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圍魏救趙是無解的陽謀?絕境下的權宜之計,桂陵之戰齊國實為敗者

圍魏救趙是無解的陽謀?絕境下的權宜之計,桂陵之戰齊國實為敗者
2023/05/14
2023/05/14

筆者首次了解齊魏桂陵之戰是在《小學生成語故事》一書當中,具體在【圍魏救趙】這個章節。

從這一詞條下的內容來看,圍魏救趙的大致過程是:

魏國攻打趙國,趙國向齊國求救,齊孫臏策劃了圍魏救趙的計謀,具體是——不直接救趙,而是向魏國發動進攻以引誘魏軍回師救援,然后在桂陵設伏殲滅回援的魏軍。之后,魏軍果然中計,于是齊軍在桂陵大敗魏軍,并擒獲了魏將龐涓。

不過,在讀過楊寬《戰國史》、《戰國史料編年輯正》及《孫臏兵法·擒龐涓》的原文以后,發現《小學生成語故事》里的說法有大問題。

實際上,圍魏救趙事件中的桂陵之戰,其實是一場席卷整個周王領域的超級大混戰中的一次局部沖突。而 這場大混戰最終的結果,則以魏國獲勝,趙都邯鄲失陷,齊軍于襄陵戰敗求和而告終。

「圍魏救趙」的典故化敘事常常忽視了巨觀歷史背景

那麼,這場戰爭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小學生成語故事》里的內容有何專業歷史讀物中有那麼大偏差呢?

·

齊魏桂陵之戰始末

在下文中,我們先看一遍「圍魏救趙」的整個歷史事件。

內容有點復雜——但真正的歷史事件從來不可能像成語故事一樣簡單明了。

(注:以下內容出自楊寬《戰國史料編年輯正》及《孫臏兵法·擒龐涓》的相關考證內容,其他另有說明。不參考文學作品及影視作品的內容。)

醞釀期:公元前355年-前354年

公元前355年,秦孝公7年,魏惠王15年,韓昭侯8年,趙成侯20年,齊威王2年,楚宣王15年,燕文公7年。

是年,西中國先出現了一些異常。

本土及下圖均出自布哈林的戰國示意圖,侵刪

上圖是當時列國疆域的大致情況,現在我們對紅框所示地區放大來看:

是年,魏惠王與秦孝公相會于杜平(紅圈所示),注意當時秦都櫟陽(左紫圈)和魏國西部重鎮安邑(右紫圈)的位置。

至于秦魏之間當時談了些什麼不清楚,從之后的歷史事件看,這次相會大機率與結盟無關,可能只是為了緩解兩國當前形勢下的緊張關系。

當時西中國的異常可能牽動了中部地區:

圖中紅框所示為韓、魏、周三國交界的地區,這一地區雖然距離秦國有一段距離,但如紅箭頭所示,秦軍還是有進入這一區域的合理路線(注)。

(注:此時三門峽及函谷關東部的一些城邑究竟歸魏、歸秦有爭議,但從秦簡公、秦獻公時期的戰爭路線看,秦軍確有能力在紅箭頭所示地區活動。)

現在放大紅框區域:

這一年,魏將龍賈在陽池筑城(大致在紅圈地區),據稱是為了防備秦國。

從這一舉動上看,秦、魏兩國關系確實緊張,魏廷可能認為一旦周室倒向秦國,抑或是韓國的態度出現動搖,秦軍真有可能突至此地以切斷魏國東西兩段的聯系。

當然,也可能只是魏國隨便找了個理由威嚇周室或韓國。

在這一年,東中國開始擦槍走火:

紅框區域,魏、宋、衛三國的交界地帶已經進入戰爭狀態。

放大來看:

魏國對宋國的黃池發動了進攻并得手,不過後來又被宋國奪回。具體奪回的時間不詳,有可能在當年奪回,但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在之后的時間奪回。

請各位讀者牢記上面的第二種可能性,這種可能對后面的內容影響很大。

表面上看,發生在黃池的戰斗只是魏、宋兩國之間的事,但這里的戰事無疑會牽動到背后的衛國及再背后的趙國,還有另一個方向的韓國。

這一年結束。

公元前354年,秦孝公8年,魏惠王16年,韓昭侯9年,趙成侯21年,齊威王3年,楚宣王16年,燕文公8年。

這一年,齊國趁著魏、宋、韓、衛、趙相互牽制之際向燕國發動了戰爭,不過被擊退了。

圖中大致為齊國攻燕的情況。

也是在這一年,秦國率先對魏國發動了戰爭:

圖中大致為秦軍攻魏的大致路線。

當時秦軍應兵分兩路:

北路軍在元里擊敗魏軍,據稱斬首7,000級,而后攻取了少梁(上箭頭);

南路軍先攻取了鄭,而后攻打了三門峽以東的焦,但未能攻克。秦軍攻焦的路線可能走的三門峽(中箭頭),也可能是繞道(下箭頭)。

另一方面,趙國趁機向魏國的盟國衛國發動了進攻:

當時趙軍在剛平筑城(紅圈),并占領了衛都濮陽東部的地區。

擒龐涓,公元前353年:

公元前353年,秦孝公9年,魏惠王17年,韓昭侯10年,趙成侯22年,齊威王4年,楚宣王17年,燕文公9年。

趙軍在初步攻衛得手后繼續向南挺近:

順勢攻克了衛國的富丘地區(紅圈), 注意黃圈就是桂陵的位置,務必牢記這個位置

此時,秦、魏、宋、齊、燕、衛六國均處于交戰狀態,韓廷似乎嗅到了機會的味道。

是年,韓昭侯選擇了朝見魏惠王,有意向放任魏、火并,然后自己轉向攻擊東周國:

不出意外的話,二周接下來就會被韓國壓制。至于韓廷此舉的真實目的并不清楚,可能是通過壓制二周防止秦國在攻取焦邑后繼續向東挺近,也可能干脆就是想打通黃河通道把秦軍放進來。

當然,韓國的整體表現還是相對于傾向魏國。在這種情況下,魏廷放開手腳展開了軍事行動:

圖中紅箭頭所示為魏國對衛國發動的進攻。

可能不少朋友感到意外:不是梁衛是盟國嗎?為什麼魏國不打趙國反倒打上衛國了?——這是因為魏國之所以和衛國結盟,是為了防止趙國吞衛,這并不妨礙自己也有吞衛的欲望。

在當時,魏國從卷城和黃城出動80,000人的軍團,向濮陽北部及西南部的地區發起了進攻(注),魏軍統帥正是龐涓。

(注:《擒龐涓》一文中,魏軍攻擊衛國的地點有二,一為茬丘,二為缺字,結合1942年長沙子彈庫楚墓出土帛書的內容,有觀點認為缺字內容指「北顓頊」,即顓頊之墟。)

從當時魏軍的舉動上看,魏廷顯然不在乎盟國衛國的死活,它的目的無外乎要趁著趙國攻衛的時機搶先占據衛國,給接下來的攻取邯鄲創造一個穩定的后方。

下一步,魏國開始攻趙:

魏國又集結了一支10萬軍隊對邯鄲展開了進攻(紅圈)。

這里需要補充一點,從后面的情況看,當時魏國并沒有奪取趙軍所占據的富丘地區(黃圈)。

看到強魏的大肆攻趙,齊廷內發生了【成語故事】中的宮廷辯論,最終齊廷決定執行孫臏的圍魏救趙策略:

上圖,上黃圈所示為魏軍在邯鄲方面的部署,兵力聲稱為100,000人;中黃圈所示在衛國方面的部署,兵力聲稱為80,000人。

如果暫且采信以上數據及後來蘇秦談及魏惠王時期兵力數據的話,魏國在前線已經投入有180,000人的兵力,占全軍360,000人的1/2。按道理,這兩個數據都會有相當的水分,不過倒能在一定程度反映出魏國在東線確實投入了相當的兵力。

白箭頭所示為景舍救趙的大致情況。當時趙國向楚國求救,景舍認為楚軍應當出動少量兵力,引誘趙軍使用全力對抗魏國,這樣就能大幅度消耗魏國的力量。

紅箭頭所示為齊軍攻魏的大致路線,統帥為田忌、孫臏,目標為襄陵(平陵),之所以選擇這一目標是為了給魏國一種齊將不會打仗的錯覺——為什麼呢?因為宋國是個墻頭草,一旦事態右邊,衛國方向就是齊軍的唯一退路,又隨時有可能被魏軍切斷—— 記性不好的朋友現在請馬上回看上面桂陵的位置

在這種情況下,魏軍在衛國方面的統帥龐涓立即嗅到了戰機:

當時魏軍一方面保持對邯鄲的包圍(上黃圈),一方面由龐涓率軍(中黃圈)則借助四通八達的道路襲擊了高唐(上紅圈)大夫和齊城(右上紅圈,即臨淄)大夫的軍隊。

由于《擒龐涓》一文多有缺字,當時具體情況多有不詳之處。大致的情況可能是,魏軍擊破了齊國從高唐、臨淄動員的軍隊,還擊斃了高唐大夫和齊城大夫,由此把襄陵方面的齊軍和齊國本土的聯系切斷(黃箭頭和紅箭頭所示),此處也可能指把臨淄和高唐之間的聯系切斷。

而與此同時,襄陵地區的齊軍(下紅圈)則對襄陵發起了強攻的姿態,又向大梁方向派出了機動部隊(下紅圈)。

也就是成語故事中提到的「圍魏」。

這里需要特別補充一點, 從齊軍此后在襄陵的攻堅表現上看,這里分出的機動部隊想威脅大梁這座雄城似乎不太可能。

至于當時齊軍的真實目的,當然不會是「圍魏救趙」,也不會「圍魏救衛」或者「圍魏救齊」,而是要「以怒其意,分卒而從之,視之寡」。

從龐涓的角度上看,田忌、孫臏在攻擊襄陵的「裝瘋賣傻」行動使其對齊將的指揮能力產生了嚴重的低估。此時,孫臏又「遣輕車西馳梁郊」,在龐涓眼里更像是亂打一氣,可由著他在大梁城郊胡鬧又影響自己在魏廷的臉面。

在這種情況下,龐涓選擇了舍棄了輜重,率領部隊日夜兼程往回趕:

圖為龐涓的大致回援路線,以及齊軍的大致設伏路線。

此時,龐涓的目的不見得是真要救援大梁,而是要攻取富丘,切斷齊軍的退路(黃箭頭),進而對其全殲。

而在這個時候,齊軍的機動部隊則悄悄移動到桂陵,通過埋伏戰術消滅了這支魏軍,并擒獲魏將龐涓(紅箭頭)。

前面也提到了,齊軍的目的只是為了消耗魏國,其實對救趙的死活并沒有太大興趣。

所以,魏軍對邯鄲的攻勢并未受到干擾:

大致在這一年的7月,魏軍終于攻取了邯鄲。當時,趙廷可能轉移到了邯鄲城外的別宮繼續進行抵抗(注)。

(注:此說見沈長云《趙國史稿》)

魏國的反擊,公元前352年:

公元前352年,秦孝公10年,魏惠王18年,韓昭侯11年,趙成侯23年,齊威王5年,楚宣王18年,燕文公10年。

齊國在桂陵的勝利應當極大鼓舞了衛國,衛國倒向齊國對魏發動了進攻:

圖中所示,齊、衛、宋聯軍繼續對襄陵圍攻(下紅箭頭),宋國有可能正是在這段時期奪回了黃池(中紅箭頭),但也有可能在之前就已奪回。

此時,楚軍應當對魏國也有一些行動,但可能并未加入對襄陵的圍攻(白箭頭)。

同一年,秦國對魏國的戰爭也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秦大良造公孫鞅圍攻魏國舊都安邑,迫使守將投降。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魏國的盟國韓國終于出手了:

韓國出兵支援魏國,在襄陵擊破齊、宋、衛聯軍(紅箭頭所示)。

從當時的局勢看,衛、宋兩國在戰敗后應立即向魏國宣布投誠,就此切斷了齊軍的退路,齊人被迫通過楚將景舍向魏國求和。

如果龐涓確在之前被擒,那麼不出意外的話應當是在此時被贖了回來。

尾聲,公元前351-前350年:

公元前351年,秦孝公11年,魏惠王19年,韓昭侯12年,趙成侯24年,齊威王6年,楚宣王19年,燕文公11年。

在收拾完東方事務以后,魏國繼續攻趙:

紅箭頭所示,魏軍攻取了趙國的玄武。

也大致在這段時期,魏國向趙國歸還了邯鄲,趙國并未再割讓領土,大概當是承認了魏國在衛國方面的利益。

同一時期,秦軍繼續攻打魏國的領土:

秦將公孫鞅又包圍了魏國的固陽,并迫使其投降。

固陽個人能查到的是今內蒙古包頭市固陽縣(戰國時屬上郡),如果以上內容屬實的話,公孫鞅為何在奪取安邑后又攻擊這個位置,確實是個問題——補充一點,就當時秦軍是否占領安邑實際是有不少爭議的。

再到公元前350年,魏軍在修整后對秦國發動反擊:

上圖紅箭頭為魏軍的大致反攻路線,攻取了之前被秦國占領的定陽。

之后,魏惠王與秦孝公相會,所談的具體內容未知,不出意外的話應是秦國歸還了之前侵吞的領土,安邑可能是在當時歸還的,也有可能是魏軍在攻擊定陽前就奪取。

仍是在這一年,秦國遷都咸陽:

圖為櫟陽到咸陽的大致路線。

從這里的表現上看,秦廷似乎會考慮到魏國的報復因素。

再補充一點,之后就是魏惠王主持的逢澤之會,經楊寬先生對時間線的修正,秦孝公削掉公子虔的鼻子就發生在這段時期。

·

戰后列國的收益與損失

齊國方面:

從整體上看,齊國應為這場戰爭的失敗者。

但公平來說,當時的魏國實力確實十分強大,齊軍實際是在敵我實力懸殊的局面下想方設法從魏軍手里奪得了戰爭的主動權。盡管之后的襄陵之戰齊軍處境比較兇險,但由于有楚國的存在,魏廷方面其實除了接受議和以外確實并沒有太好的選擇,所以我們在這里并不能將齊軍的和談完全歸結于僥幸。

有關孫臏在這一戰的表現,我們一方面要看到齊魏之間在實力上存在的差距,另一方面也要看到趙、衛兩國對齊國而言又是必救之國,當時孫臏制定的戰爭計劃可以說是最優解。

楚國方面:

可以看出,楚國是這場戰爭最大的受益方之一。在這場戰爭中,列國均未獲得太大的拓展,但又都消耗了相當的戰爭資源。而楚國在這其中幾乎只有淺嘗輒止的行動,在此消彼長當中獲得了最大收益。

從這一點上看出來,楚國不盲目介入中原事務,在很多時候確實是最優解。

衛、趙、魏、韓四國:

衛國連續遭到了趙國和魏國的侵凌,損失應當是比較大的;

趙國到底消耗了相當的戰爭資源,甚至還一度國都陷落,所付出的代價不可能小;

魏國表面上是勝利方,但消耗的戰爭資源尤其龐大,可以說既邁向了巔峰,但同時也邁出了跌落懸崖的倒數第二步;

就韓國而言,魏國的衰落應當對自己是有利的,但由于此時魏國出現了表面上的膨脹,反倒促成了之后魏惠王在整合泗上后立即轉頭攻韓。

應當來說,三晉和衛國都為之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秦國方面:

在定陽的失敗應當給秦國帶來了巨大的沖擊,秦國隨后向西遷都,并發起了新一輪的變法,開啟了加速追趕魏國的歷程。

·

為什麼「圍魏救趙」會有一種齊國贏了的感覺?

有關圍魏救趙的結果,我們必須從兩方面來看:

從戰局上看,齊軍雖然在桂陵的戰斗中取得了勝利,但是邯鄲依舊被魏軍攻破,齊軍聯軍後來也在襄陵被韓魏聯軍擊破,齊國確為戰敗一方;

從目的上看,齊國確實達到了消耗魏、趙兩國的目的,雖然襄陵之困有些尷尬,但總算有驚無險。雖然此役并未讓齊國登上列國的頂峰,但切實限制住了魏國的擴張,為之后馬陵之戰的勝利打下了重要的基礎。

但即使如此我們依舊不能把齊國成為這場戰爭的勝利者。

至于為什麼很多人會錯以為齊國勝利,原因非常簡單:

諸如《小學生成語故事》只會講述「圍魏救趙」這一戰略的策劃和執行,并不會展開講述當時齊、魏、趙、楚、宋、衛、秦、韓等國之間混戰的具體內容,由此導致了【成語故事】中片面信息與【歷史事件】巨觀性內容的偏差。

那麼,圍魏救趙又是否為一種無解的陽謀?

其實,任何戰略都不存在無解不無解,只有合適不合適——這里面既要考慮國力、兵力、地緣、外交及不可預見的風險因素,也要考慮政治人物在實際環境下的個人奮斗,以及大環境下的歷史進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