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靖康之變:北宋經營上百年的北部防線,真這麼脆弱嗎?為何不足六萬的女真軍隊一打就崩?深度解析:這才是戰役

靖康之變:北宋經營上百年的北部防線,真這麼脆弱嗎?為何不足六萬的女真軍隊一打就崩?深度解析:這才是戰役
2022/10/17
2022/10/17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字數:3506,閱讀時間:約7分鐘

編者按: 在許多人眼里,北宋定都開封是造成其在對抗遼、金等北方勢力屢屢失利的關鍵。也正是由于開封無險可守,靖康之變爆發時,女真軍隊才能輕而易舉地突破北宋的防御線,抵達開封城下。

可問題在于,開封并非孤懸邊地的一座孤城。宋遼對抗時期,為防止遼騎南下,北宋在宋遼邊界屯駐重兵,澶淵之盟簽訂后,雖然雙方并沒有大的軍事沖突,但小摩擦不斷。北宋將大名府升格為北京,遼朝則將燕京定為南京。 可見對于此地軍事沖突可能的重視。和只是偶有兵禍的南方相比,北疆防線明顯更加重要。

因此,有宋一代, 朝廷對北部防線的重視明顯要高于南方。可即使如此,當完顏宗望率領一支不足六萬的偏師南下時,依舊是摧枯拉朽一般碾碎了北宋守軍的防御。從宣和七年十二月丙午燕山府陷落,到正月己巳突破黃河,期間不過一個多月。 北宋經營上百年的北部防線就這麼脆弱不堪麼?

▲完顏宗望

北宋時代,除了徽宗時期得而復失的燕山地區外,北部防線主要以河北路為主。按《宋史》記載,河北路 「南濱大河,北際幽、朔,東瀕海,西壓上黨」。其地理位置大致為如今大清河、海河一線以南的河北省和黃河以北的河南省、山東省部分地區。

由于地處宋遼、宋金對峙前線,河北路的行政區劃極為特殊。一方面,各級行政單位行政區劃狹小,河北路本身分為東西二路,各路除設立眾多府、州、軍等行政單元外,還星散著名為「寨」的基層軍事組織,如真定二十余寨、信安軍八寨、乾寧軍六寨等。

這些軍、寨主要設立在要沖或交界之地,駐兵把守。宋人稱河北路為 「全魏之地,河朔根本。內則屏蔽王畿,外張三路之援。又置北京路兵官,令保邊寨。咸以兵馬為務,亦罕任文吏。防秋捍寇,為他路之劇」。

北宋澶州之圍時,安肅軍、廣信軍兩地遭遇遼大軍圍困,然而「攻圍百戰不能下」,甚至有了「銅梁門」、「鐵遂城」的美稱。可以說,在北宋中前期,河北路雖地處平原地帶,但依靠著較為完善的軍事防御設施,依舊有著緩滯敵騎南下的作用。

然而,這種情況卻并未維持到北宋末年。眾所周知,我國古代經濟發展中心有一個持續向南遷移的過程,河北路所在,唐代曾經是經濟最為發達的熟耕區。 曾有「河北貢篚征稅,半乎九州」的說法。

安史之亂爆發后,河北地區陷入藩鎮割據的內戰泥沼當中,憑借著昔日積累下來的經濟基礎,依舊能保持自給。然而, 這種虛耗卻不可能持續下去,尤其是當宋遼南北對峙局面形成之后,作為邊防沿線的河北路,已經變得虛弱不堪。

從安史之亂到靖康之變前夕,數百年的時間里,經濟中心的南移已經結束。

更為嚴重的是,為了對抗遼國這個大敵,河北路的軍事負擔更是逐年加劇。

前面提到,為了控扼要道,北宋在河北路內設立諸多府、州、軍、寨等軍事或半軍事防御節點,這些節點的確可以起到防御敵騎入境的作用,但同時,也對北宋的后勤補給與運輸帶來了極大的負擔。

為了供給前線糧草,宋代往往以汴梁為漕運樞紐,轉運各地糧草北上。

這些輸稅任務自然落到了經濟更加繁榮的南方各路, 「陜右河朔歲須供饋,所仰者淮南、江東數十郡耳」。

不過,除此以外,官府往往還會通過糴米的方式在當地以錢物購買糧食, 一是為了減少運輸損耗,二是為了在特殊情況下救急。在一開始,官府還是在糧價波動時平價購糧,既可以減少谷賤傷農的問題,也可以緩解運輸壓力。

但隨著輸糧壓力日益增加,和糴也從一種由官府分情況進行的商業活動,變成了一種帶有政績色彩的攤派,而這也致使和糴逐漸成了一種不 顧民情的強制購買。徽宗時期,甚至屢屢出現官員在災年,依舊以往年平價強行從農人手中「買米」的亂象。

和糴亂象只是河北路經濟問題的一個縮影,古代運輸所帶來的損耗極為嚴重,為了減少運輸成本,盡量以河北路本地物資供養軍隊消耗似乎才是宋廷的「最優解」。 按照學者侯天霖的統計,由于種種類型的加派,河北路的賦稅超過陜西、河東兩路之和,甚至超兩浙、淮南等南方富庶地區至少一倍以上。

