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袁紹「官渡之戰」失敗的原因有哪些?有軍事,有人和,還有叛賣

袁紹「官渡之戰」失敗的原因有哪些?有軍事,有人和,還有叛賣
2022/09/01
2022/09/01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東漢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在官渡發生了一場對中國影響深遠的戰役----官渡之戰。在這場戰役中,曹操率領2萬多軍隊,打敗了袁紹率領的11萬8千大軍,創造了中國戰爭史上的有名的以弱勝強的戰例。此戰奠定了曹操統一中國北方的基礎。

官渡之戰在這場戰役里,袁紹率領優勢兵力,卻打了大敗仗。因此,在歷史上,對曹操的夸贊之聲高漲,說他「曹操智計殊絕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孫吳。」而相對的,對袁紹則是一片貶斥之聲。

可是,我們不要忘記一個細節,在《資治通鑒》中記載,在獲得官渡之戰勝利后:

操收紹書中,得許下及軍中人書,皆焚之,曰:「當紹之強,孤猶不能自保,況眾人乎!」

我們從中可以看到,曹操當時的危急情勢。所以說,袁紹也并不是象有些人說的那麼不堪,他也是有獲得官渡之戰勝利的機會的。但是,他最后失敗了。那他到底失敗在哪里呢?

袁紹在官渡之戰中,軍事指揮上的失誤。

袁紹在官渡之戰的失敗,首先是軍事上的失敗。我們先來看看,袁紹在軍事上有哪些失誤的地方。

在史書上,對袁紹的軍事指揮有以下的一些批評。主要的有,拒絕田豐襲擊許都的建議,派顏良、文丑孤軍渡河,沒有采取田豐持久奇襲之計,沒有采取沮授防備烏巢的建議,拒絕張郃援救烏巢的建議。我們逐條分析一下這些批評。

袁紹

1、拒絕田豐的襲擊許都,救援劉備的建議。

建安五年正月,曹操親自率領軍隊討伐盤踞徐州的劉備。這時,袁紹手下的謀士田豐向袁紹建議襲擊許都。在史書中是這樣記載的:

田豐說紹襲太祖后,紹辭以子疾,不許,豐舉杖擊地曰:「夫遭難遇之機,而以嬰兒之病失其會,惜哉!」

大家因此指責袁紹坐失時機。可是,我們看看這段歷史,就發現,這個指責有失偏頗。曹操攻打劉備是在正月,而袁紹進攻曹操,開始官渡之戰是在二月。曹操速戰速決,在一個月里面就打了個來回,驅除了劉備的勢力,活捉了關羽。

如果在這個時候,袁紹出動攻擊曹操,只能打亂自己的部署,而且是否能夠打下許都,救援劉備也是個疑問。以歷史事實來看,劉備在曹操面前的不堪一擊,是這次軍事行動失敗的主要原因。

劉備兄弟只要劉備能夠在曹操面前堅守一兩個月,一切都會改變。可是,劉備的表現實在讓人失望。如果袁紹采納田豐的建議去襲擊許都,很可能會遇上回來的曹操主力,兇多吉少。因此,不采納田豐的建議也有一定的道理,不能算是軍事失誤。

2、派顏良和文丑渡河。

建安五年二月,袁紹派大將顏良率領一萬兩千多人的前鋒,渡過黃河攻打白馬。被曹操率領的援軍擊敗,顏良也被關羽匹馬斬殺于眾軍之中。

袁紹得知顏良的敗訊后,又再次派文丑和劉備渡河進攻曹操,為顏良報仇。結果,文丑中了曹操的誘敵之計,被打得大敗,文丑也戰死沙場。

官渡之戰這兩次戰斗,折損了袁紹兩員名將,損失巨大,給軍心帶來了不利的影響,嚴重影響了后續的戰斗。折損確確實實的軍事指揮錯誤。讓顏良、文丑孤軍深入,和主力隔絕一條黃河。還逐次投入兵力,犯了軍事上「添油」的大忌。在這方面對袁紹的指責是理所應當的。

