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楊子橋之戰:13名元朝騎兵竟「徹底擊潰」20000宋軍精銳?這才是真正的戰爭!

楊子橋之戰:13名元朝騎兵竟「徹底擊潰」20000宋軍精銳?這才是真正的戰爭!
2022/11/11
2022/11/11

在古往今來的戰爭史上,總有無數經典且讓人咋舌的以少勝多案例。除去指揮官的正確決策與雙方之間的技術代差,基層士兵的素質也是不容忽視的重要因素。

發生于1275年的揚子橋之戰,就是質量勝于體量的極佳證明。

雖然發起攻擊的元朝騎兵僅有13個人,卻不可思議的將20000名南宋精銳徹底擊潰。

對元戰爭初期 宋軍還以強勢發起過端平入洛行動

早在1234年,本已偏安東南的趙宋朝廷為重返中原,選擇單方面撕毀與蒙古帝國的到期協議。

隨即又派遣大批軍隊倉促北伐,釀成堪比災難的端平入洛事變。

結果自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不僅無力用有限資源恢復往日版圖,還引來黃金家族的順勢南征。

雙方的戰線很快就從大散關以北,倒退至水文條件更利于南方系武裝的江淮流域,卻并未能止住宋軍的被動挨打局面。

反倒是北軍在一系列交鋒中越戰越勇,能不斷根據戰區環境的變化,調整自身的武器裝備、兵種配比和執行策略。

蒙古人的迅速回擊 讓南宋方面非常吃驚

相比之下,南宋這邊的調整無疑相當遲緩。

除久居前線的個別將領外,絕大部分決策層都自帶老套的有色眼鏡,覺得對手不過是一群弓馬嫻熟的草原蠻子。

因而延續往日對抗契丹、女真和西夏的烏龜哲學,側重于靠永固工事、水運便捷和大兵團對峙去消磨敵方銳氣。

直至越來越多的漢軍世候選擇為草原新貴而戰,方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正直面某個異常不好惹的可怕對象。

