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從「三監之亂」入手,來看看西周的「分封制」是如何崩潰的?

從「三監之亂」入手,來看看西周的「分封制」是如何崩潰的?
2022/09/05
2022/09/05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序言:

「武王伐紂」的故事相信我們大多數人都耳熟能詳,但是奇怪的是,西周在建立之后,并沒有直接接管殷商,卻采用了一種「以殷治殷」的手段,讓殷商遺民來治理西周的版圖,只是額外的分封「三監」,起到監管之意;但僅到第二年,就爆發了「三監之亂」。

牧野之戰

我們先來聊聊什麼是「三監之亂」?

「三監之亂」爆發背景早在公元前1046年,武王帶兵伐紂,決戰于牧野,在經歷了一番血雨腥風的鏖戰之后,最終以紂王帝辛自焚于朝歌而結束,西周正式建立。

但與此同時,卻面臨一個問題,商朝雖然覆滅,但自始至終,都是武王跟紂王兩個人在打,殷商的奴隸主階級實力依舊很強悍,偏偏西周都城所在的「鎬京」,也就是今西安市長安區西北一帶,又離商朝都城所在的「河南安陽」路途遙遠,無法實現直接的掌控。

于是,周武王聽從了謀臣「周公旦」的意見,選擇 「以殷治殷」,將商朝都城「安陽」分封給了紂王之子「武庚」。

就好比北宋時期,金國在中原扶持的「偽齊政權」一樣,以殷商來治理殷商遺民,換句話來說,就是為了安撫那些依舊強悍的商朝遺民「奴隸主」。

同時,又將「安陽」周圍千里的地區分為三份,由武王弟管叔鮮、蔡叔度、以及霍叔處等三個「姬」姓人去統治,用來監視「武庚」,以此來穩固「西周」尚未穩定的政權。史稱「三監」。

三監之亂

「三監之亂」爆發

不過,誰也沒想到的是,商朝覆滅后第二年,武王謀劃遷都「洛陽」,居「天下正中」的大計還沒有完成,就因病去世了,「周成王」繼位稱帝,后因成王年齡尚幼,暫由「周公旦」攝政輔佐。

據《尚書·金縢》中記載:「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于國曰:」公將不利于孺子。「

但是成王繼位的舉措卻遭到了「三監」的不滿,他們認為是「周公旦」篡改了遺詔,畢竟按照當時「兄終弟及」的慣例,本該是他們繼承王位才對,于是,「三監」一邊四處散播謠言,聲稱周公旦意圖謀反,對諸侯國不利,一邊卻暗中聯合紂王之子「武庚」,以及殷商舊地東夷的徐、奄、薄姑等方國,準備聯合起來反抗西周,自立為王。

恰好這紂王之子武庚也早有復興商朝的心思,兩者一拍即合,當即就決定起兵謀反,史稱「三監之亂」。

周公旦東征平定「三監之亂」

「西周分封制」成形過程

還好,周公旦這個人謀略過人不說,還殺伐果斷,親率大軍東征,在耗費三年的時間平定了「三監之亂」之后,又重立「微子」在「毫」建國,也就是今商丘一帶,史稱「宋國」。

不過這次周公旦學聰明了,人常說吃一塹長一智,經此「東征」一役,他深知武王當初的想法著實是勢在必行,故而決定 「作大邑成周于土中」,定洛陽為東都,切身實地的對周朝疆域進行管理。

至于分封諸侯,也是腦洞大開,結合此時夷狄對西周重重包圍的局勢,將殷商遺民、三監遺民、以及夷狄遺民論功勞大小分封給了那些有功的大臣,讓他們自己去開疆拓土作為封地。

也就是說,我給你們人,給你們諸侯王的身份和權利,但是封地就得靠你自己了,能從虎視眈眈的「夷狄」手里打下多少土地,就得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說的直白一點,就是我給你們錢,你們自己去創業。這就是「西周分封制」的由來。

漢高祖劉邦塑像從這方面來看的話,與后世的「分封制」還不盡相同,后世諸如西漢時期劉邦所推行的「分封制」,只是給諸侯提供權利身份以及封地,卻不提供人力,是讓諸侯自己去拉攏征召人力資源,意思就是直接給你們一個空殼公司,然后諸侯自己去尋找投資。

也正是憑借這個舉措,周公旦一方面解決了如何賞賜這些功臣以及宗族勢力的問題,另一方面也間接的拆解了這些遺民,將他們化整為零,逐漸融入到了西周的政治體系當中,成了諸侯國的國民,最后更是讓這些諸侯國成了守護西周政權的天然屏障。

就好比殷商武丁時期,還是殷商諸侯國的周朝統治者「公亶父」,就按照商朝分封的套路,在把自己的位子傳給了三兒子「季歷」之后,又給了長子「泰伯」和次子「虞仲」一批族人,讓他們帶著這些族人前往虞地開拓新的疆土。

而后泰伯和虞仲也是真的爭氣,就那麼硬生生的在一眾「夷狄」之中站穩了腳跟,還建立了周的同盟國「虞國」。

殷商對此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不過他也樂得周朝跟「夷狄」斗的熱火朝天,自己安然享樂,何樂而不為呢!

