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清對列強的逆襲!大沽口之戰:清軍痛打英法聯軍,傷亡比1:10,僧格林沁的制勝之道!

大清對列強的逆襲!大沽口之戰:清軍痛打英法聯軍,傷亡比1:10,僧格林沁的制勝之道!
2022/11/21
2022/11/21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咸豐九年(1859年)的第二次大沽口之戰,是晚清對列強一次難得的勝利,它發生于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

1856年,英法分別以「亞羅號」和「馬神甫」事件為借口出兵中國。在1858年5月20日攻占大沽口炮臺。

大沽口是京津門戶,炮臺一下,清軍全線潰敗,英法聯軍幾乎未遭抵抗就在6天后兵臨天津城下,6月22日和6月27日,清政府分別與英法簽訂《天津條約》。

《天津條約》并沒滿足英法胃口,一年后,英法借換約機會再次挑起戰爭,第二次大沽口之戰由此爆發。

英法聯軍共計出動11艘艦艇,掩護1160余陸戰隊登陸,計劃迅速奪取炮臺后,同上次一樣長驅直入。

要知道,在一年多以前的第一次大沽口之戰里,英法聯軍可是僅僅花了2個多小時就占領炮臺,打得清軍落花流水,自身只付出10余人陣亡的代價。

孰知戰役結果卻讓人大跌眼鏡, 從下午3時第一炮打響起激戰到第二天午夜,聯軍付出94人陣亡,369人受傷,艦艇被擊沉4艘,重傷5艘,并有2艘被俘虜的巨大代價,結果卻是大敗虧輸,非但沒能占領大沽口,反而被在水陸兩線都被清軍擊潰,一路逃到杭州灣,清軍則僅有32人傷亡,交換比超過1:10。

戰爭結果倒了個,清軍仿佛列強附體,不可一世的英法聯軍成了煨灶貓。

啥原因,讓外戰外行的清軍突然雄起,擊敗稱雄世界的老牌列強。

歸結起來有兩句話:清朝的重視、英法的輕敵。

清朝的重視

第一次大沽口之戰清軍脆敗,讓咸豐皇帝下決心整頓大沽口防務,畢竟京津門戶之地能讓敵軍隨心所欲登陸,哪個王朝也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挑選哪位大臣負責是個問題,挑來選去,咸豐把目光落在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身上。

為什麼選僧格林沁, 一是他根正苗紅,出生于蒙古科爾沁旗,1825年西風科爾沁札薩克羅郡王爵。大清皇帝既是蒙古大汗,皇室又長期與蒙古通婚,算得上是一家人。

這時清朝的宗室子弟已幾乎挑不出什麼像樣的人才,第一次鴉片戰爭時的琦善、奕山、奕經等讓朝廷大失所望,僧格林沁在八旗子弟中已經出類拔萃。

二是即使放到滿漢官員里挑,這位親王也算得上能力出眾。僧格林沁在與太平軍作戰中屢立功勛,大敗林鳳祥、李開芳居功至偉。咸豐四年,僧格林慶已憑軍功晉封「博多勒噶臺親王」,賜號「湍多巴圖魯」,威名震于海內。

如此,僧格林沁成為不二人選,履新為欽差大臣,督辦軍務,全面負責大沽口防務。

僧王是懂軍事的人,一番察看下來,他不由得膽戰心驚,大沽口炮臺兵疲將弱,防御不修,如果敵軍再次來襲,根本就無力抵擋。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立即進行整頓, 在地勢較高的雙港東西兩岸修建了十三座炮臺,配置了若干火炮,其中有六門重炮,兩門重達12000斤,四門重10000斤。

大沽南北岸原有炮臺已毀,僧王下令重修并加固,安裝12000斤重炮兩門,10000斤重炮六門,還有兩門5000斤重炮。

這樣設置,大沽和雙港炮臺可以互相呼應,比原來周密不少。

然后又增加兵力,把炮臺守軍人數從1600人增加到3000人,同時抽調關外八旗馬隊5000名作為機動力量,以充實守軍防御。

有了兵和炮,還少不了訓練,僧格林沁對訓練要求嚴格,限期要求兵丁達到他要求的標準。 并規定提督在每年二月到十月必須住在大沽,戰時必須親臨前線。其他游擊、都司、守備、千總等軍官必須隨營操防。

