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關家垴戰斗死傷慘重,劉伯承不想繼續打,彭德懷大怒:不打就槍斃

關家垴戰斗死傷慘重,劉伯承不想繼續打,彭德懷大怒:不打就槍斃
2023/01/09
2023/01/09

百團大戰是我黨在抗日戰爭期間,在華北敵后根據地進行的一次大規模反掃蕩戰役, 從1940年8月20日到1941年1月24日,八路軍破壞了日本修建的鐵路474多公里、公路1500多公里、炸毀車輛、橋梁和隧道260多個,給予了囂張的日軍以沉重的打擊。

但八路軍并不是從天而降的神兵,日本人也不是坐以待斃的廢物,在百團大戰第三階段的關家垴戰役中,八路軍兩萬多人的軍隊硬是沒有吃得下區區500名日軍,為了奪取關家垴和與其相呼應的柳樹垴,八路軍可謂是傾其所有,才勉強消滅了敵人。

要了解這場戰斗是如何發生的,還要從當時的局勢和這場戰斗的總指揮——彭德懷說起。

1939年中日戰爭進入了戰略相持階段,此時歐洲戰場上的局勢也發生了劇變,德國橫掃西歐,迅速突破英法聯軍防線,占領了法國,英法聯軍全面潰敗。 敗退的英軍從法國東北部靠近比利時港口的敦刻爾克撤退,這就是二戰歷史上著名的「敦刻爾克大撤退」。

英軍的撤退標志著法西斯勢力在歐洲的猖獗,很快德國、日本、意大利三個法西斯國家就成為了軸心國,日本迫切的想要趁著英美國家無暇東顧的機會,迅速占領中國,然后南進太平洋與德國和意大利會合。因此他們派出飛機,不斷地轟炸國民政府的陪都重慶,企圖盡快滅亡中國。

在華北戰場上,共產黨一直在依托有利的地形打游擊,出其不意地給日軍痛擊,秉承著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的原則,讓日軍吃了不少苦頭。不過從1939年開始的華北戰場上,一切都不容樂觀。

在華北民眾「抗戰到底,始終不渝」的決心下,想要在華北戰場占便宜的日軍始終不能如愿,于是他們改變了純武力征服華北的策略, 和漢奸偽軍一起對華北進行「肅正治安」,企圖把八路軍困死在華北,日本還特意派來了多田駿擔任華北方面軍總司令,此人號稱「中國通」,在治安方面也很有一套。

多田駿一上任就針對華北的情況,制定了「囚籠政策」,主要方法就是以鐵路為柱、以公路為鏈、以據點為鎖,壓縮根據地的八路軍的生存空間,將整個華北分割開來,讓八路軍無處遁形。

日本人很快就開始大修公路、鐵路、建炮樓、挖壕溝,并且直接從資源豐富的東北調運枕木等資源,又抓來大量的中國勞工修路, 日本人修建的每一條公路和鐵路,上面都浸透著中國人的血。當時的華北民眾出門上公路、抬頭見炮樓,日本希望通過這種壓縮空間的「囚籠政策」,讓八路軍既無法逃脫,又得不到給養,徹底肅清這里的八路軍。

當時八路軍的指揮員是朱德和彭德懷,因為中央準備籌劃七大會議,所以[毛.澤.東]要求作為政治局委員的朱德回去開會,這對于彭德懷來說是一個壞消息,意味著反抗日軍「囚籠政策」的任務,全部落到了他一個人的身上。彭德懷不害怕日軍的囚籠政策,他最害怕的,是華北飽經戰火的老百姓,被敵人無端殘害。

彭德懷心系百姓,從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來,其實彭老總原名叫彭德華,之所以改名彭德懷,就是為了老百姓而改的。彭德懷18歲進入湘軍當兵,因為作戰出色,很快被升為連長。有一次他們的連隊路過注磁口,當地老百姓紛紛說有個叫歐盛欽的地主惡霸,把大家折磨的活不下去了。

