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赤壁之戰,劉備生死存亡之時,頭號大將關羽哪里去了?這才是關將軍的智慧!

赤壁之戰,劉備生死存亡之時,頭號大將關羽哪里去了?這才是關將軍的智慧!
2022/10/29
2022/10/29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劉備兵敗當陽,「棄妻子,與諸葛亮張飛趙云等數十騎走」,劉備面臨生死存亡之時,他的頭號大將關羽關云長哪里去了?

《先主傳》和《關羽傳》都說「別遣關羽乘船數百艘使會江陵」,也就是說劉備是分兵兩路,自己帶大隊走陸路,關羽別軍沿漢水走水路。

長坂坡大敗后,劉備率殘部逃往漢津(今湖北省沙洋縣), 在那里與關羽會合,同往夏口投奔劉琦。

一、為什麼關羽恰好會在漢津?

當然不會是偶然。

從襄陽到漢津水路充其量不過六百里,關羽是順流而下,就算他的船都是重載要悠著走,最慢一天也能有五六十里;

等劉備用十幾、二十天時間龜速到達當陽,關羽船隊早該過漢津幾百里了,更何況劉備從長坂坡逃到漢津還得三兩天。

有道是兵貴神速,江陵并不在劉備控制下,要搶占還得趕時間,他的大隊是快不起來,關羽既然能快,就沒有行動遲緩的道理。

除非說,關羽是有意停留在漢津接應劉備。

從地圖上看,劉備南下路線與漢水走向是漸行漸遠的,到當陽時距漢水橫向距離超過百里,距漢津更是將近二百里;

在沒有電臺手機的中世紀,靠人馬遠距離驅馳聯系,時效性極差。

既然關羽不能及時掌握劉備軍情況,有事時也就無法進行支援,他停在漢津根本沒有意義。

難道說關老爺一早就預料到劉備必敗,特意留下來看笑話?

當然不是這樣。

大家伙有沒有注意到,我們現在如果從襄陽坐船去荊州,要先沿漢水順流直下到到武漢,然后沿長江上溯很長一段才能到達,繞了一個大彎子,相當不便。

一直有人在提開通江漢運河的設想,裁彎取直連接長江江陵段到漢水沙洋潛江段水路,可這樣以減少近千公里路程。

其實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古人也想到這點,早在上古春秋時期,楚國名相令尹孫叔敖就主持修建了由郢都(大致相當于今荊州市)至揚口的運河,稱為「揚口運河」或「揚水運河」,從而得以將江漢平原糧食物產迅速轉運到楚國核心地區。

所謂「揚口」就是揚水匯入漢水的入口,有人認為在今湖北省潛江市,也有人認為就在沙洋,很可能就是《三國志》所謂漢津。如果這一推測成立的話,關羽應該是打算經由揚口運河直插江陵。

運河畢竟是古典人工水道,航道狹窄船只需要謹慎通行,某些河段甚至可能需要拉纖才能通過,一旦情況有變將會進退兩難,因此關羽必須在確認劉備控制運河沿線才敢進入。

結果無心插柳柳成蔭,無奈的等待反而變成接應妙手。

二、關羽水軍實力幾何?

前面說過關羽船隊規模為數百膄,要在漢水這種大河上航行,不可能都是些小舢板,照常理推測平均每船裝載一二十人應該是有的,那就意味著關羽部船員水兵可能超過五千人!

這種情況和后來諸葛亮說服孫權時提到的 「豫州軍雖敗于長阪,今戰士還者及關羽水軍精甲萬人」也對得上——雖然水軍精甲排在后面,但收攏的潰兵不太可能超過建制完整的關羽部。

五千水軍,在中世紀是一支相當強大的力量。

台灣史的重要一頁,吳黃龍二年(230年),孫權 「遣將軍衛溫、諸葛直將甲士萬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這個規模的船隊必要時是準備打滅國之戰的!

后世南宋韓世忠不過八千水師(其中可能還包括婦孺),也能懟得兀術數萬精騎沒脾氣。

如果劉備掌握數千水師,那麼就住在漢水邊的劉表蔡瑁怎麼睡得著覺?

不怕新野水師突然反水,沿白河突進襄陽城下?

退一萬步說,即使劉表有所倚仗,那也要在漢水部署荊州水軍主力以防萬一,那麼劉備的烏合之眾怎麼過得了江?

關羽又怎能大模大樣順流直下?

作者按:

荊州水軍主力肯定不在襄陽周邊。

劉琮是不戰而降的,他直屬的軍隊大部分也會跟著投降,如果這其中有可觀水軍的話,完全可以追擊關羽威脅夏口。

但事實上 曹軍僅從江陵順江而下,并無漢水一路偏師。

如果說 赤壁戰時曹操拿不準降軍思想動態,不愿輕易使用

甚至說赤壁戰后,怕這些人反水,不敢調水軍支援江陵曹仁部。

那麼到建安二十四年(219年),荊北襄陽地區歸附已久,就算是從零開始也可以組建起一支強大水軍,可是當關羽水淹七軍兵臨樊城時, 曹仁只能困守愁城,并沒能拉出水軍抵抗。

只有一種可能,襄陽當時的水文條件不適合駐扎大量水軍。

既然土豪曹操劉表都沒能在襄陽附近部署較大規模水軍,當時還是喪家之犬的劉備又怎麼可能做到?

