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崤山之戰:秦國與晉國的第一場爭霸戰,秦國為何全軍覆沒

崤山之戰:秦國與晉國的第一場爭霸戰,秦國為何全軍覆沒
2022/06/02
2022/06/02

晉文公去世之后中原霸主的位子又空出來了,齊國經歷了內亂、晉國剛剛經歷大喪、楚國剛剛經歷大敗,一時間中原竟無一人角逐霸主之位,遠在陜西的秦穆公就開始動心思了。

秦穆公自持擁立晉文公的資歷,認為自己應該當諸侯首領。而晉文公去世更是天賜之機,此時不博何時搏?因此秦國派大軍出兵鄭國,開始晉國展開爭霸戰。

但是秦軍在崤山地區被晉軍打了一個伏擊戰,秦軍全軍覆沒。今天就來復盤一下崤山之戰,看看秦國為何全軍覆沒。

崤山之戰前的復雜國際形勢

在崤山之戰以前秦國和晉國的關系非常好,倆家國君都是親家關系,兩國關系更是成就了「秦晉之好」的美談。兩國從秦晉之好演變成秦晉相爭的原因就是國際形式劇變,諸侯國為了爭奪霸主的地位大打出手。

春秋時期周天子勢力衰微,齊桓公打著「尊王攘夷」的旗號多次召開國際峰會(九合諸侯),當時齊國不斷調停華夏民族內部矛盾,多次出兵維護中原和平,數次打斷蠻夷的擴張戰略,成為一代霸主。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齊國就是華夏民族的燈塔,華夏文明的守護者。

齊桓公去世之后宋襄公試圖接棒,取代齊桓公的位置,但是被楚國重創,宋國掙扎在滅亡的邊緣。在宋國危難時晉文公出手了,在城濮地區重挫楚軍,成功接棒,成為第二位霸主。但是對于晉文公稱霸一事,秦穆公是非常不滿的。秦國經歷秦穆公的治理,國力蒸蒸日上,晉文公就是秦國支持上位的,不然晉文公根本不會站在歷史舞臺上。

雖然秦國和晉國長期交好,兩國展開的「裙帶外交」更是有著秦晉之好的美談,但是隨著秦國和晉國的戰略轉變,國際形勢也開始急劇變化。周襄王遇難時秦國和晉國都爭先恐后的去營救,當時晉國搶在秦國的前頭,提前解救了周襄王。

這一件事讓晉國積攢了圖霸的政治聲望,秦國是非常不滿的。城濮之戰過后中原諸侯無不朝宗晉國,秦國更是感受到了強大的威脅。從軍事方向看,秦國周圍出現了一個霸主,那勢必會導致地緣政治的矛盾爆發。兩者圍繞土地必然會展開一系列的斗爭,秦國對這件事看得十分明白。

周襄王二十二年的時候晉、秦國圍攻鄭國,當時鄭國派遣燭之武勸說秦穆公。燭之武從軍事領域上向秦穆公講解鄭國被滅后對秦國的危害,鄭國和秦國并不接壤,如果秦國滅鄭那也不過是徒增一塊飛地,晉國和楚國都可以撕咬一口,蠶食鄭地;如果晉國滅鄭,那就可以增強晉國國力,晉國強大了必定會扭頭威脅秦國。

秦穆公認為有道理,與鄭國結盟不會有什麼壞處,反而可以威脅晉國東線地區。如果滅了鄭國,那晉國解決掉東線地區的問題,會不會解決西線地區?這種問題很難講,軍國大事是需要鐵和血來解決的,「裙帶外交」只是妥協之策,兩國之間的戰爭是無法避免的。

秦國經過一番考慮后放棄攻打鄭國,并且和鄭國結盟,留下幾位大夫幫鄭國抗晉,自己帶著大部隊回秦國了。晉國大夫試圖以秦人背信棄義為由攻打秦國,晉文公念及仁義并沒有開戰。

但是晉國也不是什麼白蓮花,面對秦國「絕晉結鄭」的外交政策晉國也重新恢復了與楚國的邦交關系。秦、晉兩國的關系劇變,從原本的「裙帶外交」轉變成針鋒相對。

晉、楚兩國恢復邦交關系讓秦穆公感受到了孤立無援的壓力,秦穆公迫切需要一個改變局勢的契機。

晉文公的去世給了秦國東出的機會,秦穆公開始準備東出。秦國曾經在鄭國留下幾個大夫(杞子是其中之一),杞子掌握了鄭國國防體系,建議秦穆公出兵滅鄭。

這個時機對秦國太有利了,晉國身處大喪之際、楚國經歷了城濮慘敗、周王室日漸衰敗、齊國遠在東方,此時正是東出的最佳時機,而且秦國還在鄭國有內應,如果秦國能順利滅鄭,那必定可以以此為跳板從而圖霸,與晉國爭奪在中原的霸權。

