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平津戰役:傅作義手握55萬兵權,為何棄城投降,接受改編?

平津戰役:傅作義手握55萬兵權,為何棄城投降,接受改編?
2023/01/03
2023/01/03

平津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國共雙方的最后一次戰略決戰,當時東北全境已經被我軍解放,淮海戰役勝利也近在咫尺,國民黨全面失敗的號角已經嘹亮的吹響,這時的蔣介石心里火急火燎急于將華北的50多萬部隊從海上撤退,然而當時擁兵55萬,盤踞北平的傅作義卻選擇了接受解放軍的和平改編。作為國民黨華北剿總司令的傅作義為何做出這樣的抉擇?

到底是因為我黨出色的策反工作,還是解放軍的武力威懾所致,今天就讓冷哥帶你一探究竟。

新來的朋友可以點點關注,不僅可以回顧往期文章還不會錯過精彩內容。

時局危險,傅作義仍抱有僥幸心理

當時東北解放后,傅作義雖畏懼解放軍的實力,但是他在華北經營多年,樹大根深,而且他覺得林彪的東北野戰軍剛打過遼沈戰役,暫時不會南下華北,最起碼要修整到3個月到半年,這麼長的時間,只要自己根據時局隨機應變就能保全手中的部隊。

那時的蔣介石和傅作義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對在華北的作戰有很大的分歧,老蔣早在東北戰線接近崩潰的時就意識到東北不保,接下來解放軍一旦南下則華北孤危,想讓傅作義放棄北平和天津,退到淮海戰場或者拱衛長江防線,傅作義怕南撤主力被老蔣嫡系吞并,不愿南撤。

這時候國民黨的經典內斗就出現了,實際上傅作義雖擁兵55萬,卻是軍內派系林立,戰斗力根本無法保證。國民黨內部的派系除了按地域和歸屬劃分的桂系、川系、嫡系,還可以依照畢業院系來劃分,留日士官、保定軍校、云南講武堂、黃埔系,算起來傅作義應該算是保定幫的老北洋系,他跟頑固不化一直聽從老蔣的黃埔生胡宗南不一樣,胡宗南是一心跟定了老蔣,他最知道隨時局而變。

包括閻錫山、馮玉祥等人都是最令老蔣頭疼的,他們都是地方實力派,特點就是善于擁兵自重,有忠誠于自己的嫡系,在亂世里長袖善舞、上蹦下跳,當時傅作義的后方基地就是綏遠地區,他從1918年從保定軍校畢業就在華北地區征戰,還曾跟隨閻錫山參加中原大戰反對蔣介石,后統一到國民政府麾下,但是擁有一定的自主權,在抗戰時曾多次到延安拜會毛主席,與中共交從甚密。

最后他說服老蔣華北不能丟,老蔣同意他原地待命,暫守平津拱衛華北,但是兩人卻各有打算,因為傅作義手下的部隊,有一半是老蔣嫡系,一旦有變,老蔣的人會從海上南撤,而自己會西進綏遠,回到自己的老窩。

當時毛主席命令解放軍停止進攻太原來穩住傅作義,恐他率兵南撤,隨后又派兵封鎖了他西進綏遠的道路。最令傅作義沒想到的是林彪不按套路出牌,一邊在沈陽大搞解放歡慶、練兵開會,一邊沿長城一線晝伏夜行出了關,這時盤踞在華北的解放軍部隊已經高達100萬之巨,他們沿北平、天津、唐山一帶駐防。

1947年11月石家莊解放,此次戰役楊得志兵團殲滅敵軍2.4萬人,拔掉了敵人在華北的戰略要點,將晉察冀和晉冀魯豫兩大解放區連成一片,使傅作義華北軍團與華中蔣軍主力的的聯系被切斷。

這次作戰的目標非常的明確,就是把平漢路截斷,堵死傅作義華北部隊從陸上通道南撤的可能性。石家莊一解放,傅作義就再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即便落荒而逃,也撤不完。

