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兵呆」曾國藩質疑「兵仙」韓信濰水之戰的真實性……

「兵呆」曾國藩質疑「兵仙」韓信濰水之戰的真實性……
2023/01/06
2023/01/06

【韓信濰水之戰:兵無常勢,「水」無常形】

作為常公和教員都極為推崇的「偶像」,曾國藩的綜合能力與歷史地位毋庸置疑,但是軍事層面的曾國藩,實在是個乏善可陳甚至極具「呆氣」的存在。

我把他稱為「兵呆」,不知道算不算首創,按照他「結硬寨、打呆仗」的典型軍事風格,相信這個稱謂不至于太離譜,也并非完全貶義,主要是指軍事上嚴重缺乏變通。

極為有趣的是,作為「兵呆」,曾國藩曾經質疑過「兵仙」韓信所指揮的兩個經典戰例的真實性——

【《史記》敘韓信破魏豹,以木罌渡軍;其破龍且,以沙囊壅水;竊嘗疑之:魏以大將柏直當韓信,以騎將馮敬當灌嬰,以步將項它當曹參,則兩軍之數,殆亦各不下萬人。 木罌之所渡幾何?至多不過二三百人,豈足以制勝乎? 沙囊壅水,下可滲漏,旁可橫溢,自非興工嚴塞,斷不能筑成大堰。壅之使下流竟絕,如其河寬盛漲,則塞之固難決之亦復不易;若其小港微流,易壅易決,則決后未必遂不可涉渡也二者揆之事理,皆不可信。敘兵事者莫善于《史記》,太史公敘兵莫詳于《淮陰傳》,而其不足據如此!孟子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君子之作事,既征諸古籍,諏諸人言,而又必慎思而明辨之,庶不至冒昧從事耳。】

一個是滅魏之戰即「木罌渡河」,按照曾國藩的理解,漢軍士兵大概是抱著「木罌」游過的黃河,所以最多也就渡過兩三百人,對于整個戰事自然難有影響。

這實在是個奇葩的理解,不知道曾國藩看的是什麼版本的《史記》,現代版本記載的很明確:「從夏陽以木罌缻/鲊渡軍」,所謂「缻/鲊」就是木筏、船只,木罌綁在它們四周增加浮力,從而提升承載量,以求運載更多的士兵。

難道曾國藩所看的《史記》版本遺失了「缻」或「鲊」這個字?恐怕這個可能性極大,不然曾國藩怎麼只寫「木罌之所渡」呢?

但即使如此,曾國藩這個理解也是夠「呆」的,大軍渡河還是黃河,又不是少量游擊隊或者先遣隊,怎麼可能靠士兵一個個「游」過去?!

坐船它不香麼?

我瞎估計,寫這段文字時候的曾國藩,大概還沒帶兵打仗,不然看到比黃河還寬的長江時,他的湘軍是不是也有「游泳渡江」的雅興?反正他本人倒是有幾次要投江洗澡的強烈欲望。

所以,曾國藩對「木罌渡河」的質疑,實在讓人哭笑不得,一點變通都想不到,真可謂充滿了「呆」氣。

這個質疑還是很好辯駁的,但下一個可就要難些了。

這便是濰水之戰,大致過程是,韓信提前用一萬多個沙囊堵住了濰水上游,然后漢軍渡河與楚軍開打,漢軍佯敗,將楚軍吸引到濰水河上,然后上游決堤放水,利用大水沖擊、分割楚軍,從而大敗楚軍。

但是,曾國藩認為,利用沙囊組成大堰以堵塞河流,因為沙囊這玩意容易露水滲水,所以必須花大功夫、嚴加修整,才能達到徹底堵塞上游水流、讓下游徹底無水的目的。

曾國藩接下來搞了個列舉法:如果這是條大河,想營造打仗時的巨大水流沖擊,那麼大堰就要構筑的極為堅固,決開的時候也會異常艱難,短期內根本決不開;如果是條小河,大堰是容易建也容易決,但是水流不會很大,楚軍完全可以涉水而逃。

總之,曾國藩認為,《史記》所記載的濰水之戰是完全不合情理的、壓根不可信。

不知道您覺得有沒有道理?

事實上,曾國藩的看法也確實是后世對于濰水之戰的典型理解,尤其是「徹底堵塞上游水流、讓下游徹底無水」這個看法,幾乎是普遍共識。

但是,問題恰恰出在這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換成你是楚軍主將龍且,一覺醒來,看到原本寬闊多水的濰水河突然變得沒水了,你不會覺得奇怪麼?

比如,濰水水面昨天還是幾十米寬,今天就只剩下幾米寬,你會想不明白是咋回事?肯定是上游被堵住了啊!

那麼,是誰堵住的?他這麼做是要干啥?

相信只要你有所懷疑,稍微推理一下,韓信的「如意算盤」就壓根不可能得逞!

我們都能想到的簡單道理,難道龍且會想不到?

