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渡江戰役:[毛.澤.東]展露強硬一面,炮轟英國軍艦,英國必須道歉

渡江戰役:[毛.澤.東]展露強硬一面,炮轟英國軍艦,英國必須道歉
2022/12/07
2022/12/07

1839年,10月1日。

在英國的議會上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爭吵:

到底要不要用軍艦轟開清王朝的大門?

坐在寶座上的 維多利亞女王耐心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她渴望得到一個她想要得到的結果。

--- 是否動用英國艦隊發動戰爭!

圖 | 維多利亞女王

最終,這場針對遠東戰役的炮轟清朝國門軍事會議, 以271票對262票的微弱優勢,通過了炮轟清朝國門的議案。

那一天,一句帶有侮辱性質的惡語回蕩在英國議會的禮堂上空:

「中國聽不懂自由貿易的語言,只聽得懂炮艦的語言。」

1840年,7月6日。

四十多艘英國海艦浩浩蕩蕩地開往定海,炮擊清朝海岸,揭開了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進程。

他們不會想到,110年后的一天,[毛.澤.東]一行人在北京同樣對于英國艦隊的的存留問題,展開了一場會議。

--- 英國「紫石英號」事件。

[毛.澤.東]攔截英國艦隊援救「紫石英號」事件,是渡江戰役中極其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一件大事。

在這件事情上,英國開始一反常態,屈尊求全,終于放下了高昂一百余年的額頭。

這是一件令國人無比自豪、無上光榮的一件大事。

渡江戰役發生之前,中國的戰局在四年的時間里,發生了前所未來的變化,所有的一切還要從重慶談判的事情說起。

1945年,10月。

[毛.澤.東]在重慶經過四十三天的緊張談判,雙方簽訂《雙十協定》,[毛.澤.東]安然回到了延安。

圖 | 重慶談判

不過,也許是因為重慶緊張的談判環境,或是重慶的天氣情況,回到延安不久的[毛.澤.東]便生了一場大病。

他在陜北休養一個月之后,身體狀況不僅沒有轉好,反而越來越嚴重。

全身發抖、冷汗直冒、手腳抽筋成為他那段時間的生活常態。

這段時間,身邊的醫務人員沒日沒夜地用濕毛巾給[毛.澤.東]敷額頭,始終都無濟于事。

因為延安的醫療水平有限,組織馬上向蘇聯求援,希望蘇聯方面能夠提供一定的醫療救助或是指導。

一個月后,蘇聯兩位醫務專家來到了[毛.澤.東]當時所在的王家坪桃林。

隨著蘇聯醫務專家的到來,[毛.澤.東]還看到了一個人。

--- 毛岸英。

兩位蘇聯醫生替[毛.澤.東]檢查后發現,[毛.澤.東]壓根就沒有生病,此前的那種病態完全是[毛.澤.東]日常工作勞累、精神過度緊張所導致。

想要治好[毛.澤.東]的這種「病」,只要他好好休息,調養一段時間便能夠康復。與以往不同的是,[毛.澤.東]這一次并沒有拒絕醫生的提議,而是默然同意了兩位蘇聯醫生的要求,在延安當地開始了一場春游。

這場春游結束后,[毛.澤.東]的身體竟然突然恢復了。

1946年,6月。

一場耗戰三年之久的大決戰爆發。

---解放戰爭。

這一年,蔣介石突然調動了三十萬大軍涌向了中原解放區,開始憑借強悍武力暴力搶奪解放區。

此時的抗日戰爭已經結束了近一年的時間,蔣介石為何這個時間發動戰爭呢?

其實,我們看一下蔣介石軍隊在抗日戰爭后期的分布情況,便能看出真相。

圖 | 兩方勢力分布區

那時候,蔣介石的主力軍隊集結在西北、西南以外的地區,而解放軍的根據地都得到了空前的發展。

華北地區的戰略位置自然不言而喻,蔣介石想要爭奪華北地區的真正控制權,急行調兵才是他最好的方式。

可是,他又不能輕易打開西北關中這條要塞,這是封堵八路軍的最好要地。

所以,他必須要將屯集于西南地區的大兵團主力調集北上,但短時間調集三十萬的兵力北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為此,他只能拖延時間,為自己調集兵力北上爭取合理且有效的時間。為了完成蔣介石這步大棋,美國不惜調動飛機、艦艇不眠不休瘋狂運轉國軍,將蔣介石部署在云貴川的大兵團兵力順利運往了中原地區,參與到華北地區爭奪賽中。

1946年,10月。

[毛.澤.東]決定放棄陜北大本營延安。

圖 | [毛.澤.東](拍攝于1946年)

在離開之前,[毛.澤.東]一直堅守崗位,等到了最后一刻。

五個月后,隨著國軍的步步逼近,[毛.澤.東]最終才選擇離開了延安大本營。

蔣介石的 西北神將胡宗南最后只得到了一座延安空城。

這個消息傳到蔣介石的耳中,他馬上致電稱贊胡宗南:

「吾弟苦心努力,赤忱忠勇,天自有以報之也,時閱捷報,無任欣慰!」

一年后,彭德懷帶領著西北野戰軍以犁庭掃穴的姿態,打崩國軍,重新奪回了延安。

蔣介石又給他送去了一封電令:

「宜川喪師,不僅為國軍最大之挫折,而其為無意義之犧牲,良將陣亡,全軍覆沒,悼慟悲哀,情何以堪!」

1948年,3月。

[毛.澤.東]東渡黃河,來到了河北西柏坡,指揮全國性的大決戰。

大決戰進行的時間很短,遼沈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三場大戰下來,國軍主力已經被打殘,[毛.澤.東]也與第二年的三月選擇進入北京的香山雙清別墅。

這一年,五十五萬解放軍已經陳兵江岸,準備隨時發動進攻。

三年耗戰,終有所成。

1949年,4月20日。

攻渡長江的命令下達長江沿岸各解放軍。

這一年,在華夏大地尚未完成統一之際,英國成為了[毛.澤.東]一生中第一次在國際上大顯強悍身手的國家。

命運這張大網,總是在勾連著前世的一切,又在悄無聲息地歸還著前世的一切。

曾經的英國,以西方大國的傲然姿態,獨挑大梁,扯開了西方列強侵凌華夏疆土的序幕。

渡江戰役時的英國,顏面喪失,盡失西方大國臉面,再也沒能成為西方大國的楷模。

曾以榮譽而來,終于蒙羞歸去。

在渡江戰役即將打響的前一夜,[毛.澤.東]卻突然收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英國海艦‘紫石英號’橫亙江面。」

圖 | 紫石英號

三大戰役結束之后,英國方面已經偵查到消息,解放軍可能即將渡江,遂派軍艦交替值班,以便在戰爭打響的時候,迅速掩護英國僑民撤離。

解放軍準備渡江的時候,停靠在南京江岸的為一艘名叫「伴侶號」的驅逐艦。

因為江岸戰事不明,英國的這艘「伴侶號」已經停駐了近一個月的時間,接替工作尚沒有有效的進展。英國遠東艦隊副司令馬登鑒于「伴侶號」執行任務時間太長,遂準備派遣另一艘「紫石英號」從上海出發前往南京執行護僑任務。

不過,當時渡江戰役已經迫在眉睫,解放軍在江北的江陰西部三江營(位于揚州東南20公里處)已經構筑了一個前沿炮兵據點,作為發動渡江戰役的火力掩護重地。

這也意味著,三江營炮兵據點擔負著前線進攻炮火掩護的重要任務,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險,它都必須及時清障。

上午八點,三江營炮兵突然發現江面出現了一艘軍艦,立即鳴炮示警,示意其離開江面,不得繼續前進。

不過,20聲的炮響過后,「紫石英號」并沒有選擇返航。

「紫石英號」的艦長基納不管不顧,下令軍艦繼續向前行進,三江營炮兵馬上開始展開炮擊,「紫石英號」同樣開炮還擊,蔑視江北的三江營炮兵。

三江營密集的炮火,直接打崩了這艘軍艦,軍艦擱淺在雷公咀南岸無法動彈。

圖 | 解放軍炮兵

英國遠東艦隊司令部收到消息,不僅沒有及時溝通,反而再次派遣艦隊,想要挑戰江北解放軍。

遠東艦隊副司令馬登又下令分別從南京、上海調集「伴侶號」、「黑天鵝號」兩艘驅逐艦前往增援,同時馬登自己則乘坐萬噸「倫敦號」巡洋艦一路北上,準備展開軍事交鋒,不僅給解放軍一定的教訓,還要奪回紫石英號。

南京的「伴侶號」最先抵達出事地點最近,對三江營炮兵陣地展開炮擊,兩軍交戰兩個多小時。

「伴侶號」軍艦前方幾乎被摧毀,艦長羅伯遜受傷,他們此番挑釁不僅沒能擊潰解放軍炮兵陣地,也沒有實現奪回「紫石英號」的企圖,最終駛離江面,前往上海。

21日,清晨。

英國遠東艦隊副司令馬登帶著「黑天鵝號」和「倫敦號」再度前往江陰,想要救回擱淺在江岸的「紫石英號」。

圖 | 英倫敦號

不過,這一次三江營炮兵率先發動炮擊,兩艘軍艦艦體全部冒出濃煙,副司令馬登衣服被炸裂,艦長卡扎勒身負重傷。

馬登下令放棄救援「紫石英號」,轉而前往江陰北岸。

馬登此舉,無疑仍在挑釁長江北岸的解放軍,江陰北岸炮兵再度鳴炮示警,沒想到馬登毫無理睬,直接下令軍艦炮口對準江陰北岸,準備開炮。

江陰北岸炮兵立馬開炮回擊,馬登無可奈何,最終又撤離江陰,回到了上海。

4月23日,人民解放軍順利解放南京。

而那艘被解放軍炮擊的「紫石英號」仍舊無奈地躺在江岸,目睹著這一幕載入史冊的壯舉。

1949年,4月23日。

在這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工作人員將《人民日報》頭面刊登的一則新聞送到了[毛.澤.東]的手上。

