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澄合戰役:鐘松新組兵團再度受挫,西野主力設伏圍攻,再度重創

澄合戰役:鐘松新組兵團再度受挫,西野主力設伏圍攻,再度重創
2022/12/05
2022/12/05

西府戰役結束后,西北野戰軍各縱隊在韓城、馮原鎮、黃龍山區、洛川地區進行了長達三個多月的休整。

關中地區的胡宗南也在四處招募新兵,積極備戰。

這一次,他將戰爭的焦點擺在了黃龍山區。

黃龍山區自岔口戰役由第二、第六縱隊創建發展,成為西野主力南下的戰略要地,西野主力屯集黃龍山區,猶如虎臥家門,直接威脅著胡宗南的關中大本營。

一、胡宗南的布局

1948年,夏日。胡宗南的心情倍兒好。

這一年的夏日,胡宗南將頭髮梳成了大人模樣,滿心歡喜地給慶陽馬繼援寫了一封信:

「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兄足以當之。」

對胡宗南而言,自進攻陜北以來的每一仗都打得太憋屈,西府戰役是他揚眉吐氣的一戰。

他和馬家軍的聯手,差點將西野四個縱隊堵在隴東消滅。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打勝仗的快感,準備再打一仗。

一切準備妥當,胡宗南在等待另一個美好的結局。

為此,從五月到七月,胡宗南大規模調動關中地區的國軍,內線以 三原、蒲城、大荔三地為核心,屯兵駐防,堅決保證關中東北方向的安全。

外線則作如下部署:

一、

整203師:擔任左翼,負責 邠縣昭陵之線的守備,并在涇河北岸扼要構筑橋頭陣地;

暫12旅擔任 淳化、龍尾山、口鎮地區守備,除一部機動控制淳化外,主力固守龍尾山口頭鎮之線;

整3師 暫2旅和整第38師 第17旅兩個旅擔任同官(銅川)地區守備;

整36師擔任澄城、馮原、壺梯山、黃龍山區守備,并以一個旅固守壺梯山要點;

整90師擔任合陽、王村鎮、甘井鎮地區守備;

整38師擔任合陽、坊鎮、黑池、百良鎮地區守備。

二、

整76師擔任蒲城、白水地區守備;

整65師擔任涇陽地區守備;

整1師擔任西安、咸陽地區守備;

整17師擔任鳳翔、寶雞地區,作為機動部隊。

二、電報中秘密

如上圖所示,胡宗南的兵力布防很容易理解,目的就是為了防御關中,在西、北兩個方向建立起了防線。

但是,胡宗南頻繁調動兵力的時間長達兩個多月,每天都有大量調兵信息被前線偵察兵或者地下黨員整理成情報,送到毛主席處以及西野司令部。西野以及毛主席想要從這些繁雜的調兵信息中,整理出胡宗南的真正意圖,本質而言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情。

這是一場極其艱難的燒腦游戲。

在7月19日、20日,彭德懷和毛主席電報來往頻繁,重點分析胡宗南的真實意圖。

7月19日。

彭德懷給毛主席去電:

「胡(宗南)匪集十二個半旅北犯,企圖聲援解救太原之危。(當時我軍圍攻太原,閻錫山緊急求援胡宗南)

我擬集中一、二、三縱隊于石堡鎮(即黃龍)附近,首先消滅十七師(二萬四千人),得手后再打三十師(一萬六千余人)或三十八師(二萬五千余人)。

六縱集中韓城以西,利用我二、三縱隊構筑之工事,抗擊三十八師,保持禹門糧道。

四縱隊主力擬南進秦關鎮及其東南地區,小部吸引敵向黃龍、洛川前進。」

值得注意的是,這封電報僅是彭德懷的一種猜測。

毛主席為此在第二天發電報分析胡宗南的可能動機。

「關于胡(宗南)軍行動,我們獲得兩種情報:

一種是胡應蔣(介石)求以兩個至三個師出中原,并已集中潼關。因此昨電要你們準備和劉(伯承)陳(毅)鄧(小平)配合作戰;

另一種是分路進攻黃龍區。

我們原來不大相信,如果胡宗南竟如此做,必是他不愿出兵中原寧可冒險北犯。不論他出哪一著均于你們有利,均可殲擊獲勝。

你們首先準備殲擊可能北犯之敵是正確的。

...

