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解橫嶼之戰:戚家軍首場大捷!天時地利人和的多方角逐,兵貴奇襲

圖解橫嶼之戰:戚家軍首場大捷!天時地利人和的多方角逐,兵貴奇襲
2022/10/24
2022/10/24

公元1562年,明朝當局對沿海日本海盜的清繳戰爭仍在愈演愈烈。雖然官軍先后在廣東和浙江兩地取得成績,但與之對壘的各路海商仍舊能在福建堅持下來。萬般無奈之下,身為封疆大吏的胡宗憲只能再調戚繼光入閩助戰,從而在表面上穩住了亂勢蔓延。

其中,發生于寧德地區的橫嶼之戰,就是戚家軍在福建戰場的首個重大勝利。

為什麼是福建?

福建無疑是聯通浙江與廣東的海上必經之路

盡管明朝中期的日本海盜風暴源自浙東水域,卻在很大程度上與南面的福建脫不了關系。因為僅從純粹的地理層面考慮,福建就是海船從浙江聯通廣東的必經之地。本身也不乏歷史悠久的航海傳統,由北到南依次坐落著福州、莆田、泉州和漳州等大小港口。即便在相對邊緣的寧德,也有大批世代逐水而居的疍民群體。因此,只要福建沿海沒有被清理干凈,大規模的日本海盜集團便隨時有機會卷土重來。

此外,福建與周遭省份的陸上交通也比較封閉。比如西北方向上的武夷山脈,就將八閩大地與江西隔絕開來。而在東北與西南兩個方向上,也有多座地勢復雜的中小型山麓存在。這種三面環山、一面臨海的孤立地勢,無疑會讓朝廷安插地方的能力大打折扣。本地的經濟生活也更依賴水路,讓以走私海商為主的日本海盜們有很大社會基礎。唯一美中不足的方面,就是缺乏成片相連的平原區域,容易為分頭設立的堡寨所控制。但即便是靠領取俸祿為生的衛所職業軍,也不可避免的與走私經濟產生局部牽連。

福建的三面環山地形 造成比較大的水面交通依賴

于是,當朝廷分別在廣東和浙江兩地取得豐厚成果,福建沿海的危局卻是不降反升。一方面是各日本海盜集團中的福建人比例最高,自然會在事業受挫之際選擇回家鄉暫避。另一方面,官家無法像在浙江那樣,運用江南地區的充沛資源充當碾壓資本。同時又不能照搬廣東地區的特例,收買葡萄牙冒險家來借刀殺人。甚至還有相當部分的地方軍政體系,指望著靠收取賄賂來補貼低迷經濟。從而塑造出官匪力量對比最不懸殊的尷尬死局。

當然,福建沿岸的走私海商也未必都與官家勢如水火。至少在毗鄰廣東的漳州一帶,有著相當于灰色緩沖區的月港存在。尖銳對立同樣在稍微靠北的泉州不怎麼明顯。唯獨在以福州和寧德為中心的北部水域,才是雙方反復拉鋸的混亂所在。 日本海盜也基本兩地為主要的攻擊核心,力爭擴大自己的生存空間。

福建同樣擁有相當出色的造船產業

叛亂升級

古畫上的明朝官軍VS日本海盜船隊

公元1562年春季,來自南北兩頭的日本海盜紛紛抱團起事,開始對福州與寧德展開升級攻勢。其中,作為省級中樞的福州,因人口、兵力較多而免遭直接沖擊。但周遭的莆田、連江、福清和長樂等州縣還是受到了嚴重沖擊。至于人口比較稀少的寧德,則直接為大股叛軍所直接攻破。甚至在原本相對安逸的漳州,都有日本海盜船隊突然從外島策動登陸襲擊。

由于對手是在不同方向協同出擊,讓采取分散部署的明軍多少都有些無所適從。他們或是因缺乏斗志而輕易潰逃,有的則是躲避在衛所城中堅守不出,卻無力幫助那些依附于周遭村落的家眷人口。同時,一些非軍籍居民則紛紛選擇站在日本海盜那邊,讓小股官軍幾乎沒可能發動任何反擊。直至閩浙總督胡宗憲遣大將戚繼光南下助剿,才得以從根本上扭轉這樣的糟糕頹勢。后者除手頭直屬的3000多戚家軍精銳,還能指揮同等規模的浙江衛所部隊跟隨,另有中軍都司戴沖霄的1600人同行。雖然看似總數比較有限,卻已足夠對習慣分散出擊的對手構成局部優勢。

在海岸上同日本海盜作戰的戚家軍部隊

不久,這支以戚家軍為首的援兵就從溫州出發,對已經控制住閩東沿海的日本海盜展開圍剿。憑借絕對的數量優勢與更多火器,更快將立足未穩的2600名日本海盜從地方州府逼出。但后者無疑對本地情況更加熟悉,因而幾乎沒有在撤退中損失太多有生力量。隨即便乘船逃往距海岸5公里的橫嶼島,準備在這個相對安全的避難所內靜觀局勢發展。倘若官軍選擇直接走陸路增援福州方向,那麼完全可以等對方主力走人再重新殺回寧德。即便對方執意要與自己發生對峙,也不可能在水師力量匱乏的情況下,貿然發起一場兇多吉少的跨海攻堅作戰。

