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漢匈定襄北之戰:一戰封侯!霍去病六天急行軍1000多里,殺死五個匈奴王!比現代特種兵還猛?深度解析「冠軍侯」的閃電戰術

漢匈定襄北之戰:一戰封侯!霍去病六天急行軍1000多里,殺死五個匈奴王!比現代特種兵還猛?深度解析「冠軍侯」的閃電戰術
2022/11/10
2022/11/10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在茫茫草原上,數百漢軍輕騎兵在一名年輕校尉的帶領下正趁著夜色快速奔襲,他們僅攜帶幾天口糧深入敵后已經連續狂奔了數百里,他們并不知道敵軍在哪里,只知道一直向北,肯定能遇到匈奴人的據點。

多日的奔襲讓騎兵們體力即將耗盡,突然前方一片營寨出現,找到了!帶頭的校尉長槍一指:「攻!」,800名騎兵沖入營寨,毫無防備的匈奴人被一個個刺倒......天亮后得勝歸來,共斬首俘虜匈奴2000余,其中包括匈奴的相國、當戶等大批高級官員,匈奴單于的叔祖父被斬殺、單于的叔父被俘。

此役為元朔六年漢朝對匈奴發起「定襄北之戰」的一部分,這名年輕校尉取得了此戰最大戰果。這是漢朝霍去病第一次參加實戰,而且是一戰成名,勇冠全軍!漢武帝論功行賞,專門建立了一個冠軍縣, 封霍去病為冠軍侯,食邑兩千五百戶。

一戰封侯,對于中華歷史上最年輕顯赫的名將來說,僅僅是個開始。

霍去病幼時出身卑微,是平陽侯府的女奴衛少兒與一名小吏的私生子,從小就不知道父親是誰。幸運的是,衛少兒的妹妹衛子夫被漢武帝得幸,立為皇后。12歲的霍去病作為當時最重要的外戚家族成員,一躍成為頂級貴族,過上上流生活。

他的舅舅衛青是屢獲奇功的大將軍,受此影響,霍去病年少時桀驁不馴、喜愛騎馬射箭,漢武帝對他很是喜歡,仿佛看到了衛青年輕時的樣子,安排他做自己的近身侍中,還想親自教他學習《孫子兵法》《吳起兵法》,但是霍去病卻說:

「打仗只看謀略怎麼能行?我不必受限于古代兵法。」

▲霍去病在還未參軍時就對指揮作戰能力有所展示

雖然這句話帶點貴族子弟的自負, 但霍去病確實是位罕見的軍事天才,他有一套自己研究出的戰術打法。

自漢朝成立以來,北方匈奴屢次襲擾中原,匈奴騎兵大軍來得快,跑得也快,漢軍根本抵擋不住,連劉邦20萬大軍都曾被匈奴圍困,漢朝只能多次以公主嫁給匈奴和親的羞辱方式,暫緩匈奴的南下。

很多人悲憤道「難道我漢朝就沒有男人嗎?」

匈奴必須滅掉,才能以絕中原后患,大臣晁錯總結匈奴有三個優勢: 「馬好、騎術好、人能吃苦耐勞 」。漢軍雖然總體實力上強過匈奴,但是關鍵就在于,中原軍隊以步兵為主,匈奴則是以騎兵為主,即使某次交戰中漢軍能夠獲勝,步兵也追不上撤退的匈奴騎兵,無法做到殲滅匈奴有生力量。 跑回大漠的匈奴休養幾年后,就會再次南下報復。

漢武帝為了能有一天徹底擊敗匈奴,開始「師夷長技以制夷」,漢朝必須也要模仿匈奴發展騎兵。

首先是馬政,漢朝初期十分缺馬,天子出行有時候都湊不夠四駕馬車,大臣只能乘坐牛車。

為此漢朝制定了一整套嚴格的養馬制度,在西北邊境設立官方馬苑36處,馬奴3萬人,養馬30萬匹。同時頒布「馬復令」鼓勵民間養馬,誰家養一匹馬,可以免除三個人的徭役。并且明令禁止個頭超過五尺六寸的良馬和母馬出關外流,以防資敵。 這套馬政為漢朝保證了至少40萬匹軍馬的常備使用,讓漢軍能夠組建一支數量足夠龐大的騎兵。