在北宋前期,由于吏治較為清明,統治者還可以將河北路稅負造成的影響,維持在一個穩定狀態。 到了宋徽宗時期,各類牛鬼蛇神橫行,地方官員媚上幸進,加之嚴厲的鹽榷之策影響,在層層重壓下,河北路群盜蜂起。畢竟,「拔最多的鵝毛,聽最少的鵝叫」還能勉強稱之為統治藝術,但把鵝都薅禿了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靖康之役爆發前,作為北疆的河北路就是處于這樣一種混亂狀態當中。然而可惜的是,當地官員依舊期望以高壓方式來對民亂進行鎮壓。時任北京大名府尹王革,「每獲盜賊,不問所犯輕重,必曰灰目、拆指、長枷五日,以錐刺目,填以灰。以石錘指,令碎而止」。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慘烈的鎮壓方式并沒有制止當地盜匪的泛濫,在洪災、兵禍的影響下,流離失所的百姓成了盜匪流寇滋生的沃土。當時, 僅高托山、張仙、徐進等亂匪頭目集結的盜匪,總人數就超過45萬。他們依托大山、水淀與官軍相抗。在這種僵持局面中,河北路又有進一步糜爛的趨勢。

冷兵器時代,駐軍的維系需要大量人力、畜力作為輔助,當河北路處于混亂中時, 想要像原先一樣維持大量駐軍已是不太可能。當然,河北路駐軍的衰落并非一朝一夕,而是軍事供應匱乏后逐步消減造成的。

「朝廷唯務封樁數多,轉運司利于銷兵省費,更不切招填,因致邊兵日少」。

可見,早在宋徽宗之前,因為轉運困難, 河北路就已經逐漸減少駐防士兵的招募了。

減少容易增加難, 想要培養一名合格的士兵,除了武器、裝備的必要消耗外,大量的軍事訓練同樣不可或缺。因此,當好大喜功的宋徽宗下決心聯金滅遼后,卻忽然發現,此時已經沒有足量精銳士兵可供調配差遣了。

可用兵力的捉襟見肘,讓北宋在軍事上犯下了另一個錯誤, 在遼國叛將的問題上宋廷屢屢處置失當。如郭藥師、張覺等人,就是其中的典型。張覺,原遼興軍節度副使,宣和五年降金,后又領平州歸宋。張覺叛金降宋,實際上破壞了宋金盟約中「兩界側近人戶,不得交侵,盜賊逃人,彼此無令停止」的協議,而這也在之后給予了金國討伐宋朝的借口。

因此,當張覺準備歸附時,燕京宣撫使的王安中不敢擅作主張,而是將此事報給了徽宗。

此時的徽宗一方面不愿放棄平州,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收納遼國叛將來增強軍力,于是決定接納張覺來降。

張覺叛金,金國自然大怒,完顏阇母率三千騎兵討伐張覺,但由于平州(后改稱泰寧軍)兵力充足,完顏阇母不戰自退。而張覺竟以將這一沖突報為大捷領功,朝廷也不加甄別,賞「銀絹數萬」。

此后,金國并未善罷甘休,而是派遣大軍兵圍平州,長達數月之久。面對金人的威脅,王安中屢次搪塞不成,「斬一人貌類(張覺)者去」,但李代桃僵之計被金人發現,只好誘殺張覺,以其頭顱平息金人憤怒。此事件對于遼國降將的沖擊極大,郭藥師在得知此事后,曾經質問王安中: 「金人欲覺即與,若求藥師,亦將與之乎?」

自此,郭藥師亦與北宋離心。然而吊詭的是,張覺事件之后,王安中并未受到朝廷的處罰。 直到靖康元年,反倒是因為童貫、王黼被牽連,再加上郭藥師倒戈,才被降職罷官。可見,在宋廷或者說徽宗的眼里,王安中對張覺的處置似乎并無問題。

▲郭藥師:叛遼降宋復又叛宋降遼

有用時恩賞有加,一旦失去作用便棄如敝履。 事實上,這不僅僅是張覺一人所面臨的情況。比如曾經官至龍圖閣直學士的遼國舊臣趙良嗣,因獻「聯金滅遼」之策讓徽宗青睞有加,百般信任,最后卻因為反對納降張覺被奪職。 靖康元年更是以「壞宋遼百年之好」的罪名遭梟首,其妻子被徙萬安軍。

客觀來說,無論是張覺、趙良嗣都并非良善之輩,前者企圖在宋金兩國間待價而沽,后者本為契丹大族,因「行污而內亂,不齒于人」才投奔北宋。然而,北宋作為接納者,依舊表現出了頗為不智的短視和軟弱。 以至于郭藥師這位少數能夠在正面戰場上與金國抗衡的常勝軍主帥,叛降歸金,甚至成為金人滅宋的向導。

最諷刺的是,當北宋通過贖買「收復」燕云舊疆后,由于距離燕京最近,河北路除了需要供給本地軍隊的轉運消耗外,還需要為燕京部隊提供輜重,「科賦并下,調發頻數」。

作為北宋當時最被看好的軍隊, 郭藥師所率領的常勝軍消耗最為龐大,「月費米三十萬石、錢一百萬緡」。這還不算完,由于運河淤塞,河北路運往燕京等地的運輸耗費往往十倍于輜重本身,如此沉重的消耗下,使得常勝軍幾乎成了北方防線少數幾支編制最為齊整的部隊。 而這,隨著郭藥師的倒戈,也成了一個笑話。

參考文獻:

1.《從經濟與軍事的聯動看北宋晚期河北軍事防御》侯天霖

2.《北宋河北路政區研究》張春燕

3.《北宋末年的大名府與宋室權力之爭》郭澤華

4.《北宋滅亡原因再認識——基于徽宗朝對待叛遼降宋官員政策的考察》周志琪,李少偉

5. 《從郭藥師看宋金的降將政策》周志琪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