彭德懷一聽義憤填膺,當天晚上就找了幾個人把地主殺了,因為這件事差點被槍斃,在幾個上司的營救下才死里逃生。 不過他後來準備報考湖南講武堂,就不能再用彭德華這個名字了,因此取《論語.里仁》中的「君子懷德」,改名為彭德懷。

1938年彭德懷進駐山西的時候,一路上看到山西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被日軍的掃蕩折磨的不成樣子,他心里非常難過。到了1940年8月,日本的囚籠政策越來越猖獗,八路軍眼看就要被困死在根據地了,彭德懷終于做出了破襲正太鐵路的決定。

正太鐵路是連接平漢鐵路和同蒲鐵路的關鍵點,也是日軍封鎖晉冀魯豫的關鍵點,更是日軍運輸物資的重要通道,對正太鐵路進行破襲,就相當于把「囚籠」砸開了一個口子。

娘子關位于正太鐵路中斷,是連接山西和河北的咽喉,也是百團大戰的戰略要地, 在娘子關以東30里是河北的井陘煤礦,那里是日本重要的煤礦產區,日產煤礦6000多噸,是日軍冶鐵的重要原料,日軍通過正太鐵路向外運輸資源。八路軍必須要攻下娘子關,然后破壞正太鐵路,占領井陘礦區,打日軍一個措手不及。

日本人在娘子關修建了4個堡壘群,周圍布置有明暗火力點,所以此處是典型的易守難攻,彭德懷下令:「要打破襲戰,也要打一些攻堅戰」。1940年8月20日夜晚8點左右,趁著夜色的掩護,八路軍各參戰部隊進入了指定位置,晉察冀右縱主攻部隊5團率先潛入了娘子關,殲滅了娘子關里的偽軍部隊,然后準備攻打娘子關的關城。

日本人修建的堡壘炮火密集,且占據有利地形,八路軍沒有攻城的火炮,于是就選用特種射手,用普通的步槍打日軍的炮眼,接著用云梯往上面扔炸藥包,云梯被炸斷了就開始肉搏。手雷和手榴彈在空中扔來扔去,爆破筒扔進堡壘又被日軍扔出來,最終在大家的拼死搏斗中,終于占領了娘子關。

與此同時八路軍動員正太鐵路沿線的幾十萬百姓,和民兵部隊配合拆毀鐵路、炸橋梁隧洞、拔掉鐵路周圍的電線,軍民同心協力拆了鐵路,最后把鐵軌帶回八路軍兵工廠制造軍火,老百姓把枕木帶回家燒火,日本人第二天發現自己辛辛苦苦修建的鐵路,連一根木頭都不剩了。

一直戰斗到8月21日凌晨,16團攻克了敵人4座碉堡,破壞了蘆家莊到段延之間的橋梁,第3團破襲了井陘煤礦,將煤礦重要物資全部炸毀,并全殲守敵,破壞了南正到微水之間的鐵路。

這一戰幾乎把日軍所有能破壞的東西都破壞了,不過哪里來的100多個團參戰呢?其實最開始參戰的只有22個團,然而隨著戰況升級,晉察冀部隊在攻打同蒲鐵路,晉冀魯豫部隊在攻打平漢鐵路,逐漸從20多個團增加到了105個團,加上參戰的各個民兵和拆鐵路的老百姓,足足有20萬人之多。 作戰科長給彭德懷和陳庚匯報參戰情況時,彭德懷直接就把這次戰役命名為「百團大戰」。

但是日本人沒有那麼容易善罷甘休,從8月20日一直打到10月上旬,他們的囚籠政策完全被打破了,好不容易修建的鐵路也被拆毀了,已經年過花甲的多田駿惱羞成怒,他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必須要在死之前做出點什麼,讓日本人民記得住他。

于是他從華南和華東戰場各抽調了一個師團,對華北根據地進行掃蕩。敵人這一次的掃蕩是窮兇極惡的,他們只要看到人就殺,無論男女老少,放火燒掉老百姓的房屋,砸碎他們的生活用具,很多村莊被燒的片瓦不留,很多人家都絕戶了,所到之處盡是滿目瘡痍的景象。

