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圍魏救趙」的桂陵之戰,究竟發生在哪?從孫臏的戰略布局中尋找答案!

「圍魏救趙」的桂陵之戰,究竟發生在哪?從孫臏的戰略布局中尋找答案!
2022/11/10
2022/11/10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公元前353年,周顯王十六年,齊國田忌與孫臏擊敗魏國龐涓于桂陵。但是這一場經典的誘敵戰役,并沒有出現在《史記》上,以至于后世眾說紛紜。直至《孫臏兵法》的出土,才揭開了這場神秘之戰的面紗。

公元前386年,趙國把都城遷往邯鄲,這標志趙國徹底與魏國決裂(遷都的意義先不在這里復述)。不復三晉一致對外的時候。

公元前354年,周顯王十五年,趙國進攻衛國(衛國以淪為魏國的屬國),奪取了漆及富丘兩地(河南長垣縣,有人因此認為桂陵之戰發生在長垣,但筆者不認同,下文有敘述)。

魏國當即派龐涓出兵,包圍了邯鄲。趙國不敵魏國,于是向齊國求救。齊國當時是齊威王在世。齊威王與眾臣商議后,決定派兵救趙。齊威王以田忌為將軍,孫臏為軍師,率軍八萬,開赴戰場。

講到這里就不得稍微來介紹下趙、魏衛、齊三國的地理形勢。

趙都邯鄲(河北邯鄲縣)西面有太行,南面有漳河(漳河在當時屬于黃河水系),因此邯鄲北、東、南三面均屬于黃河平原。

析城山、王屋山把魏國分為東西兩部分。魏東的軍事、經濟、文化中心鄴城(臨漳縣)就與邯鄲隔地相望。衛國就夾雜在趙國與魏都大梁之間。

齊國南面是魯宋。魯國早已經是齊國的屬國,而宋國早已衰落,其國境內任由諸國軍隊進入,滅國只是時間問題。齊國北面是海,因此齊國只有西面面對魏國。而這一路又有險要的陽晉(山東菏澤巨野縣西南)、亢父(山東濟寧縣西南)阻擋外國進入齊國。

這一帶怎麼險要呢? 蘇秦曾說:「過衛陽晉之道,逕于亢父之險者也。車不得方軌,騎不得并行。」因此齊國從亢父出兵,是最為保險的。

史書上大多是這樣記載桂陵之戰:孫臏建議田忌直接攻擊魏都大梁,這樣圍攻邯鄲的軍隊聽說后,就會放棄邯鄲,回來救援大梁。然后齊軍在半路襲擊龐涓,最后孫臏大勝而歸。圍魏救趙由此而來。

但事實真是如此簡單嗎?

我們先說一說龐涓這個人。龐涓先擊敗趙國軍隊于濁陽(山西長子縣漳水之南),又擊敗韓國兵馬于馬陵(非齊魏之戰的馬陵,在河南溫縣西北)。被稱為魏國戰神。而且龐涓也曾向鬼谷子求學,若沒有學到點本事,也不會下山。這麼一個人會被一個簡單的計謀算計嗎?

來源于戰國真相當然不僅如此,下面我來細細說來。

那麼桂陵之戰的桂陵在哪?現代有兩個爭議:一是在漆城附近有個桂城,也稱為桂陵(河南長垣縣附近),這個桂城在濟河北岸。

長垣與《孫臏兵法》中提到的平陵的位置

《尚書·夏書·禹貢》中這樣記載:「導沇水東流為濟,入于河,溢為滎,東出于陶邱(定陶)北,又東至于菏(菏澤),又東北會于汶,又北東入于海。」——濟河

《史記正義》:桂陵在曹州乘氏縣東南二十一里。

另一個桂陵是古乘氏縣(山東菏澤巨野縣),這個在濟河南岸,正好屬于前文提到的陽晉(菏澤巨野縣)、亢父(濟寧縣)一帶。

古乘氏縣,也就是巨野 這樣的戰略布局,齊軍進退自如。符合孫臏的交戰地理位置。

從前文地理形勢介紹中看出,桂陵應該是古乘氏縣,也就是巨野。這還有另一個原因。齊軍主要是誘敵進攻, 如果在濟河北岸撤退,魏軍可能會從北面攻擊齊軍,這樣很危險。

齊軍的目的是引誘,沿河而退非常符合孫臏的戰略部署。

由此可以看出,桂陵在古乘氏縣,今山東菏澤巨野縣。

田忌與孫臏一出兵,就顯示自己攻打大梁的意圖,妄圖以此解決趙都之圍。奈何,齊國出兵晚了( 也有齊國坐視魏趙兩國兩敗俱傷的原因)。等田忌孫臏進入魏國,邯鄲已經向魏國投降了。

