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李淵、李世民父子的口水仗:大唐開國第一戰「霍邑之戰」誰是首功

李淵、李世民父子的口水仗:大唐開國第一戰「霍邑之戰」誰是首功
2023/05/15
2023/05/15

隋大業十三年,太原留守李淵打著「廢昏立明」的旗號,在晉陽起兵。「昏」,當然是指遠在江都的隋煬帝,「明」,居然是隋煬帝的孫子代王楊侑。

李淵嘴上高喊楊廣奪嫡,得位不正,卻不替廢太子楊勇爭「合法權益」,反而要把皇冠塞給「昏君」的孫子,并非12歲的楊侑比楊廣合法,更不是他真的有多「明」,而是楊侑恰好占據著長安。

奪取長安,是李淵建立李唐最重要的戰略環節,擁立楊侑無非是替自己奪取長安,搶一個道德制高點罷了,連楊侑都不相信。于是楊侑下令,沿途各關隘嚴加防備,拒叛軍于關外。

李淵要想從晉陽入關中,晉中盆地是大軍進發的必由之路。在毫不費勁地拿下西河郡之后,唐軍跨入死亡之谷「雀鼠谷」。

雀鼠谷是連接西河與臨汾之間的一條狹長山道,之所以選擇這里,唐軍看中了它的隱蔽性:

「傍山向霍邑,道路雖峻,兵枉行而城中不見。若取大路,去縣十里,城上人即遙見兵來。」

霍邑守將宋老生,正虎視眈眈地盯著雀鼠谷,大唐開國第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戰爭,就此爆發。

實事求是講,相對于后期一系列艱苦的拉鋸戰,「霍邑之戰」的難度系數并不高,唐軍三萬對隋軍兩萬,宋老生又「揚短避長」,非要跑到城外跟唐軍死掐,敗在情理之中。

這場戰斗真正有嚼頭的地方,不在于戰爭本身,而是李淵與李世民父子倆,關于首功之爭。

李世民先扯開了嗓子:當然是俺李二了!俺爹都沒到霍邑就準備撤軍了!

原來大軍行進到一個叫「賈胡堡」的地方時,遇上了連綿不絕的大雨。雨后的道路泥濘不堪,糧草供應成了大麻煩,即便糧草勉強支撐,再向前行軍難度也很大。

于是李淵和裴寂一合計,算了,天意不可違,打道回府等以后有機會再發兵吧。

李世民得到消息急了:咱是義軍,就該到長安號令天下,退縮到小小的晉陽,那豈不是山大王的做派?

李淵沒理他,李世民就跑到軍門外放聲大哭。

李淵認為這孩子腦子被雨淋壞了,把他召入大賬。李世民又不停勸諫:爹啊,退兵咱就完了啊!只要大軍一退,士氣全無,將士們會一路走一路逃散,而身后隋軍必然追殺,如此一來,「死亡須臾」!

李淵渾身一激靈:瞧我老糊涂了,當初起事全靠你,如今成敗也只能靠你啊!趕緊的,你和你大哥去攔截左路軍,我已經讓他們提前撤退了。

李世民的陳述讓李淵勃然大怒:混小子,什麼時候學會給自己貼金了?還拿你老爹當梯子踩?李淵扔出一本《大唐創業起居注》:這里清清楚楚記錄了每一個細節,別拿那些被你改得亂七八糟的東西糊弄人!

李世民的這些「呈堂供述」,在《舊唐書》和《新唐書》中都有記載,不過史學家們普遍認為,這兩本史書的原始資料被嚴重篡改,李世民給自己摻雜了大量「化妝品」。為了洗刷「玄武門之變」的詬病,他不惜跟老爹爭功,以強化自己的皇位合法性。

《大唐創業起居注》對霍邑之戰的細節記載,要遠比新舊唐書完整、詳實,但也有人指出,溫大雅是受李淵之命創作此書,也給李淵抹上了很多「化妝品」。

爺倆都喜歡化妝,搞得我們后人都看不清他們的底色了。沒關系,我們就喜歡亂,從細節中摳真相,遠比干巴巴讀史更有趣。

根據《大唐創業起居注》記載,唐軍并未受困于糧草補給,李淵早就拋出了預案:

「帝乃命府佐沈叔安、崔善為等,間遣羸兵往太原,更運一月糧,以待開霽。」

這批額外增加的糧食,七月二十八日被運到前線。八月初一雨停了,初二全軍暴曬行裝,初三凌晨全軍發出,并抵達霍邑,當天解決戰斗。

可見新舊唐書所言,由于雨天導致糧草供應危機,這個說法不成立!

