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明悲歌!江陰保衛戰:清軍遭遇的最強抵抗,閻應元寧歿不屈,10萬人戰后僅存53人!

大明悲歌!江陰保衛戰:清軍遭遇的最強抵抗,閻應元寧歿不屈,10萬人戰后僅存53人!
2022/11/15
2022/11/15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江陰位于蘇南,現在以富庶出名,在1645年,它只是長江邊上一處小縣城,隸屬于常州府,并沒有什麼名氣。或許是由于常年靠長江吃飯的緣故,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卻賊膽大,民風剛硬,見誰都不慫。

在明末大變局里,江陰起初看上去并沒有什麼不同。弘光帝朱由菘即位沒多久,多鐸就東下攻取南京,俘ㄕㄚ朱由菘后,派出使者到南直隸各府縣招撫。

這時各地雖然也有零星的抵抗,卻已經有心無力,因為政府已經被一鍋端了,軍隊降的降,逃的逃,靠地方義兵顯然不是如狼似虎的清軍對手。

懾于兵威,大部分地區都接受了清朝派來的官員,給江陰安排的一位知縣方亨也走馬上任。

恰好這時,北京的多爾袞見形勢一片大好,趁機頒布了著名的「剃發令」,命令大家剃發易服接受統治。

方亨原本是明朝進士,早早就投降了清軍,他是空降而來的官員,只帶著幾個家丁上任。方亨初到江陰,屁股還沒坐熱,想燒把火立威,張貼布告,大力推行剃發令。為了幫忙,常州太守宗灝又派來了四名滿兵來監督執行。方亨滿以為,清軍摧枯拉朽之下,江陰既已易幟,剃發易服的事也是順理成章。

百姓們卻不這麼看。改朝換代或許有其大勢,但對底層百姓來說,剃發易服這件事,卻讓所有人無法接受。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出自《孝經》的這句話絕不是隨便說說,千百年來早已深入人心。

對當時百姓來說,要他們剃發好比如今讓人上街裸奔差不多,從上到下都是拒絕的。

方亨下令縣中小吏書寫文書布告,寫到其中 「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的話時,書吏連自己飯碗都不顧了,把筆一丟大喊:「就ㄙˇ也罷!」

江陰的士民幾次請愿,向方亨請求暫緩執行。

方亨不曉得江陰民風,反而認為小縣刁民故意為難自己這個外來的官員,鼻孔朝天,一概拒絕。

民眾自發組織起來到縣衙鬧事,不滿的情緒在蔓延。

眼看城中人心思變,方亨秘密派出手下前往常州府送信,請上司派兵「多ㄕㄚ樹威」。

這封信在半路被義民截獲,瞬間消息傳遍全城,江陰的火山被點燃了。

大家推舉典吏陳明遇為首,擒ㄕㄚ滿兵,把方亨下獄,打出「大明中興」的旗號,正式反清。

義兵打開兵器庫,武裝起了自己,決心固守江陰。消息很快傳到常州,太守宗灝并不以為然,只是派了三百人前來鎮壓。這時義軍已經聚集起上萬之眾,三百人還不夠看的,還沒進江陰就被包圍全殲。

此后幾天,又陸續有小股清軍前來鎮壓,都被擊退,義軍與清軍已勢同水火,被下獄的方亨也被拖出來咔擦掉祭旗。

雖然形勢看上去不錯,但陳明遇明白自己能力有限,清軍吃了虧,必定派大隊人馬來報復,到時候以自己的統帥才干,恐怕對付不了這麼大陣仗。

他想起了一個人,他的前任——江陰城原任典史,現在正住在城外砂山的閻應元。

閻應元是通州人,原來已經升任廣東英德縣主簿,還沒來得及赴任,南都已失陷,于是滯留在江陰。閻應元有軍事才干,在江陰任上曾帶領大家抵抗海盜進犯,是個實干家,大家都對他很服氣。