那問題究竟出在哪里呢?說起來極其簡單,一點就透,看戰役時間、地點,濰水之戰是發生在農歷11月份的山東地區!那是天寒地凍的冬天,濰水河就算沒結冰,也完全沒有多少水!

也就是說,根本不存在一夜之間「堵塞上游水流、讓下游徹底無水」這個「水量劇烈變化」的實際現象與過程!

這正是后世尤其是曾國藩的認知誤區所在!

曾國藩是掉入了「壅之使下流 竟絕」即「堵塞上游水流、讓 下游徹底無水」的思維定勢,他總想著只有作為戰場的濰水河突然間幾乎沒水了,韓信才可能涉水渡河進攻,然后上游再決堤放水,發動「水攻」。

但實際情況是,當時的濰水河壓根就沒有多少水,甚至韓信和龍且都完全可以涉水進攻對方,只有如此,韓信的計謀才不可能引起龍且的懷疑,并將龍且完全蒙在鼓里!

從這一點看,不客氣的說,曾國藩真的是毫無軍事天賦,他光想著「沙囊鑄堰」的可行性,卻壓根想不到過同類戰役最關鍵的要點,即一旦河水水量遽減,勢必引起敵方的懷疑與警覺,那接下來的「水攻妙計」還怎麼玩?

如果按照曾國藩的設想指揮濰水之戰,可以肯定會被龍且第一時間識破,仗是肯定打不起來,而漢軍所做的一切,就是主動上桿子給齊國修了個大水壩,還修的相當堅固美觀,也算是為社會水利事業做出了一份貢獻!

別笑,這事曾國藩可能真的干過,估計是為了「復制」濰水之戰,他花了大功夫在某條河上建造堤壩,可惜這第一步就卡住了,堤壩根本建不成功,這才有了上述那番血淚教訓與心得,并認定濰水之戰的「水攻」是扯淡。(具體戰例沒查到,請方家指出。)

這真是「兵呆」學「兵仙」,徹底學到溝里去了。

(今日的韓信壩)

更「打臉」曾國藩的是,也許在別的河流確實不好建造堤壩,但是在濰水,居然真的大有可能。

根據現代進行的地質勘測,濰水的河床質地并非沙地,而是石地,沙囊置于沙地之上的確不容易穩固,但是置于石塊質地之上就容易多了,如果韓信選擇的是濰水比較狹窄的一段,建造堤壩會更加容易,而且, 不要忘了,當時可是冬天,夜間的沙囊與河水可是會上凍結冰的!

綜合來看,曾國藩對于韓信濰水之戰的質疑,主要是忽視了具體的戰爭時間、地點以及濰水地質的特殊性,而最關鍵的,他是真的沒搞懂濰水之戰的真正精髓——

正因為當面濰水河沒有多少水,韓信才想到用「水攻」,而且韓信根本不需要太多水,只要能夠實質分割楚軍,讓濰水兩岸的楚軍無論騎兵還是步兵,不能涉水而過逃跑或者增援就可以了,再加上當時是冬天,如果楚軍愿意主動洗冷水澡,那也由他們,凍不死算他們運氣好。

因為韓信身上的「神奇光環」太重,后人只看到了他最高光的地方,卻忽視了他所做的細致工作,具體到濰水之戰,他當然要實地考察濰水地形,評估建造堤壩攔水的可行性,只有可行他才會實際運籌「水攻」之計,否則豈不是空想?

而且,正因為濰水冬天本就水少,上游攔住水流的短期影響并不大,龍且這才沒有發現絲毫異樣,導致完全想不到韓信的「水攻」奇謀。

應該說,韓信這輩子和「水」挺有緣的,尤其是他的那些經典戰例,幾乎都有水的影子,滅魏之戰「木罌渡河」,井陘之戰「背水一戰」,濰水之戰更是直接創新使用「水攻」,所謂「水無常形」,濰水之戰算是真正詮釋了這句話的精髓,將「水」運用的超凡脫俗,讓人防不勝防。

簡單說下濰水之戰的戰役過程:韓信目的很簡單,利用龍且對他的輕視,主動發起「半渡而擊」(這也證明了水少),然后佯敗,吸引楚軍大部過河,此時上游決堤、大水沖下,將楚軍分割在濰水兩岸。

接下來就是西岸楚軍的「背水一戰」,可惜它的發明者正是對方統帥。隨著西岸楚軍被全殲,主將龍且、周蘭一死一俘,東岸楚軍群龍無首作鳥獸散,齊王田廣也溜之大吉。

說回曾國藩,其實軍事指揮也是一個需要想象力與創造力的行當,不然也不會有「出奇制勝」、「出其不意」的兵家精髓,而韓信恰恰是「兵仙」,想象力與創新能力可謂行業天花板,對于謀略、地理、天時、自然等因素的綜合運用更是出神入化、靈活萬端。

你說你一個只會結硬寨打呆仗、毫無任何軍事天賦、壓根不懂變通為何物的「兵呆」,居然敢碰瓷、質疑「兵仙」,究竟是誰給你的勇氣與自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