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城濮之戰:晉文公為何能一戰霸諸侯?到底是什麼,成就了他的霸業

城濮之戰:晉文公為何能一戰霸諸侯?到底是什麼,成就了他的霸業
2022/07/22
2022/07/22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西元前650-630年間,華夏大地上的國際形勢異常復雜。周王早已從諸侯的保護者,淪為被保護國;替代周王保護諸侯的齊桓公已經垂垂老矣,難以遏制越來越頻繁騷擾中原的南蠻北狄;南方的楚國方興未艾,躍躍欲試想要入主中原。

戰役背景-野心勃勃的荊楚

楚國一直不滿于周的諸侯這一身份。熊渠說,我蠻夷也,不與中國之號諡。楚武王伐隨,隨曰:我無罪;楚武王說:我蠻夷也。而且隨後,楚武王自行稱王。這說明,楚不滿于周,想要和周平起平坐。

隨著周的衰弱,周王已經無力維持他的中原秩序,幸好後繼有人。齊桓公接過了周的權杖,將楚國北向爭霸的野心遏制了幾十年。然而召陵之盟並未傷到楚國根本,不久,齊桓公老邁歿去霸業衰落。楚國又開始興風作浪。

前645年,楚敗徐。前642年,鄭朝楚。前638年,楚敗宋。前636年,宋成公朝楚。

這樣,楚國北向的大門已經敞開,中原已經近在咫尺。

戰役背景-群龍無首的中原

自齊桓公霸業衰弱以後,中原諸侯們一直處在一種不安的空氣當中。特別是鄭國和宋國,因為他們處在楚國進軍中原的咽喉地帶。

鄭國還沒有從失去霸主光環的角色中適應過來,與霸主齊國多有齟齬,並不親近。因此,早在西元前666年,齊國霸業興盛之時,楚成王就把冒頭瞄準了鄭國。此後十年間,楚成王與令尹子文三番五次進攻鄭國,鄭國心裡苦,想要與楚求和,被大臣孔叔勸阻(齊方勤我,棄德不祥)。眼看鄭國要倒向楚國,齊國這才聯合諸侯出兵,在召陵簽訂盟約,暫時遏制了楚國的勢頭。次後,齊國也多次攻擊鄭國,但鄭國對齊一直不怎麼心服。 西元前642年,齊桓公一歿,鄭國就倒向了楚國(《左傳·僖公十八年》:鄭伯始朝于楚)。

與鄭國不同,宋國與齊國一直很親近。齊桓公稱霸的幾十年裡,宋國都一直在身邊亦步亦趨。然而,在齊桓公歿後,宋國國君宋襄公意圖爭霸,卻先被楚國拘捕,後敗于泓水,憂憤而歿。即位的宋成公不敢怠慢,極不情願的朝見楚王去了。

這樣,中原看著南方的楚國日益逼近,中原各國瑟瑟發抖,期待著下一個霸主的出現。

戰役過程-悲哀的宋國

晉國經過晉獻公父子的開發和拓展,已經具備了大國的實力,晉文公即位後,內修政令,外勤王室,得到了諸侯的一致好感。本來已經投向楚國的宋國開始親近晉國。晉文公三年,宋成公朝晉。這引起了楚國極大的不滿。

西元前633年,楚成王率領陳、蔡、鄭、許聯軍攻宋,拉開了這場後世以「城濮之戰」命名的大戰。

此時的中原,服從晉文公的諸侯並不多,面對楚國的步步緊逼,晉文公的謀主狐偃和大將先軫給出了應對的措施。

先軫曰:報施、救患、取威、定霸,于是乎在矣。狐偃曰:楚始得曹,而新婚于衛,若伐曹衛,楚必救之,則齊、宋免矣。

先軫確定了戰略方向,一石四鳥,必須要救;而狐偃則給出了具體的方略,圍曹衛救齊宋。于是晉文公在被盧檢閱三軍,誓師伐曹、衛。

晉文公大軍很快就迫降衛國、攻破曹都,還順帶得到了魯國的青睞。然而正主楚軍,在偏師援衛失敗後,不理晉軍,繼續猛攻宋國。宋國再次求援,晉文公想攻,但是卻沒有足夠的力量,晉文公君臣並不急于一戰,而是開始了孤立楚軍的計畫。

戰役過程-被徹底孤立的子玉

第一步,斷絕楚的國際援助,爭取齊、秦支持。宋國求援時,晉文公在先軫的建議下,讓宋賄賂齊、秦,請齊國和秦國代宋向楚求情。同時,為了彌補宋的損失,拘捕曹伯,以攻佔的曹、衛之地分給宋國。