3、沒有采取田豐持久奇襲之計。

在史書中說道,在開戰之前,田豐為袁紹策劃了一個方案:

初,紹之南也,田豐說紹曰:「曹公善用兵,變化無方,眾雖少,未可輕也,不如以久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修農戰,然后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于奔命,民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于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紹不從。

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方案實際上是符合兵法上「以正合,以奇勝」的原則的。它的實質是以主力在正面吸引曹操的主要兵力,而派奇兵對曹操的領地進行襲擊。這樣在經濟上消耗曹操,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官渡之戰概圖而袁紹在進攻曹操的過程中,實際上是變相的實行了田豐的策略。主力和曹操在官渡相持,先后派出了劉備、韓荀等軍隊襲擊曹操的后方,使得曹操惶惶不可終日,陷入失敗的邊緣。所以說,這條指責是不成立的。

4、在曹操襲擊烏巢前后,拒絕沮授和張郃的建議。

曹操火燒烏巢,被后人當做取得官渡之戰的關鍵戰斗。在這之前,曹操就有襲擊火燒袁紹運糧車隊的事情。這次,沮授建議加派兵力防守,被袁紹拒絕了。

在烏巢火起后,張郃建議趕快救援烏巢。袁紹認為曹操主力出動,大營必定空虛,讓張郃、高覽率領主力攻打曹操大營,派其他次要軍隊救援烏巢。結果烏巢被燒,張郃高覽也攻打曹營不下,投降了曹操。

張郃與高覽這里,從袁紹這一方面來說,認為自己的軍糧儲存地機密,不會被曹操知道,不去增加防守,也有情可原。但是,不派主力救援烏巢則是嚴重的錯誤。就是這個錯誤,導致了官渡之戰的失敗。

如果當時,袁紹以主力援救烏巢,一個可能是保護下一部分糧食,并消滅曹操主力。另一個可能是,沒有救下烏巢的糧食,在半路和曹操的軍隊遭遇,也可以給曹軍以打擊。這兩種可能性都比攻打曹軍大營要好得多。

結果,袁紹不聽張郃的建議,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糧食被燒掉,張郃也因為攻不下曹營而投降。造成軍心士氣瓦解,一敗涂地。

袁紹

比起軍事指揮的失誤,更可怕的是人和上的失敗。

我們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四條被大家指責的錯誤,實際上袁紹只犯了兩條。而最重要的戰略問題上,田豐提出的正確方略,袁紹也變通的執行了。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把曹操逼到了失敗的邊緣。

即便是到了最后,烏巢就是被燒了,曹軍的大營沒有打下。糧食再運也可以,張郃高覽的主力未失,重新整頓再戰也行。對比已經沒有糧食的曹軍,袁紹的贏面還是有的。可怎麼會突然一敗涂地呢?

張郃這主要是袁紹內部不團結,殘酷的內部傾軋造成的。相比軍事上的失利,袁紹內部的斗爭,造成了袁紹最終的失敗。

按照歷史上記載,袁紹并非庸碌之人。憑借著祖上「四世三公」的良好條件,他興義兵,討董卓,被諸侯們奉為盟主。他胸懷大志,富有韜略。在戰斗中,他面對危險,能夠臨危不懼,大呼奮戰。在史書上還記載著他和曹操談起的取天下的方略:

初,袁紹與操共起兵,紹問操曰:「若事不輯,則方面何所可據?」操曰:「足下意以為何如?」紹曰:「吾南據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眾,南向以爭天下,庶可以濟乎!」操曰:「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無所不可。」

而袁紹按照他的方略,實現了他第一步的方案。他統一了青、冀、并、幽四州廣大的地區。但是,我們要看到,袁紹在他的成功之路上,有一個很重要的幫手,他的謀主沮授,起了重要的作用。

沮授和諸葛亮的《隆中對》、魯肅的《榻上問策》一樣,沮授和袁紹也有著一段有名的對話。

(袁紹)引沮授為別駕,因謂授曰:「今賊臣作亂,朝廷遷移,吾歷世受寵,志竭力命,興復漢室。然齊桓非夷吾不能成霸,句踐非范蠡無以存國。今欲與卿戮力同心,共安社稷,將何以匡濟之乎?」

