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狹路相逢勇者勝!閼與之戰:名將趙奢的一戰封神!打破秦軍戰無不勝的神話 卻意外導致六國歸一

狹路相逢勇者勝!閼與之戰:名將趙奢的一戰封神!打破秦軍戰無不勝的神話 卻意外導致六國歸一
2023/01/13
2023/01/13

歷史上許多名將在成名之前都是默默無聞的小人物,他們往往敢于抓住機遇,一戰成名,成就自己,耀眼于時代。閼與之戰就是戰國名將趙奢的成名之戰。

戰爭背景:澠池之會

閼與之戰發生在澠池之會后第九年,即公元前270年。

澠池之會,出自司馬遷《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該事件發生于公元前279年(秦昭襄王28年、趙惠文王20年 )。

秦昭襄王二十八年,秦昭襄王想集中力量攻打楚國 ,為免除后顧之憂,主動與趙國交好,約趙惠文王會于澠池(今河南省三門峽市澠池縣),趙王害怕但又不敢不去。藺相如陪同趙王前往澠池,在趙王被迫鼓瑟的情況下,他為了使趙國取得對等的地位,據理力爭,以死相逼,秦王也害怕,不得不擊缶。後來,秦向趙要十五座城為秦王祝壽,他寸步不讓,說用秦國國都咸陽為趙王祝壽,使秦王毫無所得。藺相如機智地保護了趙王的安全并且不被羞辱,史稱「澠池之會」。

秦趙澠池之會不久,秦昭襄王詐以公主許配給楚頃襄王,屈原認為有詐,長跪城外力諫,楚頃襄王不聽。

前278年,秦軍趁頃襄王開城迎親,長驅直進,攻入楚都郢,屈原投河自盡。楚頃襄王遷都于陳。

楚國雖敗,但國土廣闊,實力依然強大,秦國也沒有同時攻打兩個強國的能力,

秦國為了穩住趙國,主動將安國君之子異人(秦莊襄王,前281年-前247年,嬴姓,秦氏或趙氏,名楚 后改子楚 ,秦孝文王之子,秦始皇的父親)送到趙國去做人質,但這依然不能化解秦趙之間多年的矛盾。

當初秦國先后占領了趙國的祁、藺、離石三地,這三個城池對趙國來說十分重要,于是趙惠文王就和秦昭襄王商量,能否用另外三個城池將祁、藺、離石三地換回來。

為表誠意,趙惠文王甚至主動將公子酈送到秦國做人質。秦昭襄王見趙國如此坦誠,君臣合計了一番,就同意了趙惠文王的建議,把這三座城池還給了趙國。 沒想到秦國忽悠楚國的那一套,被趙國用到了自己身上,趙國拿到了三座城池,遲遲不肯交出作為交換的三座城池。秦昭襄王大怒,便以趙國毀約為由發兵趙國。

而攻打趙國的首要目標就是韓國城池閼與(今山西省和順縣)。

秦國出兵伐韓:趙奢嶄露頭角

閼與位于太行山山脊,地勢十分險要。

閼與的西面是韓國的上黨,東經武安就到達趙國的都城邯鄲,拿下閼與,韓趙兩國門戶大開,秦國就可以隨時進攻韓趙兩國腹地,所以, 閼與的存在對兩國的意義都十分重大。

很明顯,秦國進攻閼與的終極目標是攻克邯鄲,滅了趙國。

雖然韓國知道秦國出兵的目的是趙國,但是秦國拿下閼與,上黨郡定是朝不保夕。

上黨郡約占韓國三分之二的面積,因其地勢險要,素有「得上黨可望得中原」之說,可見,失上黨,無異于韓國滅。

此刻用唇亡齒寒來形容韓趙兩國再合適不過了,韓國眼見秦國來勢洶洶,卻沒有招架之力,趕緊求助于趙國。

趙國明白兩國的利益此時緊密聯系到了一起,趙國自然不敢怠慢。

接到韓國的求援信后,趙惠文王馬上召集群臣商議。當時在場的有廉頗、樂乘、趙奢等人,趙惠文王信任廉頗,于是首先問他:「可救否?」廉頗想了一下,回答道: 「道遠險狹,難救。」趙惠文王不甘心,又問站在一旁的樂乘,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樣。廉頗和樂乘久經沙場,都是趙國的名將,他們如此說,閼與一戰可以說是回天無力。

就在趙惠文王放棄希望、準備聽天由命的時候,一個人站了出來,他就是趙奢。

此時的趙奢還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而他之所以能夠成長為一代名將,就是因為他敢在大將廉頗和樂乘共同給闕與下了「死亡判決書」之時,提出了「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高深見解,而趙奢的高光時刻就此到來。

趙奢:「狹路相逢,勇者勝!」

據《戰國策》記載,趙奢在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之時,應該已經是一個騎兵了。

後來趙武靈王餓死在沙丘宮,他身邊的許多大臣也因此獲罪,趙奢也在其列,被流放到了燕國。

從燕國回來后,趙奢成為一個負責稅收的小官。稅官雖然是個小差事,但趙奢從不馬虎,也不懼怕權勢。

大家都知道趙國有個赫赫有名的平原君,戰國四公子之一。

平原君也曾拖欠國家稅收。這件事雖然是眾所周知,但卻無人敢管。

收稅是趙奢職責所在,再加上他曾經上過戰場,辦事果斷,面對平原君蠻橫的親信,一怒之下,就將平原君的九個親信全部殺了。

平原君知道這件事后自然怒不可遏,馬上就要殺了趙奢為自己的親信報仇。

沒想到趙奢不但不怕,反而說平原君地位尊貴卻知法犯法,要被天下人恥笑。

那個時代的人大多數是很重視信譽的,更何況身為戰國四公子的平原君,于是,平原君為了自己的聲譽便放了趙奢。

趙奢的行為雖然有些魯莽,卻讓平原君看到了他不畏權貴,盡忠職守的一面。

平原君不僅沒有再計較這件事,反而將他推薦給趙惠文王。

就這樣,趙奢從一個小小的稅官升為趙國的稅收總管。

升官后的趙奢沒有懈怠,賦稅之事在他的管理之下變得井井有條,再加上他在攻打齊國的戰爭中表現出色,替趙惠文王奪下了商河之地,此后愈發得到器重。

正因如此,此次趙國君臣商量救閼與如此重大的事情時,也有趙奢的一席之地。

雖然廉頗和 樂乘都說閼與難救,但趙奢說: 「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斗于穴中,將勇者勝。」