1940年中旬,日軍對華北根據地進行了第二輪掃蕩,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就是晉中掃蕩的隊伍之一,這支隊伍由炮兵、工兵、無線電兵、輜重兵組成,大約有500多人,由36師岡崎謙受中佐指揮。

10月20日,岡崎大隊從山西長治武鄉縣出發。

獨立混成旅等近一萬人,也從遼縣和武安等地出發,準備向八路軍的太岳根據地挺進。由于行動的絕對保密和迅速前進,八路軍并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因此岡崎大隊順利地繼續向我軍腹地挺進。日軍在匯合之后,對根據地又進行了掃蕩,導致八路軍損失慘重。

岡崎大隊在掃蕩中,無意中闖入了八路軍總部的黃崖洞兵工廠。 黃崖洞兵工廠是八路軍最大的武器彈藥生產基地,當時每個月可以生產出400多支步槍,是朱德和彭德懷的「掌上明珠」。兵工廠有嚴密的兵力部署,可日軍大卻搖大擺地出現在了兵工廠,聽到這個消息的彭德懷和參謀長左權當時就勃然大怒。

彭德懷脾氣十分暴躁,他一邊把桌子拍得震天響,一邊用震耳欲聾的聲音吼到: 「這麼重要的地方,日本人是怎麼進來的,哪個部隊守的黃崖洞?」

左權在一旁憤怒的說: 「特務團二營四連,他們還沒打就都撤退了。」

彭德懷又猛然一拍桌子: 「槍斃槍斃,擅離職守,把連長給我槍斃了!」

做完處置之后,彭德懷即刻下令386旅772團和16團立刻趕赴黃崖洞,把進去的敵人全部打跑。岡崎大隊打不過那麼多八路軍,在兵工廠里放了一把火就跑了。

聽到這個消息,剛剛火山爆發過的彭德懷,又一次暴跳如雷: 「岡崎一個大隊,就敢在我根據地上橫沖直撞,還燒了我的兵工廠,馬上給我追!」在八路軍一次次有力的攻擊下,10月28日,岡崎大隊500多人被迫撤退到了武鄉縣蟠龍鎮關家垴。

關家垴是一個群山環抱的山崗,它的山頂是一塊方圓幾百米的平地,北面是陡坡和斷崖,東面和西面的坡度也很窄,只有南面的坡地比較平緩,能夠讓人出入,可以說關家垴是典型的易守難攻之地。

在關家垴的南坡對面,有一座比關家垴還要高一些的山崗——柳樹垴,只要占領了柳樹垴,就可以居高臨下的打擊敵人,控制通往關家垴的通路。如果讓日軍控制了柳樹垴,他們就可以和前來增援的部隊,一起反攻八路軍的根據地,后果相當嚴重。

日軍果然迅速占領了柳樹垴,在此構筑完善的工事防御,還粗暴的拆掉了老百姓房屋的窗戶做為隱蔽,在山頂平地上設置了機槍陣地,這樣就可以依靠有利的地勢,把前來進攻的八路軍打倒。此時岡崎大隊的指揮所,離彭德懷的指揮所只有不到5公里的距離,彭德懷非常生氣,立刻找來了左權和劉伯承、陳庚等人商量對策。

劉伯承對關家垴的地形很熟悉,他知道岡崎大隊的戰斗力很強,如果他們被包圍了,也一定會負隅頑抗,所謂「哀兵必勝」。因此劉伯承認為我軍不宜硬拼,應該用「圍師必闕」的戰法,把口袋松開一個角,假裝放他們出去,然后再在缺口處痛擊之。

彭德懷則不以為然地說: 「我看對付這伙殘兵敗將,用不著什麼圍師必闕,劉伯承同志,我命令你立刻帶領129師,在30日凌晨4點向關家垴發動總攻。」

在劉伯承的指揮下,八路軍決死1縱隊38團的戰士們迅速沖上了柳樹垴陣地,經過一番血戰最終在天亮時占領了柳樹垴。戰士們也許是太高興了,所以疏忽了對敵人的警戒,當天晚上就有一個中隊的日軍,趁著38團在對柳樹垴進行調整部署的時候發起偷襲,還派出了飛機進行轟炸,重新奪走了柳樹垴。