授進曰:「將軍弱冠登朝,播名海內。值為立之際,忠義奮發,單騎出奔,董卓懷懼,濟河而北,勃海稽服。擁一郡之卒,撮冀州之眾,威陵河朔,名重天下。若舉軍東向,則黃巾可埽;還討黑山,則張燕可滅;回師北首,則公孫必禽;震脅戎狄,則匈奴立定。橫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士,擁百萬之眾,迎大駕于長安,復宗廟于洛邑,號令天下,誅討未服。以此爭鋒,誰能御之!比及數年,其功不難。」紹喜曰:「此吾心也。」即表授為奮武將軍,使監護諸將。

我們可以看到,沮授和袁紹的方略基本相同,兩個人志同道合,配合默契。在沮授的幫助下,袁紹很快就統一了北方,準備實施第二步方案,南下爭奪天下。

郭圖但是,在這個時候,一切突然發生了變化。隨著袁紹的事業壯大,志得意滿的他嬌氣日盛,再也聽不進反對意見,因此和沮授之間產生了分歧,而其他早已眼紅的人,一起向袁紹進讒言。正所謂眾口鑠金積毀銷骨,袁紹對沮授從言聽計從到根本片言不聽。史書記載:

(郭)圖等因是譖沮授曰:「授監統內外,威震三軍,若其浸盛,何以制之!夫臣與主同者昌,主與臣同者亡,此《黃石》之所忌也。且御眾于外,不宜知內。」紹乃分授所統為三都督,使授及郭圖、淳于瓊各典一軍,未及行。

(沮授)遂以疾退,紹不許而意恨之,復省其所部,并屬郭圖。

沮授無過而因為讒言被奪權,這給袁紹全軍上下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尤其是那些久在沮授統領下的將領,更是憤憤不平。而郭圖之流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對這些袁紹的主力采取卑劣的手段,更是瓦解了軍心士氣。如果不是沮授忠心耿耿,袁紹的失敗會來得更快一些。

官渡之戰的最直接的敗因除了烏巢的糧草被燒,還有張郃、高覽的投降。在顏良、文丑戰死后,張郃和高覽以及他們率領的精銳部下,是袁紹軍中的支柱。當時,袁紹部下裝備的步兵大鎧萬領,基本都在張郃和高覽的部隊中。

郭圖張郃和高覽被郭圖的讒言所害,再加上沮授的遭遇,對袁紹的倒行逆施的不滿,投降了曹操。精銳盡失的消息,使得袁紹剩下的部隊軍心大亂,在曹操的攻擊下,不戰自亂,一敗涂地。

所以說,袁紹在官渡之戰的失敗是許多因素交織在一起造成的,在這中間最重要的因素,則是他不能調和好自己部下的關系,偏聽偏信,不辨忠良。內部的自相傾軋,造成了袁紹軍心的分崩離析,造成了官渡之戰的失敗。

曹操獲得勝利的唯一希望。

我們回過頭來看這段歷史時,其實有些細節想起來是細思極恐的。就拿曹操的勝利來說,我們如果真的去考慮一下,會發現,如果按照正常情況來說,曹操根本就沒有勝利的希望。

因為按照戰略戰術上來說,曹操采取的是一個完全違背兵法的戰略戰術。袁紹兵力強,糧草多,利于持久。曹操兵力少,糧草少,利于速決。可是,我們可以看到,袁紹采取持久戰的戰略時,曹操這個號稱用兵如神的人,卻也陪著袁紹采取了持久戰的戰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必然要失敗。

荀彧在那些吹噓曹操如何英明神武的史書里,到處充斥著捧高曹操貶低袁紹的文字。比如郭嘉的「十勝十敗」論和荀彧的「四勝」論,可謂說的十分充分了。和當年韓信和劉邦分析項羽有一比,可惜沒有司馬遷給袁紹立傳,讓他成為媲美項羽的失敗英雄。

