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彭城之戰,項羽兩天時間徹底翻盤,騎兵閃擊戰的開山與巔峰之作!

彭城之戰,項羽兩天時間徹底翻盤,騎兵閃擊戰的開山與巔峰之作!
2023/01/06
2023/01/06

【彭城之戰,騎兵閃擊戰的開山與巔峰之作】

解讀項羽的「彭城之戰」,千萬別朝復雜層面去想,越簡單直接越能理解這一戰的真正精髓。也許,碰上項羽這種「拼命三郎」、「狂飆突進」的全新閃擊戰術,大概也只有上天才能給他制造點麻煩。

1、劉邦攻陷彭城的戰爭過程。

前205年3月至4月,劉邦再次東出,以「為義帝發喪」的天才創舉獲得一眾諸侯支持,「分兵三路」會攻彭城。

中路以劉邦為首,聯合各路諸侯軍向東推進。途中最重要一戰是周勃攻克曲地。

南路以王陵、薛歐、王吸為主將,擊破當面楚軍,沿陽夏推進至彭城西南的碭縣、蕭縣等地。這一路除了擊破當面楚軍,也有防備南側英布等楚國三王的戰略任務,謹防其北向參戰、協防徐州。(雖然實際未發生,但劉邦等人要考慮到。)

北路以曹參、樊噲、灌嬰等人為主將,除了漢軍,還包括趙國、彭越的軍隊,推進過程中最重要的一戰是定陶之戰,擊敗龍且、項他的楚軍部隊,也是項羽當時安排抵御劉邦的主力部隊。此后追擊至胡陵,由酈商攻克之。

之后為保障攻陷彭城,北路進行分兵,曹參等人自胡陵南下和劉邦會師,由樊噲向東北進攻「鄒、魯、瑕丘、薛」等地,顯然有阻擊項羽南下回援彭城的意圖。

2、彭城之戰的戰前部署。

研究彭城之戰,最關鍵的要點在「時間」上。劉邦3月東出,4月攻占彭城,同月彭城之戰上演,前后僅僅兩個月的時間卻發生了一系列重大歷史事件和諸多戰事,天下大勢先是向劉邦一邊倒,旋即又向項羽一邊倒,個中「歷史密度」之高,令人咋舌。

這反證出當時天下態勢演進之快和戰爭效率之高,史書所載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應都處于快速變化的動態過程中,時間之緊迫,導致都不能按照常理來作靜態理解。

最典型的是劉邦拿下彭城后的「日置酒高會」,這事肯定是發生了,但從時間范圍來反推,恐怕劉邦等人開趴體的時間也不會太長,估計最多不過十天左右。

畢竟,項羽得知彭城失陷的時間應該不過數天以內,以項羽的暴脾氣,他肯定是當場發飆,最多空出幾天楚軍主力集結的時間,然后就要開干劉邦!

所以,回頭來看,「日置酒高會」甚至大有為劉邦彭城慘敗找借口的嫌疑,「得意忘形」顯然是最容易拿出手、相比不那麼丟人的簡單解釋。

戰前整體態勢是:項羽楚軍位于齊地,樊噲所部漢軍位于彭城的北側,劉邦等諸侯聯軍主力集結彭城內外,可能支援項羽的英布等三王位于南側淮河防線。

也許劉邦接下來的戰略意圖是:若計劃防守,樊噲和他是掎角之勢;若計劃進攻,他將和樊噲「兩路」或者多路并進,樊噲走北側,劉邦等聯軍部隊沿沂水北進,再加上齊國殘軍,將項羽圍殲在齊地。

但因為項羽的快速反應以及這些天劉邦等人的得意忘形,上述意圖就算有過考慮,也都終究是鏡花水月。

重點在項羽的戰略意圖及戰役部署,奪回彭城是肯定的,但同時殲滅劉邦等諸侯聯軍才更為重要,如果不是當時時間緊迫,項羽完全可以請求英布等人出兵,「南北夾擊」,會戰彭城。

雖然英布這一段正在和項羽鬧「裝病」,吳笍和共敖也冷眼吃瓜,三人又因「誅殺義帝」而政治處境尷尬,但凡事都可以談判,項羽要是拿出讓他們足夠心動的條件,出兵也不是不可商量,畢竟大家總歸是楚國一脈。