因不論敵東進北進,你們不久均須作戰。」

當天晚上,21時。

彭德懷再度給毛主席去電:

「(一)胡匪最近令敵三十六師、一師沿公路進洛川,三十師由白水北進,十七師進石堡,三十八師進韓城。

根據上述部署,看胡匪似以一切辦法掌握部隊在自己手里,既不欲入晉南,又不想多調主力中原,以巧妙手法應付閻(錫山)匪請求,及敷衍蔣匪調兵入豫(在難以敷衍時以雜牌部分入豫塞責),對我則采取相機推進可能大。

(二)我不能不積極準備隨時行動,不放過一次有利戰機。如敵不前進時,我則在備戰姿態下,不放松每一小時整訓。如敵前進,我立即集中打仗。

總之,胡匪入晉入豫于我有利,以便我向胡匪進攻。如胡匪進攻黃龍區,我則求得運動戰于我最有利。如集重兵于渭北(現有十七個旅)徘徊不進,無好仗可打,我則抓緊時間進行整訓,待機行動。」

你來我往的三封電報,彭德懷最先顯然高估了胡宗南北進的決心,「十二個半旅北犯」這種事情,毛主席還是不太相信,他更愿意相信胡宗南大規模調動兵力的真正目的在于防和守。

7月中旬,胡宗南的兵力開始行動, 似乎有主動北上出擊的打算。彭德懷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信息,并且制定作戰計劃,電告毛主席。

彭德懷去電毛主席,告訴了詳細的作戰計劃。

「一、以第三縱隊兩個團鉗制敵整編第三十八師,第二縱隊一個團鉗制敵整編第十七師(實際參戰部隊為整17師第12旅,當時劃撥至敵整90師麾下),均在韓城、薛峰鎮線以南,已構成縱深野戰工事,節節抗擊,保障韓城、禹門渡口運輸及疲勞、削弱、抓住該敵。

二、以第四縱隊之騎兵第6師(約1000人)在宜君南北節節吸引敵整編第1師向北,以一個團(約500人)置沿河東岸,阻擊該敵可能東援。

三、野戰軍集中主力5萬人隱蔽集結于石堡鎮(即黃龍)東南及西南地區,及沿構有一團兵力阻擊陣地,待敵展開于我阻擊陣地前,我主力擬從敵兩翼側后猛攻。

這封電報中,我們大抵能夠分析出此次戰役的重點區域。彭老總第一點、第二點提及到的作戰區域,為 合水核心區(僅配置三個團誘敵北進)、 宜君核心區(僅配置四縱騎6師,其實就是團級編制,而且還是小團,兵力僅有1000人)。

這封作戰計劃真正的核心區,就是接下來發生在 黃龍山區的石堡地區,分別在東南、西南兩個方向隱藏了五萬伏兵,等待胡宗南的進攻。

如此精致的戰場把控細節,胡宗南是沒有想到的。

接下來的戰役,你會發現,彭老總的布局到底有多高明,又多有遠見。

毫不夸張的說,胡宗南的每一步都被彭老總精準預測。

三、國軍出動了

7月下旬,胡宗南召集高級軍事將領,制定作戰計劃,以左右兩主攻兵團率先發起進攻,企圖占據關中北部高地,壓縮西野主力的南下空間。

左翼兵團(整36師,師長鐘松):從白水進攻,廓清黃龍山地區后,向東回旋 右翼兵團(整38師,師長張耀明;整90師并附整17師第12旅,師長陳子干):從合陽向韓城進攻,隨后向西回旋。 側翼誘敵兵團(整1師,師長袁書田):從銅川進攻,佯裝進攻宜君,迫使西野主力向西增援,其他兩翼兵團趁機搶占合陽以及黃龍山區。