那時的國民黨海軍就是有通天的本領也無法從塘沽把華北幾十萬人運走,更重要的是,如果運力不足,老蔣第一時間肯定選擇先把自己的嫡系運走,這當然是傅作義最不愿看到的。

1948年傅作義的心腹35軍32師被解放軍在淶水殲滅,他的同期同學魯應麟畏罪自盡,傅作義算是一點點見識到解放軍摧枯拉朽的作戰能力,同年11月,楊成武率部隊反攻張家口,傅作義命令35軍迅速回撤布防北平一線,回撤途中在新保安一帶被我軍殲滅,張家口解放,傅作義西逃綏遠的路也被徹底堵死了。

此時的傅作義仍然抱有僥幸心理,天真的認為天津城固若金湯,美國海軍還保證,如果平津有變就派軍艦來協助傅作義撤退,這時候我黨其實已經命人做傅作義的工作,與他接觸和談判,但是傅作義談話毫無誠意,雖在華北已如一葉孤舟,還對平津的城防抱有希望。

傅作義成籠中之鳥,猶豫不決

這時候傅作義在城市外圍的布防已經連連敗退,塘沽、唐山、天津、北平已經被我軍分割包圍,傅作義這時已從驚弓之鳥變為籠中之鳥,就是插翅也難逃。

林彪得到中央指示,立即放棄對塘沽地區敵軍的追擊,帶兵強攻天津,徹底攻破傅作義的心理防線,林彪遂派遣五個縱隊挺進天津一帶,天津當時是我國北方最大的工商業城市,擁有200萬人口,戰略地位相當顯著,國民黨在此長期設防,修筑大量防御工事,整個天津已經接近堡壘化,城防甚堅。

當時守軍司令長官陳長捷,指揮第62軍、第86軍10個師加上非正規軍足足有13萬人,防守嚴密,但是這個時間段我軍在北方的兵力早已經處于優勢地位,東野旗下5個縱隊共22個師34萬人,附帶大量重型火炮,以壓倒式的兵力和火力,29個小時便攻下天津。

當時東野喊話陳長捷讓其效仿長春的鄭洞國率部放下武器,保全他及部下安全,陳長捷強詞奪理,依舊不服,時任攻堅指揮官的劉亞樓笑道:「那就打到你服氣為止」,天津地形南北長,東西窄,劉亞樓就使用東西同時推進,攔腰斬斷,分割包圍的戰術,先打弱的,再打強敵,經過激烈戰斗成功俘獲陳長捷,這時的他面對我軍指揮官神氣不在,萎靡不振的低著頭不說話。

這時候的傅作義再也坐不住了,每日在屋子里踱步徘徊,這時候他已經完全沒有了退路,除非坐飛機潛逃南京。

中共中央軍委鑒于北平是聞名中外的歷史文化名城,百姓也深受戰爭之苦,為此決定爭取通過談判來和平接管北平,同時命令士兵嚴陣以待,如果傅作義冥頑不靈,不肯投誠也只能被迫開打。

北平已經被我軍團團圍住,國民黨部隊也是不斷地失敗,這些傅作義都看在眼里,他派代表到解放軍平津前線指揮部進行談判,劉亞樓當即說道:「希望傅作義能夠棄城投誠,解放軍絕不會危及他的安全,并且保證對部隊進行改編。」這時候的傅作義還是一個觀望的態勢,這也不是小事,現在全國,甚至全世界都在看著他,這次談判并沒有達成任何協議。

1949年1月10日,淮海戰役解放軍取得完滿勝利,國民黨政權敗局已定,老蔣也在忙著敗逃打算,這時候全國的眼睛都盯著北平,老蔣也一直注意著北平的動向,向傅作義施壓恫嚇、揚言要刺殺他,一直阻撓談判,甚至派次子蔣緯國攜其親筆信到北平要傅作義堅守北平。

此時毛主席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方針就出爐了,其實中共對傅作義的策反工作早就進行布局了,除了他的女兒共產黨員傅冬菊,秘書閻又文,還有不少身邊人對他施加了影響。

策反成功,解放軍進城

1948年初,華北城工部部長劉仁就指示華北的地下黨組織通過各種社會關系靠近傅作義,地下黨一直很小心的在行事,并準備長期做工作,達到關鍵時刻勸傅作義投誠的效果。

傅冬菊是傅作義的長女,1924年出生在山西太原,作為傅作義第一個孩子,傅作義對她百般疼愛,于她取名冬菊就是寓意她要像冬天中的菊花一樣,在冷冽的風中傲寒而立,冷艷而高貴。