得知柳樹垴失守的消息,彭德懷立刻命令陳庚反攻柳樹垴,于是八路軍不得不抽出3個營的兵力攻打柳樹垴。然而日軍顯然是對柳樹垴非常看重, 八路軍發動了4次進攻,還有2次甚至都攻上了山頭,還是被日軍密集的炮火打了下去,雙方一直廝殺到了天亮。

柳樹垴沒有打下來,原定向關家垴發動總攻的計劃也沒有執行,八路軍派出了總部特務團夜襲關家垴。特務團趁著夜色,端了敵人的一個機槍陣地,但是在沖上半山腰的窯洞時,他們沒有預料到日軍在這里還有機槍陣地,并且挖了防手榴彈壕,雙方打來打去,八路軍的手榴彈也沒傷到日軍。就這樣打來打去,實在沒啥意義,雙方只好對峙著。

進攻柳樹垴的同時,386旅772團也向關家垴東北方向發起進攻,日軍憑借著地理優勢一次次把八路軍打倒,沖在前排的戰士一排排倒下,后面上來的戰士也接連倒下,最后他們與日軍短兵相接,甚至展開了肉搏,772團1營原來190人的部隊,血戰到最后就剩下了6個人。

此時385旅769團在西北方向的進攻也仍然處于劣勢,因為在西北方向通向頂崖的地方,有一個突出來的壕坎,日軍利用這個優勢居高臨下,控制了連接崖頂和壕坎的斜坡,還有飛機掩護地面進行轟炸,無論戰士們怎麼沖鋒,最終面對的只有死亡。

劉伯承和陳庚不能繼續看著部隊消耗下去,他們立刻去指揮所見彭德懷,劉伯承建議應該暫時撤圍,把岡崎大隊困在關家垴,等他們彈盡糧絕不得不出去找食物時,再斷其后路,圍而殲之。

彭德懷仍然是余怒未消,他大聲的說: 「就算全都打光了,也必須消滅他們!」

劉伯承只好又回到陣地指揮,然而地理優勢始終是日軍的資本,八路軍無論怎麼進攻,發動多少次沖鋒,就是拿不下這區區500多人。劉伯承心急如焚,此時他又聽到了日本的增援部隊向關家垴進軍的消息,更加著急上火,他給指揮所里的彭德懷打電話: 「敵人占據優勢,我們應該迅速撤圍。」

彭德懷怒吼: 「敵人的增援部隊馬上就要來了,現在撤圍就是放虎歸山,他們的人不多,必須馬上給我殲滅。」

劉伯承急了: 「我的彭老總,這麼打下去不是辦法,你這是賭氣蠻干,我不同意這麼做!」彭德懷又一次怒火中燒: 「你要是打不下關家垴,就撤銷129師的番號,所有人殺頭,我不管你是誰!」

彭德懷憤怒的摔掉了電話,另一頭瞬間沒了動靜,指揮所里更是前所未有的安靜,空氣好像都凝固了一樣。參謀長左權趕緊打圓場: 「彭總,劉師長在前面打仗,看著那麼多兄弟戰死了,心里難免著急上火,人家跟你提意見,也沒有錯嘛。」

「唉,你知道我的臭脾氣,大敵當前,我是希望我們的戰士不僅能打游擊戰,也得會打攻堅戰,能啃得下硬骨頭。你放心,等這場仗打完了,我親自給劉師長道歉去,他不接受,我就學廉頗負荊請罪。」彭德懷這時候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一樣漲紅了臉,左權拍拍他的肩膀: 「下次別發這麼大火嘛。」指揮室里的氣氛又活躍起來。

其實劉伯承也沒有生氣,他掛掉了電話,就來到769團指揮所拿著望遠鏡觀察地形,他突然注意到了連接關家垴崖頂和壕坎之間的斜坡,突然想到八路軍一直作戰不力,肯定和這個斜坡有關系,他覺得這道防線是可以突破的。

