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薩爾滸戰役:真的是47萬明軍打不過6萬八旗兵?真相還真有點意外!

薩爾滸戰役:真的是47萬明軍打不過6萬八旗兵?真相還真有點意外!
2022/11/18
2022/11/18

明與清(后金)之間的薩爾滸決戰是十七世紀國中國境內的兩個國家的一場大搏斗。

明朝主動發起了進攻,而且經過了近一年的備戰,投入了空前多的兵員和物資,結局是它吃了敗仗。原因何在?

一、此戰失敗的根本性原因

——貪功冒進

薩爾滸之戰,明朝慘遭失敗,就戰場交鋒而論,楊鎬主持策劃的四路并進,有嚴格的行師日期。

杜松急發,馬林遲進,劉綎先走,李如柏故拖,這樣參差不齊,就無法達到分進合擊的目的。

分路進兵最終還是要集中力量進行作戰,所以「合擊」才是發揮戰斗力的保證。

即使四路不能全合,兩路做到合擊也可以。而明軍四路全是各自為戰。

在這種情況下,時間就是勝利。明軍四路主將「違制行師」,完全是沒有統一的時間觀念,這可以說必然變成「違律喪師」。

在時間上還有一個當時人指責的泄露日期的問題。因為努爾哈赤事先已經知道了明軍何時進兵,他們得知日期,可以在戰前做好充分準備。從這里又得出結論:「先期與如期,皆敗道也。」

但是不能就時間論時間,還應進一步尋找丟掉時間的原因。

這樣深入下去就可以看出明軍內部矛盾重重,他們不能同舟共濟,做不到「合擊」,是彼此之間沒有「合心」。

李如柏、馬林都是懦夫。李如柏作為李成梁的第二子,靠其蔭襲的關系躋身行伍之列,數從其父于邊塞立功,并升至總兵官,但他戰前已家居二十余年,放縱酒色,既無父兄當年之勇敢,也沒有他少年時之英銳,特以疆場乏人起自廢將,而他本來的怯懦大暴露,「惟左次避敵而已」。

馬林也缺乏主將的素質,出師之前,潘宗顏上書經略楊鎬,指出「林庸懦,不堪當一面,乞易他將,以林為后繼,不然必敗」,楊鎬沒有采納這個意見。

杜松、劉綎比李如柏、馬林實有不同,他們每個人都踴躍向前。問題是,為什麼那麼爭先恐后,是一股什麼力量呢?

不妨看看文獻上所載杜松行前和李如柏的一番對話。

楊鎬做了決定,杜松、李如柏皆知各任方面。李如柏故意為杜松灑酒送別。

酒席桌上對杜松說:「我這次作戰,一定以頭功讓您!」杜松聽了李如柏的話,信以為真,慷慨意氣,帶著扭械出師,并狂妄地宣稱:「我要捉來活的(努爾哈赤),不能讓別的將領分功了!」

李如柏在杜松起程以后又派人去說,「李將軍已自清河抵達敵人的老營了。」

用違背諾言的辦法刺激杜松更加不顧一切地冒進。 由此可見,杜松那麼一往直前,的確有個搶頭功的思想。

而這正造成了他不按約定時間,提前行動,一軍獨前,遭到后金兵狙擊,戰敗被殲。明人說杜松所領的二萬人被后金的三萬兵馬所敗。數目不一定準確,但是孤軍深入,寡不敵眾是事實。不僅將帥如此,據說明軍士兵爭功也很突出。朝鮮人親歷其戰的李民突說,「西路天兵一陣極精勇,胡兵幾不能擋,而爭割首級,無意力戰。一胡之仆,十余騎皆下馬爭之,故以致敗覆。」 貪圖立功成了明軍失敗的一個原因。

劉綎顯然不是為了貪功致死,他此行卻有點被逼上梁山的滋味。出兵前,朝鮮都元帥姜弘立曾問這位劉都督:「然則東路兵甚孤,老爺何不請兵?」

劉綎說:「楊爺與俺自前不相好,必要致死。咱亦受國厚恩,以死自許。而二子時未食祿,故留置寬田(甸)矣。」他帶著「不悅之色」,很不高興地說了這些話。 劉綎雖然在這次作戰中奮勇犧牲,而他明知道這樣開赴沙場,沒有得到經略楊鎬的積極支持,是這位總指揮有意把他置于死地。將帥如此不合,怎麼可以期望發揮最好的戰斗力打勝仗呢?

