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廈門海大捷:鄭成功絕境反擊打出輝煌一戰,陣斬八旗60員將佐!清軍水師全軍覆沒,京城兩白旗家家戴孝

廈門海大捷:鄭成功絕境反擊打出輝煌一戰,陣斬八旗60員將佐!清軍水師全軍覆沒,京城兩白旗家家戴孝
2022/05/07
2022/05/07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民間流傳著一種說法,順治皇帝并不是死于1661年,也沒有去五臺山當和尚,而是早在一年前的1660年就已身亡, 原因是在這一年的一場戰役中被擊斃。

傳說有板有眼,甚至直到現代還有人拿出祖上傳下的秘本典籍記載以做證明,并且被紙媒所引用報道。

然而這畢竟是野史, 順治死因在史界早有公論,帝王生死在民間被反復炒作也是常事,為民眾八卦所喜聞樂見。

順治之死是假,當年那場戰役卻是真,那就是鄭成功與清軍在1660年的廈門大戰,也叫第二次廈門保衛戰,或是廈門海大捷。

這場戰役,讓清軍遭遇入關以后最慘烈之傷亡,一戰消滅八旗將佐60人,遠超過鄭成功軍事生涯歷次戰役,如果要比較數量,廈門之戰收割的清軍將佐甚至超出晉王李定國衡陽之戰的一倍有余。

此戰背景始自1659年(永歷十三年,順治十六年),鄭成功率軍北伐, 起初勢如破竹,天下震動,卻在南京城下兵敗垂成,大敗收場,只得退回廈門。

清軍在江寧之役大勝后,順治決心乘勝進軍,乘鄭軍新敗,畢其功于一役,將其徹底消滅。

第二年正月, 順治派出鑲黃旗宿將達素,授他為安南將軍,與固山額真索渾、巴牙喇纛章京賴塔一起統兵進福建。

又調集華北八旗勁兵南下,同時征調沿海各省水軍,都歸達素統一指揮。

達素坐鎮泉州調度,清軍搜集近千只海船,云集閩東,聚集滿漢水陸大軍號稱20萬,誓要一舉攻克鄭成功的根據地廈門。

鄭成功在幾個月前剛剛在江寧吃到一場人生中最大敗仗,大將甘輝、萬禮、林勝、陳魁、張英都戰死,兵將折損無數,原本的十幾萬大軍,這時兵力只剩下了堪堪近半,面對來勢洶洶的清軍,難度可想而知。

達素欲效仿宋末元將張弘范,畢其功于一役,盡數圍殲鄭軍于廈門, 復制崖山之戰的成功。

一場事關生死存亡的大決戰,就此拉開帷幕。

達素調兵遣將,派李率泰、黃梧由海澄方向進軍,自己與施瑯由同安出擊,以兩路人馬夾攻廈門。

黃梧、施瑯原先都是鄭成功部下,精通海戰兼熟悉地形。

滿兵不善海戰,達素以他們領兵,正是要以綠營戰艦為前鋒,突破鄭軍防線,掩護滿載八旗陸軍的艦只搶灘登陸。

達素的方案想得很完美,要論陸戰,八旗勁兵可稱雄當世,鄭軍多年積攢下的陸軍家底在江寧一役幾近全軍覆沒,只剩下些殘兵。

一旦被清軍登陸,再想守住廈門難于登天。

達素想當張弘范,鄭成功卻不是張世杰。

鄭氏以水師起家,更兼經營廈門數十年,強弱長短鄭成功比達素更清楚,要想擊敗清軍 ,唯一辦法是在海上將其攔截不讓其登陸,否則神仙也難以回天。

達素確實沒看錯人,黃梧的海戰能力不是蓋的。

他這一路是主力,一共有四百多艘戰船,包括一百余艘帶撞角的巨艦。

黃梧生在海邊,對大海非常熟悉,他選擇了一個最有利的進攻時機——洋流退潮之時。

有潮汐助力, 清軍艦隊借助洋流之力乘風破浪而來,而鄭軍卻居于逆流的不利地位,要頂著大自然的力量逆流出擊難以做到,即使原地不動,戰艦也可能被潮汐裹挾而漂流到不可預知的地方。

對于這個時間點,鄭成功實在無可奈何,因自己是守方,黃梧是攻方,何時何地進攻完全取決于黃梧,自己只能隨機應變。

逆境之下,為了保持艦隊隊形,鄭成功只得以靜制動,完全舍棄機動能力,下令讓戰艦下錨停于海中,排成長蛇陣防御。

如此一來,雖然保持了防線,戰艦彼此間卻難以做到互相呼應,清軍戰艦可以以多擊少,一艘艘擊破鄭軍艦只。

這時候, 整體戰術已經沒有了多大作用,一艘戰艦就是一個堡壘,考驗的是守軍單艦指揮官的指揮能力和官兵的戰斗素養。

八旗兵并不通水戰,對他們來說,唯有跳幫作戰,近戰接敵才是己方所長。

清軍艦只乘著潮汐,頂著炮火,迅速靠攏鄭軍戰艦,一旦兩船接接,強悍的八旗兵丁立即接舷跳幫,登艦步戰。

以己之長攻敵之短果然奏效,激戰中,鄭軍閩安侯周瑞、大將陳堯策、參將林登等都告陣亡,鄭軍數艘艦只被奪取,更多的戰艦燃起熊熊大火。

但別以為清軍打得很輕松,對鄭軍來說,此時廈門就是最后的根據地,他們大多幾代滿門都在島上生活, 廈門失守意味著什麼,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為自己、為家人、為主帥、為國家,哪個方面也不容他們退卻。