在武器裝備方面,在全國設立40多處鐵官,武器鍛造技術得到提升,達到了 「百煉鋼」的水平,能夠制作出狹長的環首刀,要比匈奴的彎刀長出一半。

▲漢朝騎兵

漢軍騎兵身披扎甲,持長戟和環首刀,負手張弩,能沖鋒,能騎射。讓匈奴在騎兵方面的優勢蕩然無存。當然,再好的裝備和士兵,也要有出色的將領。衛青出身馬奴,對戰馬熟悉程度極高,因此 經過多年訓練,漢軍擁有了一支戰斗力足夠強的騎兵隊伍。

有了這些作為基礎, 剩下最重要的就是選將,韓安國、李廣等老將戰法老舊,善守不善攻,無法適應新的騎兵戰法,不再受到重用。重新提拔起一批以衛青霍去病為首,善用騎兵的年輕將領。

霍去病作為衛青的外甥,天生傲骨,所率精銳騎兵都是精挑細選,裝備配置極高, 每位騎兵配置三匹戰馬,兩匹輪換騎乘,一匹馱運物資。比匈奴騎兵的綜合實力高出一截

公元前123年,衛青率軍10萬出定襄與匈奴單于軍隊決戰,當雙方主力陷入交戰后,年僅18歲的霍去病突然率領自己的800騎兵脫離大軍,快速從側翼向敵人后方穿插,匈奴大軍都在前線廝殺, 后方根本沒有多少兵力,霍去病如入無人之境,連續奔襲數百里,抄了匈奴人的后方大營,將大量匈奴高官俘獲。

「寇可往,我亦可往!」

匈奴不是經常來襲擊我們的城市嗎,我們也去抄他們的家,將他們徹底斬草除根!

在公元前121年春天,漢武帝為打通西域,切斷匈奴與羌人的聯系, 任命霍去病為驃騎將軍發動了兩次河西之戰。

第一次,霍去病獨自率領一萬騎兵渡過黃河一路快速奔襲,轉戰近千里,六天擊潰匈奴五個王國,然后分割包圍其他小部落使其迫降,一路上騎兵不掠奪物資財產,只減輕負擔輕裝前進,讓匈奴的大部隊始終無法追趕實施反擊。

這種「閃擊戰」打法,古今中外還是第一人。

▲河西之戰獲勝后,霍去病將御賜美酒倒入泉中與將士共飲,自此得名「酒泉」

第二次,為了達到突然性,漢軍僅稍事休整在同年夏天立即再次出兵,霍去病本次計劃是與公孫敖兵分兩路,采用大縱深外線迂回作戰,從寧夏一路向西北,越過賀蘭山、騰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然后沿著弱水一路向東南迂回,深入匈奴后2000余里,在匈奴渾邪王、休屠王軍隊背后匯合后,發動猛攻。

可是中途公孫敖迷失方向未能成功匯合,霍去病便獨自率軍進攻,倉促應戰的匈奴軍當即潰敗,漢軍殲敵3萬,迫降單桓王、酋涂王及相國都尉2500人,活捉匈奴王5個、王子59個,其他將軍貴族近百人,而漢軍僅傷亡三千余人,霍去病取得了以一敵十的驚人戰損比。

事情還沒完,渾邪王、休屠王潰敗后,匈奴單于十分惱怒,要嚴厲處罰二王,兩人怕被處死,便派出使者向漢朝投降。

當時二王手里還有4萬多兵馬,漢武帝擔心詐降,讓霍去病率一萬騎兵前去受降。來降途中休屠王反悔被渾邪王砍殺,并收編了他的兵馬,但是人心很不穩定。

當霍去病率軍前來受降時,一些匈奴發生騷亂想要逃走。就在這危急時刻,霍去病騎馬沖到匈奴軍中與渾邪王相見,在獲知緣由后, 指揮軍隊將企圖逃跑的八千匈奴軍全部斬殺,然后率領剩余的4萬人歸漢。

