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香格里拉「霧社事件」!江孜保衛戰:一萬藏民為自由與尊嚴而戰!用落后的武器血戰英軍,最後500勇士彈盡糧絕不屈跳崖

香格里拉「霧社事件」!江孜保衛戰:一萬藏民為自由與尊嚴而戰!用落后的武器血戰英軍,最後500勇士彈盡糧絕不屈跳崖
2022/04/30
2022/04/30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早在17世紀,英國就通過傳教士活動開始了解西藏,18世紀以東印度公司為據點,企圖以商業貿易為武器打開西藏大門,19世紀明確叫囂「三個緩沖區、兩個同心圓」,主要目的就是要把西藏變成「英屬西藏」。

為達到建立東方殖民體系的戰略目的,也為了控制占領錫金進而打開西藏大門。

1888年,英國發動第一次侵藏戰爭,攫占錫金,并迫使中國西藏開放亞東為商埠。

但英國在西藏的利益遭到了沙俄的挑戰,為了捷足先登,英國迫不及待將手段從傳教、商務等活動直接轉為了軍事入侵。

1903年7月,英國集結起3000多人的兵力,由少將麥克唐納和上校榮赫鵬指揮,決定以武力威脅西藏地方政府進行談判以達成目的。

12月初,榮赫鵬率領1000名裝備精良的英軍為先鋒,從則里拉山口越境入藏。

榮赫鵬收到情報,在堆納、多慶間的曲美辛古以北縱深區域有藏軍和民兵防守,故英軍未敢進攻,而是提出舉行談判。

哪知談判是一場鴻門宴,英軍使詐讓藏軍熄滅了手中火槍的點火繩,隨后進行了一場屠殺。

沒有武器的藏軍500多人陣亡,300多人受傷,史稱「曲美辛古大屠殺」。

屠殺的制造者榮赫鵬毫無人性地寫信告訴他的父親: 「和屠宰牲畜沒有什麼兩樣,這些可憐的家伙全部被困在離我們的槍支僅數碼的地方。」

一名在榮赫鵬手下服役的少尉后來在寫給母親的信中寫道: 「這是一個令人恐怖的場面,我對屠殺感到厭惡。盡管將軍下令要盡量擴大戰果,但是我還是停止了射擊。」

占領曲美辛古后,榮赫鵬指揮手下繼續向北進攻,目標直指江孜。

江孜總面積380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100米,位于日喀則東南的年初河畔,距拉薩和亞東各約200公里,是印度和西藏貿易的主要通道。

英軍在曲美新古以欺騙手段進行屠殺,以為可以摧毀藏軍的斗志,哪知效果適得其反,整個藏區憤怒了。

除了藏軍,大批民兵、喇嘛和牧民聚集到了江孜地區,人數達到10000多人。

沿途的藏兵和藏民不斷阻擊繼續北犯的英軍。由于武器落后,他們大多只能用手里的棍棒、梭標、長刀來對付裝備盡量的英軍。

在雜昌,藏軍集結起了4000多人的兵力,想利用這里一條一公里的峽谷阻擋英軍。但由于缺乏作戰經驗,英軍騎兵的先頭部隊剛進入峽谷,兩旁埋伏的藏軍就發起了進攻。

雖然殲滅了這一小股敵人,但也因此暴露了自己。

榮赫鵬時年28歲,卻已從軍9年,畢業于桑德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的他軍事經驗豐富,是當時印度總督寇松的密友。

榮赫鵬經驗豐富,立即下令英軍重炮轟擊兩側的山頭和山坡,自己親自指揮步兵從側翼和后方向藏軍沖鋒。

這大致是兩支軍隊交鋒的概況,客觀講,藏軍和英軍的戰斗水平并不在同一個時代上。

但即便如此,藏區軍民還是以英勇的斗志讓英軍花了7天才走完90多公里的路程。

4月12日,榮赫鵬終于看見了江孜城。

由于防守面積廣大,藏軍兵力分散,江孜并沒有多少守軍,為避免無謂的傷亡,江孜守軍決定主動后撤,將江孜城讓給英軍。

占領江孜后,英軍得意忘形,分兵掠奪糧食,四處掃蕩,破壞了許多附近的寺院和村鎮。

英軍為了清除周圍的威脅,留下170名士兵駐扎江孜,其余部隊前往襲擊江孜通向浪卡子的必經之路拉羅拉的藏軍陣地。利用這個機會,藏軍出動1500余人發起了反擊。

手持長矛、大刀的藏族士兵將睡夢中的英軍打得措手不及,迅速克復了帕拉村、白居寺、曲龍寺和宗政府等要點,控制了整個市區,并包圍了榮赫鵬駐地江洛林卡。

榮赫鵬指揮手下拼死防御,進犯卡羅拉的英軍得到消息立即回援。由于攻堅能力不強,藏軍沒能在這個時間差攻下江洛林卡,英軍回防后力量得到增強,雖然仍然被圍,但藏軍要將其消滅就更加困難。

為了徹底收復江孜,西藏噶廈陸續調集藏軍、僧兵、民兵共約16000人,增兵江孜方向。

眼看勢頭不妙,榮赫鵬親自帶著40多名騎兵馳援回春丕向麥克唐納求援。在康瑪他們遭到300多藏軍阻擊,榮赫鵬幾乎被擊斃,可惜仍然讓他逃出了包圍圈。

此時,江孜的反擊讓英國感到了慌亂,他們意識到僅靠榮赫鵬這些人難以拿下江孜。英印政府商議后決定增兵,英印事務大臣布羅德里克聲稱:「政府業已決定,不管什麼生力軍,只要印度政府認為必要,均可調往江孜去。」