[毛.澤.東]的專職 攝影師徐肖冰、侯波夫婦看到[毛.澤.東]認真看報的樣子,馬上按下了快門鍵,給[毛.澤.東]拍下了一張經典的照片。

圖 | [毛.澤.東]看報

大戰終結,王者歸來。

在北京的[毛.澤.東]并沒有被這場勝利影響,他在英國的「紫石英號」問題上,仍舊有著強硬的態度。

[毛.澤.東]這次悍然炮擊英國艦隊事件,在西方國家引起了軒然大波。

圖 | [毛.澤.東]

一百年前,英國軍艦炮擊清王朝國門,打開了東方貿易市場,同時讓華夏大地陷入了半殖民半封建的悲慘道路。

那時候,舊中國的臉面僅僅只有七分鐘。

英國七分鐘的炮擊,清王朝國門洞開,從此山河破碎,國家淪喪。

一百年后,時代已經悄然巨變,曾經強悍的英國海軍屈居江面,成為待宰的羔羊!

英國議會對于這次事件展開了激烈的爭論,以下台首相丘吉爾為首的人,還妄想調動航空母艦進入遠東戰場作戰。

不過,調動航空母艦這件事情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毛.澤.東]對于前來交涉的英國代表提出了幾項硬性規定:

一、英國政府及海軍當事人對這次暴行應負完全責任;

二、英艦向人民解放軍道歉, 并保 以后不得采取與中國人民敵對的行為;

三、我方保留向英國當局要求賠償損失,嚴懲兇手的一切權利;

四、「紫石英號」停留現位不得移動。

這四條強悍的要求,可以說一洗中國百年恥辱,大大折損了英國在國際上的臉面。

英國剛開始并不愿意道歉,他們指出解放軍可以不做出任何補償,只是想要將「紫石英號」駛離江面即可。

[毛.澤.東]堅決不同意這個請求,想要將這艘軍艦駛離江面,不道歉斷不可能!

不過,因為解放南方地區的迫切需要,[毛.澤.東]也做出了一定的讓步,只要英方承認錯誤,關于放行「紫石英號」以及道歉、補償的問題可以后續詳談。

中英雙方經過三個月的交涉,英國方面認為[毛.澤.東]提出的關于「先道歉,后詳談」的讓步,已經給了英國自己很大的臉面,遂準備接受[毛.澤.東]的要求。

不過,最終關于「紫石英號」這艘軍艦還是出現了讓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7月30日,夜晚十點。

這艘軍艦趁著夜色黑暗,悄然尾隨一艘客船出逃,解放軍的炮兵因為夜色黑暗,炮擊受阻。

最終,這艘擱淺一百多天的「紫石英號」最終以夜色竄逃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困敝之苦。

這件事情發生后,英國人大為高興,即便逃跑的事情很恥辱,他們仍舊沾沾自喜。

而這一切事實的真相,[毛.澤.東]都暗藏心中。

當初三艘英國軍艦苦力營救,都沒能逃走,為何此次能夠順利逃走呢?

難道真的僅是因為夜色的原因?

恐怕未必!

1957年,11月。

[毛.澤.東]前往蘇聯,他在蘇聯見到了英國共產黨的領導人,對于八年前的那場英艦逃跑事件,[毛.澤.東]欣然做出了應答。

圖 | 訪問蘇聯時的[毛.澤.東]

「英國曾派紫石英號兵艦到南京去接部隊,被我們打中了一炮。后來它說是跑了,實際上是我們讓它走的。它當時的燃料不足,我們給了一點油。

當時的形勢是紫石英號不走,就使人下不了台,我們同英國的關系就會尖銳起來。我們主要是對付美國,不是以英國為攻擊對象。」

新國初建,國力疲敝。

當時的華夏大地早已千瘡百孔,對于一個百廢待興的新中國而言,完全沒有必要為了英國軍艦苦苦為難,[毛.澤.東]只是要讓它意識到,中國早已經不是當初腐朽落寞的清王朝。

對我而言,永遠感激每一代先輩們為了這個新中國所做出的一切貢獻。

我們記得,新中國從成立的那一刻起,經過了不少的戰爭。

新中國成立的那些艱難歲月里,為了祖國領土的完整,我們在東北、西南、東南三處進行了長達四十年的戰爭。

朝鮮戰爭、珍寶島戰爭、對印度戰爭、對越戰爭。

以弱國之姿捍大國之猛,可能只有那一代人才能夠想象到如今的和平,到底有多麼的不容易。

更為重要的是,我們今天所生活的和平時代,也僅僅才開始了短暫的三十余年。

我們曾有舍生忘死的一代先輩,我們也曾有悍不畏死的一代先輩。

我們曾經歷過百年戰亂,我們也曾經歷過百年屈辱。

時代浪潮洶涌而來,我們有更多的選擇,對待自己的生活,我們也有更多的選擇決定自己未來的生活。

而這一切的背后,終究有一個強大的后盾。

它是中國。

它也是華夏之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