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次雅克薩之戰清軍都是以多打少對抗俄軍,為何第二次打得遠不如第一次好

兩次雅克薩之戰清軍都是以多打少對抗俄軍,為何第二次打得遠不如第一次好
2022/09/18
2022/09/18

雅克薩之戰,是中國古代史上少有的中原政權與西方大國之間的直接交鋒,也是對近代乃至現代中俄關系具有極其深遠影響的重要歷史事件。

眾所周知,雅克薩之戰前后分為第一、第二兩次,但兩次戰役的過程卻大相徑庭:

第一次雅克薩之戰從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到五月, 清軍以3000人進攻守城的450多俄軍,大獲全勝。

然而僅僅兩個月后爆發的第二次雅克薩之戰,清軍以2500人進攻守城的800余俄軍,在同樣握有絕對兵力優勢的情況下,卻打得異常艱難,從康熙二十四年七月一直打到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四月,歷時近兩年,最后以俄國求和、中俄議定和約而告終。

那麼,為什麼第二次雅克薩之戰打得遠不如第一次好?到底是清軍弱了,還是俄軍強了呢?

上圖_ 雅克薩之戰

首先,對比兩次戰役雙方參戰力量,可以看出清軍在第二次雅克薩之戰時的實力確實要比第一次弱。

第一次雅克薩之戰,守城的俄軍只有450余人,裝備有3門火炮,長短火槍共計299支。而攻城的清軍則有3000之眾,裝備有120余支火槍和43門各類火炮。 兩者相比,清軍明顯占據上風。

雖然俄軍的火槍普及率更高,且裝備了在當時具有劃時代先進性的燧發槍。但在當時,即便是俄軍在歐洲部隊中的精銳力量,也沒有完全用燧發槍代替火繩槍。從當前留存的中西方史料來看,俄軍在雅克薩之戰中使用燧發槍的戰例極少,且多為第二次戰役時使用,故而第一次雅克薩之戰中作為俄軍主要火力輸出的火繩槍,與清軍使用的鳥銃相比在性能上是差不多的。

上圖_ 1793 年,英國馬戛爾尼使團訪華,隨團畫家繪制的清軍兵丁與鳥槍

盡管俄軍的火繩槍明顯比清軍的鳥銃多,但在對于城池攻防戰中更為重要的火器——火炮的使用上,清軍無疑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據現代學者考證,清軍在第一次雅克薩之戰投入的43門火炮中,有6門為當時亞洲最強的「神威無敵大將軍炮」。這種長身管大炮為攻堅專用,炮彈均重為一顆6斤,對付類似雅克薩城這種木制工事如同重錘擊卵。

早在順治九年(1652年)的中俄烏扎拉村之戰中,清軍就是用「神威無敵大將軍炮」的前身「神威大將軍炮」,幾下就炸開了俄軍堡壘的木制護墻。在清軍大炮的全火力覆蓋下,第一次雅克薩之戰中,清軍只用一晝夜就打得雅克薩城千瘡百孔,斃敵125人,完全破壞了城防工事。

上圖_ 清代神威無敵大將軍炮

反觀第二次戰役時,俄軍兵力增至826人,大炮增至13門,長短火槍更是達到了850支,每人一支還有富余。其中,火槍里還包括100支對清軍火槍具有「代差」優勢的燧發槍,以及440枚在當時來說算是「獨門殺器」的手榴彈,可謂實力強勁。

再看清軍,兵力由3000降到2500不說,火炮也減少到21門(火槍倒是沒少,不過質量明顯不如俄軍)。兩相比較,清軍在二打雅克薩時自然是要多吃一些苦頭。

上圖_ 燧發槍

其次,俄軍在第二次雅克薩之戰中運用了棱堡修筑技術,這是俄軍在此次戰役中最大的進步。

第一次雅克薩之戰時,俄軍防御工事均為木磚構造,雅克薩城本身也是木磚所制,面對炮兵火力強勁的清軍確實顯得不堪一擊。但在第二次雅克薩之戰時,俄軍的筑城者「學會了一種建筑法,將黏土和樹根絞合在一起制墻,砌出的墻和石頭一樣硬,堅不可摧」(《從丹藥到槍炮》)。

而且, 在經驗豐富的德意志軍事技師阿法納西•拜頓的督造下,雅克薩城被打造為一座類棱堡型防御工事:一方面其更為低矮厚實的外形提高了對重炮的防御能力,另一方面可以布置交叉射擊的城防火力給進攻方造成重大殺傷。

