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第一次「河西之戰」:霍去病憑「1萬騎兵」踏破匈奴「五王國」連斬「兩位匈奴王」

第一次「河西之戰」:霍去病憑「1萬騎兵」踏破匈奴「五王國」連斬「兩位匈奴王」
2022/11/14
2022/11/14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公元前122年冬,漢武帝劉徹在陜西鳳翔縣南的雍城舉行祭祀,實則是前所未有的狩獵活動,年號由此改為「元狩」。

「狩」即「征伐」,在后世看來,此次狩獵更像是開始了戰前軍演和作戰部署。

持續多年的漢匈戰爭,仿佛就在這一刻開始向西部轉移。

公元前121年春,清冷的長安城還未蘇醒。

霍府外一個俊朗的年輕人肅穆而立,隨著大門關閉之聲,年輕人騎馬而去,馬蹄聲仿佛敲響了戰鼓。

秦長城的起點——甘肅臨洮,也是彼時漢朝西部邊防重鎮——隴西郡,1萬騎兵正在集結。

第一次河西之戰背景

此時,匈奴力量很強,有控弦之士30萬。30萬騎兵,在冷兵器時代很了不起。

疆域上則以東盡遼河、西到蔥嶺、南達長城、北抵貝加爾湖的強大優勢將漢王朝緊緊包圍,而漢朝對于長安以西的廣大地域毫無控制。

為破除匈奴威脅,漢武帝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概括起來主要有三點:

一是派出張騫出使西域。聯絡被匈奴征服的國家——大月氏,共同打擊匈奴。然而,張騫一出邊境便被匈奴扣押。直到公元前126年,趁匈奴內亂,張騫逃回漢朝,帶回西域大量情報,包括地圖。

二是延續前朝的馬政。除在邊境設立官方馬苑36處,在京師設立天子六廄外,還以政策鼓勵民間養馬,保證了40萬匹軍馬的常備使用。

三是進行大規模騎兵改革。訓練部隊的騎射技術,發展馬上騎兵,在西域當地募集屬國兵,去招募匈奴、烏桓人參軍。最后,漢武帝形成了一支在當時游牧民族所不能對抗的騎兵集團。

河西之戰的原因

公元前129年起,漢匈戰爭改變了前50年間漢朝遭近30次大規模侵襲、十萬漢人被掠走為奴的被動局面,進入互有輸贏的相持階段。

但漢武帝更渴望一場徹底扭轉局勢的戰略性勝利。

此時,匈奴帝國以單于居中、左右賢王分控兩翼的方式,控制整個游牧地區。

廣袤的西部主體是占據河西走廊的休屠王、渾邪王及各部小王的10萬之眾。

西南部為與匈奴關系密切的羌人,而河西之外,則是被匈奴控制的數十個小國和部落。

黃河以西統稱為河西,這個地方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我們可以從河西之戰的勝利來看漢武帝的意圖。

河西之戰打贏了,奪回了河西走廊,連接了長安(中國當時政治、軍事、文化中心、經濟中心)到西域的路線。

而且羌族部落也無法跟匈奴再聯手共犯大漢王朝。

這就是漢武帝攻打開河西走廊的目的。

驃騎將軍霍去病能擔當得起如此重任嗎?

那麼如果漢朝決議戰略轉移至西部,關鍵在于選擇誰擔任出征的統帥。令所有人意外的是,漢武帝選擇了年僅19歲的霍去病。

霍去病像

霍去病此前的帶兵經驗,只有率800輕騎服獲2000匈奴的漠南一戰,在一個沒有人想到的能夠取勝的方向上,取得了看起來還不錯的勝利。

但進入河西,霍去病面對的敵人,除了休屠王、渾邪王的10萬之眾,西南的羌人和東北的匈奴右賢王同樣虎視眈眈,一入其中,便如被群狼圍噬。

事實上,征戰河西進入的是綿延2000千米,面積50萬平方千米,地貌復雜多變,甚至杳無人煙的沙漠荒野。

未央宮中,自張騫返回后,皇帝越來越喜歡與之傾談。除了西域風情,大漢以西的遼闊大陸也令武帝著迷。

在武帝看來,漢朝以關中為核心向東控制,因此西部的戰略縱深非常有限。如果匈奴與羌人在西部形成合圍,則漢朝危矣。

而通過河西走廊,除了漢初形成的西域36國外,蔥嶺以西還包括康居、大宛、大廈、身毒、安息、大秦等國。

地域橫跨今印度、阿富汗、伊朗、烏茲別克斯坦,甚至直達當時羅馬統治的東歐。

一條拓展大漢西向發展的歐亞大通路,第一次展現在劉徹眼前。

此時的霍去病已經如寶劍出鞘,勢不可擋。

霍去病精心選擇了這樣一條進軍路線:

在隴西進行補給后,從臨洮翻越馬銜山、興隆山,到達榆中縣,再向西北在蘭州附近渡過黃河,并沿河經過皋蘭、靖遠,經景泰進入河西走廊。

如此一來,便能從羌人和匈奴右賢王之間的邊緣地帶穿過。

看似瘋狂、實為巧妙,既保證了迅速[插·入],又能避免陷入重圍。

靖遠三月,殘雪未消,經過一個冬天的煎熬,人畜都已是強弩之末。

因為游牧民族的牛、羊、馬等熬了一個冬天,膘都沒了。

霍軍迎來最佳攻擊時機,這個時間點挑得很準,這個點恰恰是匈奴最脆弱的地方。

果然,直到景泰附近,霍軍才在夜幕下遭遇了第一支匈奴守軍,他們根本來不及逃跑,便悉數被劈于馬下。

霍去病進軍路線,景泰是第一站

接著,霍軍騎兵高速平推進入河西走廊,沒有給敵軍任何機會。

一天內,霍軍在石羊河域旋風般穿插迂回,連破且末、當闐、屠各等部族。匈奴被打得措手不及、四下逃散。

午夜時分,戰馬的嘶鳴打破了休屠王城的寧靜。

密集的馬蹄震顫著大地,休屠王從夢中驚醒。

當得知是漢軍時,他驚恐得瞪大了雙眼,隨即奪路而逃,慌亂中連部族神物「祭天金人」都丟棄了。

霍軍在6日內橫掃休屠王上千里部眾,消息傳到長安城,武帝陣陣狂喜。

他沒有看錯,霍去病雖然年輕,卻力挽狂瀾。

大漢之幸哉。

這次,匈奴為什麼會敗得這麼慘?

匈奴一開始就沒拿漢軍當回事,從漢高祖劉邦開始,跟匈奴打仗,漢軍就敗績累累。

沒想到漢軍會來一出長途奔襲,因為這是匈奴擅長的方式。

霍軍的先頭部隊循著休屠王的蹤跡乘勝追擊,速度達到日行百里。

曾經慣于追殺襲擾漢人的匈奴,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絕望。

物極必反,血雨腥風到來了

然而,事情總是物極必反。

千里之外的焉支山邊,正在醞釀一場腥風血雨。

狼狽逃竄的休屠王與趕來增援的折蘭王、盧胡王不甘心失敗,被一個19歲小將率領的區區萬人趕出王城,且奪走部族神物,簡直是奇恥大辱,他們發誓將卷土重來。

焉支山另一側春風和煦,踏上返程的霍軍盡享凱旋的滋味。

然而臨近武威,突然前方來報,揟次(今甘肅省古浪縣土門鎮)方向,發現大批匈奴兵。

而霍去病是沿著景泰、大靖、土門、武威攻入河西走廊,這正是后世絲綢之路的北線一路。

而絲綢之路的中線一路也廣為人知,即從隴中高原經永登、天祝,翻越烏稍嶺進入河西走廊。

所以如果北路不通,霍去病還可以選擇南下烏稍嶺返回漢朝。

烏稍嶺是連接隴中高原和河西走廊的重要通道,翻越它唯有沿狹窄的鼓浪峽谷溯谷而上。因此,自古以來圍繞峽谷的關塞重重。

峽谷地帶發生大戰最多的是古浪鎮,它南接烏鞘嶺,東鄰古浪峽,西南東三面環山,南面山頭高于城區,可以控制全城的制高點。

東北方向則是一片開闊地,猶如張開著的喇叭口,要將羊群完整獵殺。

果然,前方來報,大批匈奴騎兵開始向鼓浪鎮集結。

此時,霍去病意識到馳騁草原百年的匈奴人絕非等閑之輩,一場生死之戰來到了。

烏稍嶺上寒風呼嘯,風云變幻。今天的沃野萬里、牛歡馬躍掩蓋不了歷史的血色。

雖然專家對于烏稍嶺是史書中皋蘭山一戰的發生地仍存爭論,但無論大戰是否發生在這里,無數生命都在那一刻沒有了回家的機會。

霍去病決定賭一把,他急令部隊南下, 向鼓浪鎮方向轉進。

他賭的是, 首先狹長的鼓浪峽谷無法展開大規模正面戰斗,其特殊地形能限制匈奴騎兵的人數優勢。其次,山地步戰并非匈奴人強項,如果能利用優勢兵力全力攻擊黑松驛、安遠鎮一線,即使面對三面尾追而至的匈奴,漢軍仍有突破的可能。

史書記述了這場史詩般的戰斗。

「合短兵,鏖皋蘭下,殺折蘭王,斬盧侯王,銳悍者誅,全甲獲丑」。

盡管只有寥寥數十字,卻生動展現了一個在百平方千米的狹長地帶,短兵相接的鏖戰場面。

如果是硬戰, 霍去病首先依仗的是漢王朝國家綜合實力決定的單兵作戰裝備和戰斗素養。

今天,從保留的漢代兵俑和畫像磚圖來看,漢朝軍隊可謂軍容整齊、裝備強大,強攻硬弩、重型鎧甲一應俱全。

而匈奴士兵相比較,則近乎裸奔。

可以說,漢軍以一支足以傲立于時代的強悍鐵騎,做好了征戰西域的充分準備。

因此,困境反而激發了漢軍將士為國家和民族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氣與決心。

在忘我的鏖戰中,漢軍連斬匈奴兩王,徹底讓敵人崩潰。

今天,雖然人們對「全甲獲丑」有不同解釋。

但試想一下,當不斷從戰場外圍包圍上來的匈奴戰士,看到自己一波波涌上去,霍軍卻一波波的砍。

他們也被這一場面完全震懾住了,只能放下戰刀,獻上護甲就地投降。

終于,霍軍以7000人的代價斬殺了敵軍近9000人。

大雪中,將士們用毅力支撐著身體,他們無不遙望著故土長安。

此刻,天地間只有一個聲音回響,大漢必勝,大漢必勝。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