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上的【鳴條之戰】——夏王朝滅亡的轉折點,夏王朝即將滅亡,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奴隸制的王朝至此將宣告結束

歷史上的【鳴條之戰】——夏王朝滅亡的轉折點,夏王朝即將滅亡,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奴隸制的王朝至此將宣告結束
2023/01/19
2023/01/19

鳴條之戰 ,是夏朝末年(約公元前1600年)在商滅夏的戰爭中,商湯率領商部落士兵與夏軍在鳴條(山西夏縣之西)進行的一場決戰。

在約公元前16世紀,夏王桀的統治出現了危機。夏朝在東方的屬國商,趁機先征服鄰近的夏屬葛國(今寧陵縣北),保障商都南亳(山東曹縣南二十里)的安全。又派重臣伊尹至夏王都城探測虛實。再采取分別翦除夏朝羽翼的策略,各個擊破了位于夏、商之間的豕韋(今滑縣東南)、顧國(今范縣東南)、昆吾(今許昌)等夏朝屬國,使夏王桀孤立無援。接著,商湯又率戰車70乘、敢死士兵6000人攻夏王都。夏桀只好倉促率王師與商軍戰于鳴條,結果夏朝軍隊大敗。

這場戰爭成為夏王朝滅亡的轉折點。戰爭的結果導致夏王朝滅亡,商湯建立了中國的第二個王朝商朝。

背景

夏朝自孔甲繼位為夏王以后,不理朝政,迷信鬼神,專事打獵玩樂,使得人民怨恨,諸侯反叛。由于國力衰弱,也無法控制各諸侯國勢力的發展。

到了約公元前16世紀,夏桀在位時,各國諸侯已經不來朝賀。夏王室內政不修,外患不斷,階級矛盾日趨尖銳,民不聊生,危機四伏。但夏桀不思進取,驕奢淫逸。還從各地搜尋美女,藏于后宮,日夜與妺喜及宮女飲酒作樂,筑傾宮、飾瑤台,揮霍無度,弄得國空民傷 。夏桀置百姓的苦難于不顧,下令四處搜刮民財,四處用兵搶奪財富。對民眾及所屬方國、部落進行奴役,日益失去人心 。大臣關龍逄幾次勸諫夏桀,夏桀斥責關龍逄道:「大地晃動,但天上的太陽還沒有掉下來。我就是天上的太陽,只要太陽不隕落,我就不會亡!」他見關龍逄又說一些「危言聳聽」的話,便勃然大怒,下令處死了關龍逄。

老百姓指著太陽咒罵夏桀:「太陽啊妳什麼時候要滅亡,我們愿意跟妳一起滅亡。」

夏桀的荒淫暴政,最終激起了臣民的強烈反抗,四方諸侯也紛紛背叛,夏桀陷入內外交困的孤立境地。

在夏朝逐漸衰落的過程中,在黃河下游的商部落逐漸強盛起來。商自上甲滅有易以后,勢力逐漸發展壯大。農業和畝牧業的發展,社會財富的增加,促使商族由氏族制過渡到奴隸制。為了向外發展勢力,掠奪更多的奴隸和財物,在上甲微到主癸的六個商侯時,曾兩次遷徒,一次是遷到殷(今安陽市小屯村),一次是由殷又遷回商丘。到了主癸時,商已經是一個具有國王權力的大國諸侯了。主癸死后,由他的兒子湯繼位,商湯繼位后,將部族統治中心遷到南亳,并積極籌劃滅夏的計劃。

起因

商湯在左相仲虺和右相伊尹的輔佐下,首先是治理好內部,鼓勵商統治區的人民安心農耕,飼養牲畜。同時團結與商友善的諸侯、方國。在仲虺和伊尹的鼓動下,一些諸侯陸續叛夏而歸順商。諸侯們聽說商湯「網開三面」的故事以后,都齊聲稱頌說:「湯是極其仁德的人,對禽獸都是仁慈的 。大家都認為湯是有德之君,可以信賴,歸商的諸侯很快地就增加到四十個。商湯的勢力也愈來愈大。

為實現滅夏的戰略目的,商湯決定除夏羽翼,先打弱敵,攻滅與商鄰近的夏屬小方國葛國。葛國君主葛伯葛伯不祭祀祖先,商湯便派人前去質問,回答說沒有牛羊做犧牲。商湯使人送去牛羊,葛伯卻將牛羊宰殺吃掉。商湯再派人去質問,回答說沒有糧食做祭品。商湯又使入去幫助耕種糧食。葛伯卻派人襲擊給耕者送飯的人,搶奪酒飯,甚至殘殺兒童,激起了商族民憤。商湯以此為借口,乘機率領大軍進攻葛國,一舉將其軍隊擊敗,滅亡葛國,揭開了滅夏戰爭的序幕。

過程

間諜活動

在與夏朝決戰之前,為了觀察夏王朝的情況,伊尹向商湯出謀,由伊尹親自去夏王都住一段時間,觀夏的動靜。商湯就準備了土特產等貢品,派伊尹為使臣去夏王都朝貢。

伊尹將夏桀及王朝的情況觀察清楚之后,就回到了商,向商湯獻計說:不能急于出兵討伐夏桀,還要蓄積更大的力量,繼續削弱擁護夏王朝的勢力,等待時機。商湯接受了伊尹的主張。

商湯被囚

夏桀得知湯還在繼續征伐諸侯,擴大商的勢力,于是派使臣將商湯召至夏王都,并且下令將商湯囚禁在夏台(夏朝設立的監獄)。伊尹和仲虺得知夏桀將商湯囚禁起來以后,就搜集了許多珍寶、玩器和美女獻給夏桀,請求釋放商湯。夏桀就下令將商湯釋放回商。夏桀囚禁商湯之事在諸侯、方國中引起了更大地恐慌,紛紛投奔商,愿助商湯滅夏。