楚國因為曹、衛蒙受了損失,如果允許宋和,那麼楚國不是吃了虧?所以楚國不願意接受齊和秦的調停。這樣一來,齊國和秦國貪圖宋的財富,便從中立而站到了晉國這一邊。

楚成王敏銳的覺察到了不安的氣息,于是撤軍申地,同時傳令楚軍統帥子玉撤軍。然而子玉不從。楚王怒而單獨撤軍,子玉只帶著部分軍隊繼續留在前線。

晉文公君臣的第一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既爭取到了齊、秦的支持,還使楚軍內部分裂,楚王不再支持主帥子玉。當然,見微知著,從這裡也可以楚成王的戰略眼光還是相當不錯的。雖然撤軍楚國必然在曹衛處吃虧,但是如果脫離糾纏,這場戰役又只是另一場召陵之盟而已,東山再起可期。然而子玉被眼前的利益蒙住了雙眼,這讓晉文公君臣有了可乘之機。

第二步,斷楚右臂,解除僕從國曹、衛的附庸。楚帥子玉堅持請戰,無奈楚王已退。強硬的子玉不甘心,派使者要求晉復曹衛,方可退軍。如果晉同意,那麼相當于雙方戰平,誰也沒占到便宜。

然而,晉文公君臣已占上風,怎可甘休?在狐偃和先軫的建議下,晉文公拒絕了楚使的要求,並拘留楚使。同時,晉國卻在暗地裡允許曹衛復國。曹衛怨楚之不救,與楚斷交,投入晉的陣營中。而子玉怒火中燒,誓要一戰。

老奸巨猾的晉文公將老實人子玉狠狠的擺了一道。曹衛從楚的陣營中剝離,楚軍進一步被孤立。同時,楚帥子玉卻因為情緒的激發越來越不理智。

第三步,退避三舍,再驕楚軍。在前兩步完成的情況下,子玉起兵攻擊晉軍。晉文公卻還想再耍點花招。晉文公以對楚成王的承諾為由,再次退卻「三舍之地」。楚軍緊追不捨,十士卒疲憊。這一次退讓,找足了藉口,己方沒有出現軍心動搖,更重要的是,楚軍中有人建議停止追擊,這意味著,楚軍內部思想再次出現了分裂,但是憤怒的子玉獨斷專行,再次拒絕了這一意見,繼續追擊晉軍。晉、宋、齊、秦聯軍最終駐紮于城濮。

子玉已先後失去了國際盟友、楚王支援、僕從國,內部思想也開始出現了動搖。但子玉完全失去了理智,戰欲強盛;而晉文公一方,雖然得到了國際支持,策反了楚的僕從國,但現在已經退無可退。

因此,決戰的時刻來臨了。

戰役過程-最終決戰

西元前632年,晉楚雙方開始在城濮決戰。此戰,齊、秦、宋軍只為聲援,並未加入到戰鬥中來;同時子玉志得意滿,以晉軍的退卻為膽怯。

晉軍一方,先軫、郤溱將中軍;狐毛、狐偃將上軍;欒枝、胥臣將下軍。

楚軍一方,子玉將中軍;子西將上軍;子上將右軍。

戰役開始後,胥臣將戰車蒙上虎皮,首先衝垮了實力較弱的陳蔡之軍,右軍也隨之潰退。然後,晉軍利用楚軍驕橫的特點,上軍狐毛假裝潰退;而下軍壓陣的欒枝也讓兵車拖著樹枝假裝後隊撤退。這成功引誘了楚軍,子西率領以申息之兵組成的相對精銳的左軍極速推進。

子西的追擊暴露了左軍的側翼,晉軍主帥先軫立即派遣中軍一部從側翼攔截楚左軍。而狐毛和狐偃也率領上軍回軍掩誅,子西在晉上軍和中軍的夾擊中很快潰敗。

春秋時期的戰爭,被譽為貴族戰爭,因為戰役大多停留在決出勝負為要,還沒有到趕盡誅絕的地步。因此,子玉一看楚軍左右軍均已失利,此戰勝負已明,便率軍撤退,而晉軍也不追擊。子玉得以率領楚軍從容撤出戰場。

城濮之戰決戰示意圖

此戰,晉軍之勝,實際上不在決戰,而在戰前;楚軍之敗,同樣不在決戰而在于既失盟友,還兵疲將驕。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晉楚雙方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楚帥子玉為他的驕橫付出了代價,回軍路上為楚王逼迫自盡身亡。子玉雖敗,卻是楚軍中善于用兵的大將,因此這很是讓晉文公高興了一陣子。

城濮之戰的勝敗不在戰場,而在戰前;同樣,城濮之戰最大的價值也不在削弱了楚的軍事實力,而在于政治意義。城濮之戰後,楚國暫時縮回了它伸向中原的觸角,而晉國取得了巨大的諸侯威望。在回軍途中,晉文公邀請周天子會盟于踐土,正式成為周天子的第二任霸權代理人。那麼,晉文公憑什麼因為城濮之戰一戰而霸諸侯呢,換句話說,城濮之戰中,到底是什麼成就了晉文公的霸業?