好不好看效果,實戰之后,英法聯軍承認 「中國人在瞄準射擊和操炮方面已足以和訓練有素的歐洲軍隊媲美」,這話多少有些過譽,但在大沽口一戰中清軍表現出來的戰斗素質,確實是遠超以往。

在實戰中,還要看到指揮官的臨場指揮能力。

咸豐皇帝為了不給英法進兵的口實,有 「不要先開槍炮,以顧全大局」的禁令,這道命令如同一道緊箍咒扣在清軍將士頭上,第一次大沽口之戰之所以脆敗,各炮臺不敢主動開火是原因之一。

戰場形勢瞬息萬變,敵人欺負到頭上還要等著對方先開火,先手往就已失去了,對裝備和兵員都不如對手的清軍來說更是如此。第一次大沽口之戰里,各炮臺等英法軍艦首先炮擊后,才先后發炮抵御,但為時已晚。

第二次大沽口之戰就不同,僧王也曾先禮后兵,派人照會英法指揮官,要求他們遵照安排,在北塘登陸。 但英法聯軍恃強拒絕,直接把艦艇開入內河,并開始破拆清軍所設在河中的障礙。

要是等他們破拆完畢,瞄準炮臺發炮后再行還擊,先手早就沒有了。

僧王當機立斷,果斷下令開炮,并調整炮位,集火敵軍艦隊司令賀布所在旗艦,幾輪炮轟后,旗艦被擊沉,賀布身受重傷,敵軍艦隊隊形被打亂,敗局已露,這正是兵法之中的「擒賊先擒王」。

即使司令受傷,聯軍也并不甘心失敗, 他們頂著炮火派出海軍陸戰隊強行登陸,企圖拿下炮臺扭轉敗局。

這時,統帥親臨前線就看到了實效,他親自率領2000蒙古騎兵督戰,在槍林彈雨中來回馳騁,軍官們誰也不敢懈怠更不敢逃跑,軍官賣力了,士兵也就愿效死力。

以往聯軍只要一沖鋒,清軍就大多失去了近戰的勇氣,丟下武器扭頭就跑,這次不同了, 在僧王督戰下,官兵奮不顧身保衛炮臺,哪怕直隸提督史榮椿、大沽協副將龍汝元在激戰中殉國,也不肯稍讓,打得英法聯軍心驚膽戰。

第二次大沽口之戰里,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稱得上是受任于敗軍之際,奉命于危難之間,一系列措施有效提振了大沽口的防御,打出一場對列強難得的完勝,無疑功勛卓著,值得肯定。

英法的輕敵

這次大沽口之戰得以取勝,還有個重要的原因在于英法聯軍自身,如果他們不是驕傲輕敵,未必就會落得如此慘敗。

英法聯合艦隊擁有多艘巡洋艦,火力強大。但聯軍進攻時,大沽口炮臺所在的白河口水位很淺,大中型軍艦無法進入,因此英軍只派出了11艘淺水軍艦進攻。

這些軍艦實際上是炮艦,都屬于英國的克里米亞型,雖然級別有所不同,但其中最大的獵人號也只有1000多噸排水量,而其中9艘都是小型的克里米亞炮艦,排水量在二三百噸左右。

這些小型炮艦其實可以稱之為炮艇,它們本身就是為克里米亞戰爭而設計的淺水炮艇,木質結構沒有防護,主要目的是提供近岸火力支援,本來就不是用來與炮臺對轟的,面對陸地炮臺火力,只有在大中型戰艦炮火掩護下才能有效生存。