因此,周公旦之所以這次會選擇承襲殷商的這種分封制,而不是武王建立西周初期的那種「給封地」的分封制度,也多是因為有了這個「成功先例」的緣故,才給了他一個系統的方向。

但是,此時的周公旦還沒有想到的是,「西周分封制」雖然對西周的發展擴張很是有利,也加強了西周政權內部的穩固,卻忽略了這種分封制所帶來的弊端,或者說他已經洞悉了弊端,但卻不得不暫時忽略這種弊端。

西周早期分封形勢圖面對被「夷狄」重重包圍的大局,政權尚未穩固的西周著實沒有任何辦法去同時面對四方「夷狄」的侵擾,更別提還有殷商的奴隸主還未被完全鏟除了,沿襲商朝的分封制,實屬無奈之舉。

再來看看「西周分封制」是如何崩潰的?

在西周早期,這種分封制所分封出來的諸侯國還沒有完全的成長起來,雖然西周賦予了他們很大的權利,讓他們完全可以以一個單獨的「小國」來自居,但畢竟還不夠強大,怎麼著也是脫離不了西周政權的掌控的。

可分封制天生就攜帶的弊端也就注定了一旦這些諸侯國成長起來,其疆域或者是實力超越了西周以后,還會乖乖俯首稱臣嗎?

西周后期分封勢力分布

「西周分封制」初現「崩潰」跡象 果不其然,隨著時間的變遷,到了西周后期,這些諸侯國已經成長了起來,由當初那個嗷嗷待哺的小孩成長成了一個青壯年,反觀西周,一直享受各路諸侯朝貢的西周政權雖然政治制度更加嚴密了,但是在軍事實力上卻完全被諸侯國給甩開了兩條街,王權日益式微。

但西周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他也意識到了這種情況,也在暗中悄咪咪的下了一盤大棋,只不過如意算盤落空了而已。

就好比公元前655年,周惠王覺得「太子鄭」不太聽使喚,想要廢掉太子鄭,重立「王子帶」為太子,但是卻被齊桓公所阻撓,聯合各路諸侯國在「葵丘」召開了一場支持「太子鄭」的會盟。

周惠王知道后,想要阻撓卻發現自己已經打不過「齊桓公」了,所以便暗中通知了諸侯國「鄭國」不要去參加,鄭國也確實聽了周惠王的話,沒有去。

但是回過神的「齊國」卻不樂意了,不惜與西周撕破臉皮,又派兵去打了「鄭國」,強勢要求鄭國必須參與共同締結「輔佐太子鄭」的盟約,鄭國無奈只能答應。

也正是這場「葵丘會盟」徹底確立了「齊桓公」春秋五霸的地位,西周的分封制也在這個時候有了「崩潰」的跡象。

晉楚城濮之戰示意圖

「西周分封制」徹底崩潰

接下來便又是新一輪的諸侯國兼并戰爭,直到公元前638年,一直在暗中順應「西周」,悄咪咪兼并各個小國的楚國最終還是忍不住了,發動了對宋國的攻伐,宋襄公中箭身亡,宋國自此一蹶不振。

而后于公元前633年,楚國徹底發動了他的戰爭機器,展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兼并之旅,想要徹底兼并「宋國」,但是宋國雖然不行了,卻有「晉國」在旁扶持。

晉楚兩國也就于此時爆發了「城濮之戰」,此戰楚國戰敗,晉文公以少勝多,成就了「晉文公」春秋霸主的地位,但楚國卻并未傷及根本,多年的養精蓄銳讓楚國的后續力量儲備依舊十分充裕。仍然在不斷的兼并一些小的「諸侯國」,勢力范圍迅速擴大。

據《戰國策·楚策一》記載:「楚,天下之強國也。楚地西有黔中、巫郡,東有夏州、海陽,南有洞庭、蒼梧.北有汾陘之塞、郇陽,地方五千里。」

西周銅鼎

「楚王問鼎」威脅西周政權 于是,就有了公元前606年,日漸膨脹的楚莊王北伐陸渾戎,到洛陽境內閱兵,發生「楚王問鼎」的典故,這也是西周諸侯國第一次打開天窗說亮話,公開對西周分封制度開始了挑釁,「西周分封制」宣告徹底崩潰。

據《公羊傳》何休注云:「天子九鼎,諸侯七,大夫五,元士三。」

在西周時期,向來都是以「鼎」的數量大小輕重來劃分貴族等級,就好比夏朝亡國后,九鼎被成湯所得,建立了商朝,商朝滅亡后,這九鼎又跑到了姬發的手上,建立了西周。

而《史記》中所記載的:「(楚莊王)遂至洛,觀兵于周郊。周定王使王孫滿勞楚王。楚王問鼎小大輕重,對曰在德不在鼎。莊王曰:子無九鼎,楚國折鉤之喙,足以為九鼎「。

楚莊王這種舉動,無疑就是有著意圖自造「九鼎」,篡權奪位之意。但是卻被「王孫滿」一句「統治天下在德不在鼎」給憋得啞口無言,只能退走,但西周的頹勢也已經徹底暴露在了各路諸侯的眼中,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此時的西周,早已如同被拔了牙的老虎,再無回天之力,被周公旦所忽略或者說是受局勢所迫刻意忽略掉的「西周分封制」弊端,到最后反而成了壓倒西周的最后一根稻草。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