二、指揮者的過失

明朝戰敗的原因還可以再作深入發掘,即這場戰爭的籌劃者和總指揮本身從一開始就很被動,楊鎬實在是不想真打。文獻上有這樣的記載,「是役也,經略(楊鎬)意亦初不在戰,虛張撻伐,冀取近寨小捷,得塞軍書。」

楊鎬的調兵遣將只是為了虛張聲勢,即使打幾個小仗,也是為了給上邊看的。難怪行師之前,他派了一名撫順來的降人到努爾哈赤那里明目張膽地說,「明國的四十七萬大兵要打來了,領兵的將帥和監軍的文臣都到齊了。三月十五日乘月明之際,分路前進。」如果不是故意恐嚇,出兵之前這麼告訴對方進軍日期,將帥配備和分路進擊,等等,豈不比內奸更露骨。

但是,楊鎬是作為一種策略,只能表現他的天真和愚蠢,夠不成叛賣。還有比楊鎬更重要的決策人大學士方從哲也對此戰缺乏信心。他拼命鼓吹進兵,實則已感到前途未卜。臨戰前在一份題本上說:

「當此進兵之時,勝敗安危決于一舉,而前日之風變,若彼連日之陰霾,又若此天心示傲,極其昭著。臣愚欲乞皇上降敕一道,令兵部傳諭東征將士,用示鼓舞。」

勝負原因是多種條件造成的,不能說明朝存在這些問題就一定吃敗仗。薩爾滸之戰明軍失敗的原因還有可以提出的是,當時明朝的封建統治已極其黑暗腐朽,階級矛盾和統治階級內部矛盾都很尖銳,社會進入全面危機階段。反映在這次作戰上,調兵選將意見分歧,屢調不動,決定方略更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楊鎬議論四路出兵,巡按江西御史張銓提出不必征兵四方,而應就近調募,屯集要害,固守邊圉,厚撫北關,多派間諜,等等。他向明神宗建議:「李如柏、杜松、劉綎以宿將并起,宜責鎬約束,以一事權」。

但他認為楊鎬實非將才,而力薦熊廷弼可當此重任。在籌餉方面,他要求皇帝發帑藏,反對加派遼餉。他說,每畝從三厘加到七厘,再加到九厘,是「竭天下以救遼,遼未必安,而天下已危。」這些關于明朝軍國大事的議論和建議,有相當大的合理性和可行性,但是都沒有被采納,而他激烈反對的也應該改變的無一不原封未動。這種是非不分,黑白顛倒,反映出明朝最高統治者的昏庸無能。

浙江道御史楊鶴曾一針見血指出:「若諸臣誤國,罪在諸臣;若我皇上優游不斷,是自誤矣」。明朝統治者的這種腐朽沒落從根本上決定了這場戰爭注定要輸掉的。

廣大的將士也很蔑視明朝統治者的命令。被征調的將領們遲遲不赴任,或原地不動,或逗留關山,急得皇帝一再下詔緊催。士兵大多數不愿為他們打仗送死。劉綎出發前,等待征發的川兵,久等不來。有些將領就靠少數家丁打仗。劉綎與朝鮮都元帥姜弘立曾在一處宿營,姜弘立問他各路兵數,他回答說:「西南路大兵齊進,東路兵只有俺自己親丁數千人,且有各將所領,要不出滿萬耳。」 可知劉綎也帶了幾千家丁。民兵作戰時,總是處于被圍殲或被追擊的被動局面,說明他們缺乏主動進攻精神。

明朝還把很大希望寄托在北關葉赫和朝鮮援軍身上。結果一直靠明朝支持的葉赫根本就沒有走到戰場上去,一仗未打就撤了兵。朝鮮的援軍的確和后金兵有所交鋒,但他們早就對明朝三心二意,到了關鍵時刻終于投降了后金。

再則,打仗總是作戰雙方的沖突。勝負不能只從一方面找原因。薩爾滸之戰明軍打了敗仗,明朝自身方面可從那個社會、國家軍隊和將士等等尋找為什麼打了敗仗。 另一方面,后金的種種因素也是促成明軍戰敗的原因。而這一方面也早已有人談論過。清朝(后金)人談他們之所以在這次決戰中獲勝,就是靠了「天命「。有人說后金把他們的年號稱作「天命」就由此得名。