閻應元二話不說,立馬趕到城內接手防御。

他首先分兵把守四方城門,用巨木加固,派人日夜把守,防止被沖車攻破。

又重新編組了義軍,按照小隊、大隊的配置,做到井井有條,方便指揮。

同時加固城防,用上了裹著鐵葉的門板、塞滿泥土的空棺材等等,因地取材,什麼能用用什麼。

除了城防,守城還需要武器,在這方面江陰也很匱乏,弓矢有限,僅有少量火器,基本是什麼都缺。

這些沒難倒閻應元,百姓的力量是無窮的,大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自造守城裝備。

木頭、鐵塊、磚石,甚至糞水、油脂,這些東西,到了義軍手上重新組合一下,都成了守城的好武器。

這里還要提到一個人,前江陰守備陳瑞之之子,他原本受到父親牽連被關押在獄中。但這人有個特長,善于制造火器。閻應元下令把他放出,為義軍制造火器,雖然父親給清朝為官,這位陳瑞之之子卻心向明朝,干活非常賣力。他因地取材制造了火磚、木銃等守城器具,果然十分精巧。

火磚大概三四寸大小,扔到人身上能著火;木銃不是火槍,是類似手雷一樣的武器,中間塞滿鐵棱角和火藥,從城上居高臨下扔下去威力加倍,暴發后鐵菱角亂飛,ㄕㄚ傷力成片,對蟻附攻城尤為有效。

義軍還制造了撾弩、火球、火箭之類的武器,這些玩意兒在正規軍野戰里用處不大,卻非常適合守城,效果杠杠滴。

江陰在行動,清軍也沒閑著,派小股軍隊鎮壓失敗后,南京的豫親王多鐸整出了大動作,派出數萬兵馬前來進攻。

這些兵并不是八旗兵,滿兵被視若珍寶,是清朝立國之本,舍不得拿來隨便消耗。奉命進攻江陰的是已投降多鐸的原明朝貳臣,江北四鎮之一的廣昌伯劉良佐和他的舊部。

六月下旬,劉良佐率兵抵達,肅清外圍義兵后把江陰城包圍,下令攻城。

剛一開打,清軍就哭了,因為被打得太疼了。

攻打江陰的清兵們發現,頭頂的江陰城墻上扔下的東西超越了他們的想象,江陰城墻下簡直是一大片高空拋物的受災現場。

弓箭、火槍、土炮乃至石頭、磚塊這些還算正常操作,還有莫名其妙的鐵疙瘩、飛舞的火板磚、一炸一片的「手雷」、能把人拖上去的撾弩,還有恐怖的糞水——燒得滾燙,表層還貼心地添加油脂保溫,唯恐燙不ㄙˇ你。被這種糞水淋上非ㄙˇ即傷,因為即使不ㄙˇ傷口發炎也會要了半條命。

劉良佐的軍隊本來戰斗力就不高,平時干的都是欺負老百姓的事,哪見過這些套路,一下子倒了一大片,更多的哭起了鼻子, 「兵一攻城,無不流涕」。

劉良佐屢攻不利,想勸降閻應元,他一再派使者用弓箭射書信入城招降,甚至親自來到城下現身說法,要閻應元投降。

閻應元站在城頭,送給他八個大字:「有降將軍,無降典史!」一句話說得劉良佐無言以對。

多鐸聽說江陰戰事不利,又派恭順王孔有德帶兵來幫忙。孔有德是老資格降將,能力比劉良佐強很多,但面對江陰也無可奈何,只能把江陰團團包圍卻還是啃不下來。

南京的多鐸坐不住了,自己從關外ㄕㄚ到關內,南京、杭州這樣的重鎮都不戰而降,小小的江陰竟敢螳臂當車,只好用大招了。

大招就是八旗兵,這時八旗是戰力巔峰時期,橫掃東亞,確實不是蓋的。多鐸認為漢軍實力實在不濟,只好調八旗兵出馬,他派出名將博洛、尼堪,帶著紅衣大炮和八旗精兵前往江陰。

這兩人都是清朝宗室重臣,后來分別晉封端重親王、敬謹親王,南征北戰,能力稱得上強悍。

博洛來到江陰城下,先做了件事——打了劉良佐一頓板子。

沒說的,統帥大軍卻攻不下小小江陰,反而損兵折將,劉良佐這頓板子挨得一點不冤,沒把他擼掉已經是客氣。

劉良佐雖然沒臉沒皮,這時也感覺到了害臊,他督促部下拼命攻城,博洛也派出八旗士兵,又擺開紅衣大炮發炮助陣。

不得不說,八旗兵戰斗力確實強悍,他們以重甲步兵起家,能身披幾層甲胄仍然行動自如。八旗兵一上場,城頭的防御就有些吃緊,威力弱一些的弓弩、土槍無法穿透重甲,火器也難以傷到隱藏在堅盾后面的士兵。