崤山之戰的過程

周襄王二十四年,秦穆公向蹇叔征求意見。

蹇叔:什麼玩意?大軍長途奔襲?我老頭子活了這麼久,聽都沒聽說過。我們大軍長途跋涉,人家肯定早有準備,到時候還能成功嗎?

秦穆公:滅鄭的誘惑太大,我想出兵。

蹇叔:這事挺危險的。

秦穆公:誘惑大。

蹇叔:危險。

秦穆公:就這麼決定了,出兵。

秦穆公決定出兵后,蹇叔滿臉問號,對這種事非常不解。但無奈秦穆公堅持己見,派遣大軍出征。蹇叔為了避免悲劇發生,在大軍出征之前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還說我怕你們這一走,我就要準備給你們收尸了。

當時大軍人心惶惶的,還沒出征就開始考慮收尸的問題了,那我們豈不是必ㄙˇ 無疑。秦穆公氣得大怒,想要追責蹇叔,但是蹇叔堅持己見,認為秦軍會失敗,而且連秦軍失敗地點都算到了(汝軍即敗,必于(于)殽(崤山)厄(ㄙˇ )矣)。

秦穆公朝思暮想著圖霸,天賜良機他怎麼可能放過,他不顧蹇叔「哭師」堅持出征。這一件事犯了大忌,杞子要求秦國「潛兵以來」,意思很明白,偷偷的來,打槍的不要。但是秦國偏偏大舉興兵,搞得全國人盡皆知。

要知道在開戰之前秦國并沒有與鄭國斷交,在秦國還是有一些鄭國人的,萬一這些人泄密了,那秦國偷襲的意義何在?鄭國必定會做好準備,以逸待勞。事實上秦國在日后就吃了苦頭,不過不是敗鄭國人泄密上了,而是敗在秦國自己走漏消息上了。

秦軍從雍城直奔鄭都,一路上要經過桃林、函谷、崤山、虎牢等雄關要塞,歷程一千五百多公里。經過洛陽時,按照周禮軍隊需要脫去甲胄,徐徐走過。但是無禮的秦軍絲毫不顧周禮,周王的童子直言「無禮易亂」。

雖然我們現代人看這句話一點邏輯都沒有,但這句話就彰顯了秦軍浮夸心態,連周王室都不放在眼里。常言道「驕兵必敗」,秦軍剛出征就犯了兩大忌。

秦軍行至滑國(鄭國的附屬國)時,遇見了一個商人(弦高)。史書記載弦高和秦國商人(蹇他)攀談時得知秦軍要突襲鄭國的軍事情報,一個小小的商人就這樣把軍事情報透露給了鄭國人。

弦高的家產都在鄭國,如果開戰勢必會破壞到他的財富,處于愛國心和自身利益,弦高一邊以鄭國國君的名義犒賞秦軍,另一邊派遣手下火速回國通報。鄭穆公得知后逼退了杞子,在這里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不ㄕㄚ 了杞子?

要知道擅ㄕㄚ 他國使臣就象征著開戰,鄭國有什麼資格對秦國宣戰?他只能逼退秦國的大夫,重新部署鄭國的國防體系。秦國將領收到鄭國的犒賞就感受到懷疑了,鄭國會不會洞悉了他們的目的?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秦國將領向內應聯系。秦國在鄭國的大夫都被逼走了,秦國將領是得不到回應的,在得知內應逃遁的消息后秦將認為「攻之不克,圍之不繼,不如退兵」

鄭國有了準備,那秦國的偷襲就不起作用了。如果包圍鄭國,那秦國很難提供源源不斷的兵員和后勤補給,與其陷入膠著,不如退兵。但好歹大軍遠征,不撈點什麼很難交差,因此秦軍自作主張滅了滑國,順便把滑國的財富擄掠一空,帶著金銀財寶班師。

晉國得知這個消息后,晉將先軫認為秦穆公不聽蹇叔的忠告,大軍長師遠征,這是天賜良機,我們應該主動進攻。晉襄公采納了他的建議,自己穿著喪服親自督師,晉軍與姜戎聯軍在崤山地區設立了埋伏圈。

