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元璋朱標還活著呢,姚廣孝就斷定朱棣能當皇上,為何如此神奇?

朱元璋朱標還活著呢,姚廣孝就斷定朱棣能當皇上,為何如此神奇?
2022/11/07
2022/11/07

一、姚廣孝送朱棣「白帽子」

所謂:開局一個乞討碗,謝幕一顆歪脖子樹!這就是明朝,從開局到謝幕,神奇了兩百多年。

就算拋開這不可思議的開局和謝幕,只看中間這部分也是如此。既有補天少保于謙的悲壯,也有大明皇上的各種花樣奇葩。

不過,若論明朝最神奇的一幕,則必然屬于號稱「一代妖僧」的姚廣孝——當然后來人家成功了,就成了「黑衣宰相」。

據《明史》載:在馬皇后去世后,姚廣孝奉旨跟著一群高僧來做法事,由此認識了朱棣。

當時朱棣還是燕王,他老爸朱元璋依舊生猛,太子朱標也穩如泰山,可哪料姚廣孝一見朱棣,就來了一句:我送燕王您一頂白帽子。所謂:王字上面加白,正是皇上的皇!

等于姚廣孝還在朱元璋和朱標都活著時,便斷定朱棣能當皇上。可問題是「當皇上」的這想法,連朱棣本尊都沒有想過。朱棣清楚得很,就算老爸朱元璋走了,他哥哥朱標必然,且鐵定是繼位者。

二、21年后,預言成真

事實上在當時的大明朝,已經出現了兩位皇上,一個朱元璋,這是名義上的。一個是朱標,這是干事的。也就是說朱元璋退居幕后,幾乎把啥都給了朱標。

藍玉囂張不囂張?但在朱標面前,比誰都乖。朱棣也是如此。

《明史》上寫得很清楚:藍玉曾對朱標說:你弟弟朱棣一看就不是凡人,太子爺,你千萬小心。

哪料朱標卻一擺手,風輕云淡地說:那是我弟弟,他敢不聽話就揍,平時我卻要多關愛,沒你想象得那麼嚴重!

后來朱允炆成為太子后,朱棣曾捏著他臉蛋說:你小子命真好。人們都說,這是朱棣有不臣之心了。但問題是通過朱棣的這句,是不是也能推理出,他對哥哥朱標是心服口服呢?

所謂朱標不死,朱棣不反!是沒有一點錯的。朱標若活著,朱棣依然會當他那快樂王爺。他那三個有出息的兒子:朱高熾、朱高煦、朱高燧,都是在朱標未死之前,朱棣跟自己的老婆徐王妃(徐皇后)生出來的。

結果朱標一死,還在壯年的朱棣和徐王妃,從此就再無孩子出生。所以可想而知了,當姚廣孝一見朱棣就斷定他會當皇上,敢「送一頂白帽子」,該有多神奇,甚至是驚世駭俗了。

果然,一晃21年后——馬皇后去世在公元1382年,朱棣登基在1402年,朱棣取得了靖難之役的勝利,從建文帝朱允炆手中拿走皇位,登基稱帝了。

自然人們就要問了:姚廣孝為何如此神奇?能提前二十一年,就斷定未來的這一幕,莫非他真是穿越人一枚嗎?

三、由三點原因造成

其實哪里有什麼穿越人。在筆者看來姚廣孝之所以能如此神奇,無外乎是由這三點原因造成的,且還互相關聯。

其一:志向的作用力

一個有志向的人,跟一個隨遇而安的人,是截然不同的。雖不能說哪個好,哪個不好,但有志向的人普遍活得累,這點沒錯吧。

姚廣孝就是如此,他出生在行醫之家,卻非要去當和尚。可當了和尚后,卻又拜一位道士為師,學習所謂的「陰陽術數」。為何他年輕時,這每一步都這麼堅決卻又矛盾?答案很快就出來了。

學成后的姚廣孝,偶遇一位相士,頓時驚呼一聲:你這和尚三角眼,精光閃,形如病虎必嗜殺,一看就是輔佐忽必烈,成大事的劉秉忠類的人物。

姚廣孝聽聞后,非但不惱反而大喜,跟相士成了好哥們,此相士叫袁珙。后來就是他跑到燕王府,忽悠朱棣說:當你過了四十歲,胡須長到肚臍時必能當皇上。隨后又對燕王朱棣的追隨者表示:你們各個是王侯將相!

朱棣大喜,隨后宣布:起兵靖難!顯然相士袁珙,就是被姚廣孝搗鼓來的。哪怕《明史》上明寫,也藏不住其中的邏輯。

姚廣孝的志向,就是劉秉忠這類,跳出紅塵的「帝師」。看清了他的志向后,也就能理解,他為何要出家為僧,并以和尚的身份,學習道家學問的諸多反常之舉了。

其二:對朱元璋的恐懼

朱元璋曾當過和尚,但沒人相信他是善男信女吧。相反還被許多人視為「嗜殺的暴君」,怎麼看怎麼跟慈悲為懷的僧人不沾邊。

姚廣孝也被袁珙稱為「嗜殺」之人,也是一位不像僧人的和尚,跟朱元璋屬于同一類人。所謂理解得越深,就越恐懼。雖姚廣孝沒追隨過朱元璋,但他必然是最理解朱元璋的人物,如懂得自己一樣。

在這種情況下,就注定了他對朱元璋很恐懼。那麼躲在哪里既最安全,又能助力自己實現志向?沒有比燕王府更合適的了!

于是看到燕王后,姚廣孝自然就要行動,送出「白帽子」。一則是試探,二則是表明自己絕非俗物。雖冒險,但卻值得一試。果然朱棣也非凡類,就這樣朱棣請示了朱元璋后,帶著姚廣孝來到了北京城。

所以,姚廣孝言稱送白帽子,無非是一種試探方式。畢竟所謂的白帽子,也可解釋為「孝帽」,就看如何理解了!

其三:對成功者的「神化」功能

這點最容易理解。朱棣奪皇位無論怎麼說,都是名不正言不順。這時最需要一位超凡脫俗的人物,代言「天意」了。

意思就是說,我朱棣發動靖難之役,從建文帝朱允炆手中奪走皇位,是上天注定,有姚廣孝這位高僧為證!因此對姚廣孝,就必然要給予各種神化,以此服務于朱棣!于是乎《明史》中的姚廣孝,就成了穿越人的架勢。

既有正兒八經的陳策:指點朱棣奇襲南京,一戰定乾坤!

也有虛頭巴腦的相士袁珙助陣,儼然成了一代妖僧!

更有功成身退,被譽為「黑衣宰相」的灑脫!

但說來說去,這些卻都是一種象征意義。

畢竟靖難之役,朱棣是在朱允炆一個跟著一個昏招的基礎上,才艱難取得了勝利的。也就是說,偶然性非常強。

如白溝河之戰中的那陣大風,「 時適旋風驟起,吹折李景隆將旗,軍中為之相時而動。遂乘機以精騎突出繞其后乘風縱火,揮師猛攻,斬殺瞿能父子及俞通淵、滕聚等將領,平安為朱能所敗,建文帝軍隊潰散,死傷10余萬人 」。(出自《明史》)

還有李景隆的各種送人頭,贈裝備等,這個都熟悉就不細說了。而姚廣孝真正的作用,無非是神化了這些偶然性罷了。說來說去,還是對勝利者的神化作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