7月30日,敵左翼兵團在師長鐘松帶領下,先于右翼兵團前一天發起進攻,順利進抵馮原。偵查部隊偵察得知石堡地區發現部分解放軍后,鐘松下令停止前進,就地駐防。

彭德懷為了吸引鐘松北進,于8月3日帶領西野主力急行轉移到 香川寺、芝川鎮一帶。

在東面的敵右翼兵團兩個師進展緩慢,整90師、整38師從合陽出發,我軍在甘井鎮、百良鎮地區稍微抵抗后便撤退至韓合公路以北山區。

二縱一個團隱藏在 三甲村等待敵整38師(下轄第177旅、第55旅)。

戰斗在三甲村打響后,敵整38師先派了一個團和山炮營進攻,發現推進極為困難,便讓第177旅全旅沖上去打,同時配置美造山炮營、師部野炮營、美造重迫擊炮連。

兩天戰斗下來,三甲村房屋幾乎被全部轟成了碎末,就連附近的土也變成了黑土,但仍舊沒能拿下我軍陣地。索性又讓第55旅協同沖擊,還是沒能拿下。

反而聽到西面整90師幾乎和他們一樣的機遇,沖破甘井鎮后,又被山頭上的解放軍打了下來。

兩個師部均認為合水以北地區至少有一個師的兵力。

胡宗南則認為兩個師打不開合水北部防線,此地預計有兩個軍的配置,而且很有可能解放軍還在不斷集結,準備將整90師、整38師包圍在甘井鎮、合陽、百良鎮三角區域。

其實胡宗南猜的沒錯,敵右翼兵團所面對的正是從石堡地區轉移過去的西野主力。

西野此次急行轉移,已經徹底擾亂了胡宗南對于戰場形勢的判斷,他堅定的認為西野主力就在合陽地區。

東翼兵團前線戰場行進停滯,胡宗南電令左翼兵團鐘松令主力部隊移駐在馮原鎮以東,以便右翼兵團出現問題,及時救援。

8月6日。

敵右翼兵團在進攻三甲村一個星期后,此處的解放軍竟然主動撤退了。

右翼整90師駐防甘井鎮,整38師則沿著黃河岸邊向韓城推進,占領一座空城。

東翼兵團能夠真正推進的原因是,西野主力此時又跑到了西面,準備包圍鐘松。

敵左翼兵團鐘松的整36師進抵馮原鎮之后,一直小心翼翼不敢輕易向北推進戰線。胡宗南告他西野主力在合陽以北山區后,他馬上按照胡宗南的命令在馮原鎮地區就地駐防,隨時準備開拔馳援合陽地區。

(一)本師(整編第三十六師)所轄整編第二十八、一二三、一六五三個旅,在馮原鎮附近占領陣地,構筑工事,阻止解放軍南進。 (二)第二十八旅在馮原鎮以北壺梯山東西之線,占領陣地,構筑重點工事,擔任守備,并向介牌山之線派出警戒部隊。 (三)第一六五旅以一個團在溝東劉家凹占領陣地,掩護第二十八旅右側安全,其主力集結于馮原鎮東南地區(在師部駐地東北角)待命。 (四)師部各直屬部隊及第一二三旅為預備隊集結于馮原鎮東南方約3-4里之處,對附近地區加強警戒。

8月6日,彭德懷下達緊急作戰命令,全軍不能再等,馬上從石堡地區南下,穿插包圍鐘松。

一、以第四縱隊和警備第4旅攻擊馮原鎮南面楊家洼的敵第123旅;

二、第一、第二縱隊進攻馮原鎮東北敵的主要支撐點壺梯山和魏家橋的敵第28旅;

三、第三縱隊向駐守東太極的敵第165旅進攻;

四、第六縱隊進攻劉家洼的敵第142團。

五、各部隊必須在8月7日夜間到達指定出發地點,并完成一切進攻準備。

六、總攻時間定在8月8日拂曉。

四、鐘松的噩夢

8月8日,黎明。

西野主力突然從界牌山分三路南下,進攻敵第28旅所駐防的 壺梯山陣地。第28旅 旅長李規向鐘松匯報戰況時,鐘松不以為然,猜想應該是少股解放軍的襲擾部隊,下令死守陣地,不得隨意后撤。

敵我雙方在壺梯山交戰一天后,鐘松才終于愿意相信,他所面對的的確是西野主力。

8月9日,黎明。

作為主攻壺梯山的西野二縱,不停沖擊敵軍所駐防的壺梯山高地。

二縱為了搶占壺梯山這塊重要的高地,先后進行兩波沖鋒。二縱第一波沖擊后,敵人瘋狂反撲,王震眼看部分隊形已經有后撤的跡象,作為司令員的他竟然沖出了指揮部,親自沖到了壺梯山前線,與前線戰士一起沖擊壺梯山。