三、后金的勝利原因

后金的獲勝不是天助,是他們采取了一個非常英明的決策,即「憑爾幾路來,我只一路去」,就是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擊破。明軍四路進兵,沒有按約定時間行動,連兩路都沒有同時行動的,于是明軍的「分進合擊」正好遇上了后金兵的「合進分擊」,結果明軍以數量之多所占的優勢立刻消失了,連杜松的一支主力進攻部隊,也以二萬之眾遭后金三萬兵馬狙擊,從而一軍皆潰。

不僅如此,明軍各路進兵所差的時間,又為后金兵戰勝一路,還手戰另一路贏得了機會,這有些偶然巧合,特別是劉綎一路,相差三四天,才決戰,如后金大部隊不能及時趕到,他的一路明軍很可能攻進赫圖阿拉,而那將形成另一種結局了。但是沒有造成那種結果,還是后金兵打得神速,調動的靈活。這里包含著指揮的正確。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是新興的后金,舉國上下,同仇敵愾,廣大的群眾支持了他們的這次作戰。 在每一次交鋒時,明軍總是結營放槍炮而后金兵就是敢冒著槍炮往上沖,一直頑強地把他們的陣營沖破。明軍又總是一破營就逃跑,后金兵再乘銳追擊。

到頭來就是明軍一次次敗亡,后金兵節節勝利。因此我們可以說,明軍在薩爾滸之戰中失敗的一個原因是,明軍的失誤、愚蠢、怯懦等等所造成的可乘之機,毫無遺漏的都被后金兵利用了。

四、雙方兵力問題

在戰爭的力量競賽中最主要的是人。

1、明朝兵力

明朝在薩爾滸之戰中究竟投入多少兵員?

迄今仍是一個謎。清朝文獻一會兒說「楊鎬以二十萬兵,號四十七萬」;一會兒又說「以二十七萬兵,號稱四十七萬」。他們總是往多說,以譏笑楊都堂失敗之慘和他們自己勝利之巨大。但是清朝人對明兵各路人數記載有參考價值。他們說杜松一路六萬,李如柏一路六萬,馬林一路四萬,劉綎一路四萬。 這可以證明杜松、李如柏兩路為主力,兵數相等。

明朝人自己的記載更是不一致的。楊鎬在杜松、馬林戰敗后說明朝主客兵出口者僅七萬余。這顯然是為失敗作掩護,說兵員太少,要求增援。 后來曾任遼東經略的王在晉說四路之師,除朝鮮援兵外,主客出塞官軍共八萬八千五百五十余員名。這個數目基本可信。在巡按監察御史陳王庭的奏疏中提到杜松戰敗,「致二萬余官軍一時并遣陷潰」。

這進一步提供了各路的兵員數目。杜松為主力,他的兵員如為二萬,實際總會是超過這個數目,則李如柏一路也應是二萬余名。

朝鮮人的記載提供了劉綎一路的兵員數目。據他們說,劉綎本人有親丁數千人,合各將所領,可近萬人。另外有朝鮮援軍一萬三千人。則劉一路總兵員數超過二萬,比杜松、李如柏兩路似應略低。

我們推算明軍全部出動的兵員約在七、八萬以上,十萬以下。 但是也有人說「四路之兵計十萬」。

2、后金的兵力

后金擊敗明軍四路進攻,確系以少勝多。后金兵數到底有多少,也很難確知。從明朝采取「分進合擊」的戰略來看,明朝的兵數肯定超過后金兵數。

有人用計算八旗人數的辦法推測后金的兵員數目。按照這種辦法計算,努爾哈赤于一六一五年建成八旗這個軍政合一的組織,「以旗統人,即以旗統兵」。八旗的人數就是后金的兵數。按規定,每一旗包括五個甲喇,每一甲喇包括五個牛錄。牛錄是八旗的基層單位。每個牛錄由三百人組成。從牛錄到旗合計,每個旗的人數為七千五百名。 八個旗總計就是六萬人。

薩爾滸之戰發生在一六一九年,時八旗已建立了四年。一六一八年后金攻取撫順,獲得人畜數十萬。其中投降的明兵有些是會補充到八旗中去的。反正不足十萬,或六萬,或五萬,總可以斷定后金兵員不如明朝的軍隊多。

明朝的力量沒有比過后金,不在于他們的軍隊數目多,是決定于這些軍隊怯戰、反戰、厭戰,他們的戰斗力沒有后金兵發揮的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