龐涓已經開始轉攻衛都帝丘(河南濮陽縣)。

龐子攻衛〔衛都帝丘〕(那個時候攻打小國,一般都是打都城,不會是別的地方)孫臏兵法田忌問:「怎麼做?」

「我們先佯攻平陵(定陶東北)。」孫臏為什麼選擇先打平陵? 一方面是為了營造一種齊將無能的假象示敵以弱,另一方面平陵也是龐涓必救的城市。

平陵是魏國東部的軍事要地,可謂是兵多裝備精良,不會被輕易攻破,有足夠的時間等龐涓來救。孫臏是以此來引龐涓回援。

另一方面,孫臏是告訴龐涓——你看,我們齊國的將軍不會打仗啊,選了個兵多難打的堅城打,而且還沒有一個穩固的后勤基地。

平陵在衛、宋中間,魏國可以采取繞后的戰略,切斷齊國的糧草。一旦糧草被斷,那麼齊國必敗。

孫臏攻打平陽就是告訴龐涓:快來打我,快來打我。

孫臏為什麼采用誘敵之計呢?

原因上文說了:龐涓是打仗的高手,并且魏國軍隊十分強大,東面曾多次打敗趙韓聯軍,西面打得秦國被迫遷都,這樣一個對手是誰也不愿意碰上的吧。如果齊國正面對上魏國,孫臏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只有用計謀,孫臏才能保證齊軍必勝。

這一戰略布局,保證了齊軍能進能退雖然是假打平陵,但派誰去就得仔細考慮了。你以為孫臏會派個演技派?那你就小看孫臏了。孫臏直接派了倆真庸才,上演假戲真做。

在孫臏兵法里,孫臏直接問田忌:「都大夫孰為不識事?」意思是齊國大夫里,誰最笨,不會打仗。田忌說:臨淄、高唐(山東高唐縣)的兩地大夫不會打仗。

好了,就他倆了。

于是就派這倆炮灰去攻打平陵。

龐涓打仗厲害前文以說,魏軍三下兩下就敗了高唐、臨淄的兩位大夫。因此龐涓認為齊軍將軍確實不會打仗,愈發的瞧不起齊軍來。

等到平陵戰爭的消息傳到齊軍主力的時候,田忌問孫臏:「接下來怎麼做。」

孫兵說:「將軍你派一部分戰車疾馳大梁,繼續做出攻打大梁的意圖。等到龐涓追擊,就以小股兵力引誘龐涓到桂陵,我們在桂陵等著他。」

果然就如孫臏的預料一樣,龐涓舍棄了輜重等重物,率兵急速追趕。因為戰車速度快,若帶著輜重,根本不可能追得上。加上前面的鋪墊,龐涓早已有了輕敵之心,根本沒想到這只是誘餌。

可以說前面孫臏的鋪墊做得很成功。

最終,孫臏在桂陵大敗魏國的部隊,生擒龐涓。

孫子弗息,而擊之桂陵,而禽(擒)龐涓。

孫臏先是故意漏出破綻—齊軍將領不懂軍事;其次以損失小股部隊的代價,再次加深龐涓對齊將不會打仗的印象。最后以戰車部隊迅速向大梁挺進,挑釁龐涓,等到龐涓追擊的時候,再以小股軍隊引誘。就這樣孫臏一步步把龐涓引向戰敗的深淵!

不是龐涓無能,而是遇到了更厲害的孫臏。

孫紅雷扮演的孫臏由上所說,桂陵應該在今山東巨野,而非河南長垣,龐涓也不是因為救大梁中埋伏。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誘敵戰。孫臏屢次示敵以弱,一步步驕縱龐涓,最后一戰成功。

所謂驕兵必敗說的就是龐涓了罷。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