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徐河之戰:北宋并非無名將,一萬宋軍擊敗八萬遼軍,重傷耶律休哥

徐河之戰:北宋并非無名將,一萬宋軍擊敗八萬遼軍,重傷耶律休哥
2022/05/20
2022/05/20

關于宋遼的交鋒,許多人認為北宋重文輕武,軍事實力不行,所以在交鋒中一直是處于下風的。這種觀點其實并不正確,如果從幾十年的跨度上來看,北宋在交鋒中確實沒有占到便宜,然而這并不意味著北宋一直處于劣勢。實際上,兩方交鋒初期互有勝負,北宋也有經典的勝利戰役,徐河之戰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是戰是撤?

徐河之戰發生以前,對于駐守北部邊境的官員和將領們來說,最棘手的問題并不是如何戰,而是要不要戰。從端拱元年遼軍大舉南下開始,宋遼兩國接連進行了多次交鋒。素有「北宋戰神」之稱的李繼隆主持會戰后,宋軍終于止住了頹勢,于唐河之戰重創遼軍,斬首萬余級。然而遼軍也不是吃素的,唐河戰敗后,他們還以顏色,將重鎮易州拿下,并牢牢控制住,宋軍想要奪回十分不易。

易州的丟失對于宋軍的打擊很大,不僅精銳騎兵靜塞軍的家眷全部被俘,丟失了騎兵兵源地,還影響到了補給線。易州就好像一顆釘子一樣,釘在了宋軍的心臟上,北宋經營的壁壘出現了一個破洞。

端拱二年(989年),北宋威虜軍一帶兵糧耗盡,宋軍準備向前線運送補給。遼將耶律休哥得知這個情報,派出軍隊截斷。北宋這邊又得到了耶律休哥出兵的消息,現在擺在宋軍面前的有兩條路:要不然硬著頭皮繼續往前線運送補給,和遼軍開戰,要不然放棄威虜軍一線,將軍隊撤出。

以張汩為代表的文臣們認為放棄威虜軍是明智之舉,為此張汩專門給皇帝上了一道奏章,稱「今敵兵入境,阻絕糧道,而王師遽出,三鎮之眾,冒炎酷,陟郊坰,充防護軍儲之役,本無斗心。以援送怠惰之師,當北敵輕揚之騎,且行且戰,必貽敗衄。」

張汩的顧忌不能說沒有道理,一旦運送沒有成功,不僅威虜軍一線完蛋,大部隊還要跟著遭殃,況且補給線如此漫長,宋軍要被迫和遼軍的騎兵兵團打野戰,戰勝的機會很小。

可張汩畢竟是文臣,他所做的理性分析只能看到眼前,但看不到大局,李繼隆就比他看得遠。李繼隆認為,梁門和威虜軍是北面的屏障,也是釘在敵人眼前的釘子,遼軍想要南下,就要被兩地牽制,這樣就加大了戰略縱深。北宋沒有燕云十六州作為縱深,若是再將威虜軍一線放棄,無疑是自斷手腳。

官員們經過激烈的爭論后,最終在李繼隆的力排眾議下,宋軍還是毅然出兵攜帶補給到威虜軍一帶。宋軍提前就得知耶律休哥將要來打糧道,這一戰不僅關乎威虜軍,還影響著北宋的整體防線。事關重要,所以名將盡出,不僅李繼隆親自上陣,還有定州副部署孔守正,定州副都部署范廷召隨軍,李繼隆的心腹悍將李繼宣和裴濟也在軍中。可以說,定州有頭有臉的將領只要還能披甲上陣,基本上都去了。這一戰要是敗了,定州也得跟著玩完。

在這樣的背景下,一萬宋軍朝著北方出發了。

精銳對精銳,王牌對王牌

宋軍這邊是名將盡出,遼軍這邊也不示弱,主將是和宋軍打了幾十年而且勝多敗少的耶律休哥,部隊則來自于皮室軍。所謂皮室軍,就是遼軍的精銳,《武溪集》中載「契丹謂金剛為皮室」,「而契丹有皮室軍為其精銳」,他們為遼太宗選拔,裝備精良,「皆精甲也」,是皇帝的親軍。

端拱年間后,皮室軍的地位有所下滑,不再是禁衛親軍,但它仍是遼軍的絕對精銳,和宋軍的交戰中經常出現它的身影。

為了確保這一戰成功打掉宋軍的補給,拿下威虜軍,再取定州,耶律休哥調集了重兵。按照親歷戰役的李繼隆傳記中所載,遼軍有八萬人之眾,不過李繼隆身為主帥,有夸大粉飾的因素在里面,八萬人可能并不是一個真實的數字。另一位親歷將領范廷召傳記說遼軍有三萬人,這個數字比較合理。

不過不論是三萬人還是八萬人,他們都遠遠多于宋軍的一萬人,而且遼軍是精銳的皮室軍,軍中有大量的騎兵。一旦兩軍交鋒,正常來說,宋軍沒有取勝的可能。

然而李繼隆不是易與之輩,他敢主張出兵補給,就有取勝的方法。宋軍人數少,但李繼隆這一次所率的都是精銳的士卒,可不是后勤部隊,他們軍紀嚴明,行動迅速,有很強的機動性。而且,李繼隆提前出發,讓耶律休哥錯估了時間,等他到的時候,宋軍已經完成了補給,準備返回。所以徐河之戰是遼軍的追擊戰,而不是遭遇戰,宋軍可以撤,但遼軍不能放宋軍回去,否則這一次戰爭的目標就落空了。

李繼隆正是抓住了耶律休哥急于留下宋軍的心理,讓部隊快速渡過徐河,吸引遼軍追擊。待遼軍來到唐河與徐河之間時,李繼隆大膽分兵,讓孔守正率兵埋伏于徐河之北的漕河,尹繼倫率千余敢死隊埋伏城北十里。

一騎當千破強敵

按照耶律休哥以往的軍事素養,他一定會穩步推進,查探兩邊是否有伏兵,可這一次是追擊戰,耶律休哥生怕李繼隆率軍撤走,所以沒有仔細偵察情況就率軍一頭扎進了李繼隆設好的包圍圈里。

耶律休哥的大軍終于咬住了李繼隆的大部隊,他正準備和李繼隆決戰,卻不知身后尹繼倫正準備給他一刀。尹繼倫所率突襲部隊只有千人,但都是精銳,戰前尹繼倫又進行了激動人心的演講。要不做忠義鬼,要不做胡地鬼,尹繼倫一句話點燃了士兵們的怒火,他們從吃軍餉打仗的士兵成了保家衛國的戰士。

是夜,遼宋兩軍隔河相望,開始休整。遼軍對于突襲沒有任何休整,士兵們睡覺的睡覺,用餐的用餐,沒人知道尹繼倫摸了上來。在遼軍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尹繼倫率領敢死隊發動突襲,直撲大營,耶律休哥在亂軍中被擊中臂膀,身負重傷,乘馬而逃。

遼軍反應過來后,開始對尹繼倫的突襲部隊進行猛烈的反撲。上千人扎進數萬人的包圍圈中,其慘烈可想而知。尹繼倫一騎當先,身染鮮血,死戰不退。李繼隆提前就收到了尹繼倫送來的突襲時間,尹繼倫一動手,他也立刻發動主力,對遼軍夾擊。遼軍被兩面夾擊,潰敗逃跑,撤退路上又遇到守候在這里的孔守正部隊。

最后,徐河之戰以遼軍的慘敗告終。經歷這一次打擊,遼國此后數年再未有大規模的南侵,可見徐河之戰也讓它大傷元氣。


用戶評論