此戰霍去病充分顯示了其勇武、機智、果斷的軍事指揮才能,其聲望、實力與大將軍衛青不相上下。漢武帝高興地要賜給他一座豪宅, 霍去病拒絕賞賜,豪言道:「匈奴未滅,何以為家?」

霍去病想要的是徹底殲滅匈奴,經過這幾次戰斗,霍去病積累了大規模使用騎兵遠途奔襲的作戰經驗,到公元前119年春,衛青與霍去病兵分兩路各率騎兵5萬,深入漠北老巢尋找匈奴主力。

左路的衛青深入一千多里后與匈奴單于主力遭遇,衛青打法比較求穩,他將戰車圍成一圈與匈奴對射,騎兵部署在兩翼,等戰車將匈奴陣腳射亂后,左右兩翼的騎兵就沖上去收割,殺死了一萬九千匈奴兵,單于一看情況不對先逃跑了。 隨后衛青一路追擊到匈奴的糧倉趙信城(今蒙古國杭愛山南面),燒掉了匈奴在城中囤積多年的糧食。

右路未遇主力的霍去病則大膽地沒有配備副將,所率士兵全是經過精心挑選的精銳悍卒,僅攜帶少量輕重糧草穿過大漠,北進2千多里,又[插·入]了匈奴后方,一路上他們遇到的都是小股部隊,三下五除二消滅掉,糧草從敵人手中補給,以戰養戰,可謂 「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同時讓俘虜帶路繼續北上,成功堵住了左賢王的軍隊,隨后以1萬人的損失,殲敵7萬,斬獲三個匈奴王。匈奴人一路逃去西伯利亞,霍去病則乘勝追殺到北海(今貝加爾湖)。 僅此一戰,匈奴遠遁,而漠南再無王庭。

霍去病率軍抵達狼居胥山和姑衍山(今蒙古國烏蘭巴托東) 封狼居胥山,霍去病和將士們站在山上祭拜天地,俯視整個蒙古草原再無匈奴身影。 漢朝由此達到最高光時刻。

也正是在這一時期,軍力雄厚的漢朝版圖向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同時擴大,南邊的三個越國不老實,直接推平;西域的大宛國不服那就打服,順便設個西域都護府;東邊的朝鮮想反,那就滅掉。海那邊的日本自覺認慫前來朝貢,被賜了一枚「漢倭奴國王印」,至今是日本的一級國寶。

漢軍的威名讓漢朝人揚眉吐氣,以至于蘇武在被單于威脅殺他時,能夠囂張地說: 「南越殺漢使者,屠為九郡;宛王殺漢使者,頭縣北闕;朝鮮殺漢使者,即時誅滅,獨你匈奴還未受到懲罰!」

漢武帝時期,為什麼衛青和霍去病能屢戰屢勝? 從策略、戰法、后勤三個方面來看。

首先是更換戰法,漢軍拋棄了以往步兵沒有匈奴騎兵行軍速度快的劣勢,而是同樣大力發展騎兵,配合精良的武器裝備,能夠千里追擊,快速奇襲敵軍后方,使匈奴的無逃脫。

▲漢軍騎兵也可以騎射,綜合實力超過匈奴

在后勤方面,漢軍在邊境進行了大規模屯田,由軍隊在閑時農耕,自給自足,配合馬政,擁有了足夠多的糧草和運輸部隊。在漠北之戰時,為了供應10萬騎兵部隊,組織出了一支龐大的供應部隊,僅馱馬就有14萬匹,此外還有大量車輛和民夫。即使如此,漢軍依舊損失大半。

在策略上,霍去病多次勸降和分化匈奴各部落之間的關系,河西之戰時,霍去病降服了匈奴兩個王共4萬多人,并讓他們幫助自己駐守邊境,到了漠北之戰,霍去病將歸順的烏桓人遷徙到遼東、漁陽等五郡塞外生活,為漢朝偵查匈奴動靜。

▲霍去病的戰術很像后來的「閃擊戰」

再到打法上,霍去病這種長途奔襲、穿插迂回敵后的戰術,與二戰時期德軍裝甲部隊的「閃擊戰」、解放戰爭中的大縱深穿插打法極為相似,不得不讓人懷疑,霍去病是不是穿越過去的現代人。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