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鞍之戰:有禮有節的生死戰,讓你知道春秋的貴族是怎麼打仗的

鞍之戰:有禮有節的生死戰,讓你知道春秋的貴族是怎麼打仗的
2022/07/16
2022/07/16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使臣的尊嚴不能侵犯

公元前592年春天,晉景公派郤克出使齊國,目的是讓齊國參加晉國組織的盟會。此時齊國國君為年輕的齊頃公無野。

郤克在出使路上碰到了同樣到齊國去訪問的魯國大夫季孫行父、衛國大夫孫良夫、曹國大夫公子首。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于是四人結伴一起去齊國。

這四人一同來到齊宮參見齊頃公,遞交了國書。齊頃公抬眼一看四位使者,強忍住了笑容。

卻是為何?原來這四人都是天生殘障。郤克是個駝背,季孫是個瘸子,孫良夫是個獨眼龍,而曹公子首是個禿頂。機緣巧合,四個殘障人同時訪問齊國,卻怎麼不叫齊頃公感到好玩到爆?不過他好歹知道自己是國君,不敢輕易表露感情。

齊頃公命人將四位使者安排好住處,自己回到了后宮,參見母親蕭太夫人(也叫蕭同叔子)。蕭同叔子見兒子笑得很開心,就問他怎麼回事,齊頃公就將這件好玩事告訴了母親。蕭同叔子不信,頃公對她道,明日自己宴請四位使者時,母親可立于使者必經之路的崇台上觀看。

第二天,頃公玩了一出惡作劇。根據四位使者的不同特點,他特地找來了四個殘障人,分別擔任他們的車右(也就是站在車的右邊的人,主要起到對車上重要人物的保護作用)。

當四個使者的四輛車經過崇台之下時,蕭同叔子和宮女們都看到了一個奇異的場景:第一輛車上是兩個一模一樣的駝背,第二輛車上是兩個一模一樣的獨眼龍,第三輛車上是兩個一模一樣的瘸子,第四輛車上是兩個一模一樣的禿子。

如此奇景,讓蕭同叔子與宮女們禁不住放聲大笑。在她們笑聲感染下,車輛經過之處的百姓們也都笑得很開心,不少人還對車上人物指指點點。

郤克他們開始以為自己的車右碰巧跟自己一樣是個殘障人,下車后四人才知道,原來這不是巧合,而是齊國的刻意安排。四人很憤怒,發誓道:一定要報復這個奇恥大辱!

即使要開戰也得客客氣氣下戰書

公元前589年,這年是魯國新任國君魯成公上任的第二年。得知魯國欲與晉國聯合攻打自己,齊頃公便先下手為強,侵略魯國北部邊境龍邑。因龍邑人殺了齊頃公的愛將,他便攻下龍邑,還屠了城。盟友衛國趕緊出兵攻打齊國以救援魯國。衛國主帥就是與郤克一樣因殘障而受辱于齊國的孫良夫。

齊國向魯國和衛國宣戰,魯國和衛國知道不是齊國的對手,只得向晉國求救,晉國正想恢復霸權,而卻克想報出使齊國被侮辱之仇。晉國就派大將卻克前往解圍。

晉國出動了八百輛兵車,由郤克親自將中軍,士會之子士燮將上軍,欒書將下軍,韓厥為司馬。晉魯衛聯軍浩浩蕩蕩向齊國殺奔而去。

行軍途中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元帥郤克手下一個親兵縱馬踏田,身為行軍司馬的韓厥不顧此人是郤克親近之人,下令斬首。有人報到了郤元帥處,郤克馬上親自騎馬飛奔而去,意欲救下親兵,可到了行刑處,那人首級已被斬下。郤克一聲嘆息,卻沒有因此而怪罪韓厥,反而命人將親兵首級在全軍中示眾。卻克說我這樣做是為了分擔一些士兵對韓厥的怨憤。這才是君子。

晉魯衛聯軍急速行軍,終于在齊國境內的靡笄山下追上了已經班師的齊軍。齊頃公年輕氣盛,本來不想與晉打的,但他們既然追上來了,就與他們打吧 。于是齊頃公派人向郤克下戰書,非常客氣:「您率領軍隊光臨敝國,敝國的兵力雖然不雄厚,但是還是很高興能跟貴國切磋,我們明天早上見吧。」卻克也有禮有節地回道:「魯國衛國跟我們晉國是兄弟(國君都是姓姬),你們這個大國早晚在他們土地上發泄怒氣。我們寡君不忍心啦,派我們這些不成器的下臣來向你們齊國請求,不要讓我們的軍隊長時間停留在貴國境內,既然有了寡君之命,我們就只能進不能退了」

齊侯不甘示弱,呵呵笑道:「您答應開戰,我自然沒有話說,但是就算是您不答應,我也要和你們兵戎相見的。」

齊國有個叫高固的將軍還直接拿起一塊石頭坐上車就沖到晉軍中去了。看到晉軍中有個將軍乘著戰車過來,就一石頭扔了過去,竟然把那將軍砸死了,然后高固跳上他的車回到本方軍營。他把一個桑樹根系在搶來的車上跑來跑去,嘴里高喊著:「我的勇氣還沒有用完哪!哪位需要勇氣的可以向我來買呀!」