等到更多兇強俠氣的高加索騎兵被召之即來,手握回回砲等黑科技的波斯匠人如約抵達,便不再有底氣將苦心經營的長江防線給維持下去。

特別是到襄陽城陷落的1273年后,連向來穩定的水師優勢都難以為繼。

蒙古人只需坐船東下,就足以把殘存的宋軍隔絕于長江兩岸。

襄陽城陷落后 南宋的長江防線已遭瓦解

與此同時,為宋朝鎮守淮東的制置使李庭芝,還準備憑一己之力來扭轉乾坤。

由于蒙古人的主力是以長江中上游為突破口,所以并未對其管轄的揚、泰、通三州造成多大傷害。

但渡江重鎮瓜州的迅速投誠,已經讓他們淪為遭強敵包圍的北岸孤軍。

為了能延緩元朝兵馬的推進速度,并與惴惴不安的杭州宮廷建立有效聯動,只能冒險撿起自己所不擅長的主動進攻策略。

加之揚州城本身也為進攻者所包夾,便只好派從南通趕來的援軍實施突圍。

南宋的淮東制置使 李庭芝

公元1275年6月27日,統帥姜才帶著總計20000余人的步騎兵出揚州城,準備同趕來策應的水師聯手奪回瓜州。

然而,一行人剛剛前進至城區南側的楊子橋,便遭元初名將張弘范所指揮的偏師攔截。

后者雖選擇為蒙古宗主服務,卻是不折不扣的漢軍世候,所領兵馬也多為出生于前金國境內的漢兒。

因而在各類古今觀察家眼里,這些人很難被稱為黃金家族的核心骨干,甚至要比大部分色目雇傭軍的實際水準更低。

他們也更側重于靠少量騎兵發起攻勢,并習慣將主力步兵留在預設陣地內堅守。

本為金國漢兒出生的元朝漢軍世候 張弘范

巧合的是,作為對手的宋軍同樣精于此道,總是能在靜態防御中發揮的要比機動野戰更好。

一方面是由于騎兵資源的極度匱乏,讓軍中鮮有能策動迅猛回擊的快速反應單位。

其次是步兵對弓弩類遠射武器的過度依賴,必須靠少量居于前排重裝盾矛兵抵御迎面強襲。

雖然經常招募到一些善于使用長刀、重斧的勇士應急,卻也只能當做小股預備隊來謹慎使用,且數量根本不足以補充全軍缺口。

至于最為脆弱的側翼安全問題,則只能靠復雜地形或土工作業來充當屏障。

正因如此,主帥姜才顧不得自己的突圍重任,選擇以非常笨拙的三疊陣部署于邗河北側。

對面就是蒙古人為封鎖城市而構建的木柵,以及大量同樣依賴弓弩作戰的漢軍附庸。

大多數宋軍步兵 只能在預設陣地內靜態防御

倘若沒有意外,那麼這輪對峙很可能因雙方的共同靜坐而不了了之。

但作為北方亂世的幸存者,張弘范這類漢軍世候顯然不會是安于等待的食俸群體。

他主動率13名騎兵出本陣,當著數萬宋軍的面從一處淺灘踏過邗河。

如此膽大妄為的挑釁舉動,很快引來部分南宋將士的群起圍攻。

尤其是那些本身在前排位置的重裝步兵,直接翻越跟前的拒馬、壕溝,力爭要將萬惡的敵酋斬于當場。

奈何張弘范與13名屬下立即調頭撤離,并用北方戰場上常見的回馬箭進行發動偷襲,逼迫追擊者只能灰溜溜的撤回原先位置。

多年的北方征戰經歷 讓元朝漢軍的騎兵能力強過南宋親戚

然而,就是如此單純的壓力測試,已經讓北岸宋軍徹底暴露出虛實。

作為有多年對宋作戰經驗的老手,張弘范清楚知曉對方的組織缺陷。

如今又大致估算出對面的輕重單位比例,便又呼喚手下調轉馬頭,緊隨落單步兵沖入敵方本陣。

此時,20000多人的宋軍尚未完全展開部陣,連決戰時務必就位的土木作業都來不及完成。

因而當發現有騎兵輕松殺到跟前,便迅速因恐懼飆升而萌生混亂。

特別是靠弓弩殺敵的普通輕步兵,在狹窄且擁擠的區域內根本沒空間去彎弓搭箭。

甚至連敵軍規模都搞不清楚,就開始為求生存而本能規避。

結果自然是引發大面積踩踏,并將挫敗感迅速傳播至其他單位。

在混亂中肆意砍殺的元軍騎兵

有鑒于此,原先只在南岸據守的元朝漢軍,也紛紛追隨主帥的步伐渡河進攻。

盡管他們也多用弓弩作戰,卻同樣是經歷過大浪淘沙的末世幸運兒。

所以對首領異常忠臣,見不得領軍人被孤身圍困于敵陣,更不會因武器限制而怯懦不前。

于是,原本僅為局部潰散的南宋軍隊,便在他們實現搶灘后進一步發展為全盤崩潰。

超過半數士兵尚未有條件進行射擊,就稀里糊涂的死于亂局之中。

好在此處距離后方的揚州不遠,才讓主帥姜才能和余下的10000多人倉促躲入城中避難。

元朝的軍事優勢 離不開大量色目雇傭兵與漢軍世候加盟

正是由于這次場面尷尬的楊子橋之戰,讓淮東的宋軍精銳無法南下增援。

此后的多倫重兵突圍,全都以相似的情況無功而返。

元軍主力則在渡江后從容推進,將最后一支選擇頑抗的南宋官軍殲滅在常州城下,迫使無兵可用的偏安朝廷向自己開門迎降。

縱使北岸尚有數萬名殘部和李庭芝在苦苦支撐,也已經無法對大局產生任何影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