然而,戚繼光深知日本海盜本身并無多少攻城拔寨能力,所以根本沒可能對堅固的福州主場帶去威脅。相反,前些年的浙江作戰經驗,讓他明白對手的水面機動優勢明顯。所以并沒有為完成任務而急速趕路,倒是積極準備對橫嶼這個匪窩采取強力行動。特別是在獲悉島嶼西部有大片淺灘地形,會在退潮時整體露出水面,便對即將發起的作戰更有信心。

至今還有大片泥濘灘涂的橫嶼島

合圍橫嶼

戚家軍直接在寧德東城門扎營

公元1562年8月6日,戚家軍將自己的直屬精兵派往寧德以東,直接在重要的城門位置安營扎寨。他積極號召城內居民協助自己,抓捕那些為日本海盜充當耳目的細作。經過一番并不復雜的清理,很快就抓出一些最有嫌疑的壞分子,轉而物色為進攻部隊的合格帶路黨。同時還安排規模有限的水師提前出海,始終在橫嶼東側的外洋附近徘徊,不給敵軍以任何偵查、增援或逃跑的機會。

相比之下,橫嶼島上的日本海盜則多少有些漫不經心。首先當然是因為海島的天然防御優勢,讓官軍向來不敢對這里貿然進攻。其次就是以福建人居多的日本海盜團體,基本都缺乏嚴密的戰場約束,根本不習慣于面對正規軍級別的軍事威脅。所以,雖然會提前尋覓最佳地形防御,也懂得在據點構筑城寨棲身,但卻從未有進一步升級打算。集團成員也怯于打正面硬仗,只能在順風順水時瘋狂追擊,而在遭遇困境時又迅速潰散。戚繼光也正是看到了這些特點,屢屢將之作為自己獲勝的最主要突破口。

戚家軍對橫嶼島日本海盜的四面包圍

兩天后,真正的強攻如期進行。戚家軍利用凌晨的短暫退潮,強行從連接大陸和小島之間的淺灘通過。為了能迅速踏過整片泥濘區域,讓所有士兵都隨身攜帶稻草填平線路。其中的一路人馬從寧德張灣出發,稍稍繞道奔赴島嶼戰場。另一路人馬則直接從營地開拔,同步取最短線路摸向橫嶼。由于陣中都有變節者為自己指明方向,日本海盜方面又對這樣大膽的行為缺乏準備,所以能不受阻攔的順利登上對岸。

到上午8點左右,近3000名戚家軍已安全踏足橫嶼陸地。戚家軍再將所有人都平均分為4個分隊,直接形成全軍的左-中-右各翼。后知后覺的日本海盜也終于發現大事不妙,紛紛將男丁集結于營地外列陣御敵。但只被自己當面的半數官軍吸引,覺得來者并無多少勝算可言。于是紛紛主動脫離隊伍,三五成群的向淺灘方向猛沖過去。結果不僅是沒能將對方趕下海,反而徑直撞在由各式槍炮、標槍、狼筅、長矛和刀盾的冷熱兵器火力網上。自己手中最好的武器,莫過于進口倭刀與少量弓箭,無論在哪個距離上都缺乏壓制手段。所以很難靠松散且無序的沖殺獲勝。

戚家軍與日本海盜的近距離搏殺

不過,這種程度的交戰還不足以讓日本海盜徹底崩潰。但戚家軍的正面攻勢,的確將所有敵人的目光都聚焦于本身方向。等到兩路提前分散的側翼開始向中心戰場迂回,便輕而易舉的攻入對方大營。此外,潛伏數日的水師也終于冒泡相助,派兵從橫嶼的東側上岸。那里不僅是島嶼守軍集中存放船只的錨地之一,還是日本海盜們在逆風戰局中的最后求生希望。結果全都被迅速拿下,并立即傳導至交戰現場。

于是,不可逆的潰散便迅速瓦解了整支日本海盜隊伍。除340名陣亡者外,還有600人是在奔逃的過程中被官軍追擊殺死。至于一直被留在后方的800多家眷與俘虜,也輕而易舉的被進攻方收入囊中。但考慮到明軍水師的規模太多迷你,還是讓超過半數的走私販子成功突圍。只不過在短時間內,這些如驚弓之鳥的盜匪沒可能再集結起來行動。

被戚家軍抓獲的日本海盜俘虜

最后,橫嶼之戰依舊是戚家軍各類軟硬件優勢的集中體現。這些依靠江南賦稅所堆砌出來的職業軍士兵,無論在什麼層面都勝于被土地限制活動區域的衛所軍戶,更不是組織松散的日本海盜所能比擬。對島嶼窩點的重拳突襲,也在很大程度上動搖了沿海私商集團的抗爭信心,讓戚繼光往后在福建其他區域的行動變得更加輕松......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