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鄢郢之戰:楚國有生力量徹底被打垮,白起因為此戰被封「武安君」

鄢郢之戰:楚國有生力量徹底被打垮,白起因為此戰被封「武安君」
2022/06/29
2022/06/29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鄢郢之戰是秦軍引以為傲的輝煌,卻是楚軍揮之不去的夢魘。秦將白起的數萬大軍如入無人之境,直搗楚國腹地,殺的楚軍哀鴻遍野,尸骨成堆,白起也因為此戰被封為武安君。

公元前306年,秦昭襄王即位,強盛的秦國在他的帶領下大張旗鼓地展開了兵吞諸國的戰爭,用權術和武力一次次地沖擊那由多國組成的抗秦聯盟。公元前294年,秦軍重創地處中原的韓、魏兩國。公元前285年,秦又在巴蜀設置蜀郡.....秦國以令人驚嘆的速度擴張著勢力范圍。與此同時,楚國的境況卻一天比一天惡劣,和秦昭襄王相比,楚國的國君楚頃襄王昏聵無能。盡管他曾經有過在秦國做人質的屈辱生涯,盡管在他父親楚懷王時代,楚國就已有衰頹之勢,但面對日益強大秦國,楚頃襄王似乎仍沒有什麼危機意識。他終日沉湎酒色,逐忠用奸。

在相當長的時間里,楚頃襄王都試圖用「謙恭的姿態」來讓楚國免于秦國的征伐。公元前292年,秦國提出將秦之公主嫁與楚頃襄王,即使有大臣向楚頃襄王指出其中有詐不能接受,楚頃襄王還是一口應下秦國的「美意」。要知道,野心勃勃的秦國是不可能容忍其他國家和自己共享天下的,之所以秦國會和楚國聯姻,只不過是秦國暫時穩定楚國的一種緩兵之計,所以聯姻根本不可能確保楚國的安寧。于是,楚國有志之士借獻弓鳥之際規勸楚頃襄王「以圣人為弓,以勇士為繳,時張而射之」,并向其分析了秦國的弱點:破了韓城而無力把守,征討魏國卻無甚功績,打擊趙國損耗甚大。

聽了這樣一席話,常年消沉的楚頃襄王開始振作起來,在他看來,楚國的孱弱只是暫時的,楚國有地五千里,有兵士百萬,楚國一定可以振興起來,所以根本無需坐困于秦。楚頃襄王決意振作精神,走出秦國的陰影,但這個資質平庸的國君卻忽視了「用兵一時需養兵千日」的道理。在強國欲望的激勵下,他不顧「以圣人做的弓」、「以勇士做的繳」都尚未備好,就急急忙忙地派使者游說諸國,希望得到其他國家的幫助共同伐秦。

秦國很快就聽說了楚國要攻打自己的消息,立即集結起大軍開始攻楚。公元前280年,秦軍從隴西出發,在蜀郡補充裝備人員,氣勢洶洶地來征討楚國。當秦軍那上萬艘滿載糧草的巨大船舶順江而下時,強大的秦軍登臨楚國國境時,楚頃襄王才意識到自己要面對的是怎樣強大的對手。秦軍大搖大擺一路南下,直指楚國北部的鄧城(今湖北襄樊西北),楚頃襄王驚恐不已,試圖用割地的辦法尋求秦國的「諒解」,將上庸(今湖北竹溪東南)和漢水以北的地區拱手相讓。

秦國收下了楚國獻上的土地,并將大量人口遷徙至此,以便將這些地方牢牢控制,但秦國并未打算就此放過楚國,因為楚頃襄王當初進攻了巴蜀之地,還奪下了枳(今四川涪陵東),威脅到秦國在巴蜀一帶的控制力度。秦國決定集中力量給楚國沉重一擊,既要打得它再沒有力量挑釁秦國的威名,還要打到它徹底放棄和秦國作對。公元前279年,秦國再次揮兵攻楚,這次伐楚,秦國要大將白起負責領兵。白起是戰國時代赫赫有名的將領,他精通兵法又以兇猛殘酷著稱,被世人冠以「人屠」的綽號。在戰場上,這位極擅長殲滅戰的大將。在公元前293年的對韓、魏的戰爭中,不僅全殲了韓魏聯軍,還斬下了人頭24萬。白起沒有懸念地攻陷鄧城,隨后便率部攻打鄢城,與此同時,秦軍又分出一路,在蜀郡郡守張若的帶領下向位于楚國西部的巫郡(今四川巫山縣東巫城)進發。