但趙奢心里明白,所謂「勇者勝」,并不一定是指要去硬拼。

在知道實力差距后還去拿雞蛋碰石頭,縱然是「勇」也是「愚勇」,而趙奢在分析了局勢之后,采取了拖字訣,來麻痹對手,最后出其不意,擊敗了實力強大的秦軍, 這是一種「智勇」,更是「狹路相逢勇者勝」的真意。

從根本上來說, 趙惠文王是十分想救閼與的,不然他也不會再三詢問,趙奢也是獲悉了君主的心意才請兵出戰。

而趙惠文王最終相信了趙奢,賜予他虎符,讓他帶著趙國的大軍前去迎擊秦軍。

閼與之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趙奢領兵之后出了邯鄲,但卻沒有一路趕到閼與,與秦軍廝殺,而是在離邯鄲三十余里的地 方駐扎了下來,且一住就是28天。 趙國將士求戰心切,恨不得立刻飛到閼與跟秦軍殺個妳死我活,而趙奢卻下令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扎營,趙國大軍上下一頭霧水,而秦軍卻撿了個便宜,馬上將武安包圍了起來,大有攻城之勢。

武安離邯鄲不遠,一旦失守,不要說救閼與了,連國都都要保不住了。

武安被圍的消息傳來,趙軍嘩然色變,但趙奢依舊按兵不動。

趙軍內有個軍官建議趙奢發兵救武安,趙奢不但不聽,還將其處死,并下發了一道指令:如再有以軍援進諫者,格殺勿論!

此時不但趙國將士摸不著頭腦,秦軍也是一頭霧水,秦帥胡陽派出探子到趙軍中刺探軍情,趙奢發現之后不僅沒有殺了這個間諜,反而好酒好菜款待他,然后將他送回秦軍大營。這回胡陽樂了,以為在強大的秦軍面前,趙奢怕了,如今又圍了武安,可以說是可攻可守,拿下邯鄲也不在話下。

其實趙奢有自己的打算。

閼與地處太行山,地勢險要,倘若在山地與秦軍決戰,幾乎毫無勝算,但如果能將秦軍騙到平原之上,趙國就可以發揮騎兵的優勢,此戰才有可能獲勝,要知道,在經歷了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軍事改革后,趙國的騎兵在當時各國一騎絕塵。武安雖然離邯鄲很近,只有八十余里,但距離趙奢的大營更近,僅二十里。 胡陽認定趙奢不敢來攻,于是就把部隊全部撤下山,駐扎在武安附近的平原地區,準備在拿下武安后直取邯鄲。

秦軍放棄易守難攻的閼與,把部隊駐扎在平原,這正是趙奢想要的。

趙奢為什麼對秦軍下山如此有把握? 那是因為他知道秦國一向貪婪狡猾,又很自大,絕對不會滿足于閼與這個小地方,秦國的目標是趙國廣大而富饒的平原之地。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亙古不變。

就在胡陽沾沾自喜,準備找個機會滅了趙奢的時候,趙軍卻在一夜之間轉移到了閼與并占領了那里,把秦軍困在了武安平原之上。戰爭的局勢瞬間轉變。而且經過數十日的奔波攻城,又圍了武安,又來回行軍調動,秦軍士兵已經是疲憊不堪,而趙軍卻是養精蓄銳,蓄勢待發,一舉擊潰秦軍。

史書記載: 「秦兵后至,爭山不得上,趙奢縱兵擊之,大破秦軍。秦軍解而走,遂解閼與之圍而歸。」

等到秦軍回過神來,已經為時已晚。

縱使是困獸猶斗,秦軍還是慘敗而還。

閼與一役,趙奢扭轉局勢,使趙軍大獲全勝。

趙惠文王大喜過望,封趙奢為馬服君。

解圍閼與,趙奢一戰成名,從此開啟了趙奢戰國名將之路。

雖然這場戰爭的規模不大,也沒有長平之戰有名氣。 但是,它對趙國的影響是至關重要!

闕與之戰秦軍的失敗 摧毀了秦國東出的整體戰略,趙國首次打破了秦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向東方五國展示了強大的實力,讓已經淪為秦國附庸的韓國也不得不重新站隊,而打贏閼與之戰的趙奢足以躋身戰國一流名將之列。

不過對于秦國而言,此戰的失敗是件好事,因為越過他國建立基地的想法是行不通的。

雖然閼與之戰的失敗出乎秦國統治者的意料。

但此后秦國統治者吸取了教訓,此后不斷的進攻魏國和韓國。

八年之后,也就是長平之戰爆發前,秦國完成了擠壓韓魏、虎視趙國的戰略。

八年之后,除了趙國國君的更換,趙國還喪失向西發展以壯大自己的機會。

面對更加強大的秦國,趙國已經沒有了主動權。

就算沒有長平之戰,趙國也會被一點點地被蠶食,閼與之戰雖然趙國完勝,但這一痛擊卻意外擊醒了秦國。

也許戰爭就是一場棋局,一招一式的優勢,也無法彌補全局的劣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