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寧死荒外,勿降清軍!血戰磨盤山:抗清最后一戰,名將李定國雙目泣血!擊歿八旗20多位高級將佐

寧死荒外,勿降清軍!血戰磨盤山:抗清最后一戰,名將李定國雙目泣血!擊歿八旗20多位高級將佐
2022/05/01
2022/05/01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659年,是清朝順治十六年。清軍入關十六年來,南征北討,已先后蕩平了李自成、張獻忠、弘光、隆武、紹武等多個政權。

即使在戰場連連取勝,清朝也還沒能一統天下,明朝的殘余力量勢力雖然越來越弱小,卻也還在堅持抵抗。

這一年同時也是南明永歷十三年。

永歷帝朱由榔即位也已十三年,這位顛沛流離的皇帝,從廣東到廣西,再到貴州、云南,期間有過金聲桓、李成棟反正帶來的希望,也有過大西軍出滇抗清帶來的聲勢復振。

惜乎同之前南明的大把機會一樣,西營名將李定國兩厥名王后引發的天下震動,在孫可望的野心勃勃,妒賢嫉能下被抵消。

1657年,孫可望更是明火執仗,聚兵十四萬攻打李定國,兩人在曲靖大戰一場,結果雖然是不得人心的孫可望落單而逃,但也引發他就此降清,以云貴川三省防務為投名狀,獻上「滇黔地圖」,明軍虛實,盡被洪承疇所知。

用兵通道被打開,當年年底,清朝就向西南三路進兵。以吳三桂為平西大將軍,由陜西漢中南下四川;以固山額真趙布泰為征南將軍,會合廣西提督線國安北攻貴州;以固山額真羅托為寧南靖寇大將軍,由湖南攻貴州。

順治還覺得不夠,1658年正月又命信郡王多尼為安遠靖寇大將軍,統帥大批八旗兵南下專攻云南。

這幾路人馬進軍順利,到了五月已經實現了在貴州會師的戰略目標。九月,多尼兵到貴州,召開軍事會議部署入滇戰略,以多尼自己統帥中路兵馬由安順方向進攻;吳三桂帶領北路兵馬由畢節方向進攻;南路由卓布泰統率自安龍入滇。

明軍這時是全面潰敗,眼看清軍即將攻入云南,晉王李定國意識到昆明難保,建議永歷撤離。十二月二十五日,李定國護衛永歷西撤,清軍在后緊追不舍。

1659年二月二十一日,清軍吳三桂所部在大理擊敗白文選,渡過怒江,越追越近,逼近了騰越州。

這時,由于蜀王劉文秀的舊部由馮雙禮、艾承業等統帥由北進入了四川,李定國麾下將士已經不多,要回頭與清軍決戰顯然不可能,但若不打一仗,吳三桂勢必始終尾隨追擊。

騰越州就是現在的云南騰沖,這里地形多山,又多是山間小路,李定國登高察看完地形,有了主意。

他打算利用地勢,趁清軍屢勝之后必然驕兵輕進之機,打一場伏擊戰。

戰場選在了磨盤山。

磨盤山是一片原始森林區,海拔高又多雨,羊腸小道僅能容一人一騎通行,山中常年云霧繚繞,正是打伏擊的好地方。

對于伏擊戰,李定國也是手到擒來,之前在衡州一戰,他正是利用清軍統帥敬謹親王尼堪的驕兵冒進設伏,一舉擊ㄕㄚ尼堪,名動天下。

李定國的伏擊圈安排得非常講究,共分三伏。以泰安伯竇名望為初伏,廣昌侯高文貴為二伏,武靖侯王國璽為三伏,在山谷小路里埋下地雷,明軍埋伏在道路兩旁山間草叢中,約定好:等敵人全部進入埋伏圈后,竇名望在后面最先發動,切斷清軍退路,點燃地雷后高文貴、王國璽率部ㄕㄚ出,堵住去路,竇名望從后掩ㄕㄚ。