法軍則連炮艦都沒派,派出的只是海軍陸戰隊。

如果說僅派炮艇就敢于進攻嚴陣以待的炮臺是因為條件所限,那麼賀布少將的旗艦選擇就可看出他的輕敵。

他沒有選擇860噸的鸕鶿號或1042噸的獵人號作為旗艦,而是在「啄木鳥號」號上升起了他的司令旗。

「啄木鳥號」長32.3米,寬6.7米,是艘排水量僅為284噸的小炮艇,意味著一旦中彈就很可能遭受慘重損失。

賀布不管這些,6月25日凌晨,他乘坐著「啄木鳥號」一馬當先,帶領其他10艘炮艦闖進了白河口。

賀布或許是想趁著夜色掩護發動突然襲擊, 但清軍已嚴陣以待不說,關鍵英法聯軍自己事先并不了解河口的水文條件,清軍早已在河中布設了許多鐵鏈、木樁等進行攔阻。

聯軍艦隊只能停下破拆障礙物,行動早已被清軍偵察到,炮臺群在耐心等待著戰機。

清除這些障礙花費了英法聯軍一上午的時間,在此過程中 ,已有兩艘炮艇擱淺。

僧格林沁還派出官員拿著照會去見賀布,勸說他們聽從安排,從北塘登陸,但還是被拒絕。

此時的情況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發,不先聲奪人就先遭受傷亡,于是僧王下令「各營大小炮位,環轟炮擊」。

首當其沖的是「啄木鳥號」,這艘小艇驕傲地位于隊列最前方,懸掛著代表英國皇家海軍「中國特遣隊」總司令的「藍色方形旗」。

這等于告訴守軍:打我啊,你打我啊!

無須客氣,兩輪炮轟下來,南炮臺上射出的一炮正中「啄木鳥號」,實心炮彈將艦長威廉·赫克托·拉森中尉當場打成兩段。

清軍將領調度炮臺紛紛集火「啄木鳥號」,這艘小炮艇又連中幾炮,另一發炮彈擊斃了賀布身邊的參謀麥肯納上校,同時導致賀布受傷。

「啄木鳥」號已無法堅持,開始下沉,手下將賀布轉移到「負鼠」號,但「負鼠」號又立即遭遇集火,桅桿被打斷, 賀布被倒塌的桅桿壓斷三根肋骨,當場陷入昏迷。

激戰一晝夜,英軍4艘炮艦被擊沉,2艘擱淺被俘,其余5艘也都被擊傷,陣亡93人陣亡,受傷368人。美軍軍艦本來在旁邊觀戰,一看形勢不妙,高喊著「血濃于水」跑來拉偏架,但炮彈不長眼,也付出了一死一傷的代價。

可見,第二次大沽口之戰, 英法聯軍的失誤在于司令賀布錯誤估計形勢,以為清軍會向去年一樣一觸即潰,驕傲輕敵的心理導致他遭遇大敗。

大清獲得了一場難得的大勝,如此來看,英法聯軍也不是不可戰勝,只要清軍戰術得力,上下齊心,即使不說穩操勝券,也能給敵人造成不小傷亡,影響到他們下一步行動的決斷。

第二次大沽口之戰固然揚眉吐氣,但一年多后,勝負又告易手, 一年前堅不可摧的大沽口炮臺在1860年8月被英法聯軍輕易攻克。這次傷亡比又掉轉過來,清軍700余人戰死,英法聯軍只有32人陣亡。

原因其實也是和第二次類似,上次獲勝后的驕傲,加上對內忙于鎮壓太平天國,讓清朝忽視了海口的防御。

英法聯軍則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出動了17000多人的軍隊,200多艘艦船,在北塘登陸后南攻大沽口炮臺后路。

雖然政府和官員都提醒過僧格林沁防止敵人抄襲后路,但僧王驕傲地認為:

「北塘雖未設守,而左右系鹽灘,北塘后路現有馬隊各營,該夷亦不能直抄炮臺之后。夷兵果有三萬,現在馬步兵力,加之逐層布置,足資抵御」,既過高估計自己,又對北塘防御重視不夠。導致了第三次大沽口之戰的大敗。

綜合第二次鴉片戰爭來看,清軍的裝備和戰斗能力確實不是英法聯軍對手,但如果能有強有力的將領正確領導,采取正確的戰術,不至于敗得如此不堪。

可惜, 僧格林沁當時已是宗室里最拿得出手的將領,取勝之后仍不免輕敵

當然,對清朝來說,這時最嚴重的威脅不是英法,而是太平天國。

前者要錢,后者要命,這是導致清軍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整體不堪一擊的重要原因, 也是三次大沽口之戰先敗后勝再大敗的根本原因。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