彭城之戰慘敗后,劉邦百忙之余還能想到讓隨何去游說英布反叛項羽,正說明劉邦一直以來對于英布等人的重視。起碼作為彭城之戰的大背景,英布等三王顯然不可無視。

歷史的一個細節是,劉邦大軍慘敗彭城后之所以向靈璧方向逃跑,極可能是因為靈璧原有駐軍,而在此駐軍,顯然是防守睢水防線、南向阻援英布等人的可能北上。

當然,這一點我并不能完全確定,只是認為有可能。

項羽的具體戰役部署是——

首先擊潰位于魯地以南的樊噲部隊,然后繞胡陵南下,迂回到彭城的西邊蕭縣,由西向東,將所有諸侯聯軍圍殲于彭城、泗水、谷水乃至睢水的這一區域內。

戰術部署是:以全騎兵部隊承擔突擊和迂回任務,跟進的步兵沿正常線路南向推進,配合騎兵進行大范圍追擊和圍殲。

注意上圖圈出的那個從魯地到蕭縣的反「S」形,這是這一戰真正的精髓,凸顯了項羽一戰全殲劉邦聯軍的驚人魄力與決心。

此戰雙方總兵力情況:

項羽「精兵三萬」,其中絕大部分當為騎兵,再輔以跟進的步兵,應不止三萬,但也不會超出太多。

劉邦諸侯聯軍總共「五十六萬」,顯然是「號稱」,實際應在二三十萬之間,畢竟戰中先后出現過兩次「十余萬人」被殲滅。

聯軍主力部署在彭城內外,從戰役進程反推,應布置在彭城以西至蕭縣中間的幾十里區域內。

3、戰役具體過程。

第一天——

項羽率領近三萬騎兵部隊,向戰場最北端的魯地(樊噲主力應駐扎在此)發起突然的「閃電打擊」。

一貫以勇猛著稱的樊噲,倉促之下反應不及,一觸即潰,懵逼而又可憐的樊噲成為了整個戰役中第一個狼狽奔逃的人,項羽緊追不舍,從魯地到鄒、滕、薛三縣沿途的樊噲所屬部隊全被徹底擊潰。

當天夜里,項羽選擇分兵,主力騎兵部隊趁夜色掩護執行「秘密」迂回任務,步兵部隊也沒有選擇休息,繼續追擊、殲滅樊噲所部殘軍,以期給樊噲、劉邦等人造成誤判。

這也是樊噲此戰中的一個「小槽點」,只是它早已被后世遺忘。

作為最早被擊潰的部隊,樊噲當天至夜里沿正常路線向彭城敗逃,不僅給聯軍主力傳達「項羽狼來了」的全面動搖軍心的壞消息,還很可能讓劉邦等人誤判了項羽的主要進攻方向,完全想不到項羽的迂回「奇謀」與戰役決心。

當然,這也不能完全責怪樊噲,只能說項羽在戰場上實在太狡猾,他的「胃口」也太大了。

第二天——

拂曉前,項羽主力騎兵部隊就已經「神兵天降」,突然出現在蕭縣,從西向東展開再度「閃擊」,從彭城到中午就失守看,顯然劉邦等人完全沒有想到這一點。

「晨擊漢軍而東,至彭城,日中,大破漢軍」,劉邦應該是倉促之下組織聯軍出城向西迎戰,結果大敗。

在一路潰敗的「浪潮」沖擊之下,彭城壓根沒有組織有效防守,就已經被攻陷。歷史真相更可能是,因為出城部隊的潰敗,劉邦徹底喪失死守彭城的信心,選擇立馬出逃了。

彭城失守,宣告整個戰局已呈徹底崩壞之勢。

稍后,注意, 項羽要麼是單向突進,要麼就是進行了分兵,向東、向南各自追擊潰逃的漢軍,我以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畢竟此時聯軍已經徹底崩潰,就算知道當面楚軍的總兵力不過三萬騎兵,也已經毫無戰心, 以項羽的軍事天才和戰場靈敏嗅覺,分兵追擊的可能性更大

「漢軍皆走,相隨入穀、泗水,殺漢卒十馀萬人。」近一半的聯軍被追擊、驅逐到了谷水、泗水邊上,要麼被殺,要麼投河。

不知道此時的樊噲有沒有逃到泗水邊上,如果抵達,看到河對面的戰況,真不知道他會是何等的傻眼,WTF,究竟啥情況?

「漢卒皆南走山,楚又追擊至靈壁東睢水上。漢軍卻,為楚所擠,多殺,漢卒十馀萬人皆入睢水,睢水為之不流。」靈璧東側的睢水東岸,上演了相同的慘烈一幕。

至此,項羽可能只用了不超過30個小時的時間,就將劉邦所有聯軍部隊(包括樊噲在內)幾乎全部殲滅,3萬對陣30萬,30個小時,這個恐怖的戰爭效率,即算放眼中國三千年軍事史,都是極為罕見的「超級奇跡」!

