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81年,法卡山戰役:越軍抬棺趟雷,解放軍用白刃戰敵軍

1981年,法卡山戰役:越軍抬棺趟雷,解放軍用白刃戰敵軍
2023/01/09
2023/01/09

1980年1月,中越邊境法卡山地區炮火連天。成片的坦克、百余支手榴彈、上千把閃亮的刺刀,甚至還有無數具棺材呈現在戰場上。這場戰役堪稱抗美援朝戰爭后,最慘烈的一場戰斗,它就是法卡山戰役!

地理位置優越,越南一再挑釁

法卡山戰役發生在中國與越南之間,是由越南軍隊挑起、中國軍隊進行抵抗與反攻的一場戰役。法卡山橫跨中國與越南的邊境線,共有5座山頭,其中北方的4、5號兩座山處于中國境內,南邊的1、2號兩座山處于越南境內,中間這座3號山頭處于邊境線上,便是兩方交涉之地。

越南的重要城市涼山以及中國廣西數十萬公里的土地都靠近法卡山,誰占領了法卡山就能對對方的交通、經濟產生重要的威脅,甚至影響到政治決策。

十九世紀七十年代,越南建國并與蘇聯建立良好的伙伴關系,便跟隨蘇聯的腳步開始敵視中國。在越南數次挑釁之下,我軍決定給越南一點顏色看看,所以在1979年發動了對越反擊戰,并且火速取得勝利,占領了越南北部多個城市。

本著不侵略不擴張的原則,勝利的解放軍認為已經給到了越南教訓,便很快撤軍。不成想越南得寸進尺,依然不放棄騷擾行徑,對我國邊境人民生活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1980年1月,越軍337師52團竟然理直氣壯地占領了我國境內的法卡山4、5號山區,妄圖利用地理優勢,居高臨下地對我國發起戰爭。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面對如此挑釁,我軍決定反擊,將他們徹底趕出中國境內。

我軍輕松反擊,拿下境內失地

1981年5月4日,廣西軍邊防3師9團擔任起反擊的重任,準備向霸占法卡山區的越軍給出警告。同時,3師9團的41軍123師等開始向法卡山地區集結,如猛虎監視獵物般適時而動。

5月5日,總攻開始!由于越軍在我軍進攻路上埋下了數枚炸彈,想要阻止我軍前進的腳步,3師9團只好趁著夜色用爆破筒引發路上的炸彈,為我軍進軍掃平障礙。連長羅國宙身先士卒,帶領著4連的戰士用了僅僅9分鐘就趟出了一條三米寬的安全之路。

就在我軍戰士沿著這條路奮勇沖鋒之時,越軍也已經發覺了我軍的蹤跡,立即組織了機槍隊伍對我軍沖鋒隊員進行火力壓制,這無疑對我軍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但中國人最不缺的就是迎難而上的勇氣,面對不利的戰局,將士們的戰斗精神被喚醒,爆破員、狙擊手、沖鋒隊員互相配合,很快形成了壓制之勢。

爆破員在碉堡外順利安裝炸彈,按時完成爆破,解決了暗處的危機;狙擊手一槍接一槍地解決了多個越軍機槍手,順利削弱了敵人的機槍壓制;沖鋒隊員在這兩方作戰小隊的支持下一路猛進,靈活地沖入了敵方陣地,從內部瓦解了越軍。看到大勢已去,越軍慌忙逃離,4號5號山頭被順利收復。

有了高地的支持,我軍軍心大振,一鼓作氣拿下了位于中間地帶的3號山頭,我軍取得了戰爭優勢。

轉劣勢為優勢,我軍奮起御敵

根據我軍對越南軍隊的了解,他們費盡心機占領我國境內山頭,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必有后招,看到敵軍還在對面的山頭虎視眈眈,我軍指揮官們趕忙在一起商量防御計劃。

連長羅國宙突然想到,之前越軍為了阻擋我軍進攻,就在路線上埋滿了炸彈,那麼這次他們會不會也用炸彈呢?想到這兒,他一邊安排戰士輪班站崗,監視敵方動態,隨時準備壓制敵方炮火,一邊趕忙安排排爆工作。

在羅國宙的帶領下,排爆組連續排爆不曾停歇,不出所料,這次在我軍與越軍之間的山路上清掃出了51枚炸彈,如果不是提前發現了這些炸彈,一旦戰火打響,我軍又將有無數的戰士死于這些炮彈之下。