劉伯承叫來769團團長鄭國仲,問他壕坎上面的斜坡,是不是土質的,鄭國仲說就是一道黃土坎,劉伯承立刻就有了主意: 「告訴部隊,挖地道。」

鄭國仲心領神會,他一面派出小分隊佯攻,吸引敵人的注意力,一面派部隊去壕坎下面挖地道,準備來一場漂亮的「地道戰。」

前來支援岡崎大隊的增援部隊已經近在咫尺,10月31日下午4點,隨著彭德懷的一聲令下,向關家垴發動總攻的戰役拉開帷幕。我軍的全部炮火都朝著關家垴的敵人傾瀉過去,769團也忙碌了一夜,終于挖好了地道,鄭國仲派出突襲部隊攀登陡崖,一部分從地道爬上去,還有一些部隊隱藏在壕坎下面,給敵人致命一擊。

日軍這次不以為然,以為八路軍還是要沿著斜坡往上爬,卻沒想到八路軍從他們的后面繞了上去。坐在指揮所里的彭德懷,再也抑制不住了,他戴上帽子就沖了出去,沿著交通壕跑到離陣地不到500米的地方,拿著望遠鏡查看敵情。

根據當時的戰地記者徐肖斌回憶: 「他的身子幾乎完全暴露著,子彈貼著他的耳朵邊飛過去,他就像沒看見一樣,右腿腿踏在前面的土壕上,全神貫注看著前方陣地。」一直到特務團警衛連連長唐萬成把他拉回去,他還不高興的說: 「你拉我干什麼,我這樣看得清楚。」

回到指揮所里,左權一直黑著臉,彭德懷這才知道左權是太著急了,他嘿嘿一笑: 「生什麼氣,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有沒有什麼戰況?「左權冷漠的說: 「當然有了,剛才八路軍的副總指揮跑了,把我嚇了個半死。」彭德懷只能在旁邊憨厚地傻笑著。

戰爭的[高·潮]終于來了,隨著日軍增援部隊的臨近,769團的后續部隊也踏著戰友和敵人的的尸體,陸續登上了關家垴頂峰,控制了關家垴的制高點。772團和決死1縱隊25團、36團,也從不同方向攻上了關家垴,加上之前從地道里涌上來的、在壕坎里隱蔽的769團戰士,所有人同仇敵愾打擊日軍,將其主力一舉殲滅, 岡崎胸口連中三槍,當場身亡。

剩下的不到100多名日軍,撤退到了半山腰的窯洞里,由于八路軍缺少重型武器,不能很快地圍攻他們,且殘兵敗將不足為懼,所以暫時沒有對他們趕盡殺絕。這時日本2500多人的增援部隊到來,又有飛機的掩護,彭德懷不再糾結窯洞里的殘敵,終于下令撤出戰斗。

關家垴戰役共激戰了2個晝夜,殲滅敵人400多人,岡崎大隊幾乎全軍覆沒,還俘虜了2名日軍,繳獲輕重機槍6挺,步槍50多支。不過八路軍也傷亡了近600人,一向擅長打仗的彭德懷,對于關家垴戰役始終不是很滿意。

一個小小的關家垴,我軍是傾其所有才勉強攻下,非常慘烈。不過關家垴戰役只是百團大戰的一個戰役,況且八路軍殲滅了岡崎大隊的主力,最后剩余的60多名敵人,根本不足為懼,殘兵敗將罷了。

在百團大戰的大多數的戰斗中,比如娘子關戰役、破壞正太鐵路、平漢鐵路、同蒲鐵路、突襲井陘煤礦等戰役中,我軍每一名戰士都是戰功赫赫的。正如同彭德懷說的那樣: 「我們的戰士不僅能打游擊,更能打攻堅戰,啃得了最硬的骨頭!」其實不僅是戰士能啃硬骨頭,八路軍還有彭德懷這樣能啃硬骨頭的將領,大家一起啃萬惡的小日本,就能把他啃的粉身碎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