勝楚的政治意義

首先,當時的楚國十分強大,城濮之戰戰勝楚國十分不容易。被斷絕了國際援助,剝離了僕從國的楚軍還能與晉國帶領的諸侯聯軍一戰,可以看出楚軍的實力十分強大。

其次,城濮之戰,晉國不僅僅是戰勝了楚國,更是保護了中原諸侯。由于楚國自成體系,「荊楚文化」體系和「中原文化」體系處于對抗的階段,如果楚國完全戰勝中原諸侯,那麼不僅僅是出現一個中原霸主,有可能連帶中原的信仰也都會改變(關于這一點,子彧在楚國霸業:與周王室抗衡數百年,卻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入主中原有詳述)。

因此,城濮之戰晉國的勝利,是保護了華夏秩序,或者說是,是周王領導下的中原秩序的延續和發展。

同時,城濮之戰的失敗使楚成王認識到中原文化的先進,楚國改變了與中原對抗的態度,開始學習中原的文化和政治制度。到了楚成王的孫子楚莊王時,楚國幾乎已經完全融入中原了。

從這個角度講,周得到的是中原秩序的延續,周王作為名義上的天下共主的繼續存在,而付出的僅僅是一個侯伯的名號。因此,對于晉文公和周王室來說,都是相當值得和心甘情願的。

因此,城濮之戰對于晉文公霸業來說,最重要的是提高了中原威望。

最後一步階梯而已

實際上,在城濮之戰前,晉文公做了許多鋪墊的工作,城濮之戰也只是晉文公霸主之路的最後一步階梯而已。

其一,晉文公之德。

縱觀晉文公的一生,始終令子彧十分驚奇:為何齊桓公、楚成王、秦穆公等都願意幫助流亡中的重耳?特別是秦穆公:晉文公上位之前,秦穆公幾乎是傾心相助,保證了晉文公的上位和建立在晉國的統治;晉文公上位之後,多次軍事行動中都有秦軍的影子。

重耳流亡路線圖

在《史記·晉世家》中,晉文公流亡途中,通過多人之口傳達了一個重要訊息「晉公子賢」。究其根源,也不過找到了晉文公「自少好士」,身邊「有賢士五人」的記載。同時發現,晉文公評判事件和取向的時候,往往以「德」為標準:遍賞功臣,以德為上,同時不忽略細微之人;以德降服陽樊和原的國人而有其地;

秦伯與之共圍而單獨撤軍,眾人請求追擊,晉文公卻不願;包括城濮之戰的退軍三舍也有「德」的承諾在裡面。因此,從晉文公身上,我們看到了「以德服人」的魅力,這是一種行為準則,讓人感到安全。而諸侯願意跟隨一個有準則、知恩知義的大國。因此,晉文公之德是文公霸業的人脈基礎。

其二,勤勞王室。

晉文公不是迂腐之人,德為人望,並沒有實質的約束力。因此,晉文公還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扶立周王室。

周襄王是個可憐的人,先是不被父王喜愛,在齊桓公的幫助之下才得以勉強上位。上位之後,竟然難以威懾宮廷,先是王位的競爭者王子帶竟然與狄後私通,又被狄人和王子帶合夥佔據了周王畿。

然而,周襄王也是一個幸運的人,先有齊桓公扶立上位,而這次有晉文公。

晉文公率軍直下陽樊,而後包圍甘昭公(王子帶)于溫,迎接周襄王復位。周襄王這才殺歿甘昭公,而晉文公也成為勤王功臣。

晉文公的勤王之舉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周襄王不僅隆重接待了晉文公,還賜給晉文公陽樊、原的土地。晉文公又趁機展現了他德的一面,圍而不攻,最後得到了兩地國人的忠心。更重要的是,春秋初年,「周德雖衰,天命猶在」,因此晉文公此舉為霸業奠定了政治基礎。

因此,在城濮之戰前,晉文公已經在政治方面、諸侯人脈方面奠定了夯實的基礎,而城濮之戰難得的勝利,更是讓晉文公收穫了相當的中原威望,晉文公的霸業也就水到渠成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