前線士兵看到司令員沖了上來,穩住隊形,再度沖擊,一舉沖垮了敵人的反撲,于六點多順利占領了壺梯山。

鐘松得知壺梯山失守的消息,馬上電令各團全軍后撤至馮原鎮。

西野第一、第二、第四縱隊緊追不舍,第三、第六縱隊從劉家溝附近向南穿插截擊。

在馮原鎮,整36師師長鐘松召開緊急軍事會議,全軍再度后撤至王村鎮待援。

遂命整編第二十八旅撤至 塔中村至露井之線,為前進陣地。 整編第一六五旅速撤至王村鎮利用寨子構筑中間陣地工事。 整編第一二三旅擔任師的撤退掩護。 師指揮所及各直屬隊位于王村鎮南4里之上楊家垇。

關鍵時刻,鐘松的這項命令直接激怒了李規。

他的第28旅三個團原本就是壺梯山防守的前線部隊,兩天交戰下來已經損失慘重。如今還讓他擔任前線防御,為此,他和鐘松大吵一架,并且時候關掉電台,拒絕和鐘松師部聯系。

8月9日,九點。

順利撤退至澄城北郊的第28旅旅長李規,聽到王村鎮一帶的槍聲,緊急和鐘松通話:

「戰況如何?我因昨夜看不清道路,天明了才知道到了澄城。」

鐘松在電話里大罵李規,再度命令他馬上北上增援王村鎮。

李規只是回復了一句:

「現在沒有部隊,無力增援。」

此時,擔任師部撤退的 第123旅遭到西野猛攻后,未經反撲,也未曾想掩護師部后翼,隨即南撤。

在王村鎮殿后的 第165旅旅長孫鐵英電告鐘松,王村鎮已經交戰,解放軍一部從王村鎮東西兩側突襲南進,預計不久抵達 師部所在地

鐘松聽到消息,未和參謀長以及副師長商量,自己則在衛士的保護下偷偷逃離。

楊家垇,整36師副師長朱俠高呼「沖,殺」,隨即被流彈擊中斃命。僥幸逃離戰場的整36師殘部奪命奔逃,一直逃到大荔。

右翼兵團兩個師也隨即奉命南撤。

此戰,鐘松的整36師再度受到重創(上一次是在沙家店),損失6000多人。

8月24日。

胡宗南在大荔中學召開軍事檢討會, 指責鐘松對于西安綏署的指示不注意,忽略壺梯山防守重要性,未努力恢復陣地,即下令南撤,導致第28旅望風而逃,后又每戰必逃,致遭受極大損傷,破壞了全盤計劃。

鐘松瞬間站起:

「壺梯山戰役失敗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大本營對情況判斷錯誤。當整38師在合陽正喊叫解放軍的主力在他們的當面時,我們當面是已發現了很多解放軍,而大本營硬說根據情況判斷解放軍主力在整90師、38師的當面,整36師當面只是少數牽制部隊,于是三令五申地要整第36師主力集結馮原以東,準備策應整第90師、整第38師作戰。

其實解放軍聲東擊西,以少數兵力把整90、38兩師吸引到合陽地區,而以大兵團秘密運到整36師方面。

所以當壺梯山戰斗一開始,就遭到數倍于我的解放軍攻擊,此時主力又被截成數段,除分別突圍外,只有全軍覆滅。可是大本營把失敗的責任推到第一線指揮官身上,如何令人心服……」

胡宗南多次讓鐘松閉嘴,鐘松不加理會,不管不顧指責胡宗南指揮失誤。

胡宗南氣的大罵:

「你鐘松能干,我胡宗南不好,但是我就不要你干……」

隨即跑到會議室旁邊休息,攤手推倒茶桌,發泄怒火。

那天,眾人讓整38師參謀長慕中岳背鍋,讓他表明是自己在合陽戰場夸大情報所致,才總算平息了胡宗南的怒火。

最后會議決定:鐘松革職留任,第28旅旅長李規撤職收押。

胡宗南又敗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