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慘烈的金國亡國之戰!蔡州之戰:城中百姓幾乎亡絕,皇帝將士和臣子全部殉國

慘烈的金國亡國之戰!蔡州之戰:城中百姓幾乎亡絕,皇帝將士和臣子全部殉國
2022/09/20
2022/09/20

崖山海戰以后,宰相陸秀夫抱著南宋幼主投海殉國,十萬軍民不愿做亡國奴,全部投海自盡。這一幕是悲壯的,而在歷史上,金國亡國時也有這慘烈的一幕。

金朝末年,國力衰微,難以應對蒙古大軍的攻勢。三峰山一戰,金朝慘敗,主力軍幾乎損失殆盡,最為出色的將領大多戰死。蒙古軍隊像當年不可一世的金軍一樣,包圍了汴京。 與徽欽二帝不同的是,金朝軍民進行了堅決的抵抗,將蒙古軍隊打退。

然而失去了主力軍的金朝滅亡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汴京保衛戰的勝利,只是又為金朝續了一口命。金哀宗迫于蒙古軍隊的威脅,不敢堅守汴京,率軍逃亡蔡州,致使汴京、中京等重城相繼失守。

蒙古人并不打算放過金哀宗,他們于天興二年(1233年)九月調集大軍,包圍蔡州。金朝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金哀宗行拜天禮,賜將士酒,準備和敵人決一死戰。就在這個時候,哨探稱蒙古先鋒正在登城,金軍將士群情激奮,爭相請戰。蒙古人沒有想到金軍如此勇猛,敗下陣來。

這個時候,蒙古和南宋達成聯合滅金的協定。這一次聯兵作戰中,南宋的表現不再像上一次童貫那樣丟臉,因為代表朝廷出戰的將領,是后來讓蒙古人都畏懼的名將孟珙。

孟珙只率領了兩萬宋兵,三十萬石糧食,其主要任務是協助蒙古兵攻打蔡州,但是實際戰斗中,孟珙所率宋軍并非只是一個管后勤的角色。

自從抵達戰場,孟珙就知道攻打蔡州這一戰并不容易,他從敵人俘虜口中得知城中斷糧后,督促手下死守陣地,嚴防金軍突圍。

蒙古方面先是攻城略地,將蔡州周邊的州縣全部攻陷,讓蔡州成為一座孤城,然后再集中兵力對蔡州發起圍攻。

蔡州城內的金軍兵力很少,又缺乏軍糧,但他們卻有著強大的戰斗力。 實際上金人都知道金朝的滅亡是不可阻擋的了,想要背叛金朝的人早就逃走,跟著金哀宗到蔡州抵抗的,都是對金朝忠心耿耿的人。

有死無生的部隊可以迸發出強大的戰斗力,金軍以寡擊眾,不僅抵擋住了蒙古的進攻部隊,還差點陣斬了蒙古大將張柔。關鍵時刻,是孟珙竭力拼殺,才救了張柔一命,這一戰也讓蒙古人對孟珙和宋兵刮目相看。

首戰失利,孟珙親自上陣,率領宋軍奮勇拼殺,將蔡州的護城河柴潭樓奪下,掘開柴潭大壩,讓蔡州失去了天然的屏障。蒙古人當然不愿跟在宋軍后面,他們在另一個方向發起了對蔡州的猛烈進攻。

蔡州失去了護城河,又受到宋蒙聯軍的合擊,岌岌可危。守城的金軍先是以弓矢和滾石打擊登城的敵軍,箭矢滾石用完后用滾油,后來滾油也用完了,殺紅了眼的金軍竟然逼迫城中的老弱孩童進入大鍋中,熬成熱油,再往下澆燙宋、蒙的士兵。

等到宋蒙聯軍好不容易攻入城樓后,又發現金軍早就在城中挖了深濠,于是兩方又展開血腥而殘酷的巷戰。城中的軍民同仇敵愾,百姓們有的拿起刀劍,有的拿著菜刀和扁擔,和金軍一起殊死抵抗。生死搏殺發生在蔡州城的每一處,蒙軍和宋軍每往前踏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隨著蔡州城外圍的陷落,廝殺聲距離金哀宗等人越來越近。金哀宗知道,這聲音每進一步,就代表著金朝滅亡的倒計時又前進了一秒。金哀宗看著群臣和將士們,悲憤說道:「我做皇帝十年沒有什麼大的過錯,死也無憾了,唯一恨的就是百年基業亡在我的手上,讓我與自古以來昏庸無道的亡國暴君成為一類。而我決不做受辱的亡國之君,諸君自便!」金人聽聞,無不哀哭。

金哀宗可能不是一位能力出眾的皇帝,但就像他說的一樣,他是末代皇帝而非亡國之君。金哀宗兌現了不做受辱之君的誓言,他親自督戰,率軍保衛蔡州城,屢次打退了宋蒙士兵的攻勢。

蔡州城內早就沒了糧食,戰馬、樹皮、皮革,所有能用來飽腹的都吃光了,到了最后,「城中老弱互食」,守城的金軍以「人畜骨和芹泥」為食物。戰敗的部隊往往全隊被殺,成為其余金軍的食物。蔡州城內,成了人間煉獄。

金軍在地獄中又撐了幾個月,這個時候城中幾乎沒有多少活人了。金哀宗知道最后的時刻即將到來,他因為體胖無法乘馬,自知逃脫無望,將皇位傳給完顏承麟,讓他傳承著金朝的火種。

天興三年(1234年)正月,宋軍攻破南門,蒙軍攻破西門,與城中的金軍展開最后的巷戰。金哀宗聽到城破的消息,自縊殉國。城中上至參政、元師,下至兵丁,數百人全部投水殉國,其余的金軍幾乎全部戰死,完顏承麟也在亂軍中戰死。

金朝滅亡了,然而金哀宗作為末代皇帝,其「君王死社稷」的氣節讓人欽佩,就連元朝的宰相脫脫也在《金史》中評價說 「區區生黎,圖存于亡,未盡乃斃,可哀也矣。雖然,在《禮》,‘國君死社稷’,哀宗無愧焉」。

殘陽下,被血浸染的戰馬悲鳴嘶吼,金朝就此落幕,而南宋和蒙古曠日持久的戰爭,即將拉開序幕。

參考資料:

《金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