有一員清軍勇將,干脆披掛三層重鎧,手舉一張桌子,一馬當先,從云梯攀援而上,登上城垛,試圖斬將奪旗。

義軍先后被他砍倒數人,最后在合力圍攻下,才刺穿防護較弱的頸脖將他ㄕㄚㄙˇ。

艱難抵抗下,城池還是沒被攻破。這時江陰已經頑強抵抗了兩個半月,雖然給清軍造成重大ㄕㄚ傷,但城內也已經難以為繼,物資、人手都已告罄,很難再堅守更長時間了。

在此期間,江陰不是沒有做過其他努力,城內派人向四方求援,希望能把各地的抵抗力量連成一片,打破包圍。

求援也并不是沒有收到響應,明朝總兵黃蜚、吳之葵、 義軍義陽王、秀才金礦都領兵來救援江陰,甚至海盜顧三麻子也因敬慕閻應元的為人,率舟師來援。可惜,無一例外,都在外圍都被擊敗,無法打破包圍圈。

這也就是當時的問題,雖然抗清力量風起云涌,卻因為南京弘光政權的覆滅,失去了統一的指揮和調度,又沒有人站出來統領大局,各自為戰的結果只能是被各個擊破。

博洛久攻不下,也開始心急,他開出投降條件,只要拔去大明中興的旗號,四門懸掛大清旗號四面,只ㄕㄚ斬首事者數人,其余一概不論,即使不剃發,也會撤兵。

這種緩兵之計瞞不過閻應元,他回復博洛:「愿受炮打,寧ㄙˇ不降!」

即使如此,江陰城破也只在旦夕之間。到了二十一日,博洛集中起紅衣大炮,發炮轟擊殘破的東北城墻,城墻被轟破后,潛渡的清軍一擁而入攻入城內。

城破之時,閻應元和城內所有人都已經知道無法幸免,他們也早已做好了準備。閻應元端坐于東城敵樓之上,要了一支筆,在城門上提到: 「八十日帶發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萬人同心ㄙˇ義,留大明三百里江山。」

寫罷,投筆于地,帶人巷戰。義軍已是強弩之末,再也無力把清軍趕出城去,閻應元反復沖ㄕㄚ也已經無法突圍,他試圖投湖自盡卻沒有成功,被清軍俘虜后送到博洛那里。

博洛得意洋洋,滿以為可以羞辱閻應元一番。閻應元卻挺立不屈,連正臉都不肯給博洛,口中罵不絕口。一個小兵要討好博洛,一槍刺穿他小腿,應元終于不支倒地。第二天,閻應元終于遇害。

城里其他人,陳明遇等也都在巷戰中力盡殉國,義軍全軍覆沒,無一人投降。

惱羞成怒的博洛下令屠城三日,全城十萬人或戰ㄙˇ,或遭屠ㄕㄚ,僅五十三人幸免于難。

江陰的抵抗讓清軍膽戰心驚,軍中流傳: 「吾兵南下,所不易拔者,江陰、涇縣及舟山而三耳。」

南明隆武帝朱聿鍵在福州即位后,聽說各地義軍的抵抗,感慨道:「吾家子孫即遇此二縣之人,雖三尺童子亦當憐而敬之。」

江陰之戰有許多傳說,所謂清朝「七王」、「翼王」、「十王」都陣亡于城下,其實是野史的杜撰,并不是事實。但江陰、包括嘉定、涇縣等地的抵抗不在于ㄕㄚ傷了多少敵軍,而是以閻應元、陳明遇這樣的微末下吏所代表的精神。

相比之前在揚州殉國的史可法,他們的地位微不足道,江陰也不是揚州那樣的大城,揚州一日被攻破,南京不戰而降,小小江陰卻阻擋了滿漢數萬大軍81天。

這事實上說明一個問題,素來被稱為民風軟弱的江南也能有這樣的強力抵抗,說明只要組織得當、策略有效,民間的力量并不像想象中弱小,百姓中也不缺少明朝的支持者。只是其時既無明君,又無能臣,更無良將,白白浪費了江陰的努力。

即便如此,江陰還是值得后人銘記。時至今日,江陰城里還有祭祀閻應元、陳明遇、馮厚敦的抗清三公祠,并且自2005年起每年舉行公祭以祭奠殉節士民,歷史并不曾忘卻他們,也不曾忘記江陰這段血色的歷史。

說到這里,拋開明清之爭,站在當時歷史的角度來看,不管是一座城或是一個人,在國破之際的抗爭,都值得后人尊敬。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