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司馬昭伐蜀,鐘會鄧艾姜維三大名將巔峰對決,誰也逃不脫命運安排

司馬昭伐蜀,鐘會鄧艾姜維三大名將巔峰對決,誰也逃不脫命運安排
2022/11/17
2022/11/17

司馬昭被賈充坑了之后,為了挽回政治影響,做出了一項大膽的決定——伐蜀。其實最初目的沒想過滅國,只是取得漢中,獲取一定政治資本,為篡位奠定基礎。

而這次伐蜀,過程精彩紛呈,三大名將:鄧艾、姜維、鐘會各呈心機。還夾雜著居廟堂之上的司馬昭攪和,這群陰謀家們巔峰對決的結果,卻是誰也逃不脫命運的安排。

263年8月,十八萬魏軍分三路南下:西路軍由鄧艾 所率的三萬多人,出狄道向甘松、沓中直接進攻姜維 ;中路軍由諸葛緒 率三萬多人馬,自祁山向武街、陰平之橋頭切斷姜維后路;東路軍由鐘會 率主力十余萬人,分兩路從斜谷 駱谷 進軍漢中。

一、無奈的姜維,孤獨的戰士

1、姜維的應對戰略

三路大軍伐蜀。姜維卻讓開了關中向漢中的入口。放任三路大軍長驅直入。這是姜維提出的新戰略:放開入漢中入口,待敵人大部進入漢中,堅守漢中周圍關隘。并派游軍騷擾敵軍。待敵人前有重兵把守關隘,后有騷擾游軍。時間一久,自然無法支撐。

戰略很美好,但現實很殘酷:魏蜀兩國差距太大了。這次魏國出動了二十萬大軍,而蜀國只有幾萬人馬。而就是這樣,魏國也只是出動了整個國家1/3多的軍隊。要知道,當時魏國全國加起來軍隊超50萬。

這次三路大軍伐蜀,任何一路都能逼得姜維全力以赴。姜維自己可以忠烈,但不能保證身邊人忠烈,更何況,自劉備起,蜀國荊州外來士族和益州本地士族的矛盾就從沒停歇過。益州本地士族早就對蜀國離心離德。

漢中的蜀軍按計劃全部退至漢樂二城駐守。 鐘會派李輔 進攻樂城 的王含、荀愷 進攻漢城 的蔣斌,自己則帶兵攻陽安關 ,派胡烈 關城 。魏興太守劉欽由子午谷出與魏軍主力會師。魏軍全面進逼。

在魏國全面壓力下,蜀國內部果然出了叛徒。

而關城守將傅僉出戰時被部將蔣舒出賣獻關。傅僉奮戰而死。關城失守。此時蜀漢除了柳隱 堅守的黃金城與漢樂二城,漢中的多數據點已被攻下。 鐘會聽聞魏軍已得重鎮關城 ,獲其庫藏糧谷,于是留下兩萬兵力圍住漢樂二城,領東路大軍長驅直入,直逼劍閣。鐘會又發告《移蜀將吏士民檄 》勸蜀地軍民投降。

2、姜維的神操作保住了益州大門

面對漢中失守,益州也可能不保,蜀國很可能亡國的的不利局面,被困沓中的姜維事實上已經成了一支孤軍,隨時可能被殲滅,最差也是被圍困。

姜維正面要面對鄧艾的三面進攻,背后中路大軍諸葛緒已然從祁山插到了陰平橋頭,切斷姜維退路。而更慘的是關城失守,姜維自身難保,益州門戶洞開。

姜維此時展現出了一代名將的風采,他進行了一番神操作:

姜維不和鄧艾僵持,直接撤退,率軍從孔函谷繞到諸葛緒后方,詐做攻擊。諸葛緒怕自己后路被斷,慌忙后退三十里,姜維趁機回頭越過陰平橋頭。當諸葛緒察覺自己上當時,已經與蜀軍相差一天,追趕不及。姜維隨后全軍突進,成功進入劍閣。將鐘會大軍阻擋于劍閣之下。