計劃安排得妥妥當當,照此執行,入伏的清軍難逃尼堪的下場。

事情正如李定國預料,清朝眾將已成驕兵,在他們看來明軍已成驚弓之鳥,再也無力反擊。清軍輕松得意走向伏擊圈,沒有一點防備。

吳三桂算不上神一樣的對手,李定國卻有豬一樣的隊友。

光祿寺少卿盧桂生,此人對南明失去了信心,打定了主意要投降清朝。

本來這也不算什麼,清軍入關以來,投降的原明文武官員如過江之鯽,盧桂生這樣的角色可以忽略不計。

偏偏盧桂生知曉李定國的部署方案。

這下事情就嚴重了,投清的盧桂生為了安身立命,把計劃全盤告知了吳三桂。

這時清軍前鋒已進入二伏地段,過不多久,全軍就會走進伏擊圈。

清軍統帥吳三桂也是久經戰陣的老將,論軍事能力,他其實不輸李定國。大驚失色下,吳三桂很快冷靜下來,如果讓前鋒后撤,未必能撤得回來,不如將計就計。

吳三桂下令,前鋒停止前進,原地搭槍架炮,向茂密的草木叢開火,并派尖兵搜ㄕㄚ伏兵。

這時懵圈的成了明軍,李定國嚴令之下,沒有聽到號炮不得發動,埋伏的明軍既不能后撤,又不敢出擊,進退兩難,傷亡慘重。

竇名望一看,這樣下去埋伏沒打成,自己軍隊反而會傷亡殆盡。迫不得已鳴炮ㄕㄚ出,二伏、三伏的軍隊也跟著鳴炮出擊。

李定國在山阜高處坐鎮指揮,山高林密,無法掌握實時動向,聽到號炮聲次序不對,他情知有變,急令后軍增援。

原本很穩當的一場伏擊戰,被清軍占去了先手,打成了遭遇戰。

即使這樣,明軍也是ㄙˇ戰不退,兩軍在山谷中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惡戰。

犬牙交錯,你ㄙˇ我活的戰斗從清晨打到中午。沒有了戰術,也沒有了退路,雙方只管性命相搏。一邊是晉王李定國想要雙手扶明;一邊是平西王吳三桂誓要生擒永歷。

清軍人數占據優勢,卻ㄙˇㄙˇ地被明軍釘在磨盤山山谷,戰場成了慘烈的絞肉機,明軍戰旗飄揚,浴血ㄙˇ戰,因為他們明白,再也無路可退了。

眼看部下一個接一個陣亡,見慣大陣仗的吳三桂也被打得膽戰心驚,有心拉回部隊卻動彈不得。

但畢竟明軍人少,戰至中午,雙方都已筋疲力盡。清軍又得到后軍接應,付出慘重傷亡后,吳三桂終于得以撤出戰場。

李定國也同樣無力再戰,率領殘兵撤往孟定。晉王本有希望繼兩厥名王后,達成三ㄕㄚ清朝王爺的壯舉,磨盤山的羊腸小道上,留下明軍永遠的遺憾。

戰后清點,僅高級將佐,清軍在磨盤山一戰損失就達20位,其中包括正一品都統沙爾布、正二品副都統拜察、琿津、多頗羅、正三品護軍參領石漢、圖丹這樣的高級別將領,僅次于衡州之戰。

八旗精銳傷亡慘重,事后順治十分惱火,下旨將征南將軍卓爾泰革職為民,多尼、羅可鐸、杜蘭等統兵將領也都遭到罰銀、降職等處分。

明軍拼ㄙˇ擊退清軍,傷亡同樣巨大,將領竇民望、王璽等都戰ㄙˇ,士兵損失達到三分之二。

磨盤山一役雖然給清軍造成很大ㄕㄚ傷,但明軍也已是強弩之末,尤其此戰受到慘烈傷亡后,更加無力阻擋清軍后續的進攻。

再說說影響。

從整體看,此戰意義其實有限,僅僅稍微遲滯了清軍進攻的腳步,對大局的影響已微乎其微,明朝的一點余脈,已如風中之燭,隨時可能熄滅,清朝一統天下的腳步已不可阻擋。

真正的意義來自精神上,李定國抗清最后一戰雖然悲壯收場,卻一點無損此戰被后世所銘記,全體將士在絕境下的抗爭更為人們所傳誦。

作為明末最杰出的明軍統帥,李定國在兵力弱小,國勢已頹的情況下,仍能因地制宜,設下完美伏擊圈,并在叛徒出賣情況下仍然打出一場勇猛的阻擊戰,再次證明他在軍事上的一柱擎天,相比晉王孱弱的政治和戰略能力,統兵作戰、臨陣戰術才是他真正所長。

但在清朝已呈壓倒性優勢之下,李晉王也終究無力回天了。三年后,永歷被緬王獻給吳三桂,絞ㄕㄚ于昆明篦子坡,李定國下令全軍縞素為永歷發喪,大哭至雙目流血,十幾天后就在勐臘去世,享年四十二歲。

臨終前,他囑咐部下: 寧ㄙˇ荒外,勿降也!

此戰也是明清戰爭史上,最后一場陸地上的大戰,時人有詩形容:

凜凜孤忠志獨堅,手持一木欲撐天,磨盤戰地人猶識,磷火常同日色鮮。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