崤山是秦軍回師的必經路線,晉軍再次以逸待勞,一舉擊敗了驕橫的秦軍。秦軍全軍覆沒,三位主帥全部被俘虜,晉國大獲全勝。戰爭過后秦國請求釋放三位主帥,說要追責他們三位。

晉襄公認為留著沒用,所以就釋放了,先軫一聽這事氣得鼻子都快歪了,直接指責襄公處置不當。襄公也開始后悔了,所以派遣軍隊去追擊,但是秦國三位主帥都已經渡河了。

三位主帥回國之后秦國并沒有追責他們,反而繼續委任軍事。四年后秦穆公親自率軍伐晉,渡過黃河之后還把船只燒毀,以示ㄙˇ 戰之心。秦軍伐晉,晉人不敢出,任由秦軍縱橫。秦國一直打到崤山地區,把暴尸荒野的秦人尸骨收集起來,厚葬之。

秦軍自上而下無不痛哭,秦穆公更是親自為ㄙˇ 去的秦軍祭酒。收尸完之后秦軍就班師了,崤山之戰正式結束。同時秦國調整戰略,主動釋放楚國被俘將軍示好,秦國開始拉攏楚國以孤立晉國。周襄王賞賜秦穆公銅鼓,表示認可秦穆公在西方霸主的地位。

崤山之戰秦軍失敗的原因

首先秦國勞師遠征就是主要失敗原因,大軍勞師遠征非常容易遭到襲擊。現在是秦軍偷襲不成而失敗,換言之秦軍就算偷襲成功了,那又能怎麼樣?晉國就在邊上,晉國完全可以趁機攻打在鄭的秦軍,秦國怎麼支援?

大軍勞師遠征只為一塊飛地,這種買賣本身就不劃算。崤山之戰提前打醒了秦國,秦國自此就冷靜了不少,秦昭王時期更是制定了「遠交近攻」的策略。

同時在上面我們也說過了秦軍的一些問題,秦軍忽視周禮,看上去是對周禮的不尊重,但是暴露出秦軍軍紀不整的事實、軍心浮躁的問題。近代美軍不斷強調內務衛生,很多人認為沒必要認真疊床單,但美軍仍舊持之以恒的強調疊床單的老傳統。

為什麼?為的就是通過一系列小事強調軍隊自律性,同時盡可能避免軍心浮躁的問題。常言道「驕兵必敗」,秦國就是犯了這一大忌。秦將缺少判斷被鄭國商人誤導這也算失敗原因,但是并不是主要原因,因為秦軍作戰泄密之后偷襲的意義就不大了。崤山之戰是秦國第一次與晉國展開爭霸戰,但是卻因為秦國戰略失敗導致戰爭失敗,秦軍全軍覆沒。

反觀晉國就沒有這些問題,晉國正值大喪之際,晉襄公親自穿喪服督戰,大大鼓舞了晉軍士氣。同時晉軍是以逸待勞,秦軍是長途奔襲,雙方兩相對比就能看出高下。

崤山之戰的影響

崤山之戰有著偶然性同樣也具有必然性,秦國東出勢必要和晉國爭霸,晉國西擴同時也會觸動到秦國的利益,受制于地緣政治,雙方的矛盾不是「裙帶外交」可以解決的,這種矛盾只能用鐵和血來解決。

秦國經歷了崤山之戰的慘敗,外交開始發生變化。首先就是釋放了楚國被俘將軍,主動向秦國示好,然后拉攏楚國鼓勵晉國。晉國同時也在不斷的爭取楚國這一盟友,秦、晉相爭便宜了楚國。

同時秦國的戰略也發生了變化,秦國不在執意東出,秦穆公也放棄了圖霸的念頭,把主要方向放在了西擴以及增加軍隊建設、提高民生待遇上了。

秦國二次發動崤山之戰就是為了安葬秦軍尸骨,這一點有利于軍心、民心凝聚。日后秦國衰敗時,秦人不畏生ㄙˇ 捍衛秦國尊嚴,擋住了魏國西擴的鋒芒。

而且在秦軍的征伐下,秦國向西擴地千里,周襄王送來了遲來的認可,承認了秦穆公在西方霸主的地位。同時崤山之戰對歷史的影響也非常大,秦國吸取了此次教訓,在日后并沒有第一時間東出,而是向南擴展巴蜀地區,整合西部地區的優勢之后秦國才開始正式東出,兵伐三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