即使遭受圍攻,傷亡慘烈,鄭軍也是死戰不退,前面的戰艦或被奪或被毀,還有第二排預備隊頂住缺口,不放清軍一艘戰艦突破防線。

清軍傷亡同樣慘重,護署參領納海中炮而死,護軍參領多穆星阿中箭身亡,護軍校穆雅納、一等護衛鄂邁、護軍校尚機圖、希岱、阿里禪、海通阿、驍騎校哈尼、安塔錫等,不是被陣斬,就是墜海而亡。

眼見不能一鼓作氣突破反而傷亡慘重,清軍也不由膽寒,一時攻勢放緩,伺機重新集結發起下一波進攻。

對鄭成功而言,鄭氏家族世代在海上經營,即使清軍有黃梧、施瑯這樣的大將助陣,海戰他也并不懼怕任何人

鄭成功并不怕清軍水師,給他造成困擾的是潮汐,頂住這一波進攻,潮汐開始平靜下來。

鄭軍等的就是這一刻,眼見逐漸風平浪靜, 鄭成功下令收錨解纜,轉守為攻。

鄭軍早憋了一股氣,大海中弄潮正是其所擅長,水手們以高超的駕船技術,追波而來,以火炮轟擊清艦,卻又不給清軍靠近的機會,在大海中放起了風箏。

清軍戰艦上空有士兵,卻無處發力,對轟吧,炮打得沒有人家準,追擊吧,根本也追不上

眼看一艘艘戰艦被炮擊起火,滿艦不習水性的八旗兵跳海逃生,卻又無異于自尋死路,

達素與黃梧不得不頹然承認,南路攻勢宣告徹底失敗。

在北路,戰況又稍有不同。

相比黃梧,施瑯經驗更為老道,他明白要和鄭成功力拼水軍,多半難以取勝。

施瑯干脆出奇招, 利用黃梧牽制鄭軍大半主力,自己又對地形相當熟悉的有利條件,乘著潮汐扯滿風帆,

率南路軍遠遠繞開了鄭軍重點布防的優勢防線,找到了一處守軍較少的赤山坪搶灘登陸。

鄭軍艦隊遠遠探到了施瑯的動向,奈何風向和潮水不對,雖然尾追而來,卻被施瑯越甩越遠。

施瑯要打的就是這個時間差, 假使他在鄭軍追兵到來之前就把陸軍登島成功,鄭成功勢必后院起火,前線將士軍心也將被擾亂。

時間緊迫,戰艦還未靠近,八旗兵就迫不及待跳進齊腰深的海水向灘頭沖殺而來。

赤山坪守軍較少,即使全力發炮放箭,也難以抵擋清軍以優勢兵力壓制沖上灘頭。

千鈞一發之際,又是大自然幫了忙。赤山坪沿岸灘淖土質松軟,泥沙混合,大不利于涉水泅渡。

清軍敢死隊身披重甲,又增加了不少分量,一腳踏入,沙土直沒小腿,要往前一步都很費力,速度還比不上正常行走。

八旗兵深一腳淺一腳,走得歪歪扭扭,場面一時十分滑稽。

這正好給了岸上守軍逐個瞄準打固定靶的機會,槍炮齊下,清軍倒下一大片。

冒死突擊的清兵好不容易沖上灘頭,已減員三四成,偏偏這時鄭軍船隊又趕到了。

這下熱鬧了, 守軍和戰艦兩面夾擊,剩下的清軍也成了活靶,幾輪齊射下來,岸上已沒有站著的清軍。

施瑯這一路本來船少兵少,更不敢與鄭軍艦隊交戰,只得撤退而去。

登岸的2000多八旗兵,在炮火之下損失了十之七八,剩下三百多滿兵被生俘, 南路攻勢也宣告失敗。

除了海戰,達素還派出兵力進攻陸路的蓋峙山,也被擊退,領軍的佟濟等將佐陣亡。

反被鄭成功抓住機會,派兵圍困羅源,并沿路設下埋伏圍點打援,清軍援兵中伏,領兵將校戰死。

達素以賊多聚蓋峙山,分兵遣佟濟等往剿;

賊據險施槍炮,佟濟與噶布喇、董安、張彥洪均陣亡。

時賊圍羅源縣,達素遣雍貴、郭汝龍往援; 途遇賊,力戰死。

水陸兩路,順治集結起的大軍沒能達成一點戰略目標,反而精銳盡喪。

鄭成功在南京遭遇大敗后,苦懸孤島,控制土地和兵力都已縮水到歷史低點,形勢本已危如累卵。

偏偏在絕境中,鄭軍將士恢復了長江戰役之初的勇猛果敢,拒絕重蹈崖山覆轍,把握了自己的命運。

此戰八旗將校陣亡人數驚人,僅在史料中記錄下有名有姓的就達到60余名,甚至遠遠超過晉王李定國衡陽大捷斬獲的數量(衡陽之戰八旗損失將佐25名),雖然所獲戰果在品級上不如李定國,實際的殺傷確實要超過不少,開頭所提到的順治陣亡于此役的傳說大概也就是來自于此。

由于廈門一戰八旗主力是兩白旗旗兵,傷亡也最重,戰后京城兩白旗幾乎家家戴孝。

戰后,順治震怒,處罰了一大批敗將,達素被降職, 損失最重的鑲白旗,本旗統領索渾被解職,并削去一切世襲爵位。

此戰對清軍水師造成毀滅性打擊,順治調集的沿海各省水師幾乎全軍覆沒, 乃至此后不得不采取海禁政策,并把沿海各省居民內遷50里,堅壁清野,以防鄭軍再次登陸。

鄭成功也憑借這一戰得以站穩腳跟,聲勢復振。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