雖然實力差距太大,漢中丟了,但姜維還是竭盡全力保住了益州的門戶——劍閣。畢竟,他手頭只有幾萬人,認真拼的話,只能擋住一路魏軍。

而他低估了鄧艾的執念。鄧艾不愧是和姜維齊名的名將,他愣是在不可能的局面下翻了盤。

縱觀姜維在滅蜀之戰中的表現,可謂竭盡全力,但無奈整個國家實力不濟,更何況蜀國百姓和劉禪自己都放棄了蜀國,他努力的身影猶如唐吉坷德沖向風車一樣,悲壯卻毫無意義。

二、鄧艾——一輩子想要證明自己的鳳凰男

1、鄧艾,是個鳳凰男

鄧艾,出身于破落世家, 鄧氏曾經是南陽新野 一帶的大族,但鄧艾的家世已經不能詳考。鄧艾自幼喪父,隨母親被遷移做了屯田戶。鄧艾是個放牛娃出身。本來沒機會施展才華。

鄧艾的貴人是司馬懿,是司馬懿發現了他的才華,并大力提拔。而作為報答,鄧艾竭盡全力為司馬家效力,無論是兩淮屯田還是打敗姜維進攻、剿滅忠于曹魏的諸葛誕 文欽叛亂,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雖然功績卓著,鄧艾卻始終不能被當時看重家世的社會主流所接受,這也是鄧艾一生的痛。用句現在的話來解釋,鄧艾就是個鳳凰男,他一輩子的心結就是證明自己。

本次伐蜀初步完成目標,鐘會被姜維大軍擋在劍閣之下,但漢中大部已在魏國手中。但只是作為偏師牽制姜維的鄧艾并不滿意。他迫切希望通過一場豪賭,證明自己的才能。

2、支持他做出偷渡陰平的執念是證明自己

于是他選擇了偷渡陰平。

這個舉動,我個人認為并不能讓鄧艾被稱為名將,因為這和魏延的子午谷冒險并無二致。唯一的區別是魏國當時全國五十萬兵力,本次伐蜀出動大軍近20萬。豐厚的家底支持鄧艾冒一把險。而魏延的冒險萬一失敗,后果是弱小的蜀國無法承受的。

整個過程也證明了這一行動的不可控—— 鄧艾率軍攀登小道,鑿山開路,修棧架橋,魚貫而進 ,越過七百余里無人煙的險域。山高谷深,至為艱險。途中,糧運不繼,曾多次陷入困境。部隊走到馬閣山 ,道路斷絕,一時進退不得,身為統帥的鄧艾,都要 身先士卒,用毛氈裹身滾下山坡。

可以說,稍有差池,就無法成功就會斷送了大軍。能支持六十多歲的鄧艾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除了報答司馬氏提攜之恩,恐怕就是證明自己這一執念了。

隨后和諸葛瞻的綿竹之戰,這才是鄧艾可以被稱為名將的地方。全軍后無援軍、后勤不穩,前有大軍據險而守,能一戰功成,確實不易。可惜此戰歷史記載不多。無法知曉詳細。

3、鄧艾的傲慢更像是長久壓抑后的爆發

隨后的劉禪率眾出降,徹底成就了鄧艾的威名。這一戰滅國,讓鄧艾稱為了注定名垂青史的男人。也讓他徹底證明了自己。

證明了自己后的鄧艾,迫切需要別人的肯定。劉禪先滿足了他。劉禪雖然無法彌合 蜀國本地士族和荊州士族的矛盾,最終失國。但他在保全自身上還是有一套的,他綁住自己、抬棺至軍營拜見鄧艾,態度放得極低。極大地滿足了鄧艾的虛榮心。

在巨大勝利面前,他擅自循東漢將軍鄧禹以前作法,以天子的名義,任命大批官吏。他拜劉禪行驃騎將軍、蜀漢太子為奉車都尉、諸王為駙馬都尉;對蜀漢群臣,則根據其地位高低,或任命他們為朝廷官員,或讓他們領受自己屬下的職務。

鄧艾任命師纂兼領益州刺史,任命隴西太守牽弘等人兼領蜀中各郡郡守。派人在綿竹把作戰中死亡的戰士跟蜀兵死者一起埋葬,修筑高台作為京觀,用以宣揚自己的武功。

鄧艾建此大功,深感驕傲,并且常常對周圍人顯示夸耀,引以為榮。

鄧艾還寫信給司馬昭,表明自己功績的同時,對魏國下一步滅吳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4、鄧艾的錯誤在于沒有認清自己的位置

鄧艾上述做法有錯嗎?如果是鐘會這個高等士族來做這一切,就不但沒錯,還是一種可傳之后世的美事。

可鄧艾不行,他是寒族出身,建此大功,必然要引起士族的嫉恨和打壓。在當時流行家世和血統的時代,鄧艾這個放牛娃能一戰滅國,這就是在告訴世人寒門也有英雄,羞辱世家按家族定品的行徑。

如果這個鄧艾能夠謹言慎行,低調做人,把功勞都歸為鐘會和司馬昭身上,可能還能逃過一劫,世家們可以用司馬昭、鐘會眼光高明,運籌帷幄給自己貼金,偏偏鄧艾行事如此高調,把鐘會暢想自己入蜀后的騷操作自己先做了個遍。

你讓鐘會怎麼辦?