「鄢」是楚國的陪都,對楚國意義重大,秦軍南下揮兵攻「鄢」,下一步無疑是志在「郢」,「郢」位于今湖北省江陵縣附近,是楚國的都城。一旦「鄢」和「郢」被秦軍拿下,那麼至少在楚頃襄王有生之年,楚國不僅不可能實現「踴躍而起」的理想,還會因此重創一蹶不振。在此次發兵攻楚之前,秦國已通過數次戰爭大大削弱韓、魏的實力,又通過外交活動與趙國結好,至于燕和齊都和楚國相距甚遠,且在公元前279年燕國正值新老國君交替的虛弱之際,齊國則忙著從燕國手里奪回之前戰爭中丟掉的大把領土。這都注定了楚頃襄王將很難得到他國的援助。所以,一聽說秦軍來了,楚頃襄王的神經一下緊繃起來。

為鼓勵將士奮勇作戰,白起一路上毀橋毀船不為秦軍留半點退路,為及時補充糧草,白起又將主攻目標定在漢水流域,一邊打一邊劫掠這些地方的糧草。因此,當秦軍兵臨「鄢」城之下時,士氣高漲,精神豐沛。楚軍做好了在「鄢」城與秦軍相持下去的準備,很多時候,作為孤軍深入的一方都經不起持久戰的折磨,而事實上,楚軍的僵持策略也確實讓秦軍感到麻煩,秦軍率攻不下「鄢」城,但白起之后卻想出了一個絕好辦法:水攻。

在鄢城附近的西山有一條自長谷出向東南方向流淌的大河,稱為「長谷水」。白起注意到這條豐沛的大河,他號令士兵在距離今湖北省襄樊以南、漳縣以東的50里處的地方修筑渠道,計劃將長谷水灌入「鄢」城,淹死城中軍民。這條被后人稱作「白起渠」的長渠很快修好,它長達近百里,直通「鄢」城。「鄢」城軍民就這樣迎來滅頂之災,滾滾河水灌入城中,人們呼號掙扎,卻無能為力。「鄢」城中人根本沒有機會逃出生天,就算他們躲過大水,也躲不過城外那黑壓壓的猶如死神的秦國大軍。而對秦軍來說,「鄢」城再不是一座堅不可摧的堡壘,鄢城的東北角出現潰破,秦軍輕輕松松地由此而入,一路之上幾乎沒有遭遇像樣的反抗。鄢城順理成章地落入秦軍之手,十多萬鄢城軍民在河水灌城時被活活溺死,他們的尸體橫七豎八地遍布城中,慘不忍睹。白起在拿下鄢城后,又迅速地拿下了西陵(今湖北宜昌西北)。他休整部隊,加強補給,將秦國的罪人遷徙到已占領的楚地,如此,既鞏固了作戰果實,也為秦國接下來的攻勢奠定好基礎,鄢城拿下后,形勢對孤軍入楚的秦軍而言大為好轉,秦軍已如一把尖刀牢牢[插·入]楚國腹地。

公元前278年,秦軍輕而易舉地拿下了楚國的都城郢。之后,他們又勢如破竹地攻下了夷陵,還用一把大火焚毀了楚國先王的宗廟,暗示楚人楚國已沒有機會收復那些被秦攻占的土地。秦軍士氣大漲,在楚國的領土上凌厲推進,不多時,便拿下了竟陵(今湖北潛江西北)、安陸(今湖北云夢、安陸一帶),直打到了洞庭湖畔,至此,偌大的楚國大部分地區都落入秦軍之手,白起也因功被封為武安君。

秦國經此一役大大地削弱了楚國的實力,甚至逼得楚國不得不遷都,將陳(今河南淮陽)作為新的都城,變稱呼為郢,而秦軍對楚國的攻擊仍未就此停止。公元前277年,秦國又攻下了楚國的巫郡和黔中郡(今湖南北部、西部一帶)。逃至新都的楚頃襄王收拾殘兵,才駭然發現楚兵竟只剩下了十萬余人。楚頃襄王雖然竭盡全力向西奪回了被秦國占據的數座城邑,卻再也沒有氣力和秦抗衡,只能老老實實地向秦俯首。為表誠心,楚頃襄王還將自己的兒子作為人質送往秦國,反之秦國,通過攻鄢滅郢大奪楚地而實力劇增,為之后奪取天下奠定了大好基礎。

楚頃襄王在公元前263年去世,他的繼承人已沒有辦法讓楚國恢復往日雄風,直至公元前223年楚國被秦國所滅。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