丕剛剛篡漢,覺得還不能很好把控大局,放棄了這個天賜良機。

魏國不出兵,劉備的戰略構想其實已經失敗了,單靠蜀國的力量無法對吳國構成致命打擊。劉備退兵基本已成定局。

劉備卻并不甘心失敗,他做出了兩次努力:一次分兵攻打夷道的孫桓,企圖誘導陸遜分兵;一次 派遣吳班率數千人在平地立營,另外又在山谷中埋伏了八千人馬,企圖引誘吳軍出戰,伺機加以聚殲。

但都未能得逞。陸遜堅守不戰。蜀軍將士逐漸斗志渙散松懈。此時,時間已經到了六月,正值酷暑時節,暑氣逼人,蜀軍將士不勝其苦。劉備只好將水軍舍舟轉移到陸地上,把軍營設于深山密林里,依傍溪澗,百里連營屯兵休整,準備等待到秋后再發動進攻。

但陸遜此時表現出了一代名將的風采,他抓住劉備脫離水路、崎嶇山路百里聯營,相互救援不便的缺點,采用火攻,一舉破敵。將劉備多年積累的老底一次打光。

陸遜也憑借此戰躋身三國名將行列。但陸遜最大的問題在于沒有和頂尖高手交手的戰績。

3、五次北伐

諸葛亮歷史上五次北伐,地理上不占優勢,兵力上不占優勢,糧草更是常常跟不上,國力更不用說,魏國是蜀國的四倍以上。

這導致什麼問題?導致諸葛亮的軍事行動,容錯率很低,用人、策略、糧草、后方、主戰場,但凡上述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破壞諸葛亮脆弱的戰爭鏈條。所以才會有馬謖失街亭,導致一出祁山失敗;李嚴誤糧草導致二出祁山失敗。

而魏國則有大把的戰略縱深、糧草、人才可以揮霍。而魏軍的主帥,也都不是善茬。

諸葛亮的幾次北伐,對手曹真(張郃輔佐)、司馬懿,都是百戰名將;曹真在南方壓得孫權喘不過氣來,加上張郃輔佐,很是難纏;而司馬懿,可以說是三國時期的一流名將,不遜色于曹操。司馬懿滅遼東,討孟達,用兵疾如流星,消滅對手如砍瓜切菜般容易,只有對陣諸葛亮,小心慎重,盡量避免與蜀軍交鋒,看準了交鋒還失敗。可見諸葛亮領軍水平之高。

當然,很多人認為,司馬懿之所以留著諸葛亮,是養寇自重。但諸葛亮死后,遼東公孫淵造反,沒見司馬懿再養公孫淵這個寇幾年啊。

司馬懿

司馬懿出征遼東前,曹叡問:你帶大軍征討公孫淵,需要多長時間?      

司馬懿說:去的時候用100天,打仗用100天,回來用100天,60天休息,大約一年就足夠了。

所以歸根結底,還是水平問題:諸葛亮軍事能力穩壓司馬懿一籌。在幾次交鋒中,司馬懿雖然兵力占優,國力占優,但軍事能力搞不過諸葛亮,找不到諸葛亮的破綻,反而損兵折將。只好堅壁不出,利用蜀國國力不足,糧草轉運困難來消耗諸葛亮。

而諸葛亮病死五丈原后,司馬懿仔細研究了他駐扎的兵營,留下了「 天下奇才」的評語。

至于后來司馬懿的反叛,實在是天降大禮包。其實要不是魏明帝死得太早,司馬懿就只能是個老老實實的忠臣,根本沒機會的。

三、結語

諸葛亮,忠與能兼備,信仰與能力相得益彰。所以才最終入選武廟十哲,名傳后世。

而陸遜,能力很好,志向一般,這導致了他戰績雖然好看,在當時堪稱一代名將。但影響卻無法與諸葛相提并論。

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同時也是公正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