主帥受傷還得聽車夫的

第二天,兩軍在鞍地正式擺開陣勢。齊頃公作為齊國主帥親自參加戰斗,由邴夏為他駕車,逢丑父擔任車右。晉軍主帥是郤克,解張為他駕車,鄭丘緩擔任車右。

齊頃公身著錦袍繡甲,意氣風發地站在車上,揚起鞭子指著晉軍方向對戰士們說道:「等我消滅了晉國人后再回頭吃早飯!」顧不上馬車的馬都還沒披上甲就向晉軍沖去,后面齊軍萬箭齊發向晉軍射去。

由于齊軍萬箭齊發,射死射傷了不少晉國人,晉國軍隊被壓在本方陣地內沖不上去。三軍元帥郤克便親自站在戰車上擂鼓助威。戰鼓聲大作,極大鼓舞了本方戰士的士氣。

就在這時只聽「嗖」一聲,一支箭正射在自己手上,頓感一陣劇痛,鮮血噴涌而出,一直流到了鞋子上。但郤克擂鼓的手一刻也沒停下來。漸漸地手臂疼痛難忍,鼓聲慢了下來。他向車上另外兩人喊道:「我受傷了!」本來是想請車上另外二人幫忙擂鼓。

可是車夫解張說:「您忍忍吧!我比您早中箭,箭射穿了我的手和肘,我把箭折斷了繼續為您駕車,車輪都被我的血染成朱紅色了。可是我卻不敢說我受傷。元帥忍著吧!」

車右鄭丘緩說:「我也一樣!從戰斗一開始,只要遇到危險車子駕不動時,我就下車推著走,我不說,您又怎麼知道呢?」回頭看了看郤克滿身鮮血的樣子,補充道:「不過看樣子您真是受重傷了!」

車夫解張道:「旗幟和戰鼓都在我們車上,全軍都在看著我們呢!我們進,全軍進,我們退,全軍退。怎麼好因為有人受傷就廢了我們君主的大事?哪怕是死,也要完成國君交給我們的任務!元帥讓開,我來!」解張說著用受傷的左手將幾股馬韁繩并在一起,右手一把奪下郤克手上的鼓槌,繼續擂響戰鼓。

由于馬韁繩被強行并在了一起,而解張的左手傷重無力,車前戰馬頓時失去了控制,朝齊軍陣營狂奔而去。

后面晉軍不知道主帥車上這個情況,都以為是齊軍撤退,主帥在追擊齊軍。于是一聲吶喊,緊緊跟著帥車向齊軍沖去。

齊軍一看這個陣勢,頓時亂了陣腳,潰不成軍。晉軍在后面緊追不舍。

射殺王公貴族不合禮儀

齊國持軍隊被晉國打得落花流水。晉國的大將韓厥去追擊齊侯,按照當時的軍事法則,他應該坐在戰車左邊,而車夫坐在中間,護衛坐在右邊,可他昨天夢見父親告誡自己打仗一定要坐在戰車中間,不能坐在左右兩邊,于是他與車夫換了位子。

齊侯被追得心驚膽顫,打算回頭射擊那個陰魂不散的車夫,但他的手下說:「坐在戰車中間的不象車夫,倒像是個將領,或者是個王公貴族。」齊侯點點頭說:「射殺王公貴族不合禮儀。」于是,他嗖嗖兩箭射倒了坐在戰車左右的人,就是不 射韓厥,任由他繼續驅車追趕自己。

這時晉國大將綦毋張丟了戰車,跳到韓厥的戰車上,想跟他協同作戰,但韓厥始終把他推到自己的正后方,以免他被射中。韓厥真的相信是自己的父親在冥冥中保佑自己,心里很高興。

俘獲國君也要以君臣之禮相待

齊侯的副將逢丑父趁韓厥不注意跟齊侯換了位置,還穿上齊侯的衣服。韓厥眼看有輛戰車上的將軍穿著與眾不同的錦袍繡甲,判斷它肯定是齊頃公的戰車,便緊緊追趕。

后來齊侯的戰車被樹技掛住了,動彈不了。韓厥誤把逢丑父認成了齊侯,于是跳下戰車,恭恭敬敬地向逢丑父拜了幾拜,然后跪下,捧著隨身攜帶的酒杯和一塊玉璧,這是當時巨子對君主的一種禮節,和顏悅色地就:「我們是替魯衛兩國來向您求情的,并不想踏上貴國的領土,謹向您報告我的無能,因為我們國家缺乏合適的人手,只好叫我來擔任這個職位,只好冒昧地執行俘獲您的任務,還望見諒。」

其實就話翻譯下:我把您追上了,您已經逃不掉了,看在您是國君的份上,我給您一杯酒和一塊玉,您就乖乖跟我走吧!

冒充國君欺騙敵方應該得到赦免

逢丑父吃了一驚,等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后,立刻擺出一國之君的氣度,表示愿意跟韓厥回去。逢丑父就對齊頃公道:寡人口渴了,你到旁邊的華泉給我打點水來!齊頃公就下車取水去。正巧,齊國另外一位將軍逃跑路過此地,就帶著齊頃公逃走了。

韓厥志滿意得地將「齊侯」獻給主帥卻克,卻克氣炸了肺。他曾經出使過齊國,見過齊侯。卻克準備殺掉丑父,丑父喊道:「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敢替君主受難,如今這樣的英雄出現了,您忍心殺掉他嗎?」卻克頓時深感慚愧,對手下說:「是啊,殺掉這樣的英雄很不應該,還是放了他吧,也好鼓勵那些效忠君主的人。」就這樣,丑父也順利脫險了。

春秋之后,再也看不到這樣的貴族之戰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