大概實在是超出了人類的極限,老天都看不過去了。

4、詭異的「戰場大風」

從地理距離推算,谷水、泗水方面的戰斗明顯要早于睢水方面,就算項羽分兵,東向的楚軍騎兵部隊也會在消滅當面聯軍后,迅速轉移到睢水方面,占領彭城、消滅殘敵等任務交給跟進的步兵軍團處理。

此時劉邦殘余的部隊已不多,這才「圍漢王三匝」,楚軍將劉邦團團包圍于睢水東岸。

此時應該還沒入夜,史書白紙黑字明文記載——

「于是大風從西北而起,折木發屋,揚沙石,窈冥晝晦,逢迎楚軍。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史記》)

「會大風從西北起,折木,發屋,揚沙石,窈冥晝晦,逢迎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資治通鑒》)

大白天突然來了陣大風,吹得天昏地暗,楚軍漢軍自然全都找不到北,劉邦趁此機會突圍逃出。

這類嚴重影響正常戰局推進的「詭異自然事件」,在之后的中國軍事史上,也不是沒有過,比如突然大雨、大雪、大霧等,但突然大風,恕我孤陋寡聞,恐怕只有這一次。(諸葛亮借東風這類演義除外。)

如果問我的看法,我認為這是扯淡,是后世編造出來的,動機也很簡單,此時是劉邦一生中最危急的時刻,而他不僅逃脫了又最后成為了皇帝,既然是「天命所歸」,那老天自然要幫他一把。

反過來,老天在最關鍵時刻都幫了劉邦一把,當然是劉邦「天命所歸」的絕佳證明,讓人都不敢不信、無從質疑。

看看司馬遷的用詞:「于是大風從西北而起」,什麼叫「于是」?好像老天一直在上面瞅著,看到劉邦這是要徹底沒戲了,才吹了口氣,于是來了陣大風。

司馬光給改成了「會大風從西北起」,「于是」改成了「會」,恰巧之類的意思,雖然有所懷疑,但還是不敢質疑這個「天命」事件的真實性。

其實,真正有力的「辟謠」證據在稍后一兩天內:「漢王道逢孝惠、魯元公主,載以行。楚騎追之,漢王急,推墮二子車下。」

如果劉邦是在大風中突圍而出,馬上又是入夜,他起碼會擁有至少一夜「時間差」的逃跑先發優勢,當時夏侯嬰肯定是載著他加足馬力的奔馳,黑夜中楚軍追上的可能性極小。

何況,楚軍士兵認識他和夏侯嬰的可能性更小,哪里知道他們的實際身份,劉邦犯得著連親生子女都顧不上麼?

所以,歷史真相應該是,壓根就沒有過什麼「大風」,劉邦在睢水被圍后,選擇強力突破重圍,楚軍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楚騎」這才強追不舍,他們確信逃跑的那輛「寶馬」車上就是劉邦,劉邦也是不得已,為了減輕重量、加快逃跑速度,這才把親生子女接連幾次扔下車。

當然,有沒有這場「大風」都不重要,劉邦終究是逃脫了,而他的「五十六萬」聯軍,也就此灰飛煙滅,此時距離他以為「大功告成」,也才不過區區兩天時間。

以上。關于「彭城之戰」的勝敗原因,林林總總,大眾早已認識的相當清楚,但我只想補充一點,那就是騎兵對于步兵的戰術優勢,其實是通過這一戰才真正證明的。

在此之前,雖然有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以及白起長平之戰中對騎兵的重點使用,尤其是李牧以步兵、弩兵、騎兵等多兵種聯合作戰「破匈奴十萬騎」的經典戰例,但讓后世真正認識到「騎兵」這一兵種在冷兵器時代的戰術頂端作用的,恰恰是項羽的「彭城之戰」,以三萬騎兵閃擊至少三十萬的步兵主體部隊,居然在兩天之內就可以完全實現,「騎兵」兵種的碾壓優勢何其明顯!

一千多年后成吉思汗及其后代能夠縱橫歐亞,基礎就在于他們的「蒙古騎兵」能夠做到所向披靡,實現「降維打擊」。

正如劉邦,彭城慘敗、回到滎陽后,之所以第一時間就專門組建騎兵部隊,實在是因為項羽的騎兵突擊和作戰優勢,讓他徹底開了眼了。

這也是我在整理中國軍事戰爭史的過程中,重點著眼于具體戰例而非兵法書籍等理論層面的主要原因,理論研究只是對過去經驗的總結,真把它奉為圭臬,之后戰爭被打臉的可能性極大,因為越經典的戰例,本身就意味著要突破歷史的既有經驗和認知,不如此也不足以取得輝煌戰果,無論是戰術、戰役還是戰略層面。

換言之,趙括等人真正的不靠譜,其實是在這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