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三邊戰役:西北野戰兵團臨機北撤,5天奔襲200里,突襲三邊

三邊戰役:西北野戰兵團臨機北撤,5天奔襲200里,突襲三邊
2022/12/28
2022/12/28

1947年5月下旬至6月初的隴東戰場,一勝一敗。

環縣戰役結束后不久,彭德懷召開軍事會議,并就下一步的作戰計劃匯報中央軍委。

軍委:

準備在環縣休息三至五天,弄清董(釗)劉(戡)兩軍行動,如該敵確向隴東前進,我即準備在悅樂、無城、東華池地區,尋求殲敵一部。如該敵繼續在延屬區清剿時,我則向南打八十二師,或打入陜川軍,或九十七旅,威脅陜甘公路,分散與調動胡軍主力向西向南,然后出中部、宜君、洛川段,截斷咸榆公路,然后協助陳(賡)謝(富治)縱隊作戰。

彭習

十七日午時

這份電報中,彭德懷的作戰核心則仍舊在隴東一帶,并沒有其他的打算。

當天17日夜晚,毛主席就立即發來了電報。

「攻克環縣甚慰。董(釗)軍銑(16日),劉(戡)軍筱(17日)從高橋出發,似準備以五六天行程到達慶(陽)合(水),你們在環縣休整三五天后,開至東華池地區打該兩軍一部,時間上恐來不及,且目前宜打分散與較弱之敵,不宜打集中與強大敵,目前對董、劉兩部野戰軍及青馬八十二師,皆宜避開不打,專打各方分散之敵。在董、劉到達慶(陽)合(水)條件下,我軍下一步行動可從打寧馬十八師,收復定(邊)鹽(池),或打延安、洛川間守備之敵,斷敵后路,二者擇一。如你們覺得打十八師有把握,則先打十八師,再打延、洛線上之敵,最為有利。究應如何,請以你們意見電告。同時,等候董、劉情況完全判明后再作決定。」

毛主席這封電報,點明了三處關鍵的信息。

第一,胡宗南的兩大主力兵團似乎準備南下隴東,包抄西北野戰兵團。

第二,電報中提及到的「目前對董、劉兩部野戰軍及青馬八十二師,皆宜避開不打」,實際上表明隴東地區隨著胡宗南兩大主力兵團的南下,已經存在一定的危險性,需要馬上撤離。

第三,進攻盤踞在三邊地區的青馬第18師,非常有必要。

三邊地區原屬我軍陜甘寧邊區西北部防區,胡宗南大舉進攻延安時,我軍三邊地區兵力僅有新十一旅兩個團、警三旅第八團,全部兵力僅有四千。

青馬馬鴻逵所部趁著我軍轉戰延安時,調動 整編第18師16000多兵力,猛沖三邊地區,我軍只能選擇戰略性放棄三邊地區。

毛主席寫給彭德懷的電報建議,一定程度上就是為了最大限度調動敵人的力量,在運動戰中不斷殲滅敵人有生力量。

6月21日,西北野戰兵團決定聽取中央軍委建議,北上收復三邊,但臨行前,彭德懷還是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環縣戰斗,證實寧馬軍裝備戰力,并不比胡(宗南)軍弱,士氣、身體強健善走,比胡軍強。

八十一師人數不足,每團二營。十八師人數充實,每團二千五百人。

馬鴻逵為避免被蔣介石吞并,將精銳部隊編為保安團。

寧夏共有七個保安團,來三邊者有三團,據戰力比正規軍還強。

現三邊駐暫九旅、騎十一旅(據去無營)及保安共七個團。

到靈武、金積有一六八旅兩個團,收復三邊當是一場惡戰。

如獨立第五旅能擔任延屬地區游擊戰,擬將警七團及獨一旅之三十五團,均調集三邊使用。如獨五旅不能南調,亦擬將三十五團調歸一縱,如何望告。」

第二天,毛主席給彭老總回電:

(一)獨一旅之三十五團可即調一縱歸建;延屬有警七團即夠。

(二)獨五旅現令在綏德休整,待陳(賡)縱到后配合打榆林,爾后該旅似以返晉綏為宜。

(三)三邊敵力強大,請注意各個擊破,每次集中全力殲其一二個團,以一個月以上時間完成任務,因陳縱完成打榆林任務,亦需一個月以上,計時約在午哿(7月20日)至未(8月)三十日,要申(9月)方能與邊區部隊并肩南下作戰。」

從這兩封電報中,我們可以看得出來,西北野戰軍經過合水、環縣兩場戰役,對于青寧兩軍軍隊十分重視,收復三邊想必大家都面臨著極大的心理壓力,所以才會請求中央軍委調撥一部分兵力配合。

不過,毛主席的回電,倒也算潑了一碰冷水。因為彭老總提出的條件中,僅有第一點同意,其余都因各種綜合考量予以回絕。

所以,北上鏖戰三邊,注定是一場挑戰。

6月25日,彭老總正式下達了離開環縣,全軍北上,鏖戰三邊的命令。

環縣到三邊的距離足有110公里,一路上要途徑山地、溝壑、沙漠。六月驕陽似火的天氣,大家行走沙漠時,腳底發燙,大量戰士口鼻流血,甚至犧牲在了路上。

彭老總也一樣。

那幾天,彭老總和眾多的戰士一樣,嘴唇血腫,眼睛赤紅。

五天后,西北野戰兵團終于抵達三邊要地定邊南部地區。令彭德懷想不到的是,原先他所想象的收復三邊硬仗,竟然在戰場中出現了滑稽的一幕。

他們剛剛抵達定邊,就偵查到青馬騎兵開始用汽車運輸物資。彭德懷馬上下令從西南方向攔截,防止青馬軍隊西撤。

沒想到,在定邊防守的青馬騎兵果斷越過長城北逃,隨后折返西逃。

7月2日。

西北野戰兵團逼近安邊城、鹽池、靖邊,仍然看到了同樣的一幕。青馬的騎兵早已經撤離。

原來,青馬馬鴻逵從前線得知胡宗南在延安一無所獲,胡宗南麾下的兩大主力兵團搜尋良久依舊一無所獲后,已經抱定不和解放軍死磕的打算,他早已經下令,為保存實力,只要偵查到解放軍的蹤跡,無需請示,立即撤離。

當時,屯駐三邊地區的為青馬 整編第18師,下轄 暫9旅、第168旅兩個旅。彭老總北上之際,青馬方面已經偵查得知解放軍北上的打算。

只是, 馬鴻逵以為解放軍有猛撲他的 大本營銀川的打算,急忙征調第168旅第504團從三邊地區撤退至 韋州防衛。兩個主力旅分別撤回到 金積、靈武,在三邊地區只是留下了部分騎兵部隊負責運輸囤積在鹽池、定邊兩地的糧草、彈藥。

7月7日,三邊光復。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