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蘇軾勸好友戒色,寫一首詩流傳至今,男人讀了開心,女人看后生氣

蘇軾勸好友戒色,寫一首詩流傳至今,男人讀了開心,女人看后生氣
2022/11/13
2022/11/13

時間無情,它會拖著每個人前行,即便有時候我們倦了、累了,它依然不會停止在身后的催促,更不會因此駐足前行,哪怕是一分一秒。

人生百態,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即便是兩個所處環境和所擁有資源一模一樣的雙胞胎,他們日后亦會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生存的壓力,幾乎能讓人窒息,但我們唯有向命運抗爭,才能獲得片刻喘息。

可是每個人都有憂愁,即便腰纏萬貫的富家子弟也不例外,正所謂: 沒錢有沒錢的煩惱,有錢又有有錢的憂愁,人活一世,要想著沒心沒肺,得過且過,當真是太難太難。

當不快樂的時候,我們要想辦法排解苦悶,而研究蘇東坡就是一個可以快樂的法子。

人生緣何不快樂,只因未讀蘇東坡啊。

對于現代人來說,不知道蘇東坡的人實在是不多,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嘗萬家菜,已經不是少數人的專屬,而真正走進了千家萬戶,而 當我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都不經意地與蘇東坡相遇。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是北宋時期的文學家,書畫家,美食家和水利專家。

當我們讀書的時候,會讀到他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當我們旅游的時候,看著大江東去浪淘盡,亂石穿空驚濤拍岸的美景時,又會產生他一蓑煙雨任平生的豁達……

當我們品嘗美食的時候,唇齒之間又會沾染東坡肘子,東坡肉,東坡魚的芬芳,對月小酌時,眉山東坡酒又能一醉解千愁……

蘇東坡豁達,身邊從不缺朋友,有一次在勸好友戒色時,就費盡心思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已成名作,男人讀了會開心,女人看后則會生氣。

這麼神奇的古詩詞,我們一起來看。

蘇東坡與王友道

蘇東坡的一生可謂跌宕起伏,吉兇禍福相伴相隨,這倒不是命運故意捉弄他,而是他的性子實在耿直,根本不適合人心莫測的官場。

胸懷濟世之才,品行剛正不阿,這是對蘇東坡一生的總結,但同樣也蘇東坡吃盡了苦頭, 卷入政治斗爭的漩渦之后,成為各個派系都不愿意接納的「中間人」。

蘇東坡初入官場,便獲得了歐陽修的賞識,但家中變故讓他只得回家守孝,守孝歸來后,王安石變法已經拉開序幕,變法對百姓來說是好事,但王安石推行變法速度實在是太快,而且手段也很殘酷。

由于這些變法幾乎每一項都牽扯到民生大計,實在不是一件能快得起來的事,所以蘇軾反對變法,確切地說,是反對操之過急的新政。

既然如此,王安石等人倒也沒對蘇軾客氣,直接將他貶出京師。

王安石新政在風雨中艱難前行了十年,最終在強大頑固的利益集團和保守勢力面前舉步維艱,舊黨力推已經垂垂老矣的司馬光主持朝政,意在將新法全部廢除。

這時候的蘇軾本該高興,因為他又有了出頭之日,可緊接著他發現,舊黨太過極端,有些新法政策已經深入人心,并讓百姓從中獲得了利益,實在不應該廢除,于是他又向司馬光據理力爭。

結果理沒掙回來,他的舉動又被舊黨所不容,緊接著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貶。

元豐二年,蘇東坡調任湖州知州,結果卻因為給宋神宗的謝表表達出了個人色彩,而被人利用,烏台詩案就此爆發,蘇軾差點冤死獄中,等到被友人出來之后, 蘇軾看透了政治,便開始了廣泛交友,游歷人間,王友道便是他在這期間結交的友人。

王友道的好色

蘇東坡生性豁達,結交友人也全憑一顆真心,這種性子自然讓他心直口快,在朋友面前,什麼話都不會顧及。

王友道作為蘇東坡的好友,他自然明白蘇東坡的性格,再加上他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所以兩人之間的交往,很是和諧。

不過蘇東坡還是很看不慣這位朋友的,因為他實在是太過好色。

蘇東坡是個性情中人,他一生中雖然有一位妻子和兩位小妾,在現在看來,算不上專一,但在那個時代而言,蘇東坡著實能稱得上專情了。

好友很好色,這事說來倒不是什麼大事,但蘇東坡覺得這不可取,必須要讓王友道認識到自己好色的不妥。

想來想去,蘇東坡決定給他寫一首詩,這首詩就是流傳至今的《臨江仙(贈王友道)》,詩曰:

當我們看到這首詩時,或許一時間搞不清楚,蘇東坡要表達的是個什麼意思 ,如果真的理解了這首詩的意思,就會恍然大悟,這首詩確實實在勸王友道戒色。

只不過男人讀了會開心,女人讀了會生氣。

蘇東坡勸說成功

蘇東坡的這首詩,寫得著實很精彩,引經據典不說,還特別有道理,用現在的話來說,這首詩的意思是這樣的:

人人都說東陽的人都很瘦小,但是你卻不一樣,眼睛里如漆點染一樣炯炯有神,瓊林仙境遠離凡塵,但看著你披著鶴毛制作的斗篷,依然像那謫貶人間的神仙。

不要清言,即使揮動玉柄髦尾也不行,清言傷元氣,要想著不傷元氣就要保重身體,蓄養元氣,風流韻事哪里比得上悟道純真,所以你不應該像司馬相如那般,過分貪愛卓文君。

很顯然, 這首詩的上闋蘇東坡是在拍王友道的馬屁,畢竟先給個笑臉,后面即便說難聽的話,也不能打臉不是?

好聽的話說完之后,蘇東坡便話鋒一轉, 勸王友道要時刻保持真氣自愛自重,不要過分迷戀女色,不然縱欲過度,可是會泄了身體中的真氣。

男人們看到這里想必會會心一笑,畢竟蘇軾說得在理,常言道,色字頭上一把刀,說得就是這個理。

但是這首詩的最后一句就會讓女人們生氣,因為 蘇軾這話說得實在氣人,畢竟司馬相如和卓文君那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司馬相如寵愛卓文君這是愛情的表現,怎麼能說不讓男人學習司馬相如呢?

更何況, 女人生來就是需要男人們來疼愛的,如果男人們不疼愛女人,愛情婚姻中的幸福又從哪里獲取?

不管女人們生不生氣,至少王友道聽到了心里去,此后一改好色的本性,開始專心悟道,蘇東坡也憑借實力勸說成功。

其實, 蘇東坡給王友道說的道理,放在現在也是通用的,平民也要能過得去美人關才行……

參考文獻:《宋史》/《蘇東坡傳》等。

(圖網,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