其實,我們來仔細看這些評價,就會發現,這些只不過是一些寬心曹操的言語,沒有什麼實際的用處。絲毫改變不了袁強曹弱的格局。在袁紹的強大的軍事壓力之下,雖然曹操取得了斬顏良誅文丑的勝利,依然挽回不了形勢。史書里面說:

操眾少糧盡,士卒疲乏,百姓困于征賦,多叛歸紹者,操患之,與荀彧書,議欲還許,以致紹師。

彧報曰:「紹悉眾聚官渡,欲與公決勝敗。公以至弱當至強,若不能制,必為所乘,是天下之大機也。且紹,布衣之雄耳,能聚人而不能用。以公之神武明哲而輔以大順,何向而不濟!今谷食雖少,未若楚、漢在滎陽、成皋間也。是時劉、項莫肯先退者,以為先退則勢屈也。公以十分居一之眾,畫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進,已半年矣。情見勢竭,必將有變。此用奇之時,不可失也。」操從之,乃堅壁持之。

袁氏君臣在這段記載里,我們可以看到,曹操在對峙的后期,已經要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甚至要撤退許都。如果一撤,那真如荀彧所說的,退而勢屈,大勢已去了。在荀彧的鼓勵下,曹操又堅持了下去。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采取錯誤戰略的,必然要失敗的曹操和荀彧在等待什麼呢?荀彧所說的必將有變的「變」又是什麼呢?我們現在知道,這個「變」就是許攸的投降。我們可以看到,曹操得知許攸到來時候的心情:

公聞攸來,跣出迎之,撫掌笑曰:「子遠,卿來,吾事濟矣!」

然后就聽從許攸的計策,發兵烏巢,打敗了袁紹。我們似乎可以從這些描述中感受到一些不可言狀的東西。我們知道,許攸和曹操是老相識,老朋友。而更奇怪的是在幾年前,荀彧就預言了他的投降。

許攸獻計孔融謂彧曰:「紹地廣兵強;田豐、許攸,智計之士也,為之謀;審配、逢紀,盡忠之臣也,任其事;顏良、文丑,勇冠三軍,統其兵:殆難克乎!」彧曰:「紹兵雖多而法不整。田豐剛而犯上,許攸貪而不治。審配專而無謀,逢紀果而自用,此二人留知后事,若攸家犯其法,必不能縱也,不縱,攸必為變。顏良、文丑,一夫之勇耳,可一戰而禽也。」

我們這就能夠明白了,荀彧勸曹操等的有變,就是指的是許攸的叛變。可是,荀彧預言許攸的叛變也太神奇了。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讓我們再多看兩個細節:

軍食方盡,(荀)攸言于太祖曰:「紹運車旦暮至,其將韓猛銳而輕敵,擊可破也。」太祖曰:「誰可使?」攸曰:「徐晃可。」乃遣晃及史渙邀擊破走之,燒其輜重。

公與紹相拒連月,雖比戰斬將,然眾少糧盡,士卒疲乏。公謂運者曰:「卻十五日為汝破紹,不復勞汝矣。」

我們看看這兩條歷史記載,我們就會發現,一是曹操陣營對袁紹的內部機密了如指掌,連運糧部隊的將領、路線、時間都清清楚楚。二是,曹操對戰事的發展有著驚人的預見性。這一切都暗示著在袁紹的陣營中有著曹操的內奸,而這個內奸很可能就是許攸。

許攸許攸的到來有兩個可能,或者是按照歷史上說的家屬因違法被抓,或者就是自己內奸身份暴露而逃。他之所以在開始不去公開投靠曹操,是因為眾寡懸殊,想腳踏兩條船。到最后迫于無奈,才公開投奔曹操,獻上了火燒烏巢的毒計,讓袁紹慘敗。

總之,袁紹的官渡之戰本身在戰略上并沒有多大的錯誤,而且在戰術上也對錯相抵。擁有強大的實力,卻最終失敗。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志得意滿,不辨忠良。這使得他最終在軍事、人和、叛賣的多重因素作用下,走向了失敗。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