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宋金順昌之戰有多激烈?劉锜以兩萬孤軍大敗兀術,擊潰十萬金軍

宋金順昌之戰有多激烈?劉锜以兩萬孤軍大敗兀術,擊潰十萬金軍
2022/05/14
2022/05/14

南宋紹興九年(公元1139)秋天,金國大將完顏宗弼(金兀術)發動兵變,將力主與宋廷議和的重臣撻懶誅殺。之后,好戰的金兀術任都元帥,領行臺尚書省,將金國的軍政大權全部握于一手。金兀術悍然撕毀合約,于紹興十年(1140)五月出兵向南宋發起大規模進攻。

兀術兵分幾路,命大將徹離喝率軍攻擊陜西、孔彥舟攻開封、王伯龍攻取陳州、李成進攻洛陽,自己親率主力直撲亳州、順昌府等地,打算強渡淮河殺入南宋腹地。

五月中,新任南宋東京副留守使的名將劉锜率領精銳的「八字軍」和殿司卒三萬余人,從南往北前往開封赴任途中,乘船經水路抵達順昌(今安徽阜陽)。恰在此時,傳來了金軍突然南侵、已攻克開封、其前鋒距離順昌府只有不足300里的消息。

劉锜明白金軍取開封后下一個攻擊目標就是順昌府,該城是金軍南侵的必由之路。他和順昌知府陳規商議,決定率軍堅守此城,他分析金人的戰略目標是攻取順昌后,從此地渡過淮河,然后直奔南宋的行在(國都)臨安(杭州)而去,假如丟了順昌,則臨安危矣!大宋危矣!

他耐心給將士們分析形勢,強調死守順昌的重要意義,堅定了大家拼死固守此城的決心。他下令鑿沉船只,組織軍民修葺城防工事,以實際行動表示絕不逃跑,誓與順昌共存亡。

在劉锜的鼓動下, 「八字軍」將士戰斗熱情高漲,紛紛表示要精血守城,殺敵保國,寧死不退。史載,彼時的順昌軍民眾志成城,同仇敵愾,「男子備戰守,婦人礪(磨)劍」,隨時準備殲滅來犯之敵。

五月二十五日,金軍前鋒、駙馬韓常率兵馬抵達順昌城外,屯扎在城北三十里外的沙龍渦一帶,他派數十游騎渡過潁河,在順昌城下偵查、哨探。

劉锜見金軍游騎在城下往來穿梭,于是設下埋伏,擒獲了兩名金軍哨探,從俘虜口中得知韓常軍隊的實際情況,遂于當晚派出千余名精悍的勇士夜襲敵營,韓常沒有料到宋軍敢于出城偷襲,猝不及防下吃了虧,有數百名金軍士卒被宋軍打死打傷。

二十九日,金軍三萬余人開至順昌城下,將城池團團圍住,并開始攻城。劉锜下令大開四門,派軍四面出擊,令城頭守軍配合作戰。宋軍用勁弩射退敵人,然后乘勢猛沖,將潰敗的金軍驅趕到潁河中,金軍慌亂中自相踐踏,溺死者無數。兩軍初次交手,金軍就付出了死傷數千人的慘痛代價。

當天夜里,劉锜派麾下悍將閻充帶五百猛士去偷營。四周黑魆魆一片,突聞四下里喊殺聲不斷,金軍不知虛實,秩序大亂,在黑暗中自相攻殺,死傷無數。金軍連連遇挫,士氣大衰。

六月初七日,金元帥完顏宗弼(金兀術)統率大隊金軍主力趕到。在順昌城下,他看見城池低矮,防守設施簡陋,便斥責眾將無能,他以輕蔑的口氣說:「順昌城壁如此單薄,不堪一擊 ,來日會師府衙」 。他傳令大軍:「破城之后,將城中男子統統殺光,子女、玉帛隨便擄掠」。

初九日,兀術指揮大軍開始圍攻順昌城。《三朝北盟會編》記載:金軍「甲兵鐵騎十有余萬,陳列行布,屹若山壁」,將順昌城圍的密不透風。金兀術身披戰袍,騎著戰馬,親自指揮金軍攻城。

彼時正值盛夏,暑氣逼人,劉锜命令守城將士們在早晨天氣涼爽時重在防御,不要主動出擊,中午時分,烈日當空,酷熱難耐,身披重甲、長時間被烈日炙烤的金軍將士頭暈目眩,力疲氣衰,以逸待勞的宋軍突然開城出擊,向敵人發起兇猛進攻。劉锜事先還命人在潁河上游和岸邊草叢中投了毒,并囑咐部下,出戰時千萬不要喝河水,也不要讓戰馬吃河邊的草。

金軍人困馬乏, 饑渴難耐,又不知底細,喝水、吃草的人、馬中毒的很多,極大地削弱了其戰斗力。

當時,劉锜部署在城中防守的軍隊只有一萬八千余人,他將其余的一萬多人馬布置在城外以牽制敵軍,宋軍人數比金軍少得多,劉锜把一部分兵力布防在城頭上,其余的將士則五千人為一隊,輪流出城作戰,再輪換休息進食。

宋軍以逸待勞,張弛有度,始終保持著高昂的斗志,牢牢掌握著戰場主動權。

金軍雖然人多勢眾,但久攻不克,疲于應對,顯得十分被動。宋軍在戰場上重點打擊的對象,是金軍的左右翼騎兵,以及金元帥兀術鐵兜重甲的親衛軍——也就是著名的重裝精銳部隊「鐵浮屠」 、「拐子馬」 。

宋軍將士們在戰斗中以一當十,表現得異常英勇,他們用長槍挑去敵軍的鐵盔,刀砍斧劈,金軍被打的臂斷腿折,肝腦涂地,傷亡慘重。

宋軍統制趙樽、韓直一馬當先,沖入敵陣大砍大殺, 身負十余處創傷仍死戰不退,殺敵無數。金軍畢竟人多,隨即發起了瘋狂反攻,宋軍將士不顧敵強我弱,仍然奮不顧身地浴血殺敵。

有軍士在戰斗不利的情形下, 死死抱住金兵,一起滾入河中,與敵同歸于盡。宋軍以寡擊眾,氣勢倒也不輸,打垮了金軍一波波兇悍進攻,這場戰斗,殲滅金兵五千多人,擊傷一萬余人,特別是金軍一向引以為傲的「特種部隊」——「鐵浮屠、拐子馬」損失不輕,使得「兀術平日所恃以為強者,十損七八《宋史》」。

金軍大敗虧輸,退到城西屯扎起來,企圖困死宋軍。剛好天降大雨,連日不歇,平地積水一尺有余,劉锜又不斷派兵前來襲擾,金兵久戰疲憊,又老被宋軍劫營,弄得日夜不得安寧,于是人心惶惶,士氣低落。金兀術逼不得已,于六月十二日下令撤軍,金軍損兵折將、狼狽不堪地撤離了順昌,被遺棄在城外的車仗器械、旗幟甲胄堆積如山。

順昌之戰 ,韓锜沉著冷靜,有勇有謀,指揮宋軍以少勝多挫敗了志在必得的十余萬金軍主力,震撼了咄咄逼人的金朝,大滅了金軍統帥完顏宗弼(兀術)的囂張氣焰,一舉粉碎了金軍自兩淮渡江侵入南宋統治核心臨安(杭州)的戰略企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