英國的戰爭機器開動了起來,集結起了3750多人的軍隊,其中包括一個四百人的皇家步兵連和一個250人的皇家山炮連,主力則是土著的廓爾喀兵團和錫克兵團。他們攜帶了12門火炮和十幾挺機槍,算上運輸的民夫,這支隊伍人數超過了一萬人。

這樣的兵力顯然是沿途藏軍難以抵擋的,雖然民兵在路上設伏,打了幾個勝仗,威脅到了英軍的后勤補給線,但于大事無補。

乃寧寺是江孜最重要的據點,為了守住這里,藏族軍民在這里布防了1000多名重兵,以昌都和塔工兩地強悍善戰的民兵為主,誓死保衛乃寧寺。

雖然守軍意志頑強,奈何侵略者火力強大,英軍從南北夾擊乃寧寺,用大炮轟塌圍墻后沖入寺內。進行英勇肉搏后,藏軍終究寡不敵眾,乃寧寺被攻占。

到6月28日,英軍又攻破了江孜西北的紫金寺,切斷了江孜和外圍的聯系,完成了對江孜的合圍。

這時,江孜已被三面包圍。榮赫鵬派使者發出最后通牒,限藏軍在7月5日前撤出江孜,但遭到斷然拒絕。

7月5日這天,英軍發起了對江孜的總攻。

這時藏軍已完全處于劣勢,他們的最后據點是宗政府,這座城堡修建于宗山之上,由吐蕃贊普的后裔白闊贊在967年所建,已有千余年歷史,被稱為「王城之頂」。

從7月5日到7月6日,英軍步兵在炮兵支援下7次進攻宗山,但均被藏軍擊退。

堅守江孜宗山的近5000名藏族軍民憑借居高臨下的優勢,頑強地把守每一道關口。他們用土火槍、大刀、弓箭、拋石器與使用槍炮的英軍作戰。

在戰前,雖然DL已敦促盡快趕造槍支以備防御,但造出來的槍支并不能替換下所有大刀長矛,因為數量太少了。

他們最先進的武器,或許是乾隆年間大將軍福康安使用過的大炮,藏軍用這座被稱為「黃色兄弟」的大炮轟擊英軍,但它的年齡實在太大了,無法匹敵英軍領先于時代的火炮。

藏兵戰意強悍,英軍雖然裝備絕對占優,始終不敢貿然接近。英國炮兵仔細計算后,用大炮轟塌了宗山東南的一處城墻,從這里魚貫進入,逐步控制了一處處要道。

看到宗山的補給被切斷,白居寺的僧人們從背面的懸崖給守軍送去糧食和彈藥。不久被英軍發現,架起機槍猛烈掃射,運送的僧人們如同樹葉一樣紛紛從懸崖飄落...

經3天抵抗,守衛宗山的藏軍已到了最后的時刻。

為殺出一條血路,民兵總指揮拉丁巴決心夜襲敵營,他說出自己最后的宣言 「我的生命雖然屬于自己,但我決不在侵略者面前茍安偷生,愿率本邦夜襲敵營,特此請戰,祈準。」

他率數十名藏兵揮刀殺向敵人,發起最后的沖鋒,最后全都倒在了英軍的槍下。

最終只有少部分人從山后小道沖出重圍,數百名藏軍抗擊到最后彈盡糧絕不愿被俘,全部跳崖犧牲。

7月7日,英軍占領江孜宗山,隨即占領整個江孜。

在這場戰爭里,英軍不僅掠奪了當地的資源,還破壞了許多歷史悠久的寺院,有預謀地洗劫了眾多文物,它們中的不少如今還躺在大英博物館里。

一名叫做哈多的英軍中尉的信中寫道:

「我們堅信僧院必有黃金和寶藏,鍍金佛像被逐個劈開;但令人失望的是,佛像內除了經文,什麼也沒有」。

歷史悠久的宗山城堡也在戰斗中嚴重損壞,成為一處遺址。

最后再說下傷亡。

從1904年4月到7月的100多天里,根據英軍自己的記錄,陣亡37人,受傷165人,此外還有600多人的非戰斗減員。

藏兵的傷亡,普遍認為在數千人上下。

傷亡比例相差懸殊,并不讓人奇怪,因這是一場發生在1904年的戰爭。彼時大英帝國正如日中天,龍蝦兵橫行世界難有敵手,藏兵的武器、戰術和對手都不是一個數量級。

說實話,藏兵能取得這樣戰果已殊為不易。

但此戰意義絕非僅在于殺敵人數。

江孜之戰,是藏族人民在近代反入侵斗爭中的最[高·潮]。

如今,江孜宗山前的英雄廣場上矗立著江孜宗山英雄紀念碑。它告訴世人:

即便在最貧弱、列強四面環伺、淪為殖民社會的不利形勢下,藏族人民都寧死不屈,以落后的刀槍對抗侵略者的先進武器,不惜拼盡最后一滴血。

電影《紅河谷》再現了這段歷史。至今宗山古堡仍保留著1904年江孜軍民抗英炮臺,和宗土崖殉國紀念碑。

英勇的西藏軍民,在江孜抗擊英國侵略軍達三個月之久。雖未能最終取勝,但藏族軍民反抗入侵、爲了自由與尊嚴英勇頑強血戰到底的的意志和精神永垂不朽。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