剪除羽翼

在夏王朝的諸侯、方國中,在東部地區有三個屬國是忠于夏桀的:一個是豕韋(今滑縣東南),一個是顧國(今范縣東南),一個是昆吾(今許昌)。這三個夏屬國的勢力都不小,他們所處的地區又與商較近。

指揮鳴條之戰的商湯

商湯回商以后,見叛夏歸商的人愈來愈多,就和伊尹、仲虺商議征伐豕韋和顧國的事。經過一番謀劃和準備之后,商湯和伊尹就率領了助商各方的聯合軍隊,先對豕韋進攻,豕韋很快就被商軍滅亡。豕韋被滅,顧國勢單,商湯又揮師東進,乘勝也將顧國滅了。豕韋、顧國的土地、財產、人民盡歸商所有。

地處豕韋、顧國北鄰的昆吾國,國君被稱為「夏伯」。夏伯見豕韋、顧國被商湯所滅,立即整頓昆吾之軍準備與商相戰。同時派使晝夜兼程赴夏王都,向夏桀報告商湯滅豕韋、顧國的情況。夏桀非常惱怒,于是下令起「九夷之師」(東夷人部落組成的部隊),準備征商。

商湯本想率軍去滅昆吾,然后征東夷,進而滅夏桀。伊尹阻止商湯,并說:「東夷之民還服從桀的調遣,聽夏的號令,此時去征伐不會取得勝利,滅夏時機尚未成熟,不如遣使向桀入貢請罪,臣服供職,以待機而動」。商湯采納了伊尹的建議,暫時收兵。備辦了貢品,寫了請罪稱臣的奏章,派遣使臣帶到夏王都,朝見夏桀。夏桀見了貢品和請罪奏章以后,和身邊的諛臣們商議,諛臣們就向桀祝賀說:「大王威震天下,誰也不敢反叛,連商侯也知罪認罪,可以不出兵征伐,安享太平」。這樣夏桀就下令罷兵,仍然整天飲酒作樂。

夏桀下令罷兵不征伐商,可是一年之后,昆吾的夏伯率軍向商進攻。商湯率軍迎戰昆吾。一戰而大敗昆吾軍,再戰而殺夏伯滅昆吾,將昆吾的土地、人民并入商。

當夏桀得知商湯滅了昆吾,而不再入貢,又下令調東夷的軍隊征伐商湯,但東夷的首領們不聽調遣。伊尹見滅夏的的時機成熟了,就請商湯率軍征討夏桀。

誓師出征

大約在公元前1600年,商湯正式興兵討伐夏桀。在會戰開始之前,他舉行了隆重的出征誓師活動,申明自已是秉承天意征伐夏桀,目的是為了救民眾于水火之中。

商湯宣讀了一篇伐夏的誓詞,商湯說:「妳們大家聽我說,并不是我小子敢于隨便的以臣伐君,犯上作亂。乃是由于夏王桀有許多罪惡,上天命我去誅伐他。妳們大家都知道桀的罪在于他不顧我們稼穡之事,侵奪人民農事生產的成果,傷害了夏朝傳統的政事。正如我聽見大家所說的,桀之罪還不僅是和他的一些奸諛臣子侵奪人民的農事生產成果。為了他們淫逸享樂,還聚斂諸侯的財物,供他們揮霍。害得夏朝的人都不得安居。

大家都一致的不與桀一條心,還指著太陽來咒罵他,何日滅亡,大家都愿同他一起亡。這已經是天怒人怨。桀的罪如此之多,上帝命我征伐,我怕上帝懲罰我,不敢不率領大家征伐他。大家輔助我征伐,如果上帝要懲罰,由我一人去領受,而我將給大家很大的賞賜。妳們不要不相信我的話,我決不食言。如果妳們有不聽我誓言的,我就要殺戮不赦,希望妳們不要受罰。」 [19]

商湯還宣布了嚴格的戰場紀律。商軍經商湯動誓師員以后,士氣大振,都表示愿意與夏軍決一死戰。

鳴條決戰

誓師后商湯選良車70乘,敢死隊6000人,聯合各方國軍隊,采取戰略大迂回,繞道至夏都以西突襲夏都,夏桀倉促應戰,西出拒湯,先與商軍戰于蒲州(今山西省運城)一帶,后退守鳴條。

兩軍在鳴條交戰的那一天,正趕上大雷雨的天氣,商軍不避雷雨,勇敢奮戰,夏軍敗退不止。夏桀見兵敗不可收拾,就帶領五百殘兵向東逃到了三朡(今山東定陶北)。三朡是夏王朝的一個方國,見夏桀兵敗逃來,立即陳兵布陣以保夏桀,并揚言要與商湯決一死戰。商湯和伊尹見夏桀投奔三朡,立即揮師東進。商軍和三朡軍在成耳(今山東汶上北)交戰,結果商軍打敗三朡軍,奪取了三朡的寶玉和財產。夏桀見三朡又被商湯所滅,就帶了五百殘部向南逃走。

商湯和伊尹率軍緊迫不放,夏桀逃到了南巢(今安徽省巢湖市),夏桀對人說:「我很后悔,沒有將湯在夏台殺掉,才落得如此下場。」夏桀不久病死。

結果

商湯和伊尹為了徹底消滅夏王朝的殘余勢力,又率軍西進,很快就占領了夏都斟鄩。夏朝的親貴大臣們都表示愿意臣服于商湯。商湯安撫了夏朝的臣民后,就在斟鄩舉行了祭天的儀式,向夏朝的臣民們表示他們是按上天的意志來誅伐有罪的桀,正式地宣告了夏王朝的滅亡。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奴隸制的王朝至此宣告結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