得知了炸彈數量的戰士們慷慨激昂,他們沒想到越軍會兇狠殘暴到這個地步。

「人不犯我不犯人,現在是對面的人一再踩踏我們的底線,同志們!我們能忍嗎!」連隊里的戰士們紛紛高呼「不能!」營地里回蕩著戰士們憤慨的叫喊聲。

憤怒會讓人變得更加理智,連長羅國宙在腦中飛速地思考著解決辦法。地方還在不遠處伺機而動,我軍決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讓他們嘗嘗欺負我們的下場!思索之下,羅國宙下令收集全連的地雷,準備將它們鋪滿地面,只要越軍敢上前一步,必會讓他們粉身碎骨,讓他們后悔之前的行為。

然而這一提議卻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對,他們認為不應該把老底都交出去,至少應該留下一些防患于未然。羅國宙堅持認為,必須給他們當頭一棒,否則這些人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事實證明,羅國宙的計劃是正確的。

5月10日,經過了5天的休整,越軍「重振旗鼓」,向我軍境內再次發起進攻。這時,預先埋好的地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沖鋒在前的越軍戰士很快引發了第一枚地雷,隨后,第二枚、第三枚……他們沒有想到我軍提前部署了如此之多的地雷,抱著再往前走幾步的想法,甚至派出坦克趟雷,最終損失慘重,極大地消耗了戰力,我方則不費一兵一卒,不僅振奮了人心,還極大地保存了實力。

越軍

眼見無法再向前進攻,越軍將領下令回撤。然而他們并沒有完全撤軍,依然還盤踞在對面的山頭,顯而易見,他們不想輕易放棄。看到此情此景,我軍將領只能下令隨機應變,不知道這些狼子野心的敵人還想出什麼陰招。

果然,沒過多久,越軍開始有了動作。

越軍使盡招數,我軍一一擊破

我軍士兵很快就看到了從對面飛速投擲過來的炮彈,指揮員立即高呼「隱蔽!」然而,這些炮彈仿佛打不盡似的,遮天蔽日地飛了過來,少說也有幾千發。這樣兇猛的攻勢我軍實在難以抵擋,加之越軍發射的都是延時引信的迫擊炮,它們只有在[插·入]地里的時候才會被引爆。

這就意味著,我軍修建的地上防御系統很快就會消耗殆盡,這樣的話,等到炮彈結束轟炸,我軍也就完全暴露在敵人視野之下了。更何況,這些無法抵擋的炮彈將造成無數戰士的犧牲!人們往往會疑惑,兩國相安無事不好嗎?為何要咄咄相比呢?我們也期待著這些侵略者給出的答案。

在炮彈的掩護之下,越軍也開始了地面工作。一輛輛坦克駛入戰場,坦克后方還緊跟著幾名士兵。難道還沒被炸夠?怎麼還敢往前上?仔細一看,這些坦克與平常所見的坦克好像有些不同,它們的炮台上還裝上了長方形的防御物。

「狙擊手!看看坦克上裝的是什麼!」羅連長趕忙詢問。「連長,他們都頂著棺材上來了!」棺材?連長心里滿是疑惑,戰士們也面面相覷。

此時,羅連長正在躲避天上飛來的炸彈,眼睛里閃過了幾名越南士兵,這些人原本跟在坦克旁邊,卻在接近雷區時突然跑到了坦克前面,利用助跑得來的慣性向前一滾,身下的地雷立刻被引爆!原來他們是要用自己的身體掃清這片雷區,讓坦克能安全地駛向我軍陣地。

雖然不比迫擊炮的威力范圍廣,但地雷也能將完整的人撕成碎片,炸彈就像從人體內部崩裂,把個體拆分成零件。

我想大家都知道董存瑞炸碉堡的故事,在抗日戰爭等大大小小的保衛戰爭中,也會有許多的解放軍戰士們采用相同的辦法,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他們是可敬可佩的。然而面對同樣的困局,即使這些越軍士兵用同樣的辦法保證大部隊的安全,也無法引起人們的敬佩之情,因為他們是侵略者、是野心勃勃的政治家的棋子,他們的生命結束于一個并不正義的戰場,他們能夠引發的只有些許的同情。

在這場血肉四散的戰場后方,這些所謂的越南政客也許正在像觀賞游戲一樣,「觀賞」著越軍士兵的「壯舉」!震驚和憤怒在我軍的陣營內部傳播。

漫天的炮彈終于停下,露出了太陽。地面上,一個接著一個的士兵還在滾雷。

「打!」羅連長怒吼出這個字。收到信號的將士們立即調整狀態,進入戰斗狀態。然而此時坦克距離我軍陣地只有一步之遙,再進行火力壓制,已經為時過晚。此時,越南軍大部隊已經在坦克的掩護下逼近我軍陣地。在前一輪的炮火轟炸當中,我軍修建的防御工事幾乎毀于一旦,一旦坦克開上來,我軍全體官兵就是面臨一條絕路。