所謂「關羽水軍精甲萬人」莫非是諸葛亮大言不慚?

三、關羽之前在哪里?

我們知道,劉表對劉備且用且防暗藏戒心,很可能采取手段對他進行限制削弱 ,比如說要求借用關羽。

劉表真實意圖在于分化劉備部將,于是拿出冠冕堂皇的借口,說荊南諸郡不穩,需要一員猛將前往彈壓。

這話還真不假,當年長沙太守張羨公然起兵叛亂,情況甚至嚴重到劉表軍「圍之連年不下」,后來張羨身死兵敗,但江南「宗賊」仍然不服管轄時常作亂。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劉備再不情愿,也只能同意。

有道是禍福相依,關羽雖然被丟到了荊南,在地理上遠離劉備,難以互通消息,但卻得到了一個重要機會:

實踐操練水軍——關羽是河東郡解縣人(今山西省臨猗縣),雖然北方人不見得是旱鴨子,但之前關二爺肯定沒有機會指揮水軍,正是通過駐防荊南實戰錘煉,為劉備帶出一支強悍水師。

在此我有個大膽揣測:

也許劉表死亡前后,關羽駐地離江陵不遠,比如就在洞庭湖上,因此一接到劉備通知,馬上就起兵前往江陵。注意,是逼近而非強行奪取,劉備一直不愿意跟劉琮撕破臉,關羽是通過擠壓守軍坐實軍事存在,從而實現部分接管該地囤積的軍需。

正因為有這麼一支接應部隊,奪取江陵十拿九穩,劉備才敢慢慢走,盡可能將積攢的力量帶到新地盤。

關羽和平進入的是江陵水寨,而不是江陵城,當地守將還沒有決定站隊,關羽并不能真正控制這里, 他迫切需要劉備大隊人馬趕來,形成壓倒性優勢。

因此關羽不顧揚口運河通航條件有限,親率部分快船,冒險從江陵上溯東北接應劉備。

也可能是關羽派部將前往, 《三國志》說的是「適與羽船會」,未必是關云長本人。

結果歪打正著,在雪崩亂局中搶救下劉備一行。

當陽慘敗前劉關應該已經聯系上,當時關羽停留在揚口運河中段等待,劉備也有意識往這個方向敗逃。

會合后大家一合計,失敗消息很快就會傳開,即使劉備他們能夠搶在曹操前面到達江陵,立場曖昧的守軍幾乎不可能接納,因此他們決定改變計劃, 轉向漢津往江夏投奔劉琦。

不管關羽是否親自去接應劉備,他都沒有一同前往夏口,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關羽趕回江陵,或者在江陵接到消息,馬上下令水軍做好出發準備,帶上盡可能多的物資起航趕往夏口。

在這之前,他命令將無法帶走的物資付諸一炬,尤其是焚毀停泊在江陵水寨的大批艦船。

因此曹操雖然順利進占江陵,取得大批軍需物資,但卻沒能得到至關重要的大量艦船,也就是《英雄記》(王粲撰?)所謂: 「曹操進軍至江上,欲從赤壁渡江,無船,作竹篺,使部曲乘之」的由來。

曹操兵敗赤壁與此也有很大關系。

四、關羽的功勛

后世羅貫中感到遺憾的是,為何堂堂關羽關老爺,在決定歷史進程的赤壁大戰中,人影子都沒出現?

其實他不明白, 關羽戰前建立的功勛便已足夠耀眼。

不說別的,單看當陽戰后,如果沒有關羽這一支別軍,劉備幾乎就是光桿司令,再無本錢參與諸侯爭霸。

而這支水軍是關羽一手拉起來的,很難說劉備在其中有多少影響力,假如關云長稍有異心,劉玄德就只能提前領便當退場了。

正因為有這支船隊,以及裝載的大量物資,劉備才能在與劉琦的合作中反客為主。

黃祖兵敗后,江夏殘破物資短缺,蔡瑁等人又多方刁難不肯撥付足額軍需,劉琦這個太守當得相當苦逼,結果劉備通過揮灑財富,輕易拉攏了江夏群僚。

這一切的基礎正來自關羽。

此后戰事關羽事跡不顯,其實是他聰明而又識大體的表現:

一方面他的功勞已經夠大,應該把表現機會留給別人;

另一方面,他既然交出了嫡系部隊,那就應該暫時隱身,以免影響主子劉備的威信。

關云長成為劉備頭號重臣,靠的不是資歷,也不是匹夫之勇,而是實打實的奠基勛勞。

關羽雖然有驕矜自負的毛病,但也不是我行我素不會做人,《三國志》說他「驕于士大夫」,未免有所夸大。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