長大后因抗戰前線事態緊急,傅作義將她安排到重慶中學,她就是在這里接觸了馬列思想,經過一段時間的熏陶她加入了進步青年號角社,考入西南聯大后,她經過慎重考慮加入中共地下黨,并于1947年11月15日加入我黨,而這時正是沈陽戰役打的熱火朝天之時,作為傅作義的女兒,她成為撬動父親投誠的一個關鍵點。

在組織委托下,傅冬菊二話沒說就去了北平,當傅作義看到她時非常開心,但當傅冬菊告知他這次回來的目的時,傅作義張大了嘴巴,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傅冬菊也沒有高談闊論的與父親爭吵,而是不斷的向傅作義講述解放區的政策,將解放區出版的刊物給父親看,給父親說明其中利害,父親的想法漸漸向投誠傾斜。

此外也不止傅冬菊一人,中共還開辟了多條策反通道,曾延毅也是其中一個,他和傅作義都是保定軍校第五期的學員,兩人一個是步兵科,一個是炮兵科,但是兩個人關系緊密,還曾義結金蘭,是拜把的兄弟。當年傅作義守衛華北時,曾延毅任炮兵團長,傅作義在天津任警備司令時,他是天津警察局局長,還曾給傅作義當過副軍長,抗戰太原失守,曾延毅退出軍界,在天津生活。

劉仁隨即派遣負責策反的王蘇與曾延毅女兒聯系,想通過曾長寧做父親的工作,讓他去北平做傅作義的工作,曾延毅也是深明大義之人,當即同意愿意效勞,可是到了北平,被傅作義冷落。

劉仁又找到劉厚同,此人是傅作義的老師也是傅作義的軍師,他多次在傅作義人生轉折點為他出謀劃策,當年抗戰天津淪陷,傅作義甚至還為他配備了秘

密電台,來接受老師的指點,傅作義對他幾近言聽計從,傅作義非常尊敬他,抗戰一勝利就就聘請他當參議,他沒有應允,一直留在天津。

1948年初,傅作義對時局不明,隨即到天津拜訪老師,讓他談論對國家局勢的看法,劉厚明痛陳蔣介石政權腐敗不堪、民政凋敝幾近沒有,說到軍事自古就是為政治服務的,政治是軍事的根本,蔣介石的政府政治混亂不知進取,我看命數已盡,傅作義微微一笑沒有回聲,可心里早已是思緒萬千。

另外參與策反的還有傅作義同鄉杜任之,抗日英雄馬占山,馬占山曾經在傅作義失守太原時為其求情,又都是抗日的名士,所以與傅作義過從甚密,前去勸說他。

傅作義最終選擇了和平道路,于1949年1月21日與平津前線司令部達成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至此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平津戰役結束,古城北平得以保全。

1月31日大年三十,傅作義的20多萬部隊全部開拔到城外,同日東野第4縱隊開進北平,接管北平防務。解放軍進城時沿途受到工人學生等大量民眾的熱烈歡迎,有人提出應該搞一個入城式來慶祝這件事,這件事很快得到中央批準,中央批示讓百姓先過年,等過了「破五」,初六進城,這天2月3日,入城隊伍分兩路從永定門西直門進城,然后在正陽門舉行盛大的入城儀式。

走這條路是有考量的,部隊進城時,路兩旁的大門緊閉,因為這里是東交民巷,是中華民族恥辱之地,當年清政府將這里劃給外國人,外國人在這里耀武揚威多年,當解放軍開著坦克和大炮進駐這里時,很多民眾留下了激動的眼淚,民眾揮舞著彩旗歡呼雀躍。

北平能和平解放最重要是傅作義的深明大義,當毛主席聽到北平和平解放的消息,緊緊握著傅作義的手說道:「北平和平解放,傅先生你的功勞最大,沒有你的話,百姓還要受不少苦,我代表全國人民感謝你」。

傅作義的一生是高昂的一生,抗戰積極奮戰,解放戰爭時又深明大義,解放后為我國水利事業操勞,實乃北平民眾之幸,國民之幸。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