此時,越軍正在排最后一道防御的地雷,羅連長立即要求通信兵向后方隊伍匯報前方戰況,請求支援。

與此同時位于戰場前方的將士們已經準備好了近身搏斗,他們對已經先沖過來的越軍士兵拔出匕首,在近戰當中,我軍占有極大的優勢,往常的經驗帶給我軍莫大的底氣。很快,第一波涌上來的敵人就被匕首逼得后退。

但很快壞消息傳來,通訊員慌張地跑了回來報告說,我軍后方道路已經被阻斷,消息傳不出去!原來,在正面戰場進行火力攻擊的同時,越軍已有一部分兵力從側方繞后,阻斷了我軍前線與后方的聯絡。此時,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電台兵的身上,但戰場上信號時斷時續,完全不知何時才能聯系到后方指揮部,何時才能取得增援。

一時間,我軍孤立無援。火力方面比不過敵軍、增援不知何時才能到達、迎敵迫在眉睫!此時手持機槍的戰士們為了能夠給予敵人致命的傷害,抱起機槍就向前沖,然而彈藥有限,這些戰士最終犧牲在了敵方的炮火之下。

越軍依舊采取人海戰術,他們用人海戰術趟平了雷區,現在企圖用人海戰術圍攻我軍。此時棺材已經從坦克身上卸了下來,由士兵們抬著作為掩護,這木做的盾牌仿佛給予了他們無盡的勇氣,讓他們能夠在子彈橫飛的戰場上突飛猛進。

危機之中,將士們都拔出了匕首,連隊變成了尖刀連、匕首連,將士們眼神堅定,手握尖刀,雙膝略彎,雙腿分開,作出了迎戰準備。近距離的戰斗中,刀子永遠比步槍的子彈更快,就如現在,我軍士兵已經拿著刀向敵人咽喉割去的時候,他們還在擺弄著手里的長槍企圖瞄準。幾番戰斗下來,敵軍終于意識到,一味地用槍并不是一個好的戰略。

然而刺刀并不是人人都能用得如魚得水的,只有經過長時間有目的訓練的解放軍戰士才能將刀用得出神入化,這些一味仰仗武器,崇尚子彈的外國兵,在貼身肉搏戰中受盡了壓制,往往在意料之外就被抹了脖子。這些端著國際知名步槍、沖鋒槍的越南兵可能直到躺在地上,還在為自己的失敗感到不可思議。

然而看不到敵人的盡頭,不知道援軍何時才能到達,老天并沒有留給解放軍戰士思考和絕望的機會,此刻,他們只能一往無前地揮動手中的匕首、刺刀。

在這場肉搏戰中,羅國宙身先士卒,敏捷地在敵人的隊伍里穿梭,一個個結束敵人的性命,身處越軍包圍之中的羅連長,都來不及看一眼到底有多少敵人,只能一邊揮舞刺刀一邊數著一個、兩個、三個……

此時的越軍還在不斷地發射子彈,盡管羅連長行動敏捷,還是中了槍,但怒火和信仰麻痹了疼痛,他左擋右擋地向端著機槍的士兵沖過去,一刀劃開了機槍手的脖子,立馬端起敵人的槍向著他們開火,羅國宙知道,機槍的后坐力很強,會對自己的傷口產生很大的傷害,但是情況緊急容不得思考。

直到機槍掃出最后一顆子彈,他才察覺到身上中彈的地方涌出了大量的鮮血,敵人看到他似乎支撐不住了,就陰笑著想上來補刀,沒想到羅連長高聲大叫一聲,又立起了身子,把那名越南士兵擰斷了脖子。

在戰場上,最令人畏懼的不是子彈無眼,而是人超強的意志力,像羅連長這樣的血肉之軀,比一把沖鋒槍更讓人恐慌。人一個一個倒下,刀一把一把更換,不滅的是解放軍戰士誓要保家衛國的決心,他們窮盡一切辦法擊退敵人,在將士們無畏的沖鋒中,越軍四散逃去,潰不成軍,那被當成保護傘的棺材此刻也被摔在地上,顯得可笑而狼狽。就在這樣的肉搏戰斗中,前線戰士為援軍的到來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澆滅敵方氣焰,我軍盡顯風采

一場戰役過后,越軍囂張的氣焰被澆滅,他們明白了,從八國聯軍中走出來的中國并不是任人宰割的,它能夠挺過刀鋒劍雨,就一定有著獨特的力量。

法卡山戰役并不是最為人熟知的一次戰役,但一定是最具代表性的,此后的多年間,越南并沒有反思惡劣行徑,而是時不時地就對我國邊境進行騷擾,直到蘇聯解體,越南失去靠山,才噤聲不再張狂。

歷史讓數十年后的國人在提起這件事時依舊熱血沸騰,是祖國讓我們有了說出「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這句豪言的底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