他是你這次行動名義上的統帥啊,他費盡心力兼并了諸葛緒的大軍,統帥十五萬人,辛辛苦苦正面牽制敵人,最后給你打了下手,看你一個平時看不起的寒門子弟風光?

鐘會必然要反擊啊。

而在鐘會構陷鄧艾自取滅亡后,隨之控制局面的衛獾卻第一時間選擇追殺鄧艾父子,證明了干掉鄧艾,不是鐘會一人的決策,更是整個士族集團的利益需求。

鄧艾,證明自己的執念支撐他建此大功,也促使他走向滅亡。

三、鐘會——嫉妒使人瘋狂

姜維在收到劉禪命他投降的詔書后,無奈全軍向鐘會投降。你以為姜維就這麼認命了嗎?并沒有,姜維的一生都在致敬他的偶像——諸葛亮。這種情況,正是諸葛推崇的「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他要找個機會絕地翻盤。

而這個機會,就是鐘會。

1、鐘會為何要造反?

鐘會在常人看來,絕不可能反叛司馬昭。

因為他和司馬家的關系太深了。從司馬師起,他一直為司馬家族出謀劃策。無論是平定淮南三叛、還是支持司馬昭奪位,都立下了大功。司馬家族也從未虧待他,他十幾年時間,從士族子弟一步步走到了鎮西將軍 、假節、都督關中諸軍事這種高位。在得知滅蜀后,更是被拜為司徒,封縣侯。四十多歲的三公,還有什麼不知足呢?

我認為鐘會是嫉妒。嫉妒司馬昭。從我上篇文章可以看出,司馬師雄才大略,鐘會在他手下時老老實實,不敢妄動。但司馬昭上位后,他才能不及司馬師。但運氣卻比司馬師好,司馬家族代魏在他手中已逐漸明朗。

而同為世家出身,鐘會的根基其實并不比司馬昭淺。他父親 太傅鐘繇,功勞勢力,不下于司馬懿,他自己, 出身潁川鐘氏 ,才華橫溢,精通玄學。弱冠入仕,天下形勢幾次被他所攪動。時人譽為張良。

鐘會,論才華、論家世,哪一樣不能和司馬昭相抗衡?在鐘會眼中,司馬昭只是沾了父兄的光才走到了今天。而鐘家,為何無法和司馬家相提并論?就是因為他們在軍界勢力太弱。從來不沾兵權。如果給他鐘會機會,他又何嘗不想成為下一個司馬師呢?

也是這種心理作祟,鐘會無條件支持司馬昭伐蜀。其實,伐蜀是借口,掌控軍隊才是真實目的。司馬昭看不懂鐘會這種心理,反而給了這位野心家軍權。

得到軍權的鐘會,其實就認為自己終于龍歸大海,開始蠢蠢欲動了。

2、鐘會的優勢讓他輕松收拾鄧艾

而在伐蜀過程中,鐘會的表現只能說是中規中矩。他的主要目標都在收集軍權上,

他為什麼借口諸葛緒退縮不進,奪了他的兵權?就是要收集諸葛緒手下兵馬。

他為什麼要收留姜維全軍,并和姜維出則同車入則同塌?就是要收買姜維及手下蜀國降兵之心。

他要這麼多兵權干什麼?野心昭然若揭。

此時蜀國已滅,整個西部,唯一能構成他障礙的,就是鄧艾及手下大軍了。

此次伐蜀,真正綻放光芒的是鄧艾。要不是他偷渡陰平,鐘會只能打到劍閣下面無功而返。可以說,滅國之功,鄧艾所有。

而鐘會此人,自幼聰明絕頂,這也導致他眼高于頂,自視甚高,他怎麼能容許一個放牛娃搶了他的風頭?再加上收集兵權需要,鄧艾自然成了他的眼中釘。

鄧艾打仗可以,政治上玩手腕差鐘會太遠。被鐘會偷改奏折,再加上京中世家看不慣他的功績,群起而攻之,很快被司馬昭下令檻車入洛。

鐘會勝鄧艾,更多的是家世的碾壓和政治的手腕。

鐘會利用衛瓘解決掉鄧艾后,趁勢兼并了鄧艾手下大軍,此時的鐘會,手握大軍二十余萬。終于要露出他的獠牙了。

3、能理解鐘會的只有姜維

鐘會的不斷集權,讓姜維看出了端倪。同處于被皇帝猜忌的位置,讓他更理解鐘會的野心和擔心。他稍作試探,立刻被鐘會引為知己。而姜維也正要以鐘會為契機,復辟蜀國。二人一拍即合。