雖說由于時間不足,俄軍倉促之間建造的這種「減配」版棱堡相比于歐洲那種純正的棱堡甚是寒酸,但相比于前一代雅克薩城無疑是巨大的進步。

第一次戰役時,清軍的大炮只用了一晝夜就使雅克薩城的城防完全被毀,到了這一次卻連轟了一個月也對其奈何不得。此戰也證明,清軍使用的攻堅火炮,已不足以對付西方所流行的棱堡類防御體系,盡管俄軍這種體系還是個次品。

上圖_ 薩布素(1629年—1701年),富察氏,滿洲鑲黃旗,雅克薩之戰的中方指揮

再者,面對敵人的新戰法,清軍也不得不以更穩妥的辦法實施攻堅。

看到強攻不可能在短期內打下俄軍「升級」后的雅克薩城,清軍只能改用圍困戰術,在城南、北、東三面挖壕筑壘,在城西的江面上用戰船隔斷航運,徹底斷絕了守軍與外界的聯系。而清軍的這一做法,和歐洲軍隊面對棱堡工事時的普遍做法居然出奇地一致。

《武器和戰爭的演變》一書中,就提到西方的攻城部隊在對棱堡感到束手無策時,便「不得不求助挖掘壕溝的辦法,在遠程長炮的掩護下……對準城堡防御工事中可能比較薄弱的地段挖掘壕溝,當挖到火炮可以打到城防工事的距離時,便在壕溝前面迅速筑起一道道土墻,作為放置攻城炮的工事……在炮火的掩護下,壕溝不斷向前延伸,直到炮兵和步兵聯合發動進攻,制服城防工事壁壘上的防守部隊」。

上圖_ 愛新覺羅·皇太極(1592年-1643年)

當然,從歷史實情來看,清軍圍困新雅克薩城的做法,不可能是向同期西方國家軍隊學習得來的,但當時的清軍畢竟還處于建國之初,算是百戰精兵,其南征北戰歷程中不乏攻堅惡仗。在明清大凌河之戰中,皇太極便率清軍以圍困之法迫降了明軍名將祖大壽。因而清軍能夠迅速對攻城策略做出調整,也足見當時清軍技戰術水平之高。

清軍不僅以深溝高壘環繞雅克薩城,還修建了大量土堡,每堡置大炮三門、火銃十五支,列以排炮之勢。在圍城工事和土堡的后面、下面,均有堅固的屯兵點,內有精兵駐防,以防俄軍突圍,屯兵點之間還有交通壕相連,便于相互支援。

可見, 清軍的圍城技術比同期的西方軍隊還要先進、全面。

用《從丹藥到槍炮》一書的說法,那就是 「清軍的反制防御體系比雅克薩城更龐大」。

上圖_ 雅克薩之戰紀念碑

不過,這種圍城戰術,自然耗時良久,不可能像第一次雅克薩之戰那樣勢如破竹。特別是俄軍不甘坐以待斃,幾次殺出城來,毀壞了清軍部分工事,清軍的工程進展又被迫慢了不少。同時,由于寒冬到來,清軍非戰斗減員很大,士氣也十分低落,這就更不可能令其像第一次戰役那樣一戰功成,遷延日久對清軍來說雖是無奈,卻也是沒有辦法。

與之類似的,便是鄭成功在收復台灣時,以20倍于敵的強大兵力,卻受挫于比雅克薩更為正宗的純棱堡工事熱蘭遮城,最后花了九個多月才迫使荷蘭人投降。所以,清軍在第二次雅克薩之戰中的表現似乎也不能算糟。

上圖_ 鄭成功收復台灣 畫報

第二次雅克薩之戰,及熱蘭遮城之戰,充分說明了當時西方軍事技術已對東方完成了反超,即便是「在軍事力量全球拔尖的東亞」,僅由少量官兵組成的西方軍隊便能憑借卓越的軍事技術「抗衡巨量的對手」(《從丹藥到槍炮》)。

下一次中西之間的大規模交鋒,已是鴉片戰爭之時。可惜,泱泱中華沒能利用雅克薩之戰后寶貴的一百多年奮起直追,最終只能在列強的堅船利炮面前徒喚奈何!

參考資料:

【1】(美)歐陽泰《從丹藥到槍炮:世界史上的中國軍事格局》

【2】(美)戈爾德《俄國人在黑龍江》

【3】戴逸《清代中國與世界》

【4】(美)歐陽泰《決戰熱蘭遮: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爭》

【5】(美)T.N.杜普伊 《武器和戰爭的演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