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河套戰役:3謀臣獻策點醒武帝,武帝出奇招制敵,事實證明真高明

河套戰役:3謀臣獻策點醒武帝,武帝出奇招制敵,事實證明真高明
2022/12/07
2022/12/07

公元前129年,秋季。

衛青奔襲龍城一事,激怒了匈奴單于,單于繼續以往南下襲擾策略,縱兵南下,瘋狂劫掠漁陽一帶, 漁陽百姓深受其害。

公元前128年,秋季。

匈奴再度南下,入侵 遼西,遼西太守被殺,人口被搶走兩千多人。

漁陽駐防的韓安國也受困城內,不敢出擊。 漁陽、雁門外圍同樣被劫掠,人口被擄走千余人。

漢武帝馬上下令韓安國轉移駐防地點,屯駐右北平,韓安國病死在了當地,漢武帝又下令讓李廣屯駐右北平,總算穩住了局勢。

那一年,漢朝東部邊境其實相當危急。

漢武帝為了分擔東部邊境壓力,命令衛青、李息兩人分別由 雁門、代郡出兵,斬獲千余人而還。

但是,對于如何解決匈奴頻頻襲擾的問題,漢武帝迄今為止還沒能找到一個合適的答案。

如果要算北擊匈奴的時間點,從公元前133年起算,漢軍出擊匈奴的時間已經有五年的時間。

在這五年的時間里,漢軍出擊僅有三次:

第一次馬邑伏擊 第二次龍城奔襲 第三次兵出雁門、代郡

如果要計算真正的戰果,漢武帝清楚的明白,漢軍出征五年,沒有什麼戰果。匈奴基本的有生力量,也沒有受到打擊。

面對此種局面,漢武帝當時并沒能找到解決匈奴騷襲北境的最佳辦法,為此,他發布詔令,廣招天下賢才。

「冬,十一月,詔曰:「朕深詔執事,興廉舉孝,庶幾成風,紹休圣緒。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三人并行,厥有我師。今或至闔郡而不薦一人,是化不下究,而積行之君子壅于上聞也。且進賢受上賞,蔽賢蒙顯戮,古之道也。其議二千石不舉者罪。」

他廣開孝廉的詔令終于讓他等來了三位人才。

主父偃、嚴安、徐樂。

三人上書言事,都提到了匈奴一事。

主父偃:

匈奴,無城郭之居,委積之守,遷徙鳥舉,難得而制也。輕兵深入,糧食必絕;踵糧以行,重不及事。得其地,不足以為利也;得其民,不可調而守也;(引秦朝李斯話)

匈奴之性,獸聚而鳥散,從之如搏影。(引劉邦時代御史成進話)

嚴安上書曰:

「今天下人民,用財侈靡,車馬、衣裘、宮室,皆競修飾,調五聲使有節族,雜五色使有文章,重五味方丈于前,以觀欲天下。彼民之情,見美則愿之,是教民以侈也;侈而無節,則不可贍,民離本而徼末矣。末不可徒得,故縉紳者不憚為詐,帶劍者夸殺人以矯奪,而世不知愧,是以犯法者眾。臣愿為民制度以防其淫,使貧富不相燿以和其心;心志定,則盜賊消,刑罰少,陰陽和,萬物蕃也。

徐樂上書曰:

間者,關東五谷數不登,年歲未復,民多窮困,重之以邊境之事,推數循理而觀之,民宜有不安其處者矣。不安,故易動;易動者,土崩之勢也。故賢主獨觀萬化之原,明于安危之機,修之廟堂之上而銷未形之患也,其要期使天下無土崩之勢而已矣。」

漢武帝收到這三人的上書之后,茅塞洞開,三人的話直接讓漢武帝以一種更加巨觀的視角來審視這場戰爭。

第一點:主父偃引用李斯、成進所言,點透了與匈奴作戰的核心問題所在,具有較強的機動性

第二點:嚴安所言,其實是經濟方面的問題,簡單而言,就是大家都喜鉆營工商也,農業經濟積極性降低。

第三點:徐樂所言,直接告訴他天下黎民百姓的問題,大家過的比較貧苦。

漢武帝看完他們的奏章,直呼「「公等皆安在,何相見之晚也!」」

因為這三人的上書言事,讓漢武帝想明白漢匈戰爭是一場注定漫長的戰爭,作為帝王的他,開動戰爭機器固然簡單,但是如何持續性的運轉戰爭機器,卻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漢武帝的破題之法,就在三位大師的上書中。

他想出的這套絕佳辦法,完美融合了三位大師所提出的三類問題。

天下養馬。

漢武帝親下詔令,鼓勵民間養馬,不僅可以免費領取幼馬,養的好,生得多,還有獎勵,

本質而言,漢武帝此舉將百姓直接綁在了他的北征大夢上,他以養馬解決民間喜鉆工商業的問題,又以養馬獎勵解決了百姓生活貧苦的問題。

此舉,可謂一舉兩得。

公元前127年,冬季。

匈奴再度南下,在 上谷、漁陽,殺略吏民千余人。

匈奴三年南下侵襲,漢武帝終于發現了他們的一個致命短板,那就是河套一帶的白羊王、樓煩王,這幾年的時間,匈奴主要劫掠區域幾乎都在漢朝邊境的東部區域。

河套地區鮮有戰況。

此次匈奴南下侵襲 上谷、漁陽之際,漢武帝派遣衛青、李息分別從云中、上郡兩地果斷出擊,直撲河套地區,出其不意的拿下的匈奴口中的河南地,得胡首虜數千,牛羊百馀萬。

盤踞于此的白羊、樓煩兩王倉皇西逃。

此戰后,漢武帝聽取主父偃的建議,移民十余萬進入河套地區,置五原、朔方兩郡,同時命令蘇建在河套一帶修筑朔方城,成為了北征匈奴的前沿軍事堡壘。

至此,漢匈戰爭進入了重要轉折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