但姜維沒想到的是,鐘會還是太心急了。他頻繁集中兵權,讓本是謀反起家的司馬昭起了疑心。

要知道,司馬昭自己參與了父親和哥哥起事的全過程,對兵將調動非常敏感。隨著鐘會搞掉諸葛緒、鄧艾,接收姜維投降,司馬昭早就發現鐘會開始尾大不掉了。

為以防萬一,司馬昭派賈充兵出斜谷,自己親自統軍駐扎長安。這讓鐘會開始坐立不安了。

4、鐘會的弱點

鐘會聰慧異常,他自己也以此為傲。

我自淮南以來,畫無遺策,四海所共知也。

但是,鐘會有個巨大的弱點:眼高手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司馬家這個平台上做出的成績。背靠這顆大樹,他成就來得非常輕松,這讓他明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同樣,他出身名門,仕途上一帆風順,這一切讓鐘會產生了一種錯覺——一切盡在自己掌握中。

其實,統兵不比打游戲,也不是過家家。要恩威并施。沒有哪個大將不是經過幾年打熬才能獲得一支死心塌地的軍隊的。

鐘會這支大軍,成分復雜,既有諸葛緒、鄧艾被兼并的軍隊,也有司馬昭的直屬中央軍團,更有姜維的蜀軍。

想要將這些人擰成一股繩,沒有個三五年是不可能的。而鐘會,天真地以為自己拿出郭太后的詔書就可以讓將領們就范。

5、鐘會并不知道底層士兵想要什麼

要知道,這支大軍,在外征戰近一年,將士疲敝,而建立了滅國大功。所有將領士兵們都想著回國受賞。而你卻說我們要造反。

什麼是造反?輸了可是要滅九族的。司馬師準備了十六年,也只搞出了三千死士。你鐘會身邊的幾百心腹可以陪著你玩命,可是一群本已經功成名就,思鄉心切,急需回國,跟你關系不深的驕兵悍將跟你造反,這現實嗎?

你才當了我們一年的領導,可司馬家養了我們十幾年,你說我們聽誰的?

這就是鐘會不接地氣的緣故,他根本不了解底層士兵的所思所想。以為憑借一個大義就能驅使人家造反,殊不知越是底層,越看重及時回報。你看哪個百姓關心皇帝姓曹姓司馬?他們只關心明天是不是能吃飽飯。

所以,哪怕鐘會現在就按人頭髮黃金都更有效果。

大義和大餅是給高層用的。

所以,所有被鐘會邀請到蜀宮殿內的將領都默默不語,鐘會無奈,將他們分開關押。其中的胡烈,利用漏洞,放出了謠言:鐘會要坑殺所有魏國將領。

當這一謠言被宮外的士兵們知曉后,立刻鼓噪不安,被人煽動馬上進攻蜀宮。

里應外合之下,鐘會、姜維無路可逃,被殺。

鐘會的世家出身,既是他的長處,也是他的弱點。世家讓他有了高人一等的出身和更快捷的仕途,也讓他忽視了底層士兵將領的想法。

五、反思與啟發

鄧艾破姜維,鐘會擒鄧艾,姜維拿捏鐘會。三人雖然都是一時豪杰,卻各有各的弱點,誰也逃不脫命運的擺弄:

鄧艾家世帶來的自卑,讓他更加在意別人的認可。功成后難免驕狂。

姜維最無奈,他一生活在諸葛亮的陰影之下,終身致力于蜀國振興。但他沒有偶像諸葛亮的治國之才,只能眼睜睜看著蜀國衰落而無能為力,最后更是被鄧艾突然滅國,但為國盡忠的執念讓他選擇冒險一搏。其實,蜀國百姓、劉禪都已經放棄了蜀國,只有他還為了諸葛的囑托而奮斗一生。他是一個孤獨的戰士。

鐘會成也家世敗也家世,只能說:世家公子不懂底層的艱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