你可能會問:假如八月初一雨還是不停怎麼辦?總不能還窩在賈胡堡吃喝玩樂吧?不可能,因為在七月十六日那天,有一位「白衣野老」飄然而至,告訴李淵說,他聽到空中傳來神的「指示」,讓我轉達給你,神說:

「遣語大唐皇帝云:若往霍邑,宜東南傍山取路,八月初雨止,我當為帝破之,可為吾立祠廟也。」

後來果然一切如白衣老人所言,八月初一天放晴。

這個故事《舊唐書》也記載了,史書上類似的事屢見不鮮,真假難辨。我個人認為,這應該是李淵自編自導的戲,目的就是為了穩定軍心。

有了糧食,唐軍在賈胡堡足足修整了半個月,這半個月里,李淵還跟瓦崗寨首領李密「鴻雁傳書」,他以謙卑的用詞,把李密忽悠得飄飄然,讓他失去了對自己的警惕。

不過,關于李世民口中的「撤軍」事件,很可能是有那麼一點點影子的。

在等待糧草的過程中,李淵也在等一個人的消息——劉文靜。原來大軍開拔前,劉文靜奉命去跟突厥談判,希望獲得他們的支持,至少別成為敵人。

時間一天天過去,李淵沒等到劉文靜的消息,反而一則壞消息在軍中傳開:突厥人和劉武周結盟了,正準備襲擊太原。

劉武周是李淵的死敵,突厥是李淵的勁敵,他們要是聯合攻打太原幾乎沒有懸念,況且李淵已經把太原主力全帶走了。這則消息讓全軍惶恐,因為他們的家眷都在那里。

于是,將士們普遍希望撤軍,李淵該怎麼辦呢?

李淵召集眾臣開了一次會議,效果奇好,以李建成和李世民為首,認為突厥不可能和劉武周結盟,而且劉武周也不會對太原發動攻擊。最后大家還群情激揚地表態:不殺宋老生我們以死謝罪!

也就是說,所謂撤軍并非李淵的意圖,更不是因為糧草問題,而是太原遭到威脅的流言,讓將士們有打退堂鼓的念頭。李淵的會議就是想讓大家統一思想,假如做不到,確實也不排除撤軍的可能性,畢竟背著思想包袱上陣,還不如不上。

分析到這兒,我們大體清楚真相了,跟晉陽起兵之謎一樣,賈胡堡撤軍事件,應該是李世民再次出手,不顧吃相地搶老爹的功勞簿。他故意變換視角,改變事件的性質,達到了美化自己的效果。

真是「坑爹」的娃!

當然,《大唐創業起居注》中,也少不了對李淵的美化,但在基本事實上還是可信的,單個細節可以編造,放在一起比較,編造的東西就會出露出馬腳。

那麼,在霍邑決戰中,李世民有沒有故技重施,再向老爹「下手」呢?

新舊唐書中記載,唐軍在霍邑東門和南門布防,東邊是李淵和李建成父子,南邊是李世民和姐夫柴紹。

宋老生在李世民的挑逗下,腦子充血,放棄了城池之利,出城單挑唐軍。按理來說,宋老生應該直奔李世民,可不知為啥,他選擇了東門的李淵和李建成。

結果,李淵和李建成挺不住了,連連退卻,慌亂中李建成還墜落馬下。關鍵時刻,李世民率軍增援,將隋軍截作兩段。正好殷開山率領的后援部隊趕到,于是大軍發動全面進攻,宋老生回城不得,全軍覆沒。

《大唐創業起居注》則「略有」出入。

唐軍抵達霍邑后,李淵擔心宋老生當縮頭龜,于是派李建成、李世民大搖大擺到城下挑逗宋老生。為了讓宋老生上當,唐軍只以數百人列陣城下,隋軍進攻過來的時候,李淵主動退卻示弱,給李世民斷后路的機會。

至于李建成落馬,根本沒有的事。

除此而外,還有一些不宜覺察的小差異,比如,是誰吃透了宋老生的脾性,認定他有勇無謀,一定會出城攻擊?這個問題新唐書自然說是李世民,《大唐創業起居注》則說是李建成和李世民。

不過,《舊唐書》在《柴紹傳》里卻說是柴紹。柴紹從長安到晉陽投奔老丈人時,走的就是雀鼠谷,見過宋老生,也提前得知了宋老生的軍事部署。

連續在晉陽起兵、賈胡堡撤軍兩件上打了李世民的手,我都不好意思再否定他霍